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没等乔瑾夏反应,傅辰烨强行拉着乔瑾夏出了病房。

“你干什么?”乔瑾夏郁闷道:“你放开我。”

傅辰烨停下脚步,脸色阴沉的看着她说:“他刚才那样凶你,你都能忍下去?”

乔瑾夏脸色一顿说:“你都看到了?”

傅辰烨抿着嘴没有说话,乔瑾夏说道:“梓唐脾气很好的,他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刚才是第一次,他只是因为受伤心情不好,所以才会不小心发火,你放开我,我要回去照顾他。 ”

“夏夏,你睁大眼睛看清楚,我才是你的丈夫!”傅辰烨面色不悦的说。

乔瑾夏道:“可是这三年跟我生活在一起的是他!”

傅辰烨心口一噎,目光凝视着她,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乔瑾夏猛然松开他的手,说:“我要回病房了,请你把孩子给我。”

傅辰烨胸腔里荡起层层波浪,他说:“我要带安安跟平平去动物园。”

没等乔瑾夏有反应,傅辰烨一手抱一个孩子,转身迈着大步离开。

乔瑾夏追了上去:“傅辰烨,他们是我的孩子!”

傅辰烨停下脚步,扭头看着乔瑾夏道:“需不需要我提供DNA结论,证明他们是我的种?”

安安突然问道:“叔叔,什么是种啊?”

傅辰烨脸色一黑,亲吻一下安安的脑袋,说:“一会儿叔叔跟你解释。”

“哦。”安安哦了一下,乔瑾夏道:“傅辰烨,你别教坏我孩子。”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傅辰烨挑高眉头说:“你回去照顾他吧,我带着我的孩子去动物园了,平平,你是想去野生动物 园还是一般动物园?”

平平好奇的看着傅辰烨道:“还有野生动物园?”

“当然,你想去吗?”

平平难得话很多:“想啊,我想看大象跟长颈鹿。”

傅辰烨笑起来,“好,我让人定票。”

乔瑾夏还想上去追,但是心思却被刚才傅辰烨说的话给吸引住了。

“需不需要我提供DNA结论,证明他们是我的种?”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DNA结论?莫非?

乔瑾夏没敢继续想下去,刚一扭头,却发现左梓唐不知何时站在身后,她心底一慌,连忙上前扶住他说:“你怎么下来了?不知道自己受伤,腿不能动啊?”

左梓唐盯着乔瑾夏问:“你为什么要让他带走孩子?”

乔瑾夏心里焦急的说:“现在还管什么孩子,你看你,受这么严重的伤,你下来走路,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

左梓唐道:“瑾夏,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我真的没有那么重要?”

乔瑾夏急的快要哭了,“梓唐,我拜托你,赶紧的回病床上好吗?”

“瑾夏。”左梓唐脑门冒着冷汗,他握住乔瑾夏的手,虚弱的说:“你答应过我的,不会离开我,你可不要食言。”

说完这话之后,他就晕了过去,乔瑾夏吓的叫医生。

很快来了几名护士帮左梓唐抬到病床上,医生过来为他做检查,检查完之后,狠狠的训了一下乔瑾夏,并且叮嘱他一个星期内不要让他下地走路。

医生前脚刚走,左梓唐后脚睁开眼睛,“抱歉,瑾夏,吓到你了。”

乔瑾夏握住他的手,说:“你还说,刚才真的吓到我了,你说你怎么那么冲动啊,你这样下地走路,万一引发伤口并发症怎么办?”

望着乔瑾夏眼底的担忧,左梓唐笑了起来,那表情特别像一个孩子,“瑾夏,看到你为我担心真好。”

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好起来。

乔瑾夏气的重重的握了一下他的手说:“你还说!”

左梓唐咧嘴一笑,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我没打搅你们吧?”

迎头对上左梓君的面孔,乔瑾夏眸底闪过一道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见到这个女人心情都无缘无故的变得低落。

乔瑾夏要抽走自己的手,左梓唐却用力的抓着,他表情微冷的看着左梓君道:“你来做什么?”

左梓君道:“哥,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你这么不欢迎我?”

说完她表情幽怨的盯了一下乔瑾夏说:“看来是我出现的时机不对。”

“乔小姐,能回避一下吗?我跟我哥哥有话要说。”左梓君道。

乔瑾夏看了一眼左梓唐,她点点头,说:“梓唐,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直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左梓君才收回视线,落在左梓唐身上,“哥,你跟她感情很好?”

左梓唐冷漠的看着她说:“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难道你忘记我们从前的约定?”左梓君情绪忽然有些激动,她抓住左梓唐的手说:“哥,我知道你肯定不爱她,你之所以跟她在一起,你只是为了故意气我 的,对不对?”

左梓唐抽走自己的手,严肃的看着她说:“梓君,这里是病房!”

“我管这里是哪!”左梓君凝视着左梓唐说:“我知道你对我当年的所作所为很生气,可是我那样做是为我们好啊,如果我不那么做,他们就要拆散我们,哥,我答应你,我收 心,我不再任性,只要你跟乔瑾夏断个一干二净,我一定不会介意你们之前的过往!”

“左梓君,你有病!”左梓唐忽然抬高声音,“你给我出去,出去!”

“我不要走!”左梓君眼圈忽然红了,“我知道你怪我当年跟顾晟铭合作算计乔瑾夏跟傅辰烨,我当时也是鬼迷心窍,谁让那个傅辰烨眼里只有乔瑾夏?我只不过是看不过去, 故意耍了一个小小的手段。

可是你却这样报复我,一消失就是三年,你知道这三年来我怎么过的吗?你不知道,你跟乔瑾夏逍遥快活去了,我想这三年你根本没有想过我吧,哪怕一点点你也没想过我!”

面对她的控诉,左梓唐疲倦的闭上眼睛,他不想再跟左梓君继续说下去,“梓君,你走吧,之前车祸的事情我不想追究,我不追究,不代表我是傻子,如果你胆敢把心思放在乔瑾夏身上, 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左梓君楞在那里,她瞪大眼睛看着左梓唐道:“你,你,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来破坏我们兄妹之间的感情?”

左梓唐漠然的看着左梓君道:“三年前你因为自己的任性,故意制造了那一场车祸,三年后,你又为了自己的任性,制造了一场车祸,梓君,难道你非要将事情搞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才收手 ?”

左梓君表情有些慌乱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我一时冲动,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

左梓唐将头瞥向一边,没有说话。

左梓君看他不理会自己,收敛眸底的情绪,又恢复之前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她问:“哥,乔瑾夏真的成为了你的软肋?”

左梓唐沉默一下开口说:“梓君,我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命令你,瑾夏是你的嫂子,你不能伤害她!”

“她凭什么!”左梓君忽然吼了一声,大约有两秒后,她笑了,笑容如同沙漠里绽放的罂粟花,带着某种危险,“哥,说了这么多话你也累了,你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

她刚出门,看到乔瑾夏在门口站着,左梓君嘴角漾开一抹不屑的笑容,说:“乔瑾夏,拜托你照顾好我哥,我随时过来检查哦。”

望着左梓君的背影,乔瑾夏不禁皱起眉头,听到左梓唐叫自己,她抬脚走了进去。

“瑾夏,以后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听,知道吗?”

听到左梓唐的话,乔瑾夏用牙签插了一块水果塞入左梓唐的嘴里,笑说:“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总之,你不要理会她就是了,能做到吗?”

望着左梓唐温润的目光带着一丝祈求,乔瑾夏道:“好,以后我不理她就是了。”

同时,她又问道:“她好歹是你妹妹,你们的关系怎么那么不好啊?”

左梓唐视线落在窗户那里,片刻后,他才开口,“是啊,我也以为我们会风平浪静的过下去,直到某一天——”

他突然闭上眼睛,掩去眸底痛苦,睁开后,一派清明。

他扭头看向乔瑾夏道:“瑾夏,你让孩子跟傅辰烨在一起,真的放心吗?”

乔瑾夏下意识开口道:“我能看得出来,他挺疼爱孩子的。”

左梓唐的心里涌出一大堆的不满,但又不好对乔瑾夏发作,他握住乔瑾夏的手说:“瑾夏,你会为了孩子离开我吗?”

乔瑾夏楞了一下,说:“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左梓君跟你说了什么?”

再说下去,又要面对自己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了,他转移话题道:“算了,我们说些别的吧。”

只不过左梓唐的心情闷闷的,没说几句,乔瑾夏看出他不在状态,便让他休息去了。

从病房里出来,乔瑾夏发现左梓君并没有走,而是站在走廊上抽烟。

护士走过来说:“不好意思女士,这里不能抽烟。”

左梓君掐灭烟头,回头时,恰好看到自己身后站着的乔瑾夏。

她走过来,道:“我哥睡了?”

乔瑾夏想起左梓唐的警告,不准备理会,左梓君道:“是不是我哥说不让你理我?”

乔瑾夏有些微讶,左梓君道:“没关系,就算他不让我你理我,我理你就行了。”

乔瑾夏道:“你想说什么?”

左梓君嘴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容,就像是正要张开尾巴的狐狸,她凑到乔瑾夏耳畔轻声说道:“我好奇,你是真的失忆了,还是装失忆。”

“啊!”

乔瑾夏低呼一声,只见手背上出现一道针孔大小的血迹,她面色不好的看向左梓君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左梓君笑的格外无辜:“啊,你说这个啊,没做什么啊,我可能觉得你的手太漂亮,所以才想仔细研究一下吧。”

她将手里藏起来的微型注射器放在包里,对乔瑾夏说:“告诉我哥,我明天会过来给他送吃的。”

乔瑾夏捂着手,皱着眉头目送左梓君离开,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总觉得这个左梓君怪怪的,而且左梓唐最近也有些奇怪,总说那些奇怪的话。

她坐在走廊上,又开始忍不住回想傅辰烨之前说的话,他一直跟自己说平平和安安是他的孩子,可是又一直没有拿出实质般的证据,莫非,她应该要去做一个DNA测定,才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 说谎?

傅辰烨带着两个孩子真的去了野生动物园,还好离滨城市区只有十几公里的路程,虽然一路颠簸,但是却影响不了两个孩子的热情。

一番观看,回到家里已经是夜晚七点多。

他刚停下车子,发现静园里已经停了一辆车子,望着车牌号,傅辰烨迟疑一下,到底没有折回去,而是抱着两个孩子下了车。

刚进去,萍姐迎了上来,“先生,你回来了,老夫人来了。”

傅辰烨嗯了一声,萍姐道:“两个孩子睡着了?交给我吧,我抱着他们上楼休息。”

傅辰烨没有要萍姐帮忙,迈着大步朝里面走。

“站住!”

傅母从偏厅里走出来,看到进来的傅辰烨道:“儿子,你这几天都去哪了?怎么没见你回去?还有乔瑾夏呢?一天到晚也不见她踪影,跟失踪一样。”

傅母的话音刚落,突然看到傅辰烨怀中抱着的孩子,她惊讶的问道:“儿子,这谁家的孩子你往家里带?”

傅辰烨扭头看着傅母,说:“妈,你先回去,我明天会回老宅。”

“不行,你今天跟我一起回去,我要不亲自过来叫你回去,等到明天你又不知道跑哪去了。”傅母一边说一边朝傅辰烨身边走来,当她看清楚他怀里抱着的孩子时,顿时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