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三级小说不要吃我奶,乱家荡翁乱妇 男欢女爱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27 09:4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大半夜了,我又不确定苏溪宸是否已经休息。

就想着编辑一条短信先发过去问问,然而电话刚拿在手里,却突然有个来电,想谁谁到。

马上接通:“阿萱,睡了吗?”

“没有。”

“这么晚还不睡?在干嘛?”

“在想你。”

我说的是实话,但很显然被某个人想歪了:“我也想你,年底这段时间总是忙,我俩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单独相处……”

这个坏家伙,大半夜说一些让人脸红耳热的话。

我面孔发烧,但没有忘记正事:“打住,明天中午两家老人聚会,你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准备嫁妆吧,嫁过来我们就可以每天都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了。”

“谁要嫁给你?人家还没有考虑好呢。”我心里甜滋滋的,但嘴里却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考虑什么考虑?早就是我的人了,不嫁给我也没有别人肯娶你,好了,睡觉,一起睡。”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忙音,我掩嘴偷笑,挂断电话竟然也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母亲吵醒,催着我洗漱化妆挑衣服,然后还不让我去公司。

反正公司的事情也都忙活的差不多,我就遂母亲的意,按她的想法乖乖呆在家里,听从母亲的安排。

一大早被吵醒,然后被折腾到十一点我和妈才终于出门。

三级小说不要吃我奶,乱家荡翁乱妇 男欢女爱免费阅读-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司机早已经等在外面,见我们出来恭敬的拉开车门,我和妈坐进车里直接往希尔顿酒店驶去!

从生意忙碌以后,我也换了辆车并且也请了司机开车。

这么做的目的并不是因为我有钱就烧包,而是到什么样的层次还就真要有什么样的档次与其匹配,不跟大家一样会受到质疑。

而生意场中的任何一点质疑,都很有可能关系到钱途!

所以我入乡随俗,只能如此。

车开到酒店后我看了眼时间,还不到十一点半,于是嗔怪我妈:“看您,我就说不急不急吧?一个劲的催,催……”

“出来这么早有什么用呢?我们是女方哎,到早就就好像我多么恨嫁一样。”

母亲被我数落的也有点迟疑:“要不我们在车里坐一会儿?等到时间差不多再进去。”

话音刚落,就见苏夫人出现在酒店门前四处张望,仿若在找人的样子。

我妈推开车门就下去了:“哎呀对不起,苏姐姐让你久等了呀。”

“没有没有,我也是刚到……”

俩人像是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一样,亲亲热热挽着手往酒店里面走……

我还一度以为我被遗忘呢,结果苏夫人又拐回来:“萱萱过来,走这边。”

苏夫人挽着我,我妈挽着苏夫人,三人并排亲亲热热的来到预定好的包房,包房里只有小小在,有她在的地方就一定不会冷场。

等苏董事长和苏溪宸的时候,我们四人聊的热火朝天,聊的太过愉快以至于都忘记了时间,等服务员过来询问是否上菜的时候,才发现已经过了十二点。

“那爷俩怎么还不来?小小,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到哪了?”

苏夫人吩咐完,然后歉意的跟我妈解释:“你看我家那对父子俩,早上我一再说不要去公司,不要去公司,非不听我的一定要去。”

我把头缩回被窝,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知道了,好不容易可以睡个懒觉,您不要吵我。”

“起床吧,好不好?外面的空气多好,陪妈出去买菜。”

“不去不去,大冷天的,买菜这样的活您让保姆去做,您去做早课,反正不要吵我啦——”

我几乎崩溃,原本我在休息日是可以睡懒觉的。

但那天从酒店回来,我妈就再也没有让我在休息日睡过一个懒觉!

她的理由是:我以后就是苏家的人了,在婆家要贤良淑德,孝顺公婆,不可以任性的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

我的老天,这都什么年代了我妈还要拿三从四德来教育我?

“这个懒丫头,都是被我宠坏了,以前还挺懂事的,现在越来越不懂事……在家怎么都行,以后到婆家也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吗……”

我妈碎碎叨叨的念叨起没完这还不算,还动手!

直接掀开我身上温暖的被子:“起床,起床……太阳晒屁股啦!”

我把身体呈大字型紧紧趴在床上,闭着眼睛耍无赖:“不嘛,床是亲的,不像您比后妈还狠毒,床和我相依为命,它知道我辛苦劳累,不舍得我起……”

“叮咚——”外面的门铃响了。

我心中大喜,以为是邻居找母亲去买菜,我终于可以在睡个回笼觉。

“来了。”

我妈到门口开门,却不是跟着邻居买菜去,而是把一身寒气的苏溪宸带了进来:“溪宸给她弄起来,我是对付不了这懒丫头,交给你了。”

妈说完出去,门刚关上一巴掌就落在我屁股上:“懒蛋,起床。”

“把被给我盖上,书架上有书你自己看。”我连眼皮都没有睁开。

于是……

一名三十七度男人整体“盖在我身上:“暖不暖和?”

暖和是暖和,就是有点沉,沉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被子”还会起生理反应。

我刚想抗议,“被子”却率先离开,然后真正的被子就盖到我身上,还给我裹的严严实实。

苏溪宸在边上磨牙叹气,咬牙切齿:“才元旦,离订婚还有一百零八天,时间太慢了。”

被他这么一闹,我也没了睡意,在被窝里眨巴着大眼睛补刀:“订婚后我也不可能跟你住在一起呀,我妈说了,只有结婚后我们才能住一起。”

……

“那就三月十八号订婚,二十号结婚!”

距离这么近,我能从苏溪宸眼睛里清晰的看见饥渴的小火苗,但是心情可以理解,婚礼那么仓促显然是不可能的。

别的不可能,我不能再继续睡懒觉这是一定,起床洗脸刷牙化妆,然后穿戴整齐坐在餐桌边喝母亲煲的海鲜粥。

我妈煲粥那是一绝,鲜香软糯入口即化,我小口小口的喝着,一碗没吃完苏溪宸已经吃完两碗了。

放下碗筷,苏溪宸优雅的擦擦嘴角:“阿姨您这粥是怎么煲的?简直是太好吃了。”

我敢打包票他只是单纯的想夸赞下我妈煲粥的手艺,没有别的意思。但我妈回答却是:“溪宸放心,从明天起我就教萱萱煲粥,等以后让她煲给你喝。”

……

我狠狠瞪苏溪宸一眼,小声嘟囔:“多嘴。”

然后也放下碗筷:“妈,我们出去了啊。”

“多穿点,外面下雪呢,冷。”

“知道啦,知道啦!”

我抓起沙发上的外套,一件火红色的长款双面羊绒大衣就要出门,都到门口了硬被我妈拽住:“穿这么少感冒了怎么好?等会儿,我给你找貂皮去。”

“嗯。”

我乖巧的答应,然后趁我妈进房间的功夫拉着苏溪宸就跑了,为了防止她追上,甚至我都不走电梯,顺着安全梯一路“蹬蹬”跑到楼下!

反正我家七楼,并不是很高。

出门就见雪下的更大了,洁白的雪花飘飘洒洒从天上落下来,小区被雪花装裹成一片银白!

“好美!”

我陶醉般的张开双臂,任凭冰凉的雪花落在我脸上,身上,颈间……

这功夫苏溪宸已经发动车子,打开车门对我道:“上车,带你去个更美的地方看雪景。”

“好嘞。”

“这也太夸张了吧?你居然连羽绒服都带两身?”我震惊的瞪大眼睛,终于懂得为什么下楼的时候他不阻止我——比我妈还过分!

“你身体伤过元气,不能像以前一样无所畏惧,要多注意身体知道吗?我俩是要一辈子走到头的人。”苏溪宸突然严肃,我只能妥协。

想在雪地上堆雪人,这个工程虽然好玩但并不困难,我们很快堆起一大一下两个雪堆,并且把小的雪堆团成球摞在大雪堆上。

雪人已经初显雏形,我从地里挖出几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头做出眼睛鼻子和嘴,然后用枯草团成两只胳膊插到雪人两侧!

还把背包里的帽子拿出来给雪人戴上,做好后退后两步看成果——不好看!

我总觉得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想了一会儿想出来问题出在哪了?我们以前冬天堆雪人眼睛是用茄子皮,鼻子用胡萝卜,嘴用红萝卜皮做出来的,惟妙惟肖,不是像现在这样只几颗石头滥竽充数。

我发现问题,苏溪宸也发现了:“可惜了,百密一疏,希望他们不能忘。”

……

“他们?你还邀请了别人来?”

“当然……他们来了!”

苏溪宸兴奋的用手指着公路,果然远远的开过来几辆车,因为雪还没停,所以车开的速度并不快。

“你都邀请了谁?”我好奇。

这家伙仍然故弄玄虚:“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急什么?”

我翻一记白眼送给他:“哼,总是装神弄鬼。”

很快,车已经开到我们停车的位置,首先从车里下来的是小小和张书鸣!

俩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小小只露出两只眼睛。张书鸣更夸张,帽子口罩就不说了,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宽大的墨镜。

这副样子如果有人偷拍是看不出来是谁,但我对她俩太熟悉,别说穿成这样,就是挡的再严实点也能分辨出来。

俩人下车后都显得很兴奋,小小对我们不停的挥手,喊道:“哥,萱萱姐——”

后面车上的人也陆续下车,有我妈,苏董事长和夫人,还有公司一些高管和秘书,甚至我还从这些身影里看见资深宅女李佳萌。

“老实交代吧,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若说这些人都是来打雪仗,堆雪人我是不信的,一定有重大的情况。

苏溪宸依旧笑眯眯:“性子太急,就不告诉你。”

人们来到雪地上,原本空旷的雪地因为突然多了好多人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并且我俩堆的雪人也遭到小小无情的嘲笑。

笑的很夸张,都快直不起腰的那种:“哈哈哈哈哈哈……”

“哎呀,想不到我崇拜的俩个偶像居然动手能力这么弱,书鸣哥哥,我们也堆一个让他们学学。”

一言不合堆雪人,这样的环境,天气,很容易让人忘掉生活的压力,所有人都三五一群堆上雪人了。

仿若大家真像他们自己说的那样,是到这来释放压力,郊游来的。

雪地上一片热闹的景象,小小还真带来了做雪人需要用的蔬菜,但是不给我们,因为要比谁堆的更漂亮,所以她小气的很。

很快雪地上堆起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雪人,还有**,城楼什么的。

越玩越开心,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苏董事长,脸上的笑容都一直没有下去过!

期间李佳萌突然跑到我身边,神神秘秘来一句:“萱萱你真幸福。”

没等我问出为什么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人就已经跑远了!

我正要追上去问,母亲又到我身边拉过我看看快被裹成粽子的女儿,满意的点点头,笑容里也是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