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乡村禁爱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他早就听闻过秦越的大名,能力强家世好,但是离经叛道,喜怒无常,这样的男人,应该不是许安然喜欢的类型。

“没有?”秦越侧脸看向许安然,语气森森。

看来,昨天晚上,这个女人根本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秦越,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们用餐。”许安然无畏的目光看着秦越说。

虽然她正苦恼怎么从邵东这里脱身,但是也绝对不会傻的利用秦越,与虎谋皮,因为在她心里,相比较秦越来说,邵东要更安全一些。

“许安然,你给我再说一遍,没有?嗯?”秦越声音又低沉了几分,压迫感十足。

“秦少,为难女人不是大丈夫所为!”饶是好风度的邵东,也有些不悦了。

尤其是秦越这种霸道强势,完全视许安然为所有物的态度,让他有强烈的危机感。

“再说多少遍也是没有,秦越,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过你。”许安然脸色难看起来。

“不记得?”秦越冷嗤一声,“许安然,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说过了,今天晚上做好饭在家等我,结果我下班回家扑了个空,你却在这里背着我勾搭野男人!”

还涂了颜色这么骚气的口红!是准备接吻的吗?

秦越心中怒气翻涌。

“安然,你们……”邵东听了秦越的话,脸色大变,看着许安然急于求证。

这两人的关系,已经亲密到同居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许安然不是才刚跟梁易勋离婚吗?

难道他又晚了一步?

“秦越,你不要胡说!我们之间根本什么事都没有!”许安然辩解道。

“什么事都没有?”秦越眼中划过一簇危险的冷光,一只胳膊勾住许安然的腰往前一带,另一只手扣住许安然的后脑,低头用力的擒住许安然的小嘴辗转吸吮,舌尖顶开许安然的牙齿,勾着她的舌头纠缠不休。

错位沉沦中的女教师,乡村禁爱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唔……你放……唔唔……”许安然在秦越怀里用力的挣扎,只是她那点力气对上秦越完全不够看,越是挣扎,秦越的吻便越是霸道凶狠。

“秦越,你放开她!”眼前这一幕,让邵东气红了眼睛,刚想上前推开秦越解救出许安然,就被罗一给扣住了,压在椅子上不能动弹。

终于,秦越觉得惩罚够了,松开许安然,看着她红肿的唇瓣比之前更红艳了,心里的气突然就顺了,玩味的问:“调皮,非要我当众亲你证明一下才肯说实话?”

“秦越,你——混蛋!”许安然恼羞成怒的大吼。

她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倒打一耙了!

“好了然然,别闹了。我知道昨天晚上是我不对,不该吃完饭就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独守空房,今天晚上不会了,我保证,嗯?”秦越突然画风一转,一脸纵宠的看着许安然。

“秦越,你又想打什么主意?你脑子是不是有病?拜托你正常点行吗?”许安然戒备的后退两步,瞪着秦越说。

这家伙肯定是脑子被门挤了吧!胡言乱语!

“好了,别跟我赌气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关起门来慢慢说,你要打要闹都没关系,别在这里让外人看了笑话。”秦越说着,眼睛瞥了邵东一眼。

“谁跟你回家……”许安然气结,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我去外面等你,你跟这位先生解释一下,免得让人家浪费感情。”秦越完全不给许安然拒绝的机会,说完这些后又低头在许安然的耳边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警告道:“蠢女人,给你三分钟,不然,我现在就告诉这个家伙,你前天晚上三更半夜的跑到我房间脱光了想要勾引我的事。”

“你……”许安然恨恨的瞪着秦越,恨不得用目光在他脸上烧两个洞出来。

无耻!

“好了,别再跟我赌气了。”秦越摸了摸许安然的头发,扭头看着一脸阴沉的邵东嘴角一勾,对罗一说:“我们走!”

两个人扬长而去。

“安然,你跟他……”邵东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来,只是一向精于控制情绪的他此刻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许安然深吸一口气,不愿意多说,表情颓败。

她都不知道秦越这个混蛋到底要做什么?

“那就是说,我还有机会了?”邵东的语气终于轻松了一些。

虽然看秦越跟许安然当众接吻心里滋味不好受,但是他是不会因为这个放弃许安然的。

“邵总,我们不合适,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许安然头疼的一皱眉。

她是真的不知道,邵东竟然会对她有那种想法,要是早知道如此,她今天说什么都不会来赴约的。

“是因为秦越?”邵东沮丧,“你跟他……”

“不是!”许安然不想应付邵东的诸多试探猜测,“即便没有他,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邵总,抱歉,今晚浪费了你的一番心意。”

许安然说完,拿起包包准备离开。

“为什么?”邵东拉住许安然的胳膊,追问道。

“没有理由。”许安然直直的看着邵东的眼睛,坦然的回应,“对待感情,我一向忠于自己的感觉,对你,没有一点那种感觉,抱歉。”

许安然挣脱开邵东的手,快步走向门口。“许安然,你不需要说抱歉!这次,我不会放弃的!”邵东对着许安然的背影大喊。

没有理由这样的话,比许安然找一堆理由来拒绝更加直接伤人,可是邵东不想放手。

他已经错过六年,不想再错过以后的日子。

听了邵东的话,许安然的脚步滞了滞,觉得头更疼了。

出了西餐厅的门,一辆路虎挡住了许安然的脚步。

罗一下了车,打开车门,恭敬的说:“许小姐,请上车。”

许安然烦躁的看了一眼车里坐姿慵懒正盯着她的秦越,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我自己有车!”

罗一看着许安然走远上车,请示的看了一眼秦越。

昨天晚上大少从许安然家出来的时候挺高兴的,他还以为,大少跟许小姐相处融洽,看来,是他把情况估计的过于乐观了。

“愣着做什么,跟上。”秦越吩咐道。

“是。”罗一赶紧上车。

“秦少!”邵东从西餐厅走出来,拦住路虎。

“大少?”罗一看着邵东,请示道。

“开车。”秦越面无表情的下令。

“是。”罗一发动车子,对邵东说:“邵总,请让开。”

邵东不肯让开,对着秦越说:“秦少,许安然不适合你,她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请你高抬贵手,不要再纠缠她!”

“开车!”秦越对邵东的话充耳不闻,又催促了罗一一句。

罗一不敢再停留,方向盘一转,车身以十分危险的距离挤开邵东,开了出去。

“秦越!”邵东被车子甩了一下,扶着旁边的柱子才站稳,看着路虎离开的方向,眼神阴鸷。

“大少,这个邵东,看起来不容易对付。”罗一小心翼翼的说。

“那又怎样?”秦越高冷的问了一句。

敢跟他抢女人,找死!

罗一默默的观察了一下秦越的表情后又默默的闭上嘴巴。

虽然大少各方面都很优秀,但是在对待许安然的感情问题上,他总觉得大少有点自信过头了。

许安然心里烦躁的不行,车速也有些快,尤其是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辆惹人讨厌的路虎一直尾巴似的紧跟着她,她就更烦躁了,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加速。

直到车子开进国贸城小区停好,上楼回家锁上门之后,许安然才总算觉得心情平静了些。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都出乎她的意料,先是邵东,再是秦越,她真心不明白什么时候离婚的女人行情这么好了?

还是这些有钱有势的男人口味都比较特别?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敲门声,许安然眼皮一跳,悄悄走到门口从猫眼一看,就看到秦越那张欠扁的脸。

那家伙好像是知道她正在看他,挑挑眉,用口型说了两个字:开门!

许安然吓得连忙移开眼,然后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门锁,确定锁死了之后,直接去卧室了。

她会给秦越开门才有鬼!

又不是脑子坏了!

回卧室关上门之后,许安然拿起《半心》的剧本看了起来。

这房子的隔音不是很好,虽然隔着两道门,但是敲门声还是听得到,许安然被骚扰的不能静下心来,最后所幸放下剧本大声背起菜谱来。

“第一步,先把老豆腐切块备用,鱼籽外面的那层膜剥去掉备用。

第二步,把大蒜用油翻炒一下捞出来,免得跟鱼籽一起烧颜色不好看。

第三步,锅内放油煎鱼籽,鱼籽煎至两面焦黄。

第四步,放生姜,干辣椒,不吃辣的不放也可,料酒,老抽,生抽,胡椒一碗水焖煮,汁不多得时候放入大蒜和一大勺耗油翻炒几下出锅。

一道美味的鱼子豆腐就可以出锅了……”

许安然闭上眼睛,吸了吸鼻子,仿佛闻到鱼子的香味。

“晚上就吃这个吧。”一个声音打断许安然的思绪。

“你……你怎么进来的?”许安然震惊的回头,看到秦越正倚在门框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正盯着她。

秦越一扬手中的钥匙,“当然是开门进来的。”

“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许安然生气的问。

“前天买房子后,顺便让罗一配了一套备用。”秦越无所谓的说。

“还给我!”许安然伸手去抢秦越手中的钥匙。

秦越将手举高,避开许安然的手,“我还没吃晚饭。”

“你吃没吃晚饭跟我有什么关系!钥匙还给我!”许安然生气的拽着秦越的袖子说。

“许安然,我昨天已经跟你说过了,今天要来吃晚饭,你竟然敢放我鸽子!”秦越抓住许安然的胳膊,桃花眼微眯。

“你说了又怎么样?我答应了吗?可笑!这是我家,我不欢迎你来,请你离开!”许安然生气的挣扎,可是怎么也挣不开秦越的大手。

“不欢迎我来,那欢迎谁来?邵东?嗯?”秦越的眼神透出危险的光来。

“你管不着,我爱欢迎谁来就欢迎谁来,总之就是不欢迎你!”许安然皱眉瞪着秦越,“放开我!放开!”

“那就是欢迎邵东了,你喜欢他?”秦越捏住许安然的下巴,“许安然你竟然敢喜欢别的男人!”

“呵……我就是喜欢别的男人又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秦越,我的事你管不着!出去!”许安然用力的推着秦越的身体,想要把人推出去。

“我管不着?”秦越冷冷的笑了,反手一推,将许安然推倒在床上,然后不等许安然起来,就俯身压下去,“许安然,你再说一遍,我管不着?嗯?”

“你——你走开!”许安然惊恐的双手推着秦越的胸膛不让他们之间的接触更加亲密,“秦越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说呢?”秦越盯着盯着许安然的眼睛反问,而后不等许安然回答,就封住许安然的嘴,将她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唔——”许安然睁大眼睛,羞愤的瞪着秦越。

“再问你一遍,我管不管的着?嗯?”一吻之后,秦越盯着许安然问。

“本来就不……”关你的事!许安然的话没说完,就又被封口了,“唔……”

这一次,秦越可不像刚才那样,浅尝辄止。他将许安然抵在胸膛上的两只手拉开固定在身侧,亲的也越发用力,恨不得将许安然给一口吞进去。

“放……开……我……唔……”许安然不断的扭动着身子奋力的挣扎,喉咙里发出破碎的抗议声来。

秦越只是气恼许安然的倔强不听话,想要吓吓她,并没有打算在今晚就要了她,可是许安然不断的扭动挣扎,身体一次次的摩擦着他的胸膛,惹得他动了情,这一吻不知不觉的变了味,行为开始脱离理智。

一只手熟门熟路的撩起许安然的裙子在细滑的肌肤上游走,感受到那细腻的肌肤,秦越的呼吸不可抑制的急促了起来,体内有股子难耐的**蠢蠢欲动。

许安然在秦越的手探进裙子之后,身体就僵硬不敢动,只有脑袋左右躲避着秦越的唇舌,获得自由的双手想要推开秦越的身体,奈何秦越就像是座小山似的,根本撼动不了,气的她亮起指甲,朝秦越的脸抓过去,她就不信,这样他都不躲避,果然秦越看见她的小猫爪子向自己袭来,惊了一下。

“蠢女人!你做什么?要给我毁容吗?”秦越扣住许安然的手腕,不悦的粗喘着质问。

“秦越,你放开我!你说过,要我心甘情愿才可以的!”许安然眼眶发红,羞愤欲绝的低吼。

“我是说过要你心甘情愿为我脱光衣服,不过现在,不需要你动手,我自己来就可以。”秦越说完,故意开始慢慢的解衣服。

“你……流氓!无耻!无赖!”许安然气的破口大骂。

“骂吧,你骂得越大声,我就越兴奋!”秦越说着,又作势要亲许安然的嘴。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起来?”许安然偏开脑袋,避开秦越的唇,弱弱的问。

“老实回答我的问题。”秦越微乱的呼吸喷在许安然的耳边,看到她红了的脖子上鼓起一粒粒的小疙瘩,又吹了口气,而后满意的感受身下娇躯越来越紧绷。

真是匹倔强而又敏感的小母马,这样就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