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伦交乱口述,抱着我在桌子做 抵达花心啊烫

发布时间:2019-07-27 09:4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雨越下越大。

走去慕容方容家楼道的几十米距离,已经让二彪子本衣服又是湿了个透,紧巴巴地贴在身上,同样的,慕容方容也是如此,两个人也不多说话,直接就上了楼。

进了屋门,慕容方容直接跑进了卧室,一边跑好一边道:“你先等一会儿啊,我去换身衣服去。”

二彪子浑身也湿漉漉的,他也没好意思往屋里去,只得在门口站着,不一会儿慕容方容换了一身衣服,拿手巾边擦自己的头发边走了出来,看见二彪子还在门口站着呢,她赶紧地道:“你还在门口站着干什么啊,进来啊!”

慕容方容换了身很居家的衣服,纯棉的黑色紧身裤,松松垮垮的衬衫,散着头发,下面趿拉着一双露着脚指头的拖鞋,翘着的十根葱白脚指头是那样的招人稀罕,白白的,嫩嫩的,很想让人去咬上一口,很随意的打扮,其实按说慕容方容的年龄早不该叫了,几年前就已然晋升到了中年妇女的阶段,不过由于保养得非常好,估计也跟经常锻炼身体,或者说身心保持得非常好有关系,现在的慕容方容看上去也就是一个的样子,很有女人味儿。

二彪子眨巴眨巴眼睛,不好意思地道:“我这身上都淋水呢,就不进去了,你帮我把胡局长的钥匙找出来就行了。”

这人就是这样,你要是步步进逼的话,她就有了防范心理,你要是往后退一步,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她反而就放松警惕了,现在的慕容方容就是这样,看见二彪子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她就心软了,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雨是越下越大,她顺口就道:“这么大的雨你出去也是被浇透了,等一会儿再走吧,那个,我去给你找一件老胡的干净衣服,你这一身湿衣服可不行,那个,再去洗个热水澡,不然明天要感冒了。”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二彪子受宠若惊,不过没好表现得太过热情,毕竟慕容方容刚才可是把话都撂下了,只好嘿声道:“那个衣服就不换了,澡就不洗了,反正一会儿又浇湿了,我得赶快走,免得这半夜的让人看见说闲话。”

“说什么闲话,你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你是什么岁数,我这都什么岁数,按说我的年龄都能当了,好了,听嫂子的话快去。”慕容方容板起脸,“听话啊,听嫂子的话,别感冒了。”

伦交乱口述,抱着我在桌子做 抵达花心啊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这个时候二彪子没什么话可说了,只好哦一声,起身往卫生间走,蓦然回头道:“那个方容嫂子,我和美丽之间的事情————”

正要往下说呢,慕容方容直接把他的话给堵了回去,“好了,那些废话就不要说了,我也不想听,我这个岁数啊还在乎那种事情,快点去吧!”

那边慕容方容越这样说,二彪子就越发窘了,只得道:“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慕容方容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多大的事儿,跟嫂子还至于这样?”

也对,二彪子想了想也不矫情了,“那我洗澡去了。”

“去吧,嫂子给你弄点儿汤喝,也让胃热乎热乎。”慕容方容也站起身往厨房走,“湿衣服脱了扔洗衣机里就行了,晚上给你洗了,甩干了等明天早上就干了,你明天早上来换来,我再给你找找我家老胡的衣服去。”

“麻烦您了。”

卫生间里。

二彪子把湿衣服脱掉,开始洗澡。

洗过澡的二彪子在卫生间里拿着慕容方容刚给他的衣服左右瞧了瞧,最后还是犹豫不决地将其穿在了身上,那带着花边儿的衬衫有些肥,尤其是胸-口那里,可能是慕容方容常穿的缘故,那个地方给撑松了,再套上裤子,腚部位置也宽裕出来了一点点,都不是很贴身儿,还有一股慕容方容身上的那淡淡的成熟-女人味道,挺香的,但又不是特别香,好像是身体里自然印出的味道,让二彪子条件反射地深吸了一口气,好闻,好闻,真好闻啊。

推开门,走到客厅。

慕容方容看看外面的天色,“雨还下着,你怎么回去?这里离环卫局办公楼虽然不远,但也不近啊,你就穿这身出去。”

二彪子看了看自己身上这身女式睡衣,不由哑然失笑道:“可,可我也不能睡在这里吧!”

咬了咬嘴唇,慕容方容突然神色一动,眉头一挑,霸道十足地道:“为什么不可以,你就睡在这里,屋是现成,家里也没人,你就住下来好了。”

“啊,这样不好吧!”二彪子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的是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那肯定是有事情的,也不怪他思想有点肮脏,而是习惯性地就是如此,没办法,谁让他以前就有过这样的不良好记录呢!

呸了一口,慕容方容没好气地道:“有什么不好的,不是你小子心里憋什么坏主意呢吧,我可告诉你,你不能有那样的坏想法知道不知道,要是你不想我不想,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一早上你早点起来直接走了,谁知道你在我家住的啊,快点的,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慕容方容幽幽从睡梦中醒转过来,刚才她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境,她的儿子回来了,正细心地照顾着她,而当她睁来眼睛的时候,却是发现二彪子瞪大了眼睛正看着她,轻轻一声叹息,“二彪子,你怎么还在这啊?”

慕容方容这个时候竟然开始给二彪子解起上衣的扣子了,一颗,两颗,三颗。

难道要帮自己换衣服,还是怎么着,二彪子有些惊道:“方容嫂子,您这是干什么啊……”

接下来,慕容方容就在二彪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突然将白花花的小手儿往下一塞,插进了二彪子开了口的裤裆部位。

见慕容方容上下动动手腕,另一只手也摸在二彪子小腹部位上,慢慢搓着。

“方容嫂子!”二彪子惊呼道:“别介啊,这哪儿行啊这……咝!啊!”

慕容方容语气随意道:“憋在身子里对身体也不好,别动,好好躺着就行了,既然憋得难受,嫂子就帮帮你,也没什么。”

 “我说成就成。”慕容方容平静地笑了下,“你一小毛孩儿,嫂子还能对你有什么想法?嫂子就是看你憋的难受,别憋坏了身子,你这样的小年轻啊,火力太壮,反正就是用手,也不是用别的,该放松一下那就放松一下。”

“不是那意思,咝,就是……就是太不合适了,我这,哎呀!咝!您慢点儿!您慢点儿!”二彪子真的是痛并快乐着,因为慕容方容显然不怎么太熟练动作,弄的是他一会儿舒服,一会儿又有点不太舒服了。

慕容方容嫣然一笑,似乎也知道自己手用点重了,手腕子频率慢了一些,轻轻呢喃道:“这样行了?”

“行了……呃,不对,不对,那个,真别介了嫂子,我不能让你这样做啊。”

“弄都弄上了,弄完吧,你这么憋着,你媳妇儿不心疼你嫂子我还心疼呢,成了,快好了,记得跟嫂子说一声啊。”

“真别了!!”

 看着慕容方容小脸上羞红娇艳,但是美目中却也是柔情热切,望向那如花一般的樱桃小嘴,小巧弯秀红红润润,当真看了就觉得香甜无比,二彪子不由笑道:“方容嫂子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没……没有……”慕容方容不敢看他,但说的话那就是一口唾沫一根钉子,她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也懂得说话算话的道理,娇羞无比而又十分难为情地硬着头皮把她的话给说下去。

“那,那我可就,可就动手了啊!”二彪子一开始真的有些小心翼翼,没办法,他也生怕慕容方容是一时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但是等他真动手的时候,她却忍受不了突然反悔变了脸色。

慕容方容实在是气恼,你说动手就动手呗,还磨磨唧唧的问个没完,我是女人,你是男人,这种事情我既然已经点头答应了,那你就发挥男子汉厚脸皮的特点大胆往上冲啊,可这小子倒好,还整之前非得问个清楚,这种话难道让我一个女人好意思说啊!

哼了一哼,慕容方容既没有表示同意,又没有表示不同意,这让二彪子一时真的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他真的是猜测不出来慕容方容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所以他继续小心翼翼地以稳为主,手伸了出去,但是没有摸到慕容方容身上,依旧小着声道:“方容嫂子,那,那我可就,可就动手了啊!”

你小子这是有完没完啊,我不表示不同意,那意思就表示同意了呗,你这都还不明白啊,难道真的要我把话说明白了,说清楚了,那我的一张脸往那放啊!

见慕容方容还是不说话,而一张脸却是脸色越来越难看,二彪子实在是有些慌了,他还以为慕容方容是生气了,赶紧惶恐地道:“啊,不摸,不摸,不摸就不摸了。”

慕容方容实在无语了,这个时候再不说话也不行了,二彪子完全错误地理解了她的想法,把脑袋一抬,把眼一瞪,哼哧着道:“我说你小子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种事情难道还让女人亲自说出口啊,我没有表示不同意,那就表示同意了呗,你小子爱摸不摸,不摸拉倒。”

“啊!”二彪子被这一番话那是醍醐惯顶啊,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嘎嘎一声狂笑,一巴掌就拍了下去,在慕容方容的嫩嫩的美腚上用力的拍了一计,清晰地看见美人的雪腚一阵晃动,荡起一阵耀眼的腚波。

惹得慕容方容娇躯一颤,一声蚀骨的叫声,双手捂住后面被打的嫩嫩香腚儿,桃腮胭红,水眸迷濛,媚态,这小子说不动手不动手,说动手那就毫不留情啊,这一下又快又狠,打的是慕容方容那颗芳心里都跟着荡漾起波澜来。

“你小子要死啊!”慕容方容娇声嗔语起来。

二彪子刚才真的是太激动了,一下子就下意识的拍了上去,因为他总是喜欢这样拍他的女人的,但是拍上去以后他才意识到不对劲,这个女人可不是她以前的那些个女人,这个女人的身份可不一样的。

“那个,嫂子,嫂子,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就是一不小心拍了一下,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啊!”

既然你做了初一,那我就只好做十五了,慕容方容的一双手也开始用上手段,如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又如蜜蜂辛勤地在花朵上采蜜,她的一双手一会儿温柔,一会儿,无比的手段幻化出万千的手法,那真的是一只手啊!

动作缓慢而轻柔,她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住他,整个手掌形成一个圆筒套在二彪子的“尖端武器”上,速度时而缓慢时而快速,几乎是不大一会儿工夫二彪子已经感到全身一阵阵发热,发酥,发麻,“武器”也被“擦拭”的剑拔弩张,蓄势待发。

二彪子深呼了几口气,他当然不想就那样快速地就缴枪了,那样不是证明刚才他说的话是假话了吗,所以必要的憋功夫那还是要有的,连续深呼了几口气,他的手还在慕容方容那娇美的腚上做着文章,而嘴上却也转移话题道:“嫂子,我,我家胡局长什么时候回来啊?”

慕容方容神色一颤,提到胡大海她还是有点心虚的,而心神荡漾之下,也没看出来这是二彪子的围魏救赵之计策,有气无力地道:“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啊,不过他每次回来都要打电话的,你快着点出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二彪子就是不想快才转移话题的,眼见慕容方容这样说,他眼珠子转了转,哼哧着道:“要想快也可以啊!”

慕容方容一听这个话,赶紧道:“哦,那你说该怎么办啊?”

二彪子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因为他想干的那个事情真的已经是太过分了,可是他就是想要去做,那股强烈的渴望让他是怎么忍也忍耐不住,最后实在是不吐不快,将他的手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撤到了前面,前面是什么位置,就是慕容方容裤裆的正中央位置,然后二彪子快而准,准而狠地下了手,一把就掏了上去,嘴里呼喝道:“就是这个地方了。”

“啊!”一声惊呼,对于二彪子的突然袭击,慕容方容完全没有意识到,而当她那个地方遭受到一个男人大手的突然袭击之后,顿时就如被雷击一样,颤着声道:“你小子,你小子想干什么,快拿开,快拿开啊!”

一击正中目标,那还有放手的可能,更何况看这个样子慕容方容也不是特别的生气,这让二彪子一下子就看到机会。

“嘿嘿,嫂子,你不是要快吗,这就要快了,快点,快点,我要快了!”

慕容方容一怔,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咬着牙两条腿紧夹住二彪子的那一只大手,同时自己的手更加加快了速度和动作。

果然,几下之后,二彪子此刻也到了极限,忽然牙关一咬,“嫂子!嫂子!咝!我要快了啊!”

慕容方容一看他的样子,有些欣喜的问道:“怎么着,不成了?”

“……快了!”

一听这个话,慕容方容也是一喜,终于苦难的日子要过去了,一切都要结束了,右手立刻加快了些,左手则给他缕缕头发,擦擦二彪子眼睛边上的汗珠儿,温柔的道:“好孩子,不用忍了。”

就这一句话,让二彪子蓦然一呼,身子慢慢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