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岳双腿之间&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熟妇的荡欲

发布时间:2019-07-26 00:1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卢月月听闻熟悉的男声,微微抬头一看,皎洁的娇颜飞红,芳心轻跳,难为情地说道:“不,不用,没事了,我也常常坐公交车的,没事的了!”

话刚说完,车子到站一个急停,她那曼妙的身躯突然一个踉跄,却是自然而然地顶到陆果森上半身那个位置,车子停下,这个时候在这个站点上车的人特别多,下车的人也不少,来来回回的人 流走动,不停往前挤的人将卢月月的上半身压在陆果森的上半身上,使得卢月月那明显遗传她娘的那个成熟的女人物体贴着陆果森壮硕的上半身。

当公车起步时,她那两团美好的肉球随着公车的摇摆在他上半身揉动着,肉贴肉的紧密厮磨中,陆果森清晰的感觉到她加速的心跳,而卢月月自然也是感受到陆果森的那个地方,身子想往后移 拉开点距离却又被拥挤的乘客挤了回来,行车中的摇晃她的鼻尖不小心碰到陆果森的下巴,与他鼻息相闻,陆果森嗅到她口中喷出的如兰香息,卢月月羞涩的把头转开不敢看他,紧张娇羞使得她卷长如 扇的睫毛不停的颤动,陆果森则强自用意念警告他胯下的兄弟这个时候不要发作,这个时候还不是时候。

要说卢月月从小那就是当小妹子看待的,更何况他还和她娘和两个姨都发生了关系,更何况他现在法律上的媳妇就是她小姨,他和她还有着亲戚的关系,他可是她的小姨夫,要是真的那样不就 是乱着了吗!

陆果森一件薄薄的T恤衫,紧贴着卢月月的白色的丝质连衣裙,都是薄薄的一层,凉快是很凉快,但是也自然没有阻挡力,使他能感觉到她那个位置上的硕大与肉实,卢月月好象没有戴那种一般 女人戴的那种罩罩,而是用的一般少女喜欢用的软步料的小衣服,这样也许很舒服,但是隔的两层薄薄的衣衫在他的胸膛上揉磨着,卢月月的樱桃在磨擦中直接好像已经变硬了,而陆果森也都清晰地感 觉到了。

这时陆果森与卢月月紧贴的上身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温热,她羞的耳根都红了,微张的柔唇吐气如兰,热气喷得他脖子痒痒的。

岳双腿之间&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熟妇的荡欲-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对不起,这人太多了!”陆果森满脸尴尬,他虽然有的时候不太是个东西,但有的时候也 很讲道理,有的时候有的女人能动,但有的时候有的女人是不能动的,这一点他还是比较有原则的,强撑着上面拉杆,尽力让自己向后一些,避免和卢月月贴的太紧。

卢月月红着脸低头,勉强站稳身子,并不说话,她自然知道这个陆果森为人,但她也知道她和她的二姨不一样,要是他真的动了她,只怕这个事就没个完了,所以她和他的那个地方,被人潮挤 得紧密相贴,虽无奈,但也接受了现实。

没想到这时公车突然紧急剎车,人群惊叫声中,将卢月月的下面推挤过来与陆果森的下面挤压的完全贴实。

卢月月本来就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她穿了带了一点坡跟的水晶凉拖,加上车上就那么高,陆果森个子太高不可避免的微微弯下点腰,下面的部位恰巧与他的那个部位差不多同高,陆果森微微抬头 的男性象征已经顶在卢月月小腹下凸起处了,两人紧贴的下半身只隔着薄薄的一条大裤衩子与卢月月的薄裙,当然,两个人里面都有穿小裤衩子,可是这个时候,这种情况,已经差不多与光着身子相贴 只有一线之隔。

陆果森清楚的感觉到卢月月年轻的弹性,卢月月下意识的想移开两人密实相贴的下面,可是左右拥挤的人潮又将她推回来反而贴得更紧。

陆果森歉然的对她尴尬一笑,卢月月似乎了解陆果森不是存心的,无奈的转开头不敢看他,陆果森穿着大裤衩子,卢月月穿着裙子,所以两个人下面腿都是露出来的,他的男人腿传来她女人腿 上的温热,她侧着头脸红心跳的喘气,令人亢奋的芬芳的热气喷在他耳朵上,使他的小弟更加,慌乱的卢月月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咳!你稍微忍耐一下,我很快就要到了!”陆果森尽力提气,试图让自己的小弟稍微放松一些。

卢月月低着头不刚看他,从她急促的呼吸声中可以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紧张和激动。

本来陆果森真的没有别的想法的,他真的不想伤害这个卢月月的,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因为卢月月身后的马家三姐妹,还有陆果森身后的李三丫,但是情况就是不想发生的事情往往真的就那样 突如其来的就发生了,你就是想躲也躲不掉。

陆果森硬撑着不去想卢月月,而是眼神四下乱转转移目标,那知道眼睛一低头,就那样很清晰自然地透过卢月月洁白的裙子领口,可以毫不费力就看到她的那个小可爱里面的内容,由于挤压的 缘故,卢月月十分挺拔的双雪峰是那样的浑圆,看得陆果森喉结上下涌动,吞下一大口口水。

再也控制不住了,身体有的时候是大脑可以控制住的,但有的时候大脑却是控制不住身体的,现在的陆果森就是如此情况,他的大脑已经控制不住他的身体了,终于,一股滔天之火熊熊燃烧起 来,猛地下面他的大家伙蠢蠢欲动张牙舞爪地冲了出去。

两个人身子与身子紧密地接触挨着,陆果森有什么样的反应,卢月月自然清楚地知道,更何况陆果森的家伙有那么地大,这一反应就跟一条标枪一般直直地就扎了上去,正正顶在卢月月的小腹 部位,把个卢月月给羞臊的啊,瞬间她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了,这么大的姑娘了,自然也都什么都明白了,更何况现在学校生理课上也有教的,最关键的是卢月月今天中午可是亲眼见识过陆果森的那个 大东西,当时就在她二姨的那个里面,正狠狠地扎进扎出的。

脑海中的深刻印象与现在下面那根正扎她的东西重合交织在一起,卢月月的脑袋就是“嗡”的一声,就似要爆炸开来,炸得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炸得她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 说什么好了。

卢月月这个时候已经狼狈不堪的靠着陆果森搀扶着柔软的身子才不会软瘫下,红着好看的粉脸,闭上了水灵灵的大眼睛,湿热的红唇微微嘟起,陆果森身上浓郁的男人的阳刚气息熏得她几乎心 神迷醉,她的**颤抖着,几乎要爆炸开来。

身处公共场合的异样刺激让陆果森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跟在楼道里的感觉还不一样,那个时候是没有人,要防着有人来,但是现在是到处都是人,两个人就得偷偷摸摸地,此时的陆果森也忘了 卢月月的身份,忘了她身后的马家三姐妹,也忘自己身后的妹妹李三丫,那方面的想法已是高升,像火一般在燃烧自己,陆果森偷偷观察她长发半遮的脸,很明显她的脸已经变的绯红。

咂巴咂巴嘴,吞咽了一口口水,陆果森豁了出去,悄悄把手往卢月月的裙下摸过去,很快地,陆果森摸到她滑嫩的女人腿上,卢月月触电般的颤抖一下,双眼迷离地的看了陆果森一眼,又羞涩 的低下了螓首,她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责怪陆果森摸她的腿,可是,可是刚才怎么感觉他摸着自己的那一下子很舒服呢,啊,太丢人了,不去想了,卢月月低下头,伏在陆果森身上,用光滑柔嫩 的脸颊摩擦着陆果森的胸口。

陆果森的双手从两侧抱住她光滑的女人腿,手指顺着女人腿外侧慢慢的从连衣裙下面伸进去,在人墙的掩护下,没人会察觉他此时的动作。透过手指触感和卢月月的娇弱,更加刺激了陆果森的 那方面之火澎湃燃烧起来。

陆果森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进连衣裙里的双手贴在卢月月完露在三角裤衩子外面不是很多肉的腚子上,似的,卢月月感到自己腿内侧的被他大胆的手掌不停地在,这手时而深深用力挤入,使 她感觉到无比的压迫和他炙热的体温,推着的女人腿更加打开;又时而轻轻滑过细小体毛的尖端,使她感觉到酸痒难耐。

卢月月一声嘤咛,竟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那个地方尿意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水喷了出来。

 陆果森显然也没有想到卢月月这么不禁,他还没怎么样呢,手指头根本就连进去都没进去,就在外围边缘部位扫荡了一下,那知道卢月月就这样不堪,直接就喷水了啊!

卢月月闭着眼不敢看陆果森,檀口微张轻喘着享受厮磨的。虽然没有真正进入,却也和真正欢好一样!卢月月的双手又抓紧了他的腰部,她紧咬着洁白的贝齿不让自己失态,她被他的手指拨弄 几下像抽筋一样颤抖着,有弹性的柔腻腿肌不停的抽搐着,一股热流由她**内涌出,微烫的水渗过了柔软的小裤裤直接喷到他的手上面,她的那个顶点就这样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时刻来了。

少女的第一次总是这样那样的浪漫的,那知道今天却坏在了陆果森的手上,更让人羞愧的还是居然就是在公交车上,周围全都是人,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了啊!

卢月月紧紧夹住了腿,一双眼神慌乱起来,根本不敢去看周围的人,生怕有人注意到她目前的情景,啊呀,简直是丢死个人啊!

“陆果森!”卢月月娇羞的唤了一声,缩在陆果森怀中的香喷喷身体抖动了一下,那种酥到人骨子里的媚态当真迷死人不偿命,令陆果森的心中为之一颤,特别是现在她双腿并拢, 他的手指头还夹在里面,那里面有水的潮湿与温热,刚刚从人的身体里直接出来的新鲜水,真的是滚烫热乎。

“别动,求求你不要再动了,别蹭我哪里啊,你要是再动可别怪我再要了!”闷哼一声,陆果森强忍着心中滔天的火焰,双臂一较力,用劲全力死死抱住她的身体令之渐渐安静下来 。

但是卢月月也身子不受控制的紧紧夹着的腿楞是不分开一下,陆果森无奈,硬抽抽不出来,还不敢使太大的了力气,万一让身边的人看出什么来,那可真的是丢脸丢大发了。

凑到卢月月耳边,贴着她嫩滑的脸蛋,看着她那小巧玲珑,却白白嫩嫩的小耳朵,他吐着男人的气息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卢月月的脸蛋红得跟天边的晚霞似的,听到陆果森在自己耳边说这样的话,但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娇嗔一声道:“你,你,现在的情况难道是我的错吗,是你,是你现在到底想怎 么样啊?”

陆果森吃吃一笑,“月月啊,现在不是我想把你怎么样,而是你想把我怎么样,你这还夹着我的手指头呢?”

“啊!”卢月月一时精神紧张,却是真的把这个事给忘记了,紧绷的腿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里面还夹着他的手指头,赶紧的松开,而陆果森则顺势抽走了自己的手,卢月月嘟着嘴不依 道:“你,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娘,我要告诉我二姨,我要告诉我小姨,我要告诉三丫去!”

得,就知道这样的少女招惹不得,陆果森这还没怎么样呢,这个小女人就开始出威胁了,无奈的摇着头,继续凑到她耳边道:“小着声点,这车上这么多人呢,要是让你同学或者认识你的 人看见,传出去可不要赖我啊!”

“啊!”这一下正中卢月月的弱点,她赶紧地把头低下,并深深地埋进陆果森的怀抱里,死也不抬头,口中轻声道:“啊,对啊,快把我挡着点,别让人看见我的脸,不然丢脸 可丢发了。”

温香软玉在怀,鼻息间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青春少女芳香,双手轻轻摩挲她的玲珑身材,触手之处温润滑腻,大有怎么摸也摸不够之感,如此佳人不好好一次享受够了如何叫人舍得放手,陆 果森轻轻一笑道:“好月月,你尽管放心,没人会打扰我们的,我都替你看着呢,再叫我多摸一会吗!”

无奈地接受了现实,卢月月闭上双眸,身子蜷伏在陆果森怀里,任由他的放肆抚摩,一派彻底认命的架势,嘴里轻声着道:“别摸那里,别的地方你随便摸了,哼,大色狼小姨夫。 ”

得,一句小姨夫叫得陆果森什么火焰也给当头泼了一盆凉水啊,要说这个卢月月以往总是迷迷糊糊天真可爱的样子,但是人家心中有数,什么事情都在心里装着呢,只不过平时不说而已,就这 一句话就把陆果森给整的没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