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最佳赘婿,别墅贵妇好爽慢慢爱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虽然齐淑云年纪不算太大,但也已经有三十岁了,但是岁月的蹉跎,却并没有改变她的天生丽质,使得这个女人,充满了动人的风韵,看起来如二十许一样的,如果和哪个年轻的女孩站在一起,不知内情的人肯定会以为她们是相仿年纪的同龄人。

要说齐淑云本不是以容貌取胜的,她的容貌也就是略有一些姿色而已,但是这个女人胜在懂得利用自己身上的优点,来弱化自己身上的缺点,五官不精致,她就强调自己身材上的曼妙,很是有心计的一个女人,每一次她的穿着打扮都能勾-引起男人的一份遐想来,今天的齐淑云也不例外。

都在一起那么久了,自然知道这个男人打的是什么主意,齐淑云没好气地白了二彪子一眼,“呸”了一口道:“少来了,你小子就是没安什么好心,让我妹子来那还不是狼入虎口啊,我才没那么傻呢,我可告诉你啊,我妹子曾经受过一次伤害,我可不能让她再受一次伤害,别看她长得高高大大的,其实性子可温柔善良了,扫地都不伤蝼蚁命,跟我的性子有点不像,我这个做姐姐的绝对不能让我妹子再受伤了。”

 齐淑云扬了扬手中的手机,笑着道:“完了,今天晚上人家就全部交给你了。”

“哦!”二彪子一把将齐淑云给抱了起来,哈哈大笑道:“走,咱进山!我抱着你上山。”

别看一个人进山二彪子不爱去,但换了跟一个女人进山那就滋味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一个人是孤孤单单,一男一女那就是火辣热情了,齐淑云吃吃地娇笑了起来,“啊呀,放我下来,人家能走了啊!”

她不挣扎还好,她这一挣扎,二彪子却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胸膛前,突然间传来了一股温暖而绵软的感觉,原来却是齐淑云的身体软软贴在自己的身上以后,她的一对正在真丝衬衣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女人部位,正好压在了自己的胸-口,那种感觉,也正是由此而产生的,那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绵软而温热,这就是久违的南方娘们齐淑云的怀抱。

刚才在邱淑贞身上二彪子就憋了一肚子火气,甚至延伸到在许香云身上他就没把火气全部释放出去,这一叠加起来,顿时就让二彪子觉得那个地方难耐起来,那个地方蠢蠢欲动起来,他这本来是走步呢,那个地方一有变化,顿时就顶在裤子上蓬勃发展了老大一大块,这走路也就不得劲了啊!

所以他的脚步就迟缓了下来,感觉到二彪子不走了,齐淑云疑惑地道:“怎么不走了啊,你不是要上山吗?”

二彪子眦龇着牙、咧着嘴,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道:“走不了啊!”

齐淑云一开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有些糊涂地道:“怎么走不了,有什么事吗?”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最佳赘婿,别墅贵妇好爽慢慢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二彪子干脆就把她放到地上,然后将她一支手捉住摸到自己裤裆那个鼓起来的部位,同时嘴上似笑非笑地道:“你说我这个样子怎么走啊!”

齐淑云先是一惊,但马上眼睛就笑眯眯起来,要说她也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和二彪子之间也不是什么第一次,这有了第一次,这后面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她也不至于会怕二彪子这个东西,更是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那么大一个鼓囔囔的东西让她立即就知道了是什么东西,不由得吃吃声道:“那你要干什么啊?”

二彪子四下看了看,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基本沉了下来了,太阳也快落下去了,但是还没到黑暗的地步,这个时节天黑也黑得晚,现在他们在山上,离着村子很远了,而且有大树和草木的遮掩,根本就看不到人,只是偶尔有鸟叫虫鸣,甚至还有远处不时传来的野兽叫声,晚上是野兽出没的时候,这大山也是有不少野兽的。

“要不,要不咱们就先这来一回,给我先泻泻火气,然后再走好了。”二彪子有了主意。

对于这个提议齐淑云也是没什么意见,刚才那一摸,摸到了那涨热地方,受此刺激,其实齐淑云也有点面红心热起来,跟男人一样,有的时候需要女人,女人其实有的时候也是受不得刺激的,有的时候也是需要男人的。

“那就来呗,快着点啊,我肚子都饿了,还等着吃你的野味呢!”齐淑云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这就是女人的矜持之处。

二彪子哈哈一乐,“那就来吧!”

二彪子乐了,自然是对松到口中的美味尽情地享用起来。

亲着亲着,齐淑云突然又收回了那条顽皮的香滑舌头,不过这个时候二彪子那肯让到嘴的肥肉溜了,更不会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他的舌头立刻追逐着齐淑云那香甜伸出去被她吸到嘴里,又继续抵死缠绵。两条舌头就这样你追他逐,直到他们都气喘吁吁快呼吸不了的时候才分开,乍一分开,他舌头还又惯性的伸出去了,齐淑云看着二彪子的傻样抿嘴一笑,又在他伸着的舌头上亲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想要伸到她嘴里时,她已经闪开了。

“我的口水好吃吗?”

齐淑云抹了抹二彪子嘴角的口水,温柔的看着他。

二彪子故作还在回味刚才那奇妙的感觉,看见齐淑云那温柔的模样,嘿嘿一乐,大叫道:“好吃,我还要吃!”说着,他直接猛的一下扑到齐淑云身上,照着她的樱桃小嘴就吻了下去。

“哎呦!”

这一下,让二彪子和期淑云同时一声惨呼,原来是二彪子用力过猛了,他的牙撞到了齐淑云的牙,齐淑云疼的敲了他头一下:“你个大坏蛋,不会温柔一点啊,疼死我了。”

看着齐淑云羞怒的模样,二彪子爆发了,又一次压倒齐淑云,照着她的柔唇吻了下去,这一次他不敢用力,很温柔的贴上了齐淑云的嘴唇。二彪子的嘴唇再也离不开齐淑云的红唇了,二彪子慢慢的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弄着她的红唇,轻轻的用舌头搬开她紧闭的嘴唇,瞬间滑了进去,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她生硬的用香滑舌头回应着二彪子的亲吻,双手紧紧抱着二彪子的后背,二彪子的舌头放肆的在齐淑云口中活动着,时而和她的小舌头纠缠在一起,时而又沿着光洁的牙齿游离,两人的口紧贴在一起。与她香滑舌头纠缠不休,同时更尝尽她口腔里的玉津甘露。

良久,良久之后,他们才分开,看着身下的齐淑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二彪子温柔的问:“舒服吗?淑云嫂子。”

“真是受不了你了,大坏蛋,大色狼,就知道逗弄人家,人家很舒服了啊!”

齐淑云娇喘吁吁摸着二彪子的脸,向他撒娇,在脉脉地凝视他片刻后,齐淑云吐着芬芳气息的小嘴重重地吻上二彪子的嘴唇。其实与其说是齐淑云吻二彪子,还不如说是在齐淑云嘴唇接近二彪子时,二彪子主动地迎了上去!

齐淑云的香滑舌头翘开二彪子的唇齿,在他的嘴里挑-逗地搅来裹去,二彪子忘情的地含着她可爱的舌头,吮咂着甜津津的诞液,狠不得把的齐淑云一口吞下。

该进行下一步了,亲个嘴那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一般只是上位手段,下面的手段才是进入手段,二彪子的手段那是丰富着呢,也熟练着呢,第一步走完,第二步就顺势而下,再一次压住齐淑云,嘴巴直接将她的小耳垂吸住,,鼻息喷在她耳朵里让齐淑云连连娇笑着扭动腰推开他,不过二彪子那能让她跑掉,直接死死压住齐淑云,左手抚上了齐淑云胸-前那一对峰峦起伏的山峰,不停地搓-揉。

那个部位遭到男人的袭击,自然会是让女人受不了,让二彪子这一通折腾弄的好不难受,齐淑云一把推开二彪子反身压在他身上。

“讨厌了,人家好难受的,不行,我要反击回来。”

也许是这里的环境让齐淑云彻底地放开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总是要顾忌自己太大胆了让邻居什么的听见动静,但是在这种地方,整个大山都没有一个人,她可以尽情地释放出自己的全部来,齐淑云说着,嫩嫩的唇已经衔住二彪子的耳垂,扒开他衣服,右手食指划过他的上面男人小头头。

“啊!”那一下,瞬间就让二彪子全身像是通了一道电流,整个身子都崩的直直的,都是他弄女人的,今天却是反过来让女人弄他,自然是有些受不了。

齐淑云感觉到二彪子的身体变化,挑-逗的对着他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手指在他的那个小头头晕上轻轻画着圈,耳朵和那个小头头晕上的绒毛受到刺激,二彪子整个身子在颤栗着,不同于接吻和性-快-感的刺激,让他整个人都仿佛飘在云间,脑袋里一片空白,血液仿佛都停止了流动,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他的整个小头头在齐淑云手指的刺激下充-血而勃-起。

但是这还不算完,紧接着,齐淑云的舌头顺着他的脖颈往下,一路舔到他另一边的小头头上,丁香小舌调皮的不停地扫动他的小头头,偶尔吮-吸一下,偶尔用两片唇夹一下,偶尔用牙齿轻轻的咬一下,每一下都让他的胸-膛弓起又落下。

而二彪子这个时候已经是有点适应了,他支起头看着齐淑云的动作,她一双媚眼水汪汪的看着他但是没有停下动作。

就在这快-感刺激的他快要晕过去的时候,齐淑云停止了对他小头头的侵犯,伸手扒下他下面的裤子和裤衩子,舌头又一路舔向他的小腹。

突然,齐淑云的动作一顿,停在那里不动作了,原来是齐淑云看到了二彪子暴露出来的那条直愣愣指着她俏脸的巨大男人东西,不由得抿着嘴笑了笑,齐淑云伸手使劲掐了一下二彪子的腚子,疼的二彪子正要扭动躲闪的时候,她又动了,舌头在他小腹划了几个圈,又向下滑去,就快要到他的那个巨大男人东西了。

二彪子所有的触觉都集中在了脐下到巨大男人东西的那一个区域,他兴奋着,颤栗着,期待着,可就在那条小舌滑到他腿根中间的那个部位的时候,齐淑云突然停下直起了腰来,把脑袋一歪不往那个地方去了,居然就那样直接地跑掉了。

巨大的失落感让二彪子无比的愤怒,到关键时刻居然把自己给扔到一边,这叫干的什么事情啊,不由得把牛眼一瞪,哼声道:“淑云嫂子,你逗我玩!”

齐淑云抬起头看了看二彪子,看见他一副暴怒的样子,不由得抿嘴一乐,吃吃声道:“谁逗你玩了,我说过给你干什么了吗?”

二彪子一阵愤怒的同时却无可奈何,人家还真的没说给自己干什么,自己也没有权利要求人家干什么,但他自然不肯承认这个事情,而是霸道地道:“那你就给我干点什么吧!”

齐淑云笑着道:“那你给我什么奖励呢!”

二彪子这个时候可是迫不及待就要发射出去,其实每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都会有一种冲动之心的,这个时候要让他们答应什么事情会是很轻松简单的事情。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真的吗?”

“当然,我二彪子那说话就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

猛地,二彪子的那个男人东西的头部感到一阵发烫,整个头部好像进入了一个湿湿热热的腔室中,一条柔软灵活的东西不停地在他的那个东西上打转,不停地扫动着他那个东西的下部,尿道口,冠状沟,酥、麻、酸、痒的快-感潮水一般从那个东西上涌到大脑,他随着浪潮起伏,一会儿被抛上浪尖,一会儿又被卷到水底。

二彪子转头一看,齐淑云正趴在他腿间,腻的快要出水的媚眼白了他一下,转而又变得勾人心魄,让他的灵魂都深陷其中。

满头乌发被一只手拢在耳后,腮帮深陷,两片娇嫩的柔唇将二彪子的那个东西纳入其中,在他的那个东西上上下下,二彪子只感觉那一条小舌灵活无比,刺激着他那个东西的每一个神经,快-感一波高过一波,他的脑子都要被冲的爆炸了。

齐淑云扶着二彪子那个东西的手向下滑动,抚-摸着他的囊中之物,手心暖暖的温度烘热了他的心窝,一只调皮的小指顺着他的股沟探到了他的菊花,瞬间一道闪电劈中他,菊花已紧,腰部自觉的一挺,齐淑云毫无防备的被他一插到底,整只男人东西齐根没入齐淑云的小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