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刚一坐下,杨子延就听到了凌月冰冷冷的声音,感觉似乎还在为他昨天放了她鸽子的事情而生气。

“对啊,八点,你看,我还早到了两分钟呢!”

杨子延拿起手机看了看,然后又特意举到了凌月面前。

“你!身为一个男生,你不应该比女生先到吗?”凌月无奈道。

“可不是你请我吃饭吗?为什么要我先到,来这里傻坐着……”

看着杨子延一脸无辜的样子,凌月一时之间也是语塞,瞪了杨子延一眼,便是挥了挥手招服务员过来。

“女士你好,请问要点些什么?”

服务员一看到凌月招收就立刻走了过去,然后拿来一份菜道,恭敬递了过去。

“呐,你点吧,既然是请你吃饭,你点你喜欢吃的就好。”凌月把菜道递给杨子延说道。

其实,总的来说,凌月也没有那么生气,毕竟如果不是杨子延,那雪莱公司早就已经破产了,自己的心血也毁于一旦,这样的话,自己不仅要回到家族里面,而且还有可能会被自己的父亲安排 着跟孙子涵结婚。

今天的凌月还特意打扮了一下,一身黑色的贴身连衣长裙,凸显出她玲珑有致的完美身材,在其玉颈上,一串纯白色的珍珠项链把她映照得更加美艳动人,五官上略施粉黛,整个人显得妩媚中 又带着清纯,勾人心魄。

杨子延接过菜单后,才发现这里居然连一个菜单都是烫金的,而且最恐怖的还是那一道道美食后面的数字,竟然全部都是上万的。

这时候杨子延终于是明白了在门外时,刘小云对他说那些话的含义,确实,如果是以前的他,这里的消费真是想都不敢想,就算是简单地点几个小菜,这都要花上几万块了。

而且,这么高级的餐厅,里面的东西肯定是又贵又少的,像杨子延这样的大胃王,没有个十几二十万根本别想吃饱。

“嘿嘿,有美女请吃饭,吃什么都无所谓了,毕竟秀色可餐嘛,所以还是你来点吧。”

杨子延笑着说了句,然后便是把菜道递给了凌月。

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哼!油嘴滑舌。”

凌月白了杨子延一眼,然后也是接过菜单,看了一下后跟服务员说道:“就要你们今天的大厨推荐吧。”

“好的,请稍等。”

服务员接过菜单后,对着凌月微微鞠躬,便是下单去了。

“那个……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坐了一下之后,凌月有些犹豫地开口,之前,她因为拒绝了跟孙子涵结婚,由此已经惹到了自己的父亲,一年之约,在这段时间里面,凌氏企业不会再给雪莱珠宝公司一点点帮助,也就是说, 往后这一年,无论什么,她都要靠自己。

“什么事?你说。”

杨子延有些疑惑地看着凌月,发现对方今天有些奇怪,好像在犹豫着什么,想跟自己开口,又不是很敢说的样子。

“那个……你觉得我怎么样?”

良久,凌月鼓足勇气地说了一句。

“啊?”杨子延懵逼。

“我怎么样……长得怎么样……”凌月小声地又说了一遍。

“好看!”

杨子延被凌月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逼了,脱口而出这么两个字,不过,这样的回答其实也是最直白的,毕竟就是好看啊。

“噗!”

听到杨子延的回答,凌月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来。

“那有多好看啊?”

强行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凌月故意把头发往后一撩,然后单手撑着下巴,一双大眼睛盯着杨子延继续问道。

“额……这你要我怎么说,反正就是很好看。”杨子延挠了挠头道。

“算了,我换个方式来问你吧。”

凌月没想到,杨子延看起来像个小流氓,没想到这么不会撩,于是换了一个认真的口吻问道:“既然你说我好看,那你喜欢我吗?”

“像你这样的……恐怕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吧……”

杨子延认真思考了一番之后,对凌月说道。

“啧,你怎么就不懂呢……”

听着杨子延的回答,凌月决定不再试探他了,直接摊牌道:“那你都说喜欢了,我就给你个机会,一年,你来追我怎么样?”

“啊!?”

冷不丁听到凌月这么一句话,杨子延顿时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敢相信。

“切!不需要就算了!”

看到杨子延这么个反应,凌月的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毕竟她可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跟杨子延说这些的,对方居然一脸嫌弃的样子。

“不是不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杨子延连忙摆手道:“你刚才是说……让我追你?”

“嗯……对啊,你不是不愿意吗?那还问来干嘛?”凌月高傲着脸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这个一年……”

“怎么了,怕一年时间太短?”凌月问道。

“不是……我是觉得……一年太长了,我半年就可以了。”杨子延认真地说了句。

“哼!我有那么好追吗?”

听到杨子延的话,凌月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继续道:“能不能追到还得看你的表现呢。”

正当这两人说着话的时候,之前点的菜品也是准备好了,随着服务员将那些菜品端上来,然后把银制的餐盘一一打开,顿时,一股让人食欲大开的香味便是开始在勾动着杨子延的味蕾。

此时,服务员也是恰到好处把开了香槟,倒入杯中,至此,一桌丰盛的晚餐呈现在凌月跟杨子延面前。

“要不……咋们先吃饭?”

看着一桌子的美食,杨子延已经忍不住要开吃了。

“好,先吃饭吧。”凌月同样也是有些饿了,笑道。

锋利的刀划过鲜嫩多汁的牛扒,再用银叉送入口中,顿时,一股满足感便是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美食的味道在舌尖迸发,再喝上一口香槟,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满足!

不过,相比于凌月优雅的吃法而言,杨子延倒是吃得有些急了,不但牛肉切得便大块地往嘴里塞,同时还偶尔往嘴里塞些配菜下去。

“月儿?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吃饭啊。”

正当两人吃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然后直接拉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凌月跟杨子延中间。

听到声音后,凌月也是疑惑地抬起头,待看到来人是谁时,一张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林远山先生,请你不要打扰我吃饭,我们不熟。”

听到凌月的话,杨子延也是抬起了头来,只见坐下来的这个男人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笑起来却总是给人一种很厌恶的感觉。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杨子延清楚地看到,对方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凌月的身体,那眼光充满了欲望,恨不得马上剥光凌月身上的衣服一样。

来人名为林远山,市里林市集团总裁的长子,林家大少,在整个上流社会圈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身份地位甚至比孙氏企业的孙子延还要高出一点儿。

“月儿,大家都是朋友,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吧,这样,你这顿饭,我包了。”

对于凌月的厌恶,林远山就好像是看不见一样,反而一直在死缠烂打着,这不要脸的功夫,即使是杨子延看到了都是自愧不如。

作为雪莱珠宝公司的总裁,凌月无论是在才干上还是外貌上都是一等一的,每次有什么活动,只要凌月一出席,基本都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说以说,她的追求者要说不多那是不可能的事。

在这些追求者里面,其中就以孙子涵以及面前这个林远山最为攻势汹汹了。

只不过,凌月对于这些情爱之事,只要不是她喜欢的人,态度都是冰冰冷冷,也因此,孙子涵跟林远山两人在追求凌月这件事上碰了一鼻子灰,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碰壁之后 不但没有退却,反而更加死皮赖脸了。

“我说这位老哥,你没看到我们两在吃饭吗?赖在这里唠唠叨叨的烦不烦?”

看到凌月被这林远山搭讪之后的态度,杨子延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于是便敲了一下桌子,不耐烦地说道。

“嗯?”

刚才林远山的眼里都是凌月,这倒是把其他人给忽略了,听到杨子延的声音之后才转过头去,然后上下打量了杨子延一番,一脸不屑地说道:“你谁啊?穿得这么寒酸,怎么进来的? ”

“听好了,老子叫杨子延!”杨子延说了一句,然后还不忘咬一口牛扒。

看到对方这么嚣张,林远山先是一愣,然后仔细在脑海里回想着市里面有没有什么杨姓的企业,想了一圈之后发现都没有。

而且看着眼前这脑子不仅全身地摊货,而且吃相还有些难看,想必也不应该是某个家族的大少之类的,于是直接摇头道:“不认识。”

“废话,我也是你能认识的?”杨子延继续嚣张。

“你……”

被杨子延这么戏弄,林远山强忍着心里的怒火,说道:“你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看你的打扮,这里的消费应该不是你负担得起的。”

“呵呵,你这人还真是搞笑?我负不负担得起关你什么事?要不你请我?”

杨子延戏谑地说了一句,对于这种向凌月死缠烂打的人,他自然是往死里怼,况且,这里的消费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真是在承受范围之内。

“呵,不知天高地厚,你恐怕没有搞清楚这里的情况吧。”

林远山发现自己说不过对方,于是只好揪着杨子延的穿着不放,继续道:“这里的价位,足以顶得上一万套,不,十万套这样的衣服了,在这里,随便一个服务员身上穿得都比你好。 ”

林远山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杨子延连个服务员都比不上。

“杨子延?你怎么会在这里!?”

正当杨子延懒得搭理林远山,打算继续吃饭的时候,突然,在他身后传来了一声夹杂着疑惑的尖叫声,与此同时,刘小云跟钟东也是出现在了他面前。

对于杨子延居然真的坐在这里吃饭,刘小云自然是觉得诧异,毕竟在她看来,一个开破摩的的怎么可能消费得起这些。

与此同时,钟东则是认出了一旁的林远山,然后连忙凑了上去,一脸谄媚道:“这不是林大少爷吗?真荣幸在这里见到你。”

“你是?”

看着一脸谄媚的钟东,林远山只是觉得这个人有点儿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是谁。

“嘿嘿,林少爷您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很正常,那个,我父亲是钟汉勤,我家是做地产生意的。”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钟汉勤的儿子啊……”

说起这个房产公司公司的老总,林远山倒是有些印象,自己旗下的企业当时好像还跟他合作过一次。

“对了,你认识这家伙?”

林远山点了点头,算是知道钟东是谁了,然后指着杨子延问道。

“嗯?他?一个开摩的的死穷鬼而已,林先生怎么会跟这种人扯上关系?”

早就过来之前,钟东就远远地看到林远山似乎跟这个杨子延起了争执,林远山是谁,那可是林家的大少,日后林氏集团的继承人,现在有这么一个跟林远山打好关系的机会在自己面前,当然不 能放过。

所以,林远山一问杨子延是谁,钟东就已经想好了待会儿得怎么让他出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