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傅辰烨眼眸转深,整个人陷入回忆当中,过了许久才说,“我们认识的时候,你还在上初中。”

“噗。”乔瑾夏刚喝到嘴里的红酒给喷了出来,她瞪大眼睛看着傅辰烨说:“那时候我多大?你又多大?”

傅辰烨抬起手指擦了一下她的嘴角,柔和的声音说道:“那个时候你大概十五六岁吧,我记得当时下着雨,你到站台下躲雨,恰巧我经过那里,

你当时抱着课本,一脸懵懂的看着我,就连怀中的课本掉在地上都不知道,我帮你捡起课本的时候,恰巧司机过来接我,当时我还送了你一把伞,

你激动的问我怎么把伞还给我,我说不用还,直接把你娶回家做媳妇好了。”

“怎么可能?”乔瑾夏面红耳赤的看着他说:“我当时那么小,你那不是残害未成年吗?”

傅辰烨意味深长的说:“可是明明当时是你这么说的。”

“我?”乔瑾夏愈发惊讶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

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连忙喝完杯中的红酒,顺势又为自己倒了一杯压压惊。

傅辰烨笑看着她,目光里全都是宠溺,他再次开口,“后来你跑到我面前跟我告白,诉说对我的思念,你说你如何吃不好睡不着,如何想我,并且还强吻了我。”

“咳咳。”乔瑾夏又给雷到了,她大声的说:“你骗人!我怎么可能做那么幼稚的事情,你肯定是看我失忆了,所以才这么说我!”

傅辰烨伸手捏了捏她鼓起来的脸颊,说:“当时我想,你怎么那么大胆啊,才十五六岁就这么想嫁人了,为了你的健康成长着想,后来我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那么幼稚!”乔瑾夏气呼呼的喝完红酒,又给自己灌了一杯,连续四五杯下了肚,她的脸蛋儿完全红了起来,自己还不知道。

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宝贝把腿抬高我要吃-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歪着脑袋看着傅辰烨说:“你那么大,我当时那么小,就算我看上你了,我也不可能做那么幼 稚的事情。”

傅辰烨的眸底倏然闪过一抹伤痛,很快消失眼底,乔瑾夏没看见,她继续说道:“就算我当时那么做了,我也不可能强吻你。”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会强吻一个大叔?这画面怎么想怎么诡异。

倏地,唇上传来一抹触感,乔瑾夏瞪大眼睛看着吻住自己的傅辰烨。

“唔,你坏蛋”

傅辰烨紧紧的拥着她,说:“夏夏,对不起,当时你没有强吻我,是我强吻的你。”

随即他炽热的唇瓣压了下来,那一抹霸道的温软直接撬开她的牙关,对着更深处掠夺而去。

红酒后劲很大,加上乔瑾夏刚才喝了很多酒,她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判断力,也丧失了抵御的能力,任由傅辰烨对她上下其手起来。

其实傅辰烨心里没说的是,当年他如此残忍的拒绝了乔瑾夏的告白,当时她哭着转身逃跑的样子直到今天他还记忆犹新。

如果那个时候他能够算到将来会真的栽在她身上,他一定不会让她那么伤心,那么难过,一定不要让他们之间走这么多弯路,一定要好好的呵护她,直到他们变老。

傅辰烨拥吻着最心爱的女人,内心激荡的直想将她狠狠的占有,纵观这三年自己的生活犹如行尸走肉一般,他似乎忘记男女之间的*之欢是世界上多么令人心动的事。

闻到乔瑾夏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愈发的勾魂摄魄,从傅辰烨的内心深处发出一道低吼,他几乎不能自持。

一个打包横抱,他将乔瑾夏抱在怀中,直接踢开了三楼的卧室,没有任何犹豫的扒下横在他们之间的阻隔。

乔瑾夏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加上喝了那么多酒,在他的引导之下,那被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谷欠望给诱发出来,她不等傅辰烨进入,直接抱着他的脖子跟他紧紧的贴在一起。

她的主动就像是一道催化剂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傅辰烨的身体几乎快要爆炸了,他并没有直接进入,而是拉过乔瑾夏的身体,对着她那洪水泛滥的某处径自吻了上去。

当他俯下身的那一刻,乔瑾夏不由惊叫起来,大脑一片空白。

他怎么可以这样?!

然而,心底纠缠她的谷欠望并未让她思考太久,相反,她的手已经牢牢的握住他身上那一处,空气里传来火花四溅的声音,两个人就这样负距离的接触在一起。

长久的没有结合,让傅辰烨那一瞬间差点泄功,他用力的抱着乔瑾夏,不停的在她耳边呢喃:“夏夏,夏夏,我爱你,我爱你”

乔瑾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下意识说:“辰烨,我也爱你。”

傅辰烨身心一震,“夏夏,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乔瑾夏已经没有力气再次开口,只能任由自己醉倒在他的疾风骤雨的行动当中。

当所有的狂澜褪去,乔瑾夏早已经昏倒在他身下。

傅辰烨凝望着身下的女子,眼睛里似乎有什么白色的液体流出来。

他低头吻了下去,口中喃喃道:“夏夏,你才是救赎我的解药。”

虽然他已经要了乔瑾夏很多次,但是这根本是饮鸩止渴,沉寂了三年的身体一旦被点燃,根本停不下来。

所以,当第二天乔瑾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上被种满草莓的时候,整颗心是崩溃的。

空气里还传来靡靡之气,不难想象昨天夜里的行为有多么疯狂,身边早已经没有那个人,可是她却能清晰的感觉他在自己身体里的样子。

乔瑾夏的身体狠狠的打了一个激灵,她脱口而出道:“梓唐?”

随即她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她怎么能跟别的男人发生这样的关系呢?

悔恨,再一次缠绕上她,乔瑾夏几乎快要崩溃了。

她连忙起身下床,可是身体那一处疼的厉害,她根本动弹不来,天,谁来跟她说说,昨天夜里到底有多么疯狂?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一身清爽的傅辰烨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还端着一碗东西,看到乔瑾夏醒了,他嘴角漾开一抹笑容,“醒了。”

乔瑾夏生气的瞪着他说:“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傅辰烨挑眉:“你说我们夫妻之间能做什么?”

“你不要脸,谁跟你是夫妻了!”乔瑾夏气呼呼的说。

傅辰烨道:“不是夫妻,那结婚证怎么来的?这是刚给你做的燕窝,温度刚刚好。”

“我不要!”乔瑾夏狠狠的瞪着他,似乎要将他的身体射穿两个窟窿出来。

傅辰烨揶揄道:“你昨天夜里那么卖力,不吃点东西怎么能行?”

乔瑾夏连忙叫道:“打住!昨天夜里什么都没发生,你出去!”

傅辰烨没有出去,反而坐下来,说:“是吗?可是我记得你说你爱我,求着我给你,不要离开我。”

Duang的一下,乔瑾夏听到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传来,她匪夷所思的盯着傅辰烨说:“你别乱说话,我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傅辰烨有些哀怨的望着她说:“我真应该拿着录音机把你当时的话给录下来,免得你过完瘾后翻脸不认人!”

翁的一下,乔瑾夏真想躺在床上装死。

昨天夜里的记忆倏然涌入脑海,乔瑾夏想到自己跟他疯狂的样子,她好像是有说过那样的话?又好像没有,总之整个心乱糟糟的,一边是对左梓唐的内疚,一边是对自己的憎恶,她怎么就这样 稀里糊涂的跟他发生了关系?

望着乔瑾夏各种纠结,傅辰烨抬手捧住她的脸,深情的凝视着她说:“夏夏,你的身体比你的记忆实诚,它昨天夜里就告诉我你到底有多么想我,难道,你还在怀疑我跟你的关系吗? ”

乔瑾夏忽然就愤怒起来:“你走开!你知不知道你是乘人之危?你明知道,明知道我丈夫还在医院里住着,你却这么对我!呜呜”

望着乔瑾夏哭,傅辰烨心底也不是滋味儿,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份资料,放在乔瑾夏面前说:“你看看这个再说吧。”

“这什么?”乔瑾夏打开资料,看到上面显示的生物学鉴定书这几个字的时候,霍然抬头看向傅辰烨:“你带他们去做DNA鉴定了?谁让你这么干的?”

傅辰烨理所当然的说:“我不想我的孩子认贼作父。”

“你真卑鄙!”乔瑾夏气的本来想撕掉,可是她还是忍不住往下看去,待看到上面显示的结果是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相似度时,她顿然定在那里:“怎么会这样? ”

傅辰烨道:“难道你还没有明白吗?我才是孩子的父亲。”

乔瑾夏心里烦躁之极,她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坏女人,她难过的说:“现在技术这么发达,结果也能造假。”

“夏夏,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明白?你被骗了,左梓唐那个人根本不是一个好人,当年让你发生车祸,我怀疑都有他的参与!”

“不许你这么说他!”乔瑾夏忽然吼了起来,她通红着眼睛瞪着傅辰烨说:“是他把我从死神手中救回来,是他细心照顾我们母女三人,是他每天给孩子讲故事,洗澡换衣服, 如果不是他,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乔瑾夏,早就没有平平跟安安。”

“所以你就感恩戴德的把你自己还有我的孩子拱手相让?”傅辰烨强势的握住乔瑾夏的手说:“夏夏,你不觉得这对我很不公平?如果我知道当年我的离开会让你遭受这样的灾 难,我宁愿不要去纽约,宁愿自己破产一无所有!

可是,作为一个男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因为我的任性而一无所有,那关乎着几千个家庭,我不希望他们家庭的人说他们的老板是一个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人! ”

乔瑾夏被他的话语给定在那里,她红着眼睛看着他说:“所以你就牺牲我?”

“夏夏,得知你出事的消息,我恨不得自己代替你,那样我就不会承担这三年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傅辰烨说:“因为我根本做不到对你的失踪视而不见。 ”

乔瑾夏心尖一窒,凝视着傅辰烨半晌说不出来一个字。

他脸上的悲伤不是假的,乔瑾夏只觉得肠子好像被什么绞住一般,难受极了。

她深吸一口气,说:“你干嘛那么傻?”

傅辰烨苍白一笑,说:“可能我中你的毒太深吧。”

乔瑾夏喉咙里像是被什么堵住,虽然她不记得跟傅辰烨过去怎样,但是坦白说,她一点都不排斥他。

相反,心底还是极欢喜跟他在一起的,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潜意识的习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