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xXx69日本&宝贝慢慢来,傅少的哑巴新娘塞里面太痛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母亲离开家,这些多天来第一次让我离开她的视线。

她刚走我马上从床上一跃而起,快速抓起外套套上,又迅速化了妆出门,刚到楼下就见苏溪宸的宾利车滑了过来。

“上车。”

拉开车门坐进去,立刻被拉进一个宽厚的怀抱里。

苏溪宸热切亲吻我的额头,脸颊,脖子……

“阿萱,我想你!”

我也不停的回应他的吻,告诉苏溪宸:“我也想你,想的都快要发疯了。”

他捧着我的脸,仔细看了一会儿:“我亲爱的阿萱,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属于我?让我能正大光明的看着我,搂着你,不用像现在一样,见一面都得煞费苦心,千辛万苦?”

“傻瓜,我现在属于你……”

我主动凑上去献吻,苏溪宸紧紧的抱着我,紧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一个法式热吻吻了很久,他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我,目光中充满不可描述的想法,建议道:“去酒店还是野外?”

“我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知道,她回来早不了,放心!”

车像离弦的剑唰一下开出去,速度很快。

xXx69日本&宝贝慢慢来,傅少的哑巴新娘塞里面太痛-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车灯照射着两旁的树木唰唰往后退着,快的几乎都看不出来个数。车里放着音乐,车窗半开,六月的天气很热,但晚风拂面特别惬意,心情说不出的美丽。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一切,也不问他想要带我去哪?

爱人在旁,去哪里都没有问题,相爱的人在一起,哪里都是美丽的风景!

一路无话,最后车在靠近海边的公路停下:“下车吧,我们去海边走走。”

“好。”

下车站在公路边,面前是洁白的沙滩,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皎洁的圆月挂在天边,无数的星星在天空中璀璨,深蓝色的夜空和深蓝的海水在远处融为一体,而近处洁白的浪花在夜幕下则是浅蓝色,调皮的拍打着白色的沙滩!

“美吗?”

苏溪宸搂着我肩膀,轻轻问道。

我深深呼吸了一口略带甜味的空气,被眼前的景色震撼:“美,简直是太美了!”

我从小在洋城长大,也经常到海边玩耍,但这么漂亮的夜景还是第一次见,看的我几乎不想移开目光!

“喜欢?”

“喜欢。”

“好,那我们去海边走走,那边有个亭子正好能够看星星。”苏溪宸指着不远处一座原始的木头茅草亭子对我建议道。

“嗯。”

我挽着他胳膊走下公路,慢慢的往茅草亭子走过去。

我有些奇怪:“这地方我以前也来过,怎么没发现有这亭子?”

“最近才安的呗,说不定里面还有惊喜呢。”苏溪宸调侃。

“一座亭子能有什么惊喜?难不成你还指望在里面发现宝藏?”

“差不多吧。”

我想我确实是醉了的,因为我看见苏溪宸半跪在我面前,手里拿着一只精美的首饰盒在跟我求婚,首饰盒里是一只硕大的钻石戒指。

钻石好大啊,还发出璀璨的光华,这光华太耀眼,比天上的月亮还亮……

我很没出息的被耀睡着了。

等我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床头放在一杯水。

天还没亮,头还有点晕晕的。

我明明记得自己是和苏溪宸在海边喝酒,他还跟我求婚来着,但怎么突然就在自己家的床上了?

难道那一切都是在做梦!

口中干渴的厉害,坐起身端起水杯一饮而尽,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是睡衣,可我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换上的。

重新躺回被窝打算继续睡,也许再睡醒就能想明白了。

刚躺回去就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扎到,顺手一摸摸出一枚硕大的钻戒!

我猛然坐起,打开灯仔细看:没错了,就是苏溪宸拿着向我求婚的那枚钻戒。

那就是说不是做梦,这一切确实真实发生的?

苏溪宸煞费苦心,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安排了这么一次见面的机会,准备了一场浪漫的约会,还在约会上向我求婚,但我却很没有出息的睡着了!

我捶打自己的脑袋,懊恼的不得了。

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什么时候睡不好呀,偏偏要在那种关键的时刻睡着了。

悄悄把戒指戴进无名指,嘿,不大不小刚刚好。

我像是个偷糖吃的孩子,心里甜滋滋的却不敢跟别人分享,端详了好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的摘下,然后妥善的藏起来。

藏好戒指睡意全无,既然苏溪宸能把戒指放在枕头下面,我想他会不会再给我留封信?

掀起枕头果然有,一封被叠成心形的信纸端端正正的躺在枕头下面。

我赶紧拆开,只看了一行就开心的不行!

苏溪宸在信里写到:尚楚婉你这只小笨猪,气死我啦!

我知道你酒量不好,但你这次也太离谱了吧?哪有求婚的时候睡着的,我还精心安排了几样节目呢,可惜都没用上。

你得赔我!

还有戒指我已经送出去了,就当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不能退。

好好睡一觉,爱你!

我把信纸紧紧捂在心口,心里一遍遍的默念:“我也爱你。”

第二天早上我妈很早就起床做早餐,做好后“咣咣”敲我房门:“萱萱,我要出去一趟,饭菜都在锅里热着,你早点起来吃。”

“您去哪啊?要不要我陪着?”

“不用不用,你多睡一会儿吧,我去给小小送点粥,很快就回来了。”

说完门被关上,都没等我回答,妈就急匆匆的去送粥了。

我妈刚离开,门外就传来“笃笃”敲门声。

“您又落了什么东西?”我边说边打开房门,结果却是苏溪宸站在门外!

“你怎么来了?”

我又惊又喜,急忙把他拽进来:“快进来,别被我妈发现了。”

“发现不了,我的人跟着呢。”

苏溪宸反手关上房门,一把给我拥进怀里:“我想你了,只几个小时没见,但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我回抱住他:“我也想你,特别特别的想,眼里心里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你……”

“阿萱,嫁给我吧?嫁给我,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再也不用承受思念的苦楚了。”

……

“我要考虑考虑。”

苏溪宸把我从怀里松开,然后一脸狐疑的盯着我看:“考虑什么?你是担心阿姨不同意?放心,只要你答应,阿姨那边我一定有办法让她同意。”

“我去医院看看。”我站起身出去,妈这次没阻止我,也没要跟着。

“到医院好好劝劝小小,多劝着点,千万别火上浇油啊……”

我妈在我身后絮絮叨叨,我没等她说完就离开家匆匆下楼,开车往医院赶过去。

快到病房的时候就听见小小伤心的哭声,还有苏夫人在旁边不停的劝解,看见我进来就像看见救星一样:“萱萱你来的正是时候,快劝劝小小吧,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呢这么哭还了得?但她就是不听话,怎么说都不行。”

“伯母您别急,我跟她说。”

“萱萱姐——”

小小眼睛哭的像桃似的,抽抽嗒嗒上气不接下气:“书,书鸣哥哥,不,不要我了……嘤嘤嘤……”

我对苏夫人使个眼色,让她出去会儿我跟小小单独谈,苏夫人起身出去,还不放心的一个劲叮嘱:“不能让她再哭了,千万不能再哭了……”

我连连点头,苏夫人出去关上门,然后我才对小小道:“好了,哭什么哭?不就是张太太不同意嘛,她的话又不能代表你书鸣哥哥的想法。”

“张书鸣又不是妈宝男,他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见,张太太做不了他的主,她说的不能算。”

“呜呜呜呜……”

我本来以为这番说辞一定能小小破涕为笑,却没想到反而惹的她哭的更大声了。

“张,伯母说的对,我现在是配不上书鸣哥哥,我不,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小小扑在我怀里,悲伤的几乎不能自持。

“不会的,他一定不会这样想的,你想你们可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怎么会是负担呢?你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了啊,失去你他不只会痛,更会残疾,从此就不是完整的一个人了……”

这些肉麻的话都不是我说的。

都是小小做手术之前,张书鸣每天都要给她讲的情话,他们说情话也不避着我,听的多了都能背下来了。

“嘤嘤嘤……姐,我心好痛,好痛……你不要再说了,这些话现在就像刀子在剜我的心……”

不管什么样的话对她都没有用,小小现在伤心的不得了,这样的事情确实不好劝,我算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也没有用。

苏夫人不时的往里探头,观察我们这边的情况,后来实在忍不住也进来干脆娘俩抱头痛哭,病房里一片愁云苦雾!

我走出病房,就见苏溪宸靠在走廊的墙上冷冰着一张脸。

“你怎么不进去呢?”我问他。

“不敢进去,进去不知道说什么。”

“这件事情为什么不告诉张书鸣呢?让他过来安慰下小小,他现在的态度很重要,他说一句话比我们说多少句都管用。”

“他不会来的。”苏溪宸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

“是被张太太软禁起来了吗?要不要想个办法给他弄出来?”我仍然在把事情往好的方面想。

苏溪宸闷声回答:“不是,他马上要和黄家的千金结婚了。”

“什么?”

我太过震惊,不由的提高音量。

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捂住嘴,慢慢消化自己的情绪,好不容易缓和后这才小声道:“你不是弄错了吧?小小现在非常伤心,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千万不能武断……”

苏溪宸对我亮出右手,手上有伤。

“你手怎么了?磕哪了啊?去护士站包扎一下,走,我跟你去。”

小小神神秘秘给我妈拉到一边说了几句什么,具体都说了什么离得有点远我们听不到,但是能看出来我妈表情很纠结,最后含糊的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就是人家一家人的话别时间,一家人依依不舍,但也到了分别的时刻。

小小拿着登机牌,随行的医生护士拽着行李箱,一行人走过安检一直到再也看不见才移回目光!

“阿萱妈妈,感谢你对小小做的一切……但我现在心里有点乱,等过两天我心情平复点想请您吃顿饭,恳请您一定要来!”

苏夫人态度特别诚恳,我妈嘴唇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的太彻底:“好的,到时候我们再约,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去的,小小是个很好的孩子,人见人爱,我特别喜欢她。”

没有一个母亲会拒绝别人对自己儿女的赞美,苏夫人也一样。

俩个当妈的女人在提起孩子的时候,好像特别有共同话题,俩人挽着手一边聊一边往外面走。董事长今天有重要的会议没有来送小小,剩下我和苏溪宸在后面慢慢的走着。

“我妈有一套吧?我看阿姨反对的也不是那么强烈了,也许是想开了。”苏溪宸自我感觉十分良好。

“你还是不要太乐观,我妈这是心疼小小还没有缓过劲呢,你等她缓过来以后的态度,才是她真正的态度。”

“哦,我白高兴了,还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呢。”

“想的美,事情没有那么容易。”我看着前面的身影,心里很是担心。

只怕是我妈继续反对我和苏溪宸,我们再想联系要比以前费劲的多。以前有小小在中间给暗暗做信使,但是现在小小出国了,我们中间能够做缓冲的人没有了,只怕以后见面会更难!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能不能想个办法回来上班?我真的很需要你,身边没有你工作都受到影响了。”苏溪宸道。

我刚要回答,我妈突然转身挽起我的手跟苏夫人告辞:“您多保重,我们就先回去了。”

“不如一起走?车足够大。”苏夫人建议。

因为来的时候,想着大家坐一起方便说话,所以我们是坐同一辆车来的,我并没有开车。

“不用了。”我妈微笑婉拒:“并不顺路,您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和阿萱做大巴回去就行。”

母亲的倔强,苏夫人领教过。

加上小小刚离开,心情确实也不好,于是也没有坚持,双方告辞后就此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