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情感口述乱伦故事,翁熄合集乱伦小说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二彪子在别的女人面前可以很强势,但是在胡美花面前他永远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最见不得胡美花对自己展露风情,而这个时候的胡美花却是最露风情的时候,嘴唇因自己吻得红红的唇如两片一点嫣红,鼻息之间喷吐出来女人的幽香之气,加上胡美花的那个东西特别大,号称李家村第一峰,挺得那衣服都是颤巍巍的,要说胡美花的皮肤那是格外地,她的容颜却显得很年轻,大有那个童颜巨那个啥的迷人风韵,而且现在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那个就更加巨大了,李家村第一峰就更加名副其实了,在二彪子看来,她的这个东西都能比得上他见过最大的女人俄罗斯洋妞莎拉波娃的了,在中国女人当中,他绝对是独一份的。

一下子眼睛就直了,二彪子一把就去抓胡美花那对那个啥,握在手中,嘿嘿傻笑着道:“美花娘的便宜那只能我一个人占的!”

要是在以前,二彪子这样下流的举动,换来的一定是胡美花干净利落的巴掌,二彪子都已经做好了挨巴掌的准备,反正他皮粗肉厚的,也不怕打,才是正理,可是今天二彪子这样的举动,却是换来了不同的结果。

“你个小混蛋!”

胡美花嘴里边娇喝声中,却从直接扑到了二彪子的身上,这个挺着大肚子呢,可把二彪子吓了一跳,双膀一较力,双腿一打马步,就是前面刀山火海,他也不能动弹,可不能让他的美花娘受到一点惊吓和伤害。

终于是抱住了胡美花庞大的身体,二彪子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低着头又向她嘴上亲去。

这个时候胡美花嘴也跟着对了上去,不过让二彪子意想不到的是,她的小嘴儿朝着二彪子的大嘴就咬了上去!

“哎哟,你,你是属狗的啊!”

二彪子嘴唇都被咬破了,他郁闷的嚷了起来。

“你是我的男人,我要给你打上我的印记!谁叫你这么多天连个音信都没有,你知道我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吗,这就是惩罚!”

看到二彪子急了,看着二彪子嘴唇上的鲜血,胡美花居然得意的笑了,两只手紧紧的搂着二彪子的腰,生怕二彪子会飞了一般!

情感口述乱伦故事,翁熄合集乱伦小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二彪子一下子就懵住了,什么时候胡美花居然成了这样有个性的女人了,不是有个性,其实胡美花一直是很有个性的女人,是有对自己的那种风情,以前她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还是把自己放在二彪子的长辈上,从小到大她都是二彪子的干娘,这个身份一直不可逾越,就是两个人发生了男女关系之后,胡美花对于这个身份也一直都是放不开的,但是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胡美花反而是放开了,让二彪子是又惊又喜,更难得的是这个时候的胡美花就是一个小女人,而二彪子就是她能依靠的大男人!

“好了,还生气啊,对不起了,嘻嘻,你个小心眼,我帮你把嘴巴亲干净了。”胡美花嘴里边嚷着,边亲着二彪子的嘴唇,甜蜜的亲着,温柔的亲着。

二彪子可急了,面对着异常的胡美花,他首先不是想着去占她的便宜,而是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胡美花,在他一众女人大军中,她可是二彪子最爱最喜欢的女人,也是二彪子最敬重最听她话的女人,可以说,胡美花在他的心目中是最高的,没有女人可以比得上,所以,也就容不得她受半点伤害。

“美花娘,美花娘,到底是怎么了,你跟我说,你跟我说啊!是谁让你受委屈了,我给你报仇去!”

“去,没你的事,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说着,胡美花双手搂住二彪子的腰,把自己送进他的怀里。

“嗯……”因为怕压着她,所以在二彪子没敢压下去,而是自己在下面,让胡美花压在他身上,这样她那对傲人的雪峰直接就压得他喘不过起来,那样的丰.腴性.感一下子就把他点燃了,他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四唇相对,火热激吻起来。

胡美花丰.满的娇.躯和二彪子紧紧地贴在一起,他能感觉到那两颗变硬的大樱桃在自己的胸口上画出各种美妙的图案,她的舌.尖在他的世界里调皮的缠绕着,一种火热的激流让他的身体硬邦邦的弹动起来……

二彪子一边吻着胡美花,一边急不可耐的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对于那个东西二彪子从小到大都是一直喜欢着的,那对傲视天下的女人东西一直是他梦想中的天堂,小的时候,二彪子小鸡还是朦胧的时候,那个时候胡美花可以光着身子给他洗澡,可以光着身子跟他一起起睡觉,甚至可以给他洗小鸡,完全就不在意他,在那个时候,他的印象里就对这对东西有着无比深刻的印象,小的时候就一直希望能把这对东西紧紧地抓在手里,但是后来这样的福利待遇就没有了,这让他后来的数年里都是一直憋着长的,可能这也似乎他一直以来那个东西长得比较大有一定缘故吧,到大了,这个梦想终于是实现了,儿时的梦啊,化为了现实。

二彪子的一双手就在她的身上着,感受着她的身子,她的皮肤无比的光洁润滑,弹性惊人,不过微微有点儿凉,也许是有些紧张的缘故吧。

随着二彪子手指的运动,她的身子微微的颤动起来,她的胸怀越发剧烈的起伏摇曳,声声的娇喘也越来越媚人,她的手慢慢的开始不老实起来,她的吻也越来越具有攻击性。

二彪子的手画着美妙的弧线,尽管她的小罩罩很紧,可是他依然熟练的把它们推了上去,一对饱.满,滑如凝脂的软玉温香一下子弹了出来,重重的跳到他的手上。

“真是太大了……”他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从小到大就让他魂牵梦绕的绝美女人东西终于正式的臣服于他的面前。

她的花蕾大大方方的和他对视着,那醉人的温香让他的心彻底乱了,他的手情不自禁的用力再用力……

“啊……”她轻轻的叫了一声,显然是被他太过的动作弄疼了。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手有点重了,二彪子轻声呢喃道:“怎么了,美花娘娘,疼吗?”

胡美花嗔声道:“怎么不疼,我捏你一个试试!”

二彪子嘿嘿笑了起来,“这个可不行,我的可没你这么大个。”

“讨厌了,还说是不是!”

这一次胡美花没有表现出那么急切,既然已经尝到了甜头,那么慢慢的品味每一个令人战栗的细节更让她激动不已,她闭上眼睛,仰起头把自己的唇压到他的唇上,她的脸红红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美丽的一对女人东西在他的身上挤压出各种销.魂的形状。

两个人的身体从开始一点点的融合到一起,他的手慢慢的握住那一对嫩娇艳艳的高峰,慢慢研磨,旋转,激荡,缠绕……在他温柔的爱.抚之下,她的身体变得酥.酥.软.软的不听使唤,她只能用自己最妩.媚销.魂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恳求他再用力一点……

那张单人床再次颤动起来,这张单人床刚刚见证了二彪子和胡美丽在一起的风情,现在又要见证二彪子和胡美花在一起的风情,胡家姐妹花都开在二彪子的手里,两个人紧紧的拥在一起,一对唇紧紧的贴在一起,一双腿紧紧的缠在一起,似乎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胡美花那对惊人的女人东西在二彪子的眼前娇.嫩的颤动着,泛着粉嘟嘟、水嫩嫩的光泽,带着几分羞涩,几分魅惑,几分傲慢,几分妖艳……

那美丽鲜艳的樱桃似乎在对他说:“要么你把我吃掉,要么我让你醉掉……”

胡美花觉得自己的心在狂跳,二彪子的唇如烈火,所过之处一下子就把她彻底点燃了。

她的美目微睁,脸儿红得越发娇.艳,她越是紧张的要命,那对傲人的女人东西就越是起伏摇曳,看得二彪子一阵口干舌燥眼花缭乱。

这个时候,二彪子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猛地埋下头去咬住了一颗在他面前颤巍巍跳着香.艳舞蹈的大樱桃!

胡美花的身子一颤,不由自主的往上一弹,离他的火热更亲更近了,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绵软缠绵的声音也越发的动听。

“就是是这样子,对,就是这样样子,好舒服,好舒服……”她在心里默默的喊道。

这一刻,胡美花没有像以往的时候那样娇羞的闭上眼睛,而是有些沉醉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这个以前在她眼里是个小男人,现在在她眼里已经是大男人的男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那么沉醉幸福的表情,她也幸福的心里软软的一点声音也叫不出来,她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头,在配合他的动作简短热吻之后,又把他埋在自己饱.满粉.嫩的雪山深谷里……

然后这一次,二彪子的唇并没有过于贪恋那一对娇.艳的花.蕾,他迫不及待的一路向下。

“不要!”胡美花又一次惊叫了起来。

胡美花的衣服被掀了开来,此时在二彪子眼前的是一个女人完美的上半身光着,最显著的东西当然就是那圆圆的大肚子,本就白嫩的胡美花挺着那圆圆的肚子,展现出了另一种不同的美丽,中间一个小巧可爱的肚脐眼闪耀着无敌的光芒,惹人忍不住就要上去亲一口,二彪子就是这样,他永远是那种行动派,直接就上去亲了肚脐眼一口。

嘤咛一声,胡美花双手按住二彪子的大头,嗔声道:“别闹了,我现在大着肚子呢,只能看不能用啊!”

二彪子嘿嘿地笑了,能逼得胡美花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进真的是把胡美花给逼急了,生怕二彪子一个彪性大发,真的忍不住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她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为了这个孩子,她可以忍受无尽的风言风语,为了这个孩子,她可以拿出自己的一切去保护着,为了这个孩子,她什么都可以去做。

“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

“去,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有什么分寸,快点,别闹了,一会儿美丽回来知道了就不好了,你是不是对她也使什么坏了。”

“嘿嘿,嘿嘿!”二彪子傻笑了起来,“谁让她那么像你了,我就一时没忍耐住,这全都怪你!”

说着,二彪子又把头埋了下去,在胡美花的身上拱了起来,要说她的身子还真的让他忍不住流连往返啊,一张大嘴不停歇地在嫩白的身子上没完没了的大写文章,大出其嘴!

手直接按住了二彪子拱动的脑袋,胡美花很是羞恼地道:“好了,你小子别亲了,亲得人家痒死了,给我停下来!”

胡美花的口气一变,二彪子就听出来了,对于胡美花的脾气禀性,没有谁比二彪子更了解的了,一听胡美花用这个口气说话,二彪子就知道胡美花好象有点生气了,这让他大为奇怪,刚刚一句话还好好的,怎么下一句话语气就变了呢,自然不能忤逆他美花娘的话,二彪子依依不舍地抬起头来,胡美花的身子他是怎么亲都亲不够啊,那滑滑的感觉,那香香的感觉,真是迷醉其中不可自拔!

大脸嘿嘿地一笑,二彪子道:“美花娘,怎么了啊?”

胡美花脸蛋挂不住地道:“还怎么了,你说你,你都把我这样了,肚子都让你弄大了,有人的时候你美花娘叫着就行呗,没人的时候也美花娘美花娘地叫着,好象生怕我不知道我比你岁数大,比你长着一辈似的,你一叫我美花娘,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好象我老牛吃嫩草似的。”

听到胡美花这一番话,二彪子更是嘴角都咧开了,原来他担心胡美花的感受同时,其实胡美花也在担心着他的感受,的确,两个人的身份关系摆在哪呢,加上胡美花现在是怀孕期间,都说怀孕的女人是最敏感的,这个时候的女人也是最多愁善感的,她们想的事情往往是跟平常不太一样的,因为胡美花怀孕一事,二彪子也曾跟怀过孕的女人如马翠花啊,吴云霞啊了解了一下孕妇这个期间应该注意什么,对于孕妇的心理也算了解了不少,现在的胡美花就跟小孩子一样,是需要男人爱护和怜惜的。

以前的胡美花在二彪子是美花娘,是他的长辈,但是现在的胡美花在他面前首先是个女人,是个给他怀了孩子的女人,自然不能跟以前一样对待了,想明白了的二彪子顿时嘿嘿地乐了起来,看胡美花的眼神也开始不一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