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胸大被几个男人轮流玩的美女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在李小四家的院子里,是的,陆果森抱着刘香秀出了屋子,直奔院子,可把刘香秀吓得够戗,这小子也太张狂了,虽然是大晚上的,可是就这么两个人这么光着身子出去,万一来个人看见了, 那得多害臊丢人啊!

“不,不,我不出去,我不出去!”刘香秀那是强烈反对着。

陆果森现在那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玩得就是一个自我心跳,玩得就是一个自我感觉,这好不容易设套赢了李小四,让他把媳妇让出来一晚上,那这一晚上还不好好玩玩,不然也对不起自己啊 !

“四嫂子啊,外面天黑着呢,你怕个什么,没人的啊,就是有人也看不清楚,还以为是我和你男人李小四呢,自家两口子干那事,还怕让别人看笑话啊!”陆果森是个犟脾气,认的 就是一个死理。

刘香秀更加骇然了,因为她听出了陆果森话里的意思,这小子不是要抱着自己到外面上茅房那么简单,这小子是憋着坏呢,到外面准备玩什么野外刺激啊,更加奋力挣扎起来,“不,不要 ,我不要去,放了我,快放了我啊!”

她的挣扎对于陆果森来说那就是一个不轻不重的瘙痒,力气太小了,根本就挣扎不出去,陆果森身子连动都不动一下,抱着那白花花的身子,大踏步地直接走出了门外,口中道:“叫吧, 叫吧,你再大点声叫啊,你不怕别人听见,那我也不怕被人听见,反正我丢得起这个人,不知道你丢不丢得起这个人。”

陆果森不在乎,是真的不在乎,但是刘香秀却真的在乎,更何况她的心中还是有些心虚的,陆果森以为他睡的是李小四的媳妇,是正经的少妇,但是她可是李小四丈母娘,是正经的老娘们了, 万一要是真闹起来惹来了人,把事情闹大了,丢人的还是她,或者说还是她姑娘和她姑爷,人家男人在这种事情是不怕丢人的。

忍了!忍了!真的只能忍了!

女人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只能是忍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女人和男人说是平等的,但是在有些时候,男人永远是在占据的,女人永远都是被动的,不知道现在当爹娘的,在儿子姑娘处对 象的时候,有一个姑娘的都是担心自己姑娘吃亏,而有一个儿子那都是不担心自己儿子吃亏,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差别了。

特污的小说:你下面都流水了,胸大被几个男人轮流玩的美女-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不挣扎了,不反抗,正如陆果森说的,挣扎也是没用的,反抗也是没用的,人啊,该认命的时候就该认命,她的命一直都不怎么好,万一真把那小子给惹急眼了,说不定真叫嚷起来,弄得四邻 皆知,最后遭殃的还是自己,还有自己的姑娘和姑爷,就是为了自己的姑娘和姑爷,她什么事情都得忍着。

眼见得李小四媳妇不说话,陆果森那是得意地一笑,对付这种良家女人,他还是比较有经验的,天上月亮看不见,导致四下都是黑黑的一片,这样的情景正适合野外刺激偷情啊,本来陆果森刚 才真的只是想出来上茅房方便一下,抱着小四媳妇出来也就是想逗弄调戏她一番,但是此情此景,让他是突然之间有了异样的心思,天上黑,手里的女人白,不觉得这是一副多么让人浮想联翩的画卷吗 ,陆果森突然有一种诗情画意的感觉。

两个人就那样光着出来,陆果森如抱小孩子一样就那样抱着自己,刘香秀脸抹上了一层红霞,羞涩的根本就不敢去看他,但是她又不得不睁开眼睛,四下寻摸着看着四周的环境,生怕万一出来 个人看见她的情况,这紧张与刺激,让她是在睁眼与不睁眼之间徘徊着。

“四嫂子,茅房在那啊?”陆果森四下看了看,四周黑黑的,真还看不见什么地方是什么地方。

“啊,在那边呢,你放我下来,我带你去。”刘香秀也是来过她姑娘家很多次了,至少不会一句话就让陆果森给问懵了。

“放你下来干什么啊,没事,我抱着不累,嘿嘿,到时候我把着你也上啊,嘿嘿,让我也找一找老子抱姑娘上茅房的感觉。”陆果森很是口无遮拦地说着放肆的话。

刘香秀心里这个气啊,心想老娘都能当你小子的娘了,还让你小子占老娘的便宜,但是这话却不能明着说,不然这小子指不定又怎么发彪呢,“快着点了,要不随便找个地方解决一下就行 了,又不是城里人,那有那么多讲究,快着点,一会儿别来个人,看见可就真的坏事了,你不想你睡别人媳妇的事让全村人都知道吧,到时候那些长舌妇指不定怎么编排你,你村长当着不就全没有威信 了吗!”

对症下药,干什么事情都要对症下药才能很好地解决,陆果森对别的事情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当官这个事那是相当相当在乎的,他可不想做出有损他官威的事情来,什么事情都不能太过分了 ,暗地里你可以坏一点,但是要是让全村人都戳着脊梁骨骂自己,他这个村长当得也是没劲不是,迟疑了一下,他还是做出了让步,“好了,这次就饶了你一次,这样好了,我们在外面就直接做一 次好了。”

“啊!”刘香秀以为她这次抓住陆果森的弱点,那知道这小子迟疑了一下只是换来这么一个结果,急忙道:“你小子别乱来啊!”

陆果森嘿嘿一笑,也不说话,直接就将抱在怀里的刘香秀双手托着腰身和腚子往自己那下面一根铁棒子上砸了上去,大船入巷,换来的是一阵沉闷的哼声,有陆果森的声音,有刘香秀的,这小 子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这是刘香秀在被狠狠贯进去的一瞬间,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词语。

站在院子当中,陆果森双手托着刘香秀往自己身上砸,却有一种指点江山,激扬澎湃的豪放感,高呼一声,“生活真美好啊!”

“啊!你作死啊!”这次是刘香秀凄惨的嗔怒声,这小子就是个混蛋,这小子就是一个彪货,你个人没事瞎嚎叫个什么啊,大半夜的不是招人来吗,赶紧地道:“回屋,回屋, 快回屋,你小子真是作死。”

陆果森哈哈一笑,蛮不在乎地道:“人啊,就是玩一个心情,心情好了什么都好,四嫂子,今天晚上我的心情确实不错,不着急,不着急,长夜漫漫,咱们有都是时间,我是一点也不着急 的。”

刘香秀垮着一张脸,她知道今天晚上是有得折腾了,这小子就是一头野驴,壮性得很,野性得很,下面时刻有一根粗壮的东西顶进自己的身子,她不知道是该哭好啊,还是该笑啊,还是该发疯 好啊!

而就是陆果森喊出那一声的一瞬间,李小四和媳妇刘月英也悄悄地靠近了自己家,不过当听到陆果森喊出那一声后,两个人都是一呆,但更多的是惶恐不安起来。

 两道人影在夜幕的掩护下,悄然地来到李小四家的墙外,农村人家,一般都是四下有围墙隔着,即便左右有邻居的,那最前面的大门两旁也都是有围墙的,李小四家大门那是全封闭的大 门,而围墙也有一米多高,个子高的人翘着脚能看见里面的情况,个子矮的如刘月英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这到了家门口了,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急得刘月英干瞪眼,最后找了一块大石头垫在脚下,才算是解决个子矮小带来的麻烦。

此时,院子里,陆果森和刘香秀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会悄悄的偷看里面的动静,也是陆果森有些大意了,他以为这大半夜的谁会闲着没事跑这偷看长针眼的事情啊,也就没当回事,他现在兴趣 正浓,逗弄这个小四媳妇之心更盛,因为他发现这个小四长得虽然娇小玲珑了一些,但承受能力却是比较强的,而且性子很是淡雅,这样的女人要说很能让男人有兴趣,但对付一些男人来说,这样的女 人更有征服冲动,喜欢看到这样的女人在自己胯下臣服,喜欢这样的女人最后被自己征服,这样可能更让男人有一种征服的激情。

陆果森就是这样,刘香秀的淡然反而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冲动,所以他用一切方法来剥夺掉刘香秀的羞臊之心,更加激起了她的羞臊之心,陆果森那是在对待女人问题上,那是脑子灵活得很, 该做的不该做的,该怎么做怎么做的,都是有着一套一套的理论与实践经验,经历过那么多女人,加上他的神勇无敌,在无数女人身上实践得出的经验,让他在对付这种事情上,那绝对是游刃有余的。

抱着刘香秀,就那样大刺刺地在外面行走,并且一边走还顺便一边干那种男女之间的事情,这样异样的刺激是一般夫妻根本不会做的,在一般男人和女人的思想里,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束缚,其 实这也是中国几千年来根深蒂固在人们脑海里有这样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那就是本分做人,在一般人看来,做这样事的人不是心里有情节的人,就是离经叛道的人,跟正常人不一样的人。

陆果森就是不正常的人,他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导致了一向风轻云淡,自认为这么大岁数已经看得很开的刘香秀也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脸抹上了一层红霞,羞涩的根本就不敢去看陆果森 杀红眼的狰狞表情,但是她又不得不睁开眼睛,四下寻摸着看着四周的环境,生怕万一出来个人看见她的情况,这紧张与刺激,让她是在睁眼与不睁眼之间徘徊着。

这夜实在有些黑暗,根本就看不清四周的景况,所以刘香秀才算略微心安了一下,黑暗就是天然的保护色,黑暗能隐藏一切罪恶的东西,黑暗能让人的心彻底地释放开来,黑暗有的人不喜欢, 但有的人却恰恰很喜欢,这三更半夜的,黑灯瞎火的,估计没有人能来这里吧,她是自己给自己心理安慰着。

陆果森可没管那么多,夜色很黑,但是他的战斗冲动却很浓烈,硬得硬是硬上三分,而顶在身上的小四媳妇就如同一个小女孩子一般,抱着她真的就如同抱着一个不大点的小女孩子,感觉就是 不一样啊,并且她正是因为小的缘故,下面还是比较紧凑着,一顶一阵舒服,一顶一阵舒服,嘿嘿,舒服的感觉就是那么让人觉得比较好受。

咧着一张大嘴,嘿嘿地道:“四嫂子啊,舒服不舒服啊?”

刘香秀不做声音,闭着一张嘴害羞的不说话。

但是陆果森却那容得她说话,就是为了剥去她心性里最后一丝羞涩,他才故意带她到外面来的,就是为了让她把自己全部一点也不露的展现在自己面前,他才故意带她到外面来的,所以,根本 就不容她不说话。

故意地狠狠一下把她托起来,然后再狠狠地砸下去,使劲之大,可谓全力以赴,只一下就换来一声凄惨的惨叫声,其实不只是刘香秀疼,陆果森他也疼啊,本就狭窄难进,这下狠的,对于双方 来说都是肉长的东西,对于双方来说那都是疼痛的。

但是陆果森能忍耐住,刘香秀就忍耐不住了,只觉得下面似乎一下子就被撕裂开来,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惨叫出来,再也顾不得闭上嘴巴,这个时候她也算看出来了,陆果森就是故意整她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虽然她不是好汉,但是这个眼前亏还是不是吃的好,人啊该服软的时候就应该服软,不然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啊,舒服,舒服,我舒服!陆果森村长,我真的舒服啊!”刘香秀撕心裂肺地喊着,她以为这个时候肯定没有人看着,所以她也顾不得丢人现眼了,不吃眼前亏是为主的,但是喊 出这样的话来,依旧叫她满脸红晕彩霞布脸,羞臊得难以复加,这么大岁数了,还说出这样羞人的话来,真叫一个难为情啊!

李小四和自己媳妇刘月英刚刚在自己家墙头上找好位置,正往院子里看着,乌漆巴黑的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那知道就离他们不远地方,发出一声惨叫来,倒把两个人吓了一跳,幸好两个人也 算有了准备,加上离得还稍微远了一点,让他们没有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但但随即两个人下意识地紧往前走几步,一个女人说的话更让他们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啊,舒服,舒服,我舒服!陆 果森村长,我真的舒服啊!”

“是自己丈母娘的声音,她够骚叫的啊!”这是李小四心中突然冒出来的声音。

“是自己娘刘香秀的声音,娘这是,娘这是遭了多大的罪啊,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不是实在不行了,她娘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我的亲娘啊,这都是为了我啊!”这是刘月英 心中发出的声音来,她要呐喊出来,却怎么也喊不出来。

一张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李小四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发出声音来,不然一切就完了,刘月英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发出声音来,不然她娘的一番心血就白费了,她娘遭的罪也白受了。

两个人就埋在墙头上,因为黑夜的关系看不清人具体在什么地方,但是声音却阻挡不住的,两个人就听着声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