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卫生间征服美妇&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发布时间:2019-07-27 09:3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沈千树瞪圆了眼睛,七年前的记忆浮上来,带来了一种窒息似的恐惧,她猛然挣扎起来,夜陵却扣住她的脑勺,逼着她承受他的吻。

他的吻,猛烈而毫无章法,如要吻到深喉。

带着浓烈的欲望。

沈千树疯狂地挣扎,却被他拎起来,一手托着她的腰,逼得她双腿夹着他的腰,一手却压着她的头,如野兽似的啃咬她的唇。

接吻的水声突兀而令人面红耳赤,沈千树脸色爆红,又羞又恐惧,无法挣脱他的钳制。

神经病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为什么这个神经病,力气这么大?

沈千树被吻得差点窒息,夜陵在她断气前,总算好心放过她,目光却死死锁在她红肿的唇上,她脸色憋得通红,在灯光下,艳色夺目。

“你是猪吗?接吻都不会呼吸!”憋死她活该!

明天社会版头条就不愁了。

被接吻憋死的美少女。

“你放我下来!”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轻色了,她看着都觉得面红耳赤,夜陵却极喜欢把娇小的她掌控在怀里的感觉,无视了她的要求。

他盯着她的唇,意犹未尽。

“沈千树,吻我。”

沈千树突然想到一个表情包,别说话,吻我。

真是……一言难尽。

卫生间征服美妇&啊好深好痛肉污文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英俊而刻薄的男人,冷漠而矜贵,这和表情包上的人物,真是天差地别,可说出来的话,怎么就谜一样的相似。

“沈千树,这是晚上……”夜陵危险地眯起眼睛,“你最好别惹我,否则,小心我把恶魔放出来。”

沈千树背脊一凉,像是毒蛇爬上了手臂,她捧着夜陵的脸,带着一丝恐惧,吻上他的唇,比起他激烈的吻法,她的吻初恋的少女,蜻蜓点水,却引爆了男人深藏在火,夜陵反客为主,再一次掠夺她的呼吸。

夜陵抱着她,回身,压在沙发上,沈千树尖叫一声又被他堵住了嘴唇,夜陵的手撩起她的裙,抚上她的腿,沈千树身体一阵战栗,恐惧至极,温热而粗糙的手掌,贴上了她柔嫩的腿,滚烫了她的皮肤。

沈千树电光火石间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应付,她的胃善解人意地发出了一阵……求喂食的咕噜声,瞬间把暧昧的气氛破坏得淋漓尽致。

夜陵放开她的唇,琥珀色的眼眸一片深沉,如跳跃着火光。

还有暴怒!

沈千树扯出一抹看起来无辜的笑,“我饿了。”

“我也饿。”

此饿非彼饿。

夜陵看她的眼神,就如看一块甜美的糕点,能拿她来充饥。

“先生……我做的糖醋排骨很好吃,你……还喜欢吃吗?”

七年前,这是夜陵最喜欢的一道菜。

夜陵一怔,食指轻轻地抚过她艳红的唇,眸色一片深沉,掌心下的皮肤,如最上等的丝绸,“你还记得?”

“记得。”

沈千树被逼出了违心之论,那尘封的记忆,早就被上了锁,遇到他,又逼不得已再开了锁。

恶魔,如影随形。洗手间里,沈千树不断地用冷水扑打着脸,她呼吸急促,看着镜子里充满了痛苦的女人,微微闭上了眼睛。

沈千树,你和先生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是恶魔。

有一些事,哪怕选择了不恨,却没选择原谅。

她最恨夜陵,是孩子死后的那段时间里,她差点崩溃,恨天恨地恨夜陵恨自己,花了足足两年的时间,自我治疗,后来领养了童画,情况才得以改善,却并不代表,她愿意见到夜陵。

她只愿和夜陵……阳关独木天各一方。

这些情绪,是深夜里,独自舔舐的伤口,她从不展现于人。

洗了脸,收拾好自己,沈千树换了一身家居服。

夜陵站在客厅里,看着照片墙。

照片墙上,都是她和童画的照片,有几张她和林晓娟,童画和林晓娟的合照。

沈千树别开目光,去厨房做饭,童画今天拍戏,冰箱的食材一直都很丰富,她总是会及时的购置,说起来,童画的口味和夜陵谜之相似。

夜陵喜欢的糖醋排骨,也是童画最喜欢的。

沈千树在厨房忙碌,夜陵却观察着房间,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房间,四室两厅两卫,非常宽敞,客厅的一面墙做成了陷入式的书架,摆满了书籍。

有旅游摄影集,人文科学,现代小说等读物,更多是心理学专业书籍,珠宝设计和珠宝鉴定方面的书籍,还有一些育儿书和童话故事,分类比较杂,特别是一些心理学专业书籍,几乎都是原文书,有一些是英语版一些是法语版。

“你当年上巴黎艺术学院,学的是珠宝设计。”

“是啊。”

“为什么不当珠宝设计师,却当了珠宝鉴定师?”书架上有好几本珠宝作品集,足以证明她的喜爱。

沈千树背脊一僵。

片刻后,扬起笑容。

“只要是和珠宝有关的工作,我都喜欢,我也很喜欢珠宝鉴定。”

她的语气格外真诚。

沈千树想起古柏林接了AG鉴定的事情,略微一犹豫。

“先生,AG珠宝为什么要古柏林来鉴定?”沈千树问,有些紧张,刚一问就后悔了,万一先生说是为了她,那多尴尬,可万一自作多情,那就更尴尬了。

真是……他们之间没什么共同话语。

只能尬聊啊。

沈千树只想仰天咆哮。

“AG前年开辟国际市场后,高端珠宝在欧洲走势紧俏,并非所有的AG珠宝都需要古柏林证书,走私人订制和全球限量,一些稀缺品需要古柏林的证书。”夜陵淡淡说,“古柏林证书是双刃剑,劣质珠宝,自然会降低价格,若是纯度足够,古柏林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欧洲的高端珠宝市场,今年对古柏林证书趋之若鹜。”

沈千树脸色热了热,心中暗忖,果然是她自多多情了,先生怎么可能是为了她嘛。

刚这么一想,夜陵就肯定了她的魅力。

“当然,选了古柏林,也有你的缘故。”夜陵冷漠地看着她,“我要小公主,这是我的诚意。”

“先生,你想要女儿,多的是女人扑上你的床,免费都愿意为你生。”

行行好,放过我吧,大哥!

“我只要你生的。”夜陵倏然暴怒。

沈千树心口一颤,这霸道总裁真是……脑子有泡,换成别人,她会赞一声,总裁你真会撩妹,换成了夜陵,她可不这么想,他就是……神经病!

“为什么?”沈千树问,为什么非要她生的,她做好了心里准备听到一个奇葩的理由,没想到夜陵如此配合,真的给她一个奇葩的理由。

“你弄丢了我的小公主,你必须还。”

“什么叫我弄丢了你的小公主,我们生的是儿子,本来就没有什么小公主!”

这女儿奴的属性真是没跑了。

以后生个女儿岂不是要养成小霸王吗?

“胡说八道,就是小公主!”夜陵咆哮,浑身爆发出一种你再说不是小公主我就杀了你的凶狠。

沈千树秒怂。

“行,你帅,你说了算。”

她和一个神经病计较什么?

满屋的饭菜香,夜陵心中的焦躁,奇迹般的被缓解了。

温暖的灯光,食物的香气,这烟火气的温暖,是他极少能体会到的。

这些年在巴黎那座冰冷的城堡里。

总是漫无边际的黑。

一到夜晚,他就像一头野兽,寻求发泄。

他……一直是孤狼。

沈千树做了三菜一汤一凉菜,两荤一素,一道糖醋排骨,一道酱爆牛肉,一道蒜蓉丝瓜,排骨冬瓜汤,一道凉拌黄瓜,营养均衡,两人沉默地吃饭,沈千树放弃了尬聊。

若是再提出什么小公主,她真的要疯。

夜陵食量大,她做的分量足,她吃得有点食不知味,夜陵吃得津津有味,吃得急,动作也极优雅。

沈千树想,这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吧。

夜家是A市大世家,枝繁叶茂。

根基很深。

几年前差一点就没落了,最后又奇迹般的浴火重生,人人都感慨,不愧是大家族,有底蕴。沈千树今天看八卦知道,这全是夜陵的功劳。

一个从未听闻过的名字,这两日席卷了A市所有的头条,包括全国头条,因为他是历来最年轻的夜家掌权人。

“你为什么要骗我?”吃饱喝足,夜陵瞪着沈千树。

沈千树暗忖,卧槽,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不骗你,难不成真的生了孩子交给你们抚养?

一个精神不稳定的父亲?

你去问问哪个妈妈愿意把孩子交给神经病爸爸,万一你晚上发起疯了摔死他呢?

真心话,自然是不能说的。

“孩子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愿意把他交给你。”

夜陵目光阴鸷,“你是怕我发疯起来杀了他?”

沈千树,“……”

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沈千树跑去收拾厨房,天马行空地想着该怎么打发夜陵,他喜怒无常,就是一暴君,她要怎么做,才能把他打发。

夜陵无意中看到客厅上一本珠宝设计画集,封面太过眼熟,是noah当初拍卖的珠宝作品,那是一条祖母绿的额饰,辗转落在中东皇室公主的手里,价值连城。

沈千树收拾好,见到他在翻noah的作品集,脸色有些红,因为有一些设计,她在旁边做了注解,被人看到,仿佛被人偷窥到了什么,她匆忙跑过去,夺过作品集。

面红耳赤。

夜陵也看到了她的注解,这并非noah出的画集,是一名自称为资深珠宝设计师出的画集,对他的作品进行了一些解说,在一些沈千树不太认同的地方,她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你为什么觉得这是月光石?”noah指着第二幅画集上的透明蓝色石头,noah的作品巴黎一家展览馆展示过,去参加展览的人都只能用肉眼看到宝石,并不能携带专业的工具检测,这幅作品再没有面世过。

世人多认为手链上的透明宝石是拉长石,或者是石英猫眼。

这块石头又晕彩效应,又有多彩效应。

一直被人争论不休。

专业人士判定,这是顶级的石英猫眼,或者是拉长石。

沈千树却注解,这是月光石。

月光石,称之为恋人之石。

这块石头不像一般的月光石,底色为透明色,这块石头底色浅蓝色,整块石头呈透明状,有特殊的猫眼效应,在宝石的正中间,极其惊艳。

透明状的石头里,却折射出了拉长石特有的晕彩效应。

“我没亲眼见过实物,只是看照片,我从未见过拉长石的底色如此透明,石头呈现全透明,没有包裹体。去年,一名收藏家把一块月光石送来古柏林鉴定,当时他走访了两家鉴定机构,鉴定结果都是拉长石,他怀疑这是月光石,送来古柏林,经过五天的鉴定和分析,我和两名资深的鉴定专家给出了证书,这是月光石。这块月光石产于拉尔贝斯山脉的深泉里,色泽透命,没有百足虫包裹体,反而是一些针状的包裹体。后来我查阅了西方一些宝石资料后发现,阿尔卑斯山脉深泉产出的月光石,没有百足虫包裹体,石头呈透明状,因为天然条件的缘故,石头的断面会折射出一些晕彩效应,所以,我想这是阿尔卑斯深泉月光石。”

“瞎猫撞上死耗子!”夜陵看着她,并断定,这不过是沈千树运气好。

这世上,见过这种月光石的人,一只手数都有剩。

“先生,我说对了?”沈千树惊喜。

“这的确是阿尔卑斯深泉月光石。”夜陵淡淡说,“千年凝结成块,切割后,珍品罕见。”

“先生,你怎么知道?”

“你管得着吗?”夜陵瞬间炸毛,一脸你再多问一句,我就让你变成哑巴的凶狠。

沈千树心口一颤,机智的闭了嘴。

先生对珠宝,也很精通呢。

AG珠宝又是国际珠宝佼佼者,他见多识广,阅历无数,见过这种独特的月光石也没什么奇怪的。

“noah一定是浪漫的人。”沈千树双眸冒出粉红泡泡,十足的小迷妹,能设计出这么多诡异又浪漫作品的设计师,一定是感情丰富,极具浪漫的人。

夜陵脸一黑,倏然拧着她的下巴转过来,琥珀色的眼眸,一片阴鸷,“果然是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