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总裁将自己送入她的体内,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疯狂的夜晚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走进更衣室的时候,一排女士应季服装展现在眼前,夏子珊不禁感叹,有钱人的世界就是好,在哪里都能准备的妥妥当当,根本不需要考虑换个地方住,需要带什么东西。

一边漫无边际的想着,一边挑选,夏子珊还是个学生,她自然不会去选择那些很清凉的衣服,她选了一件鹅黄色的棉质长裙,领口处有些小碎花点缀,精致的半袖。

又钻进浴室她洗了把脸,理了理头发,换好了衣服,便走了出来,此刻的风漠也已经换好了衣服,纯手工制作的休闲西装,如同贴在他那高大的身躯上一般,严肃中彰显着活力,却又不失风漠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霸气。

风漠看了一眼夏子珊,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品评夏子珊的着装,就好像夏子珊对他而言,是透明的一样。

夏子珊跟上风漠的脚步,来到了门口,可以令她意外的,风漠竟然长臂一伸,将她半搂在身侧,这让夏子珊顿时全身僵硬。

风漠已经伸手去开门了,似乎感觉到了夏子珊的异常,低头说道:“如果你适应角色这么慢,我不介意帮帮你。”

夏子珊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连忙轻轻点头:“我……,我没事……”

风漠这才将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见风漠开门,连忙躬身:“三少爷,少奶奶,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好,福叔,让您久等了。”风漠一脸和煦的微笑,手臂搂得更紧了,带着夏子珊走向了电梯,那位福叔并没有跟上来,而是走向了另外一部电梯,脸上带着不明的笑意。

夏子珊有些跟不上风漠的大步,又被他这样搂着,夏子珊觉得自己很狼狈,站在电梯跟前,一双手下意识紧紧捏着风漠的衣服,风漠侧头,脸上的温润挡不出眼底的冰寒:“不准乱动。”

总裁将自己送入她的体内,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疯狂的夜晚-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夏子珊皱了皱眉,这个风漠是不是个双面人,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

好不容易躲进了电梯,夏子珊才得到了片刻的自由,连忙整理了衣服。

他们住在十六层,餐厅在二层,夏子珊无意识的盯着那电梯上变化的数字,风漠竟突然一个转身,就将夏子珊禁锢在了角落里,她瞪大了眼睛:“你……”

想要询问的话,被风漠的双唇覆盖,夏子珊如同遭受电击一样,浑身顿时僵硬,可风漠却不管她什么反应,像是掠夺一样。

夏子珊都忘记了闭上眼睛,她本是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儿,这是她的初吻啊!她只感觉自己的大脑缺氧,因为风漠的热吻让她喘不过气来。

直到夏子珊快不能喘气的时候,电梯门才“叮”的一声打开,福叔等人已经等在了电梯门口。

而风漠与夏子珊热吻的一幕,恰好被等在门口的人看到,夏子珊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风漠却跟没事一样,将夏子珊搂在怀里,往餐厅走去。

就算是缠绵的热吻,让夏子珊感受到的,依旧是冷漠如冰,她很恼火,这个男人毫无征兆,连一句话都没有,就掠夺了自己的初吻!

坐在餐桌旁边的风漠,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刚才夏子珊的表现,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品评一句,他探身凑近了夏子珊:“初吻吗?”

夏子珊就感觉自己在风漠的面前是透明的,她心里想什么,他完全能够猜透,而且是十分的精准!夏子珊所幸别过头,看着窗外,不看风漠,也不理会他。

风漠微微一笑,夏子珊那青涩的味道,他不会猜错。

不用风漠吩咐,早餐早已经准备好了,他手指下意识蹭了一下唇,看着桌上的两份三明治与咖啡,一边拿起手边的报纸一边冲着旁边的侍者说道:“给我太太换一杯牛奶。”

风漠看似无意的举动,但却彰显着无限的关怀,这种举动不着痕迹,却让人侧目。

侍者刚要下去,却被夏子珊拦住了:“等等!”

夏子珊开口,侍者自然停了下来,风漠却有些想不到,目光从报纸上转移到了夏子珊的脸上。

夏子珊也不示弱,冲着侍者说道:“我也不想吃三明治,给我换一碗清淡的粥,并且,我要用筷子,我不爱用刀叉!”

凭什么她什么都要顺着他,反正风漠在人前不是要表现出一个全方位的好丈夫的角色吗,那她也不介意在人前给他出个难题,因为夏子珊早就知道了,风漠就是这个酒店的老板!

“这……”侍者为难的看了一眼风漠,这里是高级西餐厅,更何况是在美国,侍者绝对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要求,不禁茫然的看着风漠,渴望着老板发话,告诉他该怎么做。

听到了夏子珊的要求,风漠双眉一挑,想不到这个小白兔竟然也会耍耍威风,他的这个小媳妇还真有点意思,便带着玩味的笑意看着夏子珊,也不说话,端起了手边的咖啡,浅酌。

夏子珊看到侍者不动,风漠也不说话,她又下了剂猛药:“快去,难道没听懂么,再不去我就辞掉你!”看着风漠的眼神,夏子珊早就将害怕抛在脑后了。

这句话,让风漠差点呛到,他咽了口中的咖啡,回头冲着侍者说道:“还不快点去准备!”

侍者这才忙不迭的下去准备了。

风漠带着笑意看了一眼夏子珊,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夏子珊一遇到风漠那凌厉的眼神,早没了刚才的气势,但是却倔强的挺直了身子,扭头看着窗外。

“你最好时刻保持你这一股……,威风。”说完,继续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侍者将夏子珊要求的清粥,筷子等拿上来摆好,夏子珊怎么还吃得下去,只喝了一小口粥,就说道:“我吃饱了。”

“哦,那就回房间吧。”风漠并不勉强。

夏子珊这才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房间,没有了风漠她才觉得可以深吸口气!

回到了房间,她想起了妈妈,掏出自己的手机,哎,这手机老是死机,一边重启,一边来到了落地窗跟前,可是却意外的看到了那水晶吊坠,静静的躺在地上,链子已经被风漠扯断。

手机重启了,刚要拨通妈妈的电话,却想起来国内现在可是晚上,妈妈应该已经睡下了。

夏子珊目光落在手中的吊坠上,有些无奈,其实那种幸福的感觉,她都已经没什么印象了,现在又不可能再去体会了,叹了口气将它收在自己的旅行箱里。

夏子珊抱着双腿,窝在了沙发里,昨晚的宿醉再加上时差,夏子珊感觉头有些疼,很不舒服,就这么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是快到了晚饭的时候,夏子珊才慢慢的醒来,只感觉浑身好像都散了架一样,想动都有些难受。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风漠已经在盯着她了:“你就这么呆着吗?一整天?”风漠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夏子珊想要站起了,浑身却疼得她呲牙咧嘴,嘴里却不服软:“我又没有地方去,我又不知道该干什么。”对上风漠,夏子珊实在是没好气。

可是今晚,风漠的心情似乎不错,夏子珊这么说话,他竟然只是微微一笑,伸手扯掉了领带,直接扔在了一边的衣架上,脱下了西装外套,转身一边解开雪白衬衫的袖扣一边冲着夏子珊说道:“你都已经是风太太了,早晨你不是很好的利用了你的身份吗?那么现在,你可以继续做你这个身份应该做的事情,为我好好的服务,现在可是我们的蜜月!”风漠故意把蜜月说得重重的。

看着风漠朝自己走来,夏子珊只感觉一阵的恐慌,尤其是风漠那股笑意,夏子珊实在是接受不了,其实她如果再有办法,也不会选择嫁给这个男人:“你不要过来!”

“我觉得你比我想得多,作为风太太,难道不应该亲手为我熨烫衣服吗?嗯?”风漠将手边的西装拎起来,戏谑的看着夏子珊,他好像很愿意看到夏子珊的这个样子!

突然,风漠的电话响了。

风漠拿起手机,指尖滑动,便接通了电话,随之转身,走向了自己的书房。

接通电话瞬间的表情,让夏子珊看到了风漠那从没有过的略带温柔的表情,那冷峻的带着锋利棱角的脸上,是带着笑意的!电话的那头,会是女人吗?

不经意间,夏子珊竟然在想着这个问题。

马上,夏子珊恨不得抽自己,风漠怎么会缺女人,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难道网上他那些风流韵事都是小报记者的杜撰吗!再说了,自己根本就不想跟他发生什么关系,他要是有个女人,没准还能少找自己的麻烦!

书房里,风漠将手机贴在耳边,电话那头一个温婉的女声:“漠,到了酒店了吗?”

“刚到,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吗?”风漠的声音也带着魅惑。

“从你离开就开始想了。”电话那头的女声带着些娇气。

“苏琪,这几天我不能陪你,我爸爸虽然回去了,但是留下了贴身管家,我怎么也要做做样子,乖。”风漠面带微笑的哄着。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片刻:“其实,她也挺好看的,是吗?”

“你吃醋了吗?”风漠靠在落地窗前,嘴角带着玩味的微笑。

“去你的,我要是吃醋,牙都快掉光了!”苏琪也不再玩笑,“漠,晚上不要太晚,注意身体。有些事情,让马勇跟杨宁多忙,你昨夜已经忙了一夜了。”

“好了,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也早点休息吧,白天跟我开了一天的会,晚安,宝贝。”风漠带着几分柔情,安抚着电话那头的苏琪。

放下电话,风漠揉了揉额角,打开自己的商务笔记本,开始了晚上的视频会议。

百无聊赖的夏子珊,计算了一下时差,尽管有些心疼电话费,还是忍不住给妈妈的护工打了电话,打听了妈妈情况,才请护工将电话给了妈妈,夏子珊只是轻声的说自己现在有一些翻译任务,过几天就去看她,直到说得心酸了,快要掉眼泪了,才挂断了电话。

夜色笼罩着周围,屋子里安静的出奇,夏子珊睡了一白天,现在可是睡不着了,不由得想起了风漠的话来,看了一眼风漠的衣服跟领带,她便开始忙碌了起来……

尽管夏子珊是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庭里长大的,可是妈妈对她的要求很严格,妈妈是一名小语种老师,也是业界小有名气的翻译,经常会出席一些正式场合,所以,对于熨烫衣服,夏子珊并不陌生。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家务,夏子珊不但十分精通,而且水准也很高。

夏子珊轻轻的将更衣室里面的烫衣板拿了出来,动作娴熟的将风漠的西装熨烫的平平整整,挂在了更衣室的衣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