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鲜文网 啊啊,鲜网辣文的飘飘欲仙小说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望着眼前精致的娃娃,乔瑾夏心底的少女心瞬间被勾了起来。

再看平平,只见平平手中拿着一个东西,在那里安静的拼着,那表情,那神态,跟自己家没什么两样,再看那个人呢?只见他用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盯着自己看,像是有无尽的话要说一般。

那种慌乱的感觉再次侵袭而来,乔瑾夏猛然转过头来,再看下去,她心又会不受控制的难受起来,其实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那么难受,反正就是不敢跟他对视。

晚饭的时候,安安一直嚷嚷着晚饭做的有多么好吃,再看平平,他慢条斯理的样子倒是跟旁边那个男人有的一比。

两个人都静静的坐在那里,以沉默,以优雅,几乎一致的动作找不到任何瑕疵。

这样的协调,让乔瑾夏的心底闪过一道震惊,她突然觉得这俩人看起来竟然那么的想象。

“妈妈,你怎么不吃啊?”安安突然插嘴问道。

乔瑾夏反应过来,说:“哦,妈妈吃,你也吃。”

“可是我已经吃的很饱了,再吃下去,肚子会爆炸哎。”安安拍着圆滚滚的小肚皮说道。

没等乔瑾夏开口,傅辰烨率先说道:“肚子很难受吗?家里有准备的健胃消食片,我去帮你拿。”

“等一下。”乔瑾夏叫住她说:“健胃消食片对那么小的孩子来说不适合。”

鲜文网 啊啊,鲜网辣文的飘飘欲仙小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傅辰烨面色一顿,说:“送医院?”

乔瑾夏道:“不用,我帮她揉一揉就好了。”

晚饭就在这样一种和谐的氛围下结束。

静园里本来就准备的有儿童房,安安的房间又特别的是粉色公主浪漫类型的,所以当安安进入房间就被里面的场景给吸引住,连忙脱下外套就往床上跑。

乔瑾夏愣愣的望着周围的一切,漂亮精致的床上四周挂着很多玩具,看出来,这些玩具都是精心挑选过的。

萍姐不知何时走到她身后,说:“夫人,这里的每一个玩具都是先生亲手挑回来的。”

乔瑾夏扭头看着萍姐问:“他有孩子吗?”

萍姐眼圈瞬间红了,她定定的盯着乔瑾夏说:“夫人,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这一消失就是三年呢?”

乔瑾夏被她动不动三年前的话给弄的心烦意乱,她说:“不好意思,我想你是认错人了,有关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我还真没有办法告诉你。”

萍姐还想再说什么,只听安安说:“妈妈,可以让叔叔过来给我讲故事吗?”

乔瑾夏道:“妈妈可以给你讲故事啊。”

安安说:“妈妈讲的故事没有叔叔讲的故事好听啊。”

一句话说的乔瑾夏脸色有些红,她的故事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倒是左梓唐每次都会想方设法的给孩子讲故事。

萍姐说:“我去叫先生进来。”

很快,傅辰烨来到房间,他看了一眼乔瑾夏,径自走向安安的公主床,说:“想听我讲故事?”

“是啊,叔叔,我们接着今天下午你说的那个故事继续说下去好吗?”安安忽闪着大眼睛对着傅辰烨说。

被这样精致的大眼睛盯着,任谁都没法拒绝。

傅辰烨坐在她的床头跟她说起了故事。

他声音低沉性感,像是弯了九道十八弯一般,落在人的心上面发出叮咚的声音。

乔瑾夏瞬间被他的声音给吸引到,只觉得这道声音好像在过往的岁月里被听过无数次一样。

脑袋猛然传来一阵刺痛,乔瑾夏慌忙转身说:“我去看平平。”

平平的房间清一色的蓝色装修,有一种现代工业风格,只见平平坐在地上继续拼着那些拼盘,专注的样子,特别像一个小大人。

乔瑾夏走过去坐在他面前,拿起地上的拼盘研究起来,不经意的问:“平平,你很喜欢这些东西?”

平平抬眸看向乔瑾夏,说:“妈妈,为什么我有两个爸爸?”

“啪!”

乔瑾夏手中的拼盘掉在地板上,她来不及去捡,问:“为什么要这么问?”

平平道:“妈妈,叔叔说他是我的爸爸,如果他是我的爸爸,那我的爸爸怎么办?”

乔瑾夏的脑袋又跟着疼了起来,她想了一会儿,说:“平平,你只有一个爸爸,叔叔只是叔叔,明白吗?”

“可是叔叔说他才是爸爸,而我的爸爸并不是我的爸爸。”平平再次追问。

乔瑾夏揉了揉平平的脑袋说:“你觉得妈妈会弄错谁是你的爸爸的问题吗?别想了,赶紧睡觉,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不要,我是男子汉,我要自己洗。”平平道。

乔瑾夏忍不住笑道:“好,你是男子汉,你自己洗。”

她刚帮平平安置好,后出了卧室,伸手关上房门,刚转身,差一点撞上身后站着的傅辰烨,“平平睡了?”

“安安睡了?”

俩人不约而同的开口。

“睡了。”

“睡了。”

俩人又不约而同的开口。

乔瑾夏跟傅辰烨相互对视着,沉默,在两人周围蔓延。

还是乔瑾夏率先打破此时的沉默,她问:“你为什么要给孩子说那样的话?”乔瑾夏的小嘴狠狠的被他给堵上,这一刻,傅辰烨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想去想了,他就想狠狠的堵住她 的嘴,不让她说出那么让他生气的话来,这个女人,真的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三年了,三年的时间,他终于再次尝到属于她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快要了他的命。

如饥似渴的吻让乔瑾夏惊呆在那里,待反应过来之后,她想推开他,可是,他却更加用力的吻上,炽热而又猛烈,几乎燃烧了周围的空气。

乔瑾夏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情给吓坏了,她想要推开他,可是这个人的身体真不知道是什么构造,那么的坚硬,犹如铜墙铁壁一般。

乔瑾夏张开嘴,用力的对着他那片温软使劲一咬,一股猩味儿瞬间在口腔里蔓延开来,傅辰烨更加激烈的吻了上去,腥咸夹杂着炽热,给空气里营造一股难以描述的奇特感觉。

乔瑾夏眼角沁出眼泪,她慌了,害怕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排斥他,不仅仅是他的吻,还有他的味道,她差一点就在他制造的吻里沉沦,可是最后一丝理智拉回了她。

她抬起腿对着那坚硬的抵在她身体上的某处用力一顶,下一秒,她耳畔传来一道危险的声音:“夏夏,你想葬送你下半生的幸福生活?”

一句话说的乔瑾夏面红耳赤,她愤然不平的说:“我说过,你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对你不客气,可是你看看你这么不尊重我,你还想要我怎么尊重你?”

傅辰烨深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夏夏,对你,我从来做不到矜持。”

靠!

乔瑾夏很无语,他这样的话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好伐。

她狠狠的对着他的脚使劲踩了一下,说:“先生,请你自重,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或许她转身的动作太迅猛,脚下一滑,整个人朝一边摔去,千钧一发之极,她忽然伸手抓住某个东西,整个人跌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抬眸对上他焦急的目光,“没事吧?”

乔瑾夏定定的望着他,就这么望着他,没有说话。

“夏夏?”等不到她开口,傅辰烨再次开口询问。

乔瑾夏猛然回神,她说:“哦,我没事。”

“确定没事?”傅辰烨涩哑之极的声音说道。

乔瑾夏猛然反应过来自己抓的什么,她连忙松手,说:“我没事,谢谢你,我回房间了。”

傅辰烨幽怨的目光盯着乔瑾夏的背影,心中没说的是,既然已经入了他的瓮,怎么吃掉她,那是迟早的事。

让乔瑾夏意外的是,她对于房间的建筑不用人告诉她就熟的不得了,这种熟悉让她的心里产生一抹奇怪的感觉,难道,真的像是他们说的那样,她曾经在这栋房子里住过?

可是怎么可能呢?

她所有的记忆都是跟左梓唐在一起的,对于从前,她模糊到不能再模糊。

她站在走廊的尽头,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夜景,心里忽然涌出大量的情绪,说不清,道不明,总之一个难过了得。

“夫人。”萍姐走到她身后,端着一杯水说:“我给你倒了一杯水。”

乔瑾夏接过水杯,“谢谢。&ampquot

萍姐盯着乔瑾夏道:“夫人,你跟以前一点都没变。”

乔瑾夏下意识问出口,说:“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

萍姐疑惑的看着乔瑾夏道:“夫人,你一点都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吗?”

乔瑾夏摇头,说:“你跟我说一说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吧?”

萍姐望着乔瑾夏,未语泪先流:“夫人,你以前跟先生很相爱,你们之间经历了很多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问题跟困难,有时候我看到你们我的心——&ampquot

“抱歉。”乔瑾夏打断萍姐的话,“如果我跟他真的认识,那为什么后来会分开呢?”

“这?”萍姐楞在那里。

乔瑾夏道:“如果我跟他真的有你说那么相爱的话,我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言外之意,还是不够相爱罢了。

乔瑾夏说完,放下水杯,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傅辰烨站在楼梯拐角处,静静的望着乔瑾夏,薄唇微抿,目光缱绻如丝,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

半夜,乔瑾夏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于是她披着外套起床。

秋天的夜空清澈透亮,银色的月光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倾泻下来,带着无尽的苍凉。

乔瑾夏沿着楼梯往上走,刚推开房顶的门,却看到一个寂寥的背影坐在那里喝酒。

不用猜,她也知道这个人是谁。

听到动静,傅辰烨转身,正好对上乔瑾夏的目光,他率先开口:“怎么没睡?”

乔瑾夏道:“我睡不着,你又怎么没睡?”

傅辰烨抬手随意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淡淡道:“在想事情。”

“哦。”

乔瑾夏哦了一声,下意识抬起脚步朝栏杆那边走去,清冷的月亮挂在苍穹之上,将人的身上也披上一层悲凉。

傅辰烨盯着乔瑾夏道:“我在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能够做点什么。”

乔瑾夏扭头看了他一眼,只见傅辰烨脸上染上浓郁的悲伤,莫名的,她的心也跟着疼起来。

傅辰烨道:“夏夏,如果当时老天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乔瑾夏莫名的烦躁,仰头看着月亮说:“人都在失去了才知道拥有的可贵,可惜的是,一切都不能重来。”

“如果我非要重来一次呢?”傅辰烨不知道何时来到她身后。

下一秒,乔瑾夏的唇上传来一抹温热的感觉,他竟然又强吻自己。

乔瑾夏的心里腾的一下升起一抹复杂的滋味儿,她扬起巴掌想要打他,手臂却给他禁锢住,她这个姿态实在不妙,那种要命的心慌又来了。

“唔,傅辰烨,你不能这么对我!”

乔瑾夏生气的说。

傅辰烨松开她,凑到她耳畔处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叫什么。”

乔瑾夏又羞又恼又生气的瞪着他说:“我是有丈夫的人,如果你再这样对我,我告你非礼了!”

傅辰烨唇角溢出一丝冷笑,“正好,咱们就从法律上来说一说你到底是谁的老婆!”

“你!”乔瑾夏生气的瞪着他:“无耻!”

“无耻的是左梓唐,他明知道你是我的老婆却还霸占你三年,让我的孩子喊他爸爸,你觉得这对我来说公平吗?!”傅辰烨几乎是吼出来的。

乔瑾夏张嘴正要说话,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她疲倦的说:“我不跟你废话,我要去休息了。”

正要转身,身子一软,整个人直接软在了地上,“夏夏。”傅辰烨冲过去将她抱在怀中。

夜色下她的面孔几近透明,长长的睫毛犹如墨蝶在上面栖息,给人的感觉苍白又无助,一抹心疼油然而起,傅辰烨抱着她进入卧室。

在等待医生检查的时间里,傅辰烨不知道抽了几支烟,终于等医生出来之后,他掐灭烟头,连忙上去问:“医生,我太太情况怎样?”

医生说:“傅先生,夫人之前出过车祸,留下了创伤综合征,所以身体才会这么弱,不过——”

“不过什么?”傅辰烨问。

“贵夫人的身体应该是被人精心调理过,不然也不会恢复这么快。”

傅辰烨拧眉道:“那她失忆是怎么回事?”

医生道:“这是医学上说的间隙性失忆,可能当年的创伤对夫人的影响比较重,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情况,不过傅先生不必担心,这种情况是可以逆转的。”

傅辰烨心底的喜悦还没有铺开,就听医生说道:“如果傅先生强行的向她灌输曾经的记忆的话,我建议你量力而行,因为尊夫人的身体比较弱,暂时还不能受到刺激。”

一句话犹如冰水从傅辰烨头顶浇下来,他深吸一口气说:“就没有办法令她复原?”

医生皱起眉头道:“如果能找到当年为尊夫人做手术的医生就好了,我可以向他详细的咨询当年的情况,因为引起失忆有两个方面,其中一个是外界作用,另外一个则是身体受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