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翁熄系小说人说,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喝掉3碗酒下肚,陆果森的脸也红了,这酒不愧是高度酒,劲还挺大啊,看看左手边的齐淑云,右手边的齐淑芬,人比花娇,姐妹俩都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人,但是在有些男人眼里,却都是那 种特别精致,特别有味道的女人,左手悄悄地摸了上去,似乎摸到了一个光滑的东西,那是齐淑云的腿,齐淑云一向很懂得打扮自己,懂得利用突出女人的美丽来,今天干活她穿得很清凉,长裙子遮拦 下,里面自然什么也没穿,入手就是肉,很滑很腻,对方猛一颤抖,而陆果森顺势又往前进了一步,似乎又来到一块炽热的地方,这里面长着稀疏的黑草。

猛地一用劲,齐淑云把陆果森的大手一下子给夹住,同时嘴上似笑非笑地道:“陆果森,喝酒就喝酒,比的是酒量,别玩什么把戏啊,有本事,我们再整一碗。”

输人不输阵,看了看旁边齐淑芬和铁柱子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他右手很自然地端起了碗,举起来道:“大家走着。”

“啊,还喝,陆果森,我可喝不下去了。”铁柱子刚才也跟着两碗酒下了肚子,起码也得有个几两酒了,这小子酒量也不是那种酒桶的量,再说这种喝快酒的喝法绝对考验一个人的 酒量深浅。

 一双也凑到了陆果森的耳朵边上,齐淑云吐着醉人的芳香道:“人家也想你了!”

手指头感受着那股子湿润的水,陆果森自然知道她一定是想自己了,嘿嘿,这就是明证啊,更加得寸进尺地想往里探索,并且哼哧着道:“那还等什么,我都老难受了!”

“你个小坏蛋,没个正经!”看着陆果森就如一个小孩要自己喜欢东西的撒娇样,齐淑云没好气地嗔道。

翁熄系小说人说,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想不想去后面你家屋里去待一会?”陆果森笑道,笑容里却带着很多的含义。

“不去!”齐淑云脸上一红,也不是啥个大姑娘,她自然听出来陆果森话里的意思,也看出来陆果森想要干什么,要是屋里没人啊,也许她就半推半就地成就好事了,毕竟男人有需 要,女人也有需要啊,更何况她这个年纪,她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对那方面有着强烈的需要,这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不过却是很正常的现象,不能说她齐淑云就是那样的女人。

可是,现在屋子里可不光有她和他两个人,还有她的妹妹齐淑芬,还有铁柱子呢,她这边跟着陆果森走了算是个什么事啊,她和陆果森的事呢她也没有告诉自己妹子,就告诉她因为某方面的原 因,她和李歪嘴离婚了,而这里的村长陆果森挺照顾她的,一方面是自己面嫩,不还意思跟自己亲妹妹说,一方面也不想让妹妹认为自己是那种女人,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不知道自己妹妹能不能听得 出来,还是故意装糊涂,所以她不想把这个事给整得太露骨了。

“就去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陆果森带着期盼的眼神。

齐淑云坚决地摇摇头,“不去,不去!”

陆果森还想说什么,那边铁柱子已经嚷嚷开了,“喂,喂,你们干什么呢,当着我和淑芬的面就亲亲热热的,眼馋我是不是,眼馋我没有女人是不是,切,明天我就找一个去,来,喝酒。 ”

“臭小子,说什么呢你,喝,喝死你!”齐淑云赶紧地和陆果森保持一定距离,偷眼看了看自己妹妹,见她似乎没有太注意,才长出一口气,完事见铁柱子这小子还敢张罗喝酒,顿 时咬牙切齿地又来了一碗,“喝着!”

又是三碗酒下肚,这就已经每个人快一斤多了,两瓶酒没够,又整了三瓶,气氛火热,这酒也是能喝,打了一个大大地饱嗝,陆果森算是到量了,而铁柱子已经是过量了,晕忽忽地躺在炕边上 ,也不知道嘴里嘟囔着什么,但是意识已经算是糊涂了。

齐家姐妹还好点,一个个虽然娇艳如火,但很明显,她们姐妹还没到量,女人要是能喝起来,那一般男人不是对手的,齐淑云看了看齐淑芬,笑着道:“咱们姐妹俩联手干翻这对哥俩,嘿 嘿,一对怂货!”

齐淑芬笑眯眯地道:“姐,我也有点醉了,啊呀,头好晕啊,那个,我去趟茅房啊!”

看着走了的齐淑芬,齐淑云嘴里嘀咕着道:“不能,这妮子挺能喝啊,三斤两斤的不在话下,难道冷不丁到一个地方水土不服,还是怎么着啊,不行,我得去看看去。”

说着,齐淑云抬腚子也要下地,那边在炕上似醉非醉地陆果森猛地长身而起,伸出一对臂膀直接将齐淑云搂在怀中,齐淑云身体的气息自然扑鼻而入,陆果森血气方刚,哪里能够忍受得住,身 体不由得起了反应,正要进一步动作。

齐淑云却慌忙说道:“你小子装醉是不是?陆果森,别,别闹,淑芬马上要回来了,别闹了!”

陆果森喷吐着酒气,要说他最近当了村长之后,这喝酒的机会也跟着增加了,这酒量自然而然地也跟着锻炼出来了,以前不能喝,现在也能整个一斤了,齐淑云刚才拿他以前的酒量比较,自然 是上了当,而陆果森冷眼旁观,却看了个清楚,吃吃笑道:“我闹什么闹啊,这你还没看出来,你妹妹这是成全我们呢,故意躲出去的,啊呀,要说你这个妹子还真是不错啊!”

齐淑云也不是蠢笨之人,相反,她还是一个很有头脑,很有心眼的一个女人,闻言一楞,但马上她就明白了一切,自己妹妹已经看出了什么,故意躲出去的,想到这里,她算是把心放下,但女 人的本能还是让她瞪了陆果森一眼,“要死了,你小子就知道占人家女人的便宜,淑芬躲出去了,这还有一个呢?”

嘴朝铁柱子一撇,陆果森嘿嘿笑道:“这里不方便,那咱上你家后面那个屋啊!”

齐淑云还想说什么,但陆果森已经迫不及待了,直接下地,催促着道:“走吧,走吧,一会儿就完事了!”

“你骗鬼呢吧!”齐淑云很是鄙视陆果森哄自己的手段,要说别的男人一会儿就完事她信,要说这小子一会儿就完事,她打死也不信啊,她可是有着亲身经历的,这小子不折腾个没 完是不罢休的。

陆果森也觉得自己说这话对付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是有点好笑,讪讪地道:“那个,我争取一会儿就完事,这总行了吧?”

齐淑云心里已经是千肯万肯了,只不过这个时候还想拿一把而已,不见那个地方已经湿了裤衩子,穿在身上好难受,如今机会成熟,她也有点忍耐不住了,那个地方好难受,好刺挠啊,就想找 个男人好好解解刺挠,嘿嘿,见陆果森态度很诚恳,她也就顺着往下说道:“那好吧,就一会儿啊!多了可不行。”

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出了门,前面房子和后面房子不是挨着的,中间有一个小院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陆果森和齐淑云偷摸进了漆黑的房间,一进屋,陆果森就直接下了手。

身体紧密一接触,早已血脉贲张,陆果森紧紧抱住齐淑云娇嫩的身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最原始的反应,那硬硬长长的东西却抵住齐淑云的,右手却将齐淑云的手松开,缓缓伸向她翘腚子。

齐淑云这个时候已经是全身绵软,似乎没有了力气,面带娇羞,顺势倒在了陆果森怀里一动不动,而陆果森的手似乎带着无穷的魔力,到她肥美的香腚上,她的身体一阵不停的颤栗,软软地倒 在陆果森怀里,任由陆果森万般施为。

要说干这种事情两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然是轻车熟路,一切水到渠成,这边你摸我的,那边我就敢下手抓你的命根子,下手毫不留情,出叫那叫一个迅速。

陆果森的一只手却顺势而上,攀上齐淑云的傲人柔软之上,这个地方是所有女人的禁地,同时是所有男人的福地,似乎每一个男人都喜欢这个地方,从小的时候开始,到长大了进入男人的时代 ,就是到了晚年,同样的也是喜欢这个地方。

“啊!”遭遇到袭击,齐淑云自然声声低吟,娇颜徘红,明亮的美眸之中,似乎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身体也变得滚烫如火,身体的颤栗也变得更加剧烈起来,“讨厌了,老 摸人家那个地方。”

陆果森紧紧抱住齐淑云娇嫩的让人无比怜爱的身躯,眼睛深深注视着她,看着这个女人,“我就喜欢你这个地方,嘿嘿,怎么着,不让摸啊?”

齐淑云不知为什么,面对这个小男人,却有些羞不可抑,宛如未经人事的少女一般,性-感的小嘴半开半合,对陆果森有着致命的,“讨厌了,摸都摸了,还说这样的混帐话,哼,我生气 了!”

这边齐淑云刚刚表达一个生气的意思,那边陆果森一低头,便肆无忌惮地吻上了齐淑云那娇艳欲滴的嘴唇之上。

嘤咛一声,齐淑云一开始想挣扎,但是慢慢地,慢慢地,她的征服消失,后来,后来,居然享受在这一吻之下,与陆果森开始互相配合起来,吻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一股浓烈的燥热感涌上陆果森的心头,他口干舌燥,如饥似渴的吸允着齐淑云的嘴唇,只觉得甘若琼浆,幽香如兰。

齐淑云感觉自己如同掉入熔浆中一般,浑身燥热,身体微微颤抖,脸颊如同火烧,眼眶之中却流出汩汩泪水,也不知道是伤心啊,还是感动的,不过从她那表现来看,绝对是感动多过伤心,女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往往眼泪是她们的武器,同时也是她们情绪表达的窗口,有的人掉眼泪不是哭的意思,更有激动或者喜悦,甚至幸福的意思。

“二——彪——子——”这一声,荡漾起三个音,仿佛从齐淑云灵魂深处呼唤出来的一般,她已经情动了,陆果森仿佛一团熊熊烈火,将她点燃。

陆果森猛地将齐淑云横抱而起,阔步走向不远处的炕上。

窗户边,借着天上的月光,一个高大的身影偷偷注视着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幽幽一声低不可听的叹息,但同时,她把自己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裙子下面的胯下,伸出裤衩子里面,摸进那个湿热地 方,很是熟练地套弄起来。

月光挥洒,落到这个高大身影的脸上,赫然是那个借口去上茅房的齐淑云妹妹齐淑芬。

屋子里,齐淑云任由陆果森抱着,双手紧紧抱住陆果森的熊腰,脸上却通红通红,如同火烧一般红,像是天边最瑰丽的彩霞。

陆果森将齐淑云轻轻地放在炕上,齐淑云醉眼朦胧的看着陆果森。

两个人默不作声,就这样深情的相互对视着。

陆果森小心翼翼地解开齐淑云身上的纽扣,薄薄的上衣轻轻滑落,令她那骄人的身子毫无保留的展示在陆果森的面前。

齐淑云虽然已经是少妇的年纪,但是却如同白雪般晶莹,身材依然姣好,浑然天成。粉色的被陆果森轻轻的取下,如同艺术品一般完美的身体暴露在陆果森的眼底,外面月光映照下,如同白玉 凝脂,洁白的玉兔微微颤动,完美的弧形之上,的依然如同少女的,在月光柔和的光芒之中,闪烁着的光泽。

除去最后的遮盖,齐淑云便毫无保留的展示在陆果森的面前,的双腿与翘腚隆大灯一起,组成一道美妙的凸凹玲珑的曲线,双腿,玉蕊蚌珠,寒露,让人为之疯狂。

眼睛直视之下,大好风景掩映其中,三十多岁的女人保持得还是如此完美,身材虽但却不失凹凸有致,虽肉感但却不失阴柔之美,女性成熟的,再配上其精心打扮的面容,如此的熟妇气质,真 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陆果森眼神迷离,大脑似乎要爆裂一般,拼命地将齐淑云拥抱在火热的怀抱之中。

一会儿,陆果森的衣服裤子裤衩子啥的开始扔出来。

一会儿,两具火热的身体重叠在一起。

陆果森的巨大进入到一片泥泞之中,火热一片,片片温情暖人间。

“啊,要死了!”齐淑云长长地叹了一声,那声音确实如此绵长。

战火彻底点燃,陆果森勇猛进攻,齐淑云奋勇抵抗,却是上演了一出绝美的好戏。

窗户外,齐淑芬一双眼睛瞪着好大地看着炕上那一对男女疯狂而猛烈地纠缠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同时,伸进胯下裙子的手动作却是加快了许多,一双嘴唇被牙齿拼命地咬住,似乎随着 屋子的动作而动作,屋子里那一对男女的动作加快,她也跟着加快,屋子里那一对男女的动作变慢,她也跟着变慢,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和谐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