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玉女校花的呻呤&清难自矜 h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背靠大山,有的地方适合建筑房子,有的地方不适合建筑房子,有的地方有的人喜欢,有的地方没有人喜欢,所以也就导致了即便是村里也有的地方荒芜,村部后面就是一块洼地,没人在这个地方建筑房子,导致了荒芜地带,杂草丛生,高过一人的草到处都是,却是一个鸟兽繁殖生长的好地方。

二彪子和许香云直接进了这片不到的草丛之地,一进去,就惊起无数鸟兽奔走,什么各种鸟了啊,什么小长虫小虫子了啊,反正里面物种多的是,一边走,许香云有些害怕的道:“别进太里面了,我怕长虫啊!”

“怕个什么,有我在呢!”这种小场面二彪子自然就充当起了英雄。

许香云现出女人豪迈的一面,直接一把抓住二彪子下面蠢蠢欲动的东西,嘤咛着道:“那你先做实际意义的事好了,完事咱们再说!”

媚眼横飞,女人的妩媚手段那是玩弄得一个炉火纯青,脸蛋红扑扑地吃声道:“好了,上面、下面、后面,随便你挑,只要你想要,我一定都让你满意!”

二彪子有些惊讶的听着许香云说着这样的话,记得上次说这种话的时候还是她有事来求自己的时候,当时自己对她男人下手,她有求于自己,然后直接就开口说了这样的话,以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很少说这样主动的话来,都是自己主动她被动承受的,现在看这个样子,她是一定有事来求自己了。

不由得眯着眼睛道:“哦,香云嫂子真敞亮啊,怎么着,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听听!”

许香云娇嗔了一眼,那叫一个妩媚,那叫一个动人,“我能有什么事啊,不是上次你说我背叛了你吗,今天就当是补偿你了,你来不来啊,不来我可走了啊!”

以退为进,许香云玩手段那叫一个炉火纯青,这个时候可不能说,要是说了可就让二彪子以为自己是来提条件的,她的心眼可是不少,也了解二彪子的性子,这小子就是个彪货,只能顺着他来,不能硬着他来,只要先让他吃了甜头,然后自己是吃亏的一方,他才能觉得对不起人心肠一软,这就叫吃人家的嘴短,玩人家媳妇自然也是那个东西软了。

只见许香云两手攥着、捧着二彪子的大家伙,连声说着“真大!”“真好!”也顾不得是别的了,忙不迭地揉、搓、舔,放进嘴里吃一会,吐出来摸一会,“真大,真好,把我嘴都撑累了”,又赶紧放进嘴里吃、舔,脸上的红光越来越亮,真的是发情了!

二彪子当然也不闲着,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一边享受着,一边大手往那两座的山峰游去,双掌包揽着那柔软又有弹性的球球来来回回上下左右的揉擦摸捏,食指偶尔峰顶上的两粒珍珠。

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玉女校花的呻呤&清难自矜 h-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那两颗珍珠经不起,隐隐硬了起来,许香云的腚部也跟着动了起来。

真的是好服务啊,她在下面已经忘乎所以地吃上劲了,二彪子不由得闷哼起来,享受,享受,真的是一级享受,不愧是经验丰富,这口技一流啊!

要说二彪子见识过不少女人小口,女人无非上面小口,下面大口,和后面一个洞了,下面是常态攻击地方,上面则是必然攻击地方,至于后面就是非常态攻击地方了,上面和下面是一个男人爱用的地方多,有的男人还真就是专门喜欢上面,因为上面是纯男人享受,女人是对自己负责的,二彪子自然也不例外,所以也常常征服着女人的上面小口。

在诸多女人当中许香云因为出身的原因口活是比较不错,当然,二彪子见过最好的,最好的是那个白倩的口活,人家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好的口活工作者,除此之外,许香云的也算一流了,站在草丛当中,迎着天空中的太阳啊,白云啊,蓝蓝的天啊,二彪子那叫一个享受,闷哼一声,对于这种享受,一般男人是享受不了多长时间的,因为就是太享受了,享受到你不知不觉中就喷发出来,二彪子也是一个男人,虽然比一般男人要厉害的多,但是也是抵挡不住,山洪就爆发了,许香云的呈O型紧紧裹着他的一跳一跳的东西,盛接着一股一股的热流!

当二彪子无力地把自己东西从她嘴里拔出来的时候,她还用牙轻轻地咬了一下小露头,许香云抬起头对着二彪子笑,张开嘴伸出舌头,让二彪子看她那满嘴的浓稠的液体,然后皱着眉头“咕噜”一声咽了下去,又咂咂嘴品了品后味,此刻,从这个女人的脸上二彪子才真正知道了什么是十足的!!!

吃吃一声,“怎么样,彪子哥哥,这下还满不满意啊!”

满意,真他娘的满意啊,二彪子看了许香云一眼,哈哈地道:“满意,满意,有什么事情你说吧,我听听看!”

许香云脸上笑了起来,但是心里却在嘀咕着,这个小子似乎也长大了不少,记得那一次她使用完这一招后,这小子爽得找不着北当时就答应了她的要求,但是现在这小子居然会打着官腔招呼着自己了,说话滴水不露,让你是心里七上八下的,却又确定不了,只能继续努力了。

无奈又是将那棒棒吞到嘴里吞吐一番,直到将其焕发得又精神勃发起来,她才呵呵笑道:“一次怎么够呢,要不要再来一次啊!”

今天的许香云主动的有些太明显了,二彪子心里也起了心思,她找自己的最主要目的是什么,也难怪他一时没想到村妇女主任那个位子上去,因为下意识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走了之后村部就少了一个人,这是人的惯性思维,不过眼前享受是最主要的,他才不去想那么多呢!

“香云嫂子,怎么玩啊?”

二彪子这时候只想直捣龙门了。

“就在这呗,从后面来。”

许香云那个地方早已泛滥成灾了,把二彪子那个东西吐了出来,转过身去,把四角裤衩子一扒,腚子对着二彪子向后挺起,那条密缝儿早已张开。

妈呀,要说这个女人的腚盘子够大啊,二彪子看着那两瓣肥白腚肉忍不住两手就抚了上去,一手摸到毛茸茸的家伙,就知道这个女人毛发特别茂盛,现在脱了裤子一看,果然就是如此,乌黑靓丽的毛发长长地往外长着,扭动之间,通胯而生,就如同男人络腮胡子一样,黑乎乎的一大片啊,看上去别有一番风景,更加凭添一种别样的滋味!都说这样的女人那方面有着非常强烈的需要,当然,这都是传说,但是传说就有传说的根据,起码二彪子经历过的女人当中,那方面需要最强烈的当属吴云霞和马翠花、马玉花姐妹,不过她们都属于成熟的妇女,自然对那方面有着强烈的需要,要说她们那个地方的毛发也不是特殊地长,跟这个许香云比起来,自然就大大地不如了。

真是好货色啊,二彪子摩擦了两把就准备挺枪入侵,看着许香云撅着腚子双手也没个东西扶着,因为四处都是草,也没个借力的地方,只能双手扶着自己腿了。

“二彪子啊,可得悠着点啊,我这没东西扶着。”

许香云伸手向后想引导二彪子进入,不过心中还有点担心,自己一个人不好对付住这个男人,要知道这个男人可是一个人能挑战十多个女人的强悍主。

“嘿嘿,嫂子放心,我二彪子哪是不知怜香惜玉的人呢。”

二彪子说着,枪杆已到了洞口,那儿已经湿湿滑滑,不用多大的力气便进去了,但二彪子的长枪刚进去了一半许香云就叫起来了:“得,二彪子,不能进了,就到这儿吧,来来回回活动就可以了,好涨啊。”

因为从后面进去的,自然不能一下子全顶进去,加上二彪子的东西是一直涨大的,她又好久没和他做了,怎么着也有个适应期间。

二彪子也感到了枪头有了阻碍物,不得畅通,仿佛撞到一股绵绵肉肉的壁上,那壁不像墙壁般冷硬,绵绵而又温暖湿热。

经过一阵子的试探,双方都适应了,随着那两物件的紧密摩擦,两人逐渐陷入疯狂的状态,许香云更是哆嗦着腿,水儿滴滴嗒嗒的往下滴,没办法,冲击力太大了,她几乎都站不住脚了,要不是二彪子抓着她的腰,她直接就能瘫软在地上。

两个人白日大战战得正酣,却不知道有一个人悄悄的进了草丛,就在二彪子和许香云大战正酣的时候,摸了进来。

刘香秀别看这个女人长得娇小,可是却非常有主意,要不然也不会当年干出那种事情来,要知道在那个年代,一个没出阁的姑娘能干出那种事情来,那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比得上的。

因为毕竟岁数在那摆着那,经得多见得广,虽是山沟里的粗野妇人,但她年轻的时因为家里太穷而不得已出山到城市里给一个有钱人当了一段日子保姆,那种最贴身的保姆,现在的说法叫什么小三了,反正就是你给我钱,我就跟你睡觉,算是见过世面,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自己男人才一直不待见她,说是她太肮脏了,可是那是没有办法,谁让家里太穷了呢,要是有钱,过着好日子,谁又会去干那样的事情。

这次她出来就是为了她姑娘的,要说刘香秀一辈子就这一个姑娘,因为和自家男人的原因,生活过得也是憋屈,因为年轻时的一个事件,自家男人是横看竖看自己都不顺眼,也导致了这些年来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自己这个姑娘的身上,家里住在大山沟里,穷得叮当响,于是她就坚持把自己姑娘嫁到外村来,而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她也没了别的心思,就是一门心思把所有精力放在自己姑娘身上,只要自己姑娘过得好,那就比什么都好了。

要说她对于李家村缺一个村妇女主任的机会那是看在眼里,顿时就动在心里,马上就动了为自己姑娘谋好处的心思,反正她已经让二彪子那样了,仗着这个关系,豁出去自己也把自己姑娘给顶上去。

所以刘香秀直接就出来找二彪子了,而要说对于二彪子这个人,通过几次接触她也算比较的,在村里转悠了半天,她也想到了来村部找找,却是机缘巧合似乎看到有两个人影进了村部后面那个荒地,一开始她没认出来那是二彪子和许香云,因为离得比较远,她根本就没看清楚,不过细心的她还是跟了上来,从村部出来的人,那没准就是二彪子啊,等到她摸进了的时候,才发现真的如她猜想的一样,就是那二彪子。

而偷偷潜伏到不远处,也让她直面看到了那样刺激的场面,在阳光之下,二彪子和许香云大战正酣,斗了个旗鼓相当!

许香云这个女人刘香秀自然是认得的,上次去马金花镇长家组织数女围歼二彪子大战那一次,许香云可是给刘香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到是这个女人,她小心地闭上了嘴巴,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此时二彪子和许香云又转换了姿势,那个姿势对于许香云来说实在是太不堪重负了,这一次是二彪子抱住许香云的身子,一双手抱住她两条腿,迎着阳光,拼命疯狂地耸动着,阳光之下,两个人之处的黑毛都反着亮光,一根根乌黑油亮的,让人看得都不敢眨巴眼睛。

那边偷看的刘香秀就没敢眨巴眼睛,看着看着,只觉得自己裤裆处一片潮湿,好象自己都跟着趟水了。

“香云嫂子,这一下你该说实话了吧,这么侍侯我到底是什么事啊?”二彪子的声音有些闷哼,边抱着许香云边做着活塞运动,就是力气再大,那也有点力不从心之感,不过对于二彪子来说,这就是简单的热身运动,还没到力不从心的时候,就只是有点声音不平罢了。

“彪子哥哥,再用力,再用力,啊,啊,啊啊啊!!!”许香云想说什么,但是那阵阵的狂潮席卷着她的身心,让她想说什么却怎么着也说不出口,只能哼哧着,只能一点一点的哼哧着,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