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当初,她生下贺宸晞不久,租的房子还没到期就被房东赶了出去。

那时候天气很冷,她抱着孩子没地方去,躲在麦当劳洗手间里喂了孩子,实在没办法,又坐车去了李大海老家乡下暂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养好,后来每次生理期,她的肚子都会很疼。

贺梓凝有些郁闷,现在正好在她工作的关键时间,可不要出乱子才好!

她快速去了自己的房间换了护垫,继续帮霍言深放水。

忍着痛终于放完,她走到外面,恭敬地冲他道:“霍先生,水已经放好了。”

霍言深已经换了居家服,米色的色调,让他原本冷肃的气质多了几分居家的温和。

见他去了洗手间,贺梓凝终于能够放松一些,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想找止痛片。

可是,这次出来没想到会在酒店住这么几天,包里以前的止痛片已经吃完,贺梓凝没办法,只好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热水,捂着自己的小腹。

一阵阵的绞痛下,时间变得有些煎熬。而就在这时,贺梓凝听到霍言深的声音传来:“李小姐——”

贺梓凝忍着痛起身,走到浴室门口,声音有些虚弱:“霍先生,您叫我?”

霍言深道:“嗯,我的浴袍掉水里了,你去看看更衣室里还有没有干净的?”

“哦,好的,您稍等。”贺梓凝只觉得双.腿发软,小腹里面好似坠了铅块。

她艰难地去了更衣室,找到一件浴袍,费力地取下来,然后来到浴室门口:“霍先生,找到了。”

“你进来吧,顺便把水放了。”霍言深随意道。

他穿没穿东西?贺梓凝有些犯憷,不过这是她的工作,所以还是走了进去。

好在,霍言深的腰上栓了一条浴巾,挡住了下面,可是,上半身却毫无悬念地暴露在了贺梓凝的视线里。

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 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发现,他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倒三.角形状,线条流畅肌肉有力却不夸张,漂亮的胸肌和腹肌,好似漫画里才有的标准身材。

她快速收回目光,将浴袍递给霍言深,然后,又走到浴池边去放水。

小腹的绞痛一阵汹涌似一阵,贺梓凝用手撑住浴池,一时间竟然有些无法动弹。

房间里,因为霍言深泡过澡,氤氲着热气,水蒸气钻入呼吸,带来令人眩晕的感觉。

眼前,开始出现银色的小星星飞舞……

“砰!”霍言深擦干了身子,正要披上浴袍,就听到身后传来响动,他转过身,看到贺梓凝已然掉入了浴池之中!

贺梓凝毕竟只是短暂性昏迷,所以,一掉入水中,呛了两口水后,就马上醒了过来。

她正挣扎着要起来,身后,就有一股大力将她一把拉起,接着,便跌入了一个陌生的怀抱里。

贺梓凝有些惊恐,因为短暂的昏迷,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身子还有些无力,她根本挣脱不开陌生的怀抱。

她连续咳嗽了好几声,这才勉强睁开缓过劲来,将目光聚焦,看向面前的男人。

霍言深!

她心头发紧,他是她的雇主,她现在这样,岂不是要丢工作?!

贺梓凝连忙挣扎着要站起来,可是,却因为没有借力,一不下心,竟然将霍言深腰上围着的浴巾给扯了下来!

贺梓凝因为晕着还没意识到,霍言深的眸子却是深了深。

面前的女人,是故意想要勾.引他?

他的周身,有冷意涌出。

按照他过去的习惯,这样的女人,早被他直接扔出去了!

可是,面前的女人,浑身湿透,脸被她的头发挡住了大半,只有下巴和一双眼睛露了出来。

他发现,竟然有些惊.艳。

她的下巴弧线很美,眼睛明亮灵秀,好似假面舞会上,吸引人目光焦点的精灵。

霍言深不由伸出手去,要拂开贺梓凝脸颊上的头发。

她心头一惊。

因为为了省钱,她平时买的化妆品几乎都是不防水的,这样可以不用再花钱买卸妆油,只用一般的深层洗面奶就行。

而刚才在热水里泡了,头发上又都是水,此刻,如果把头发理开,恐怕……

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贺梓凝一把抓住了霍言深的手:“别看。”

手背上的触感,细腻滑嫩,只是,却有薄薄的茧横亘在这样的温软之中。霍言深微微凝眸:“怕我看你?”

她越不让他看,他反而越起了好奇之心。

霍言深的目光落在贺梓凝的下巴上,那里,似乎有类似粉底之类的东西浮起。

他不由觉得好笑:“你都化了妆还长成这样?那还化妆做什么?!”

他的话,似乎有些伤人,如果,贺梓凝真的是丑女的话。

不过,此刻的贺梓凝倒是很乐意听,于是顺着霍言深道:“因为不化妆更没法看,霍总,您就别看了,会污染您的眼睛!”

“是吗?”霍言深眯了眯眼睛,挣开贺梓凝的手,伸手去撩她的头发:“放心,再丑的我都见过,不会因为你丑而开了你!不过我倒真要看看,我的贴身管家实际长什么样!”

让他看见就完蛋了!

心头仿佛一道惊雷响起,贺梓凝一时间竟然忘了小腹的疼痛,就那么猛地往前一送,然后,将脸埋在了霍言深的胸膛上!死死贴着!

只是,当她感觉到瞬间紧绷的肌肉,还有耳畔强劲有力的心跳时,一下子就后悔了!

而且,他身上的浴巾呢?她怎么觉得,他好像什么都没穿?!

天哪!她刚刚是疯了么……

“你在勾.引我?!”霍言深,其实有些怒了:“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耍手段,特别是,这样的若即若离!”

只是,他正要将贺梓凝一把拧起来,突然,有两只小手搭在了他的后背上,小心翼翼地环住了他。

霍言深的身子蓦然一僵,性.感的喉结滚了滚。

那两只手好像带着魔力,让人忘了所有的感官,而怀里女人的温软,却越发刻骨起来。

甚至,他能明显感觉到血液开始加温,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呼啸。

下方身体,竟然开始迅速变化!

霍言深突然想起七年前的那个夜,那个女孩给他的感觉。

此刻,这样的感觉跨过时光,让他涌起同样深深的欲念,恨不得将怀里的女人就地正法!

而贺梓凝,在感觉到自己被什么顶了一下的时候,就猛然反应过来了。

她明白,男人这种生物,是根本经不起撩的。

如果,他再看到她的脸……

七年前,那个痛苦的经历,她不会再上演!

她深吸一口气,就在霍言深要将她按在浴池边的时候,趁他不备,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她被他不着寸缕的身材晃了一下,然后连忙转开眼,向着浴室外大步跑了出去。

霍言深没想到贺梓凝力气那么大,他竟然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

看着她仓皇逃脱的背影,他眯了眯眼睛。

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主动勾.引他成功的!

叫李晓菲是么?他记住了!

他向来有洁癖,刚刚被女人碰过身体,于是打开喷头,想要再冲冲澡。

微凉的水淋了下来,身体深处的热意终于消失不少,身体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只是,就在他要离开浴室的时候,突然看到地面上有一抹刺目的红,而且,浴缸里,也有。

他的瞳孔一下子缩紧,这个女人受伤了?

不对,她身上不像是有伤口的模样。难道是……

‘生理期’三个字,从霍言深的脑海里蹦了出来,那还是他从初中生理卫生课上知道的东西。

这些年,他身边几乎没有女人。

开始的时候,是和孪生兄弟较量。后来,也一直在商场上拓展霍氏。

可以说,除了七年前那次纯属意外,他还真没碰过什么女人。

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场意外,他之后竟然染上了很深的洁癖,对女人绝缘。

到了现在,他的洁癖越发严重,以至于他的身边方圆两米,都不能有雌性生物。

可是,这个李晓菲,完全就是个意外。

他不排斥,还产生了生理冲动!

刚刚,他看到她流血,还有一丝想要关心她!

霍言深有些懊恼,手指,不由抚.摸向了小指的地方。

那里,原本有他的那枚外祖父送的海王之星戒指,可是,已经随着它后来的女主人,遗落了七年。

霍言深眸底的火光,随着想到那个女孩,一点一点冷却下来。

他向来言出有信,既然承诺了会对她负责,那么,他就等她十年!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找到她,他也不得不按照家族使命,结婚生子。

此刻,贺梓凝在房间里,快速地洗了澡,她用热水不断冲着自己的小腹,感觉好了些,这才擦干身子吹了头发,又给自己重新化好了妆,走出了房间。

“李小姐,我觉得你有必要未你刚才的行为,解释一下。”霍言深此刻已然恢复了上位者的淡然。

他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酒杯,里面的红酒暗红似血。

“我是有些身体不舒服才会摔倒。”贺梓凝又摆出平日里近乎木讷的表情,道:“霍总,实在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不过我会……”

“过来坐!”霍言深强势地打断她的话。

贺梓凝看向他指的地方,分明是他身边的位置。

她的唇角绽出一抹微笑:“霍总,我的身份不敢和您并排坐。”

“我现在是你的老板,老板的话,你是不是应该服从?”霍言深又指了指:“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又来了,他的话根本就是圣旨……

贺梓凝没办法,只好坐在了霍言深身边。只是,她的背脊挺直,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刚才,你把我的浴巾扯下来了。”霍言深仿佛说着什么无关痛痒的话:“你想勾.引我?”

“霍总,那只是意外。”贺梓凝就要起身:“我给您道歉!”

他见她一副防狼的样子防他,不由微微眯了眯眸子。

话说,之前他去哪里,那些女人不是蜂拥而上,巴不得贴在他的身上。而面前这个女人……

霍言深转头去看贺梓凝,只见,她的脸颊上没有任何类似害羞的红晕,好像,真的对他没有非分之想!

的确是个特别的女人,怪不得,刚才他竟然起了反应!

等等!

一个念头涌起,霍言深突然意识到,过去的时候,他不是没有遇见过类似情况,可是,明明比眼前女人漂亮百倍的,他见了,都没有半分欲.望。

而她——

刚才的一切,是巧合,还是她能治疗他的洁癖?霍言深觉得,需要再次验证一下。

于是,就在贺梓凝刚刚站起来的时候,霍言深也跟着起来了。

他蓦然转了两步,便将她封在了他的胸口和沙发之间。

贺梓凝因为动作有些过猛,差点撞在了霍言深的身上,所以,她往后一退,又跌回了沙发里。

他随即马上倾身,将她牢牢锁定,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他们之间,不过十多厘米。

“霍总,您……”贺梓凝勉强地笑着。

“女人,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所以,我决定满足你!”霍言深唇角勾了勾:“你应该没有交过男朋友吧?正好,我可以满足一下你对男人的好奇心!”

“霍总,我对男人没有好奇心……”贺梓凝后背紧贴着沙发靠背,已经退得不能再退,她看着霍言深凑得越来越近,心头,已然开始天人交战。

她如果推开他,她的工作恐怕没了,说不定还会被封.杀。

但是,如果不推开他,他会对她做什么……

就在霍言深即将吻上贺梓凝的时候,他蓦然顿住了。

探究的目光,落在贺梓凝身上,霍言深慢慢移开唇.瓣,凑到了她的耳边,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我配合你的勾.引,你应该觉得荣幸才对!”

耳畔有热意落下,贺梓凝被这样陌生的感觉弄得浑身毛孔仿佛都张开了,身体竟然抽不出一丝力气。

她倒吸着气,尽量用平复的声音回答:“不用了,霍总,谢谢您,真不用……”

真不用?霍言深正要抽身起来,可是,随即,他就看到,贺梓凝从耳垂开始往上,悄然爬上了一抹粉红。

他的目光凝在她的耳垂上,突然,觉得白皙细致的耳垂十分可爱,引得他的喉结滚了滚。

“还说不要,你的耳朵都红了!”让耳朵怀孕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越发让人脸红心跳。

下一秒,霍言深竟然伸出手臂,环住了贺梓凝的后腰。

她几乎完全陷在了他的怀里,此刻,他的睡袍半敞,满满的荷尔蒙扑面而来,贺梓凝一下子就快炸了!

此刻,她感觉小腹又是一阵翻搅,于是,都快哭了:“霍总,我没有骗您,我是因为……因为生理期肚子疼!”

刚刚靠近她,感受着怀里温软的触感,竟然又让他燃起了欲.望。霍言深发现,他的洁癖真的完全不起作用,他觉得将这个试探来得更深入一些!

于是,他从贺梓凝的后腰抽出一只手,慢慢滑过去,最后,落在她的小腹上:“这里痛?”

“嗯,不过没事,我自己能处理,霍总您不用管我!”贺梓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话说,有钱人是不是都比较变.态,面对她这样长得口味重、还来着大姨妈的,都下得去口?!

可是,男人的手却放在她的小腹上,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