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乱伦大杂烩,女人让男人吃私人部位不一样的清爽

发布时间:2019-07-27 09:4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二彪子搂着曼雪,此时此刻他的内心当中那方面的情绪倒是少了一些,他能感受到这个女人心中的委屈,其实在这种地方讨生活的女人多是那些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可怜的是那些被迫干这个行当的女人,她们有的是被迫,有的是迫于生活的压力,为了家庭,为了亲人,这样的女人才是可怜的。

而还有一些可恨的女人就是贪慕虚荣,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为了享受更好的生活主动干这种事情,这样的女人是最可恨的,她们利用着自己的天生资本随意地挥霍,这样的女人可恨程度让人恨之入骨,这样的女人也不值得可怜。

今天看到哭得那样伤心,那样痛苦的曼雪,二彪子知道这个曼雪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也是一个可怜之人。

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二彪子没有问她心中的故事,那是一个只属于她自己的故事,还是不要问的好,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充当温暖港湾的角色,“曼雪姐,都过去了,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今后你还有我呢!”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曼雪从二彪子怀抱里起来,用手擦了擦眼泪,不好意思的道:“让你小子看笑话了,都是你,让人家感动,看看吧,把妆都给弄花了,我还得去补补妆。”

跟那个哭得跟一个小孩子一样的曼雪相比,现在的曼雪才是二彪子印象中的曼雪,那个无双**夜总会的头牌妈咪,二彪子一把将她又拽到自己的怀抱里,嘿嘿地道:“补个什么妆啊,我不看你的脸蛋,现在我要看你的身子,嘿嘿,这个地方是补不上的。”

“讨厌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一声娇嗔,身为无双**夜总会的头牌妈咪,负责训练一些女人对付男人的手段,这个曼雪对付男人的手段自然也是高超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一句话都能把男人勾得心里直接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

二彪子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个已经成熟透了的女人,长长的黑发盘着靓丽的发髻,长的千娇百媚,粉脸美艳绝伦,白里透红的肌肤,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嘴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角生着一粒鲜红的美人痣,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钩人弛魄一样,一飘一转的能勾人魂,那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大眼真的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红唇膏彩绘下的美丽小嘴娇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光滑的肌肤雪白细嫩。

乱伦大杂烩,女人让男人吃私人部位不一样的清爽-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深色小翻领西服里,半透明薄纱淡兰色衬衣领口微开,隐约可见上面胸前鼓凸凸的山峰上亮红色的小罩子,一对挺拔在女人那个上面绝对是丰硕浑圆,好大的个头,就好象涨的似要破衣而出,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与深邃诱人的雪白沟壑,下面是平滑如玉的小腹,虽然有一定年龄了,但是因为没有生育过孩子,所以这小腹依旧保持着跟小姑娘一个样,盈盈一握的**,挺翘丰盈的美腚,短黑裙下浅黑色丝袜袜包裹的长腿撩魂诱人,黑色带袢绒面高跟凉鞋前端露出秀气的足趾俏丽优雅。

短黑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女人腿包裹在浅黑色丝袜里面,**细腻的藕臂,成熟亮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气质,比起任何电影著名女星更扣人心魄,淡雅的脂粉香及成熟美艳女人的肉香味迎面而来,她的美与媚竟使得二彪子色心暗生,痴痴的盯瞧着面前的大美人而忘了说话。

“怎么了,不说话了呢!”曼雪还没使出手段来呢,怎么二彪子就没了声音,她却不知道二彪子这样年纪的火力壮小伙子那还用什么勾人手段啊,只怕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让他们死命地狂攻不已啊!

见还是没有声音,曼雪抬头一看,看见二彪子那副傻楞楞的样子,不由心中一甜,什么都明白了,能叫男人为自己神魂颠倒,那完全证明了自己还哟魅力啊,甜蜜地嗲笑一声,嘟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伸出了双手搂在二彪子的脖上上,吐气如兰,浑身酸软腻在了他的身上。

一阵火辣辣的拥抱与亲吻后,气喘吁吁的曼雪这才举起无力的粉臂试图推开二彪子,红彤彤的脸蛋抹过一层红晕,幸福的微笑挂在脸上。

“来啊,人家想要了。”

嘿嘿一声笑,二彪子对于女人的要求那是从来不懂得拒绝的,应承了一声,手一拽,拉下曼雪上衣里的一颗扣子,摸着曼雪高耸的白晰皮肤,那亮红色的大罩子都有些托不住的巨大货色,轻轻一褪就给褪了下去,粉红的小头慢慢翘起来,形成漂亮一个的突起,舌头舔舐进了那**的小头上,香喷喷甜腻腻的女人香,让他几欲发狂。

与此同时,二彪子的大手也从下面开始了行动,迅速的伸入裙内,抚上后面浑圆的两瓣东西,中指隔着薄薄的丁字小裤裤,抵在后面花瓣一条沟壑上转着轻戳。

意乱情迷中的曼雪立刻紧紧夹住一双挺拔浑圆,雪白滑腻的女人腿,抗拒着二彪子那已然袭进自己**挺翘,肥美雪白的玉腚的灵巧手指的纠缠,那条深邃敏感的股沟腚缝里传来一阵阵摩擦带来的舒爽**,让她情不自禁的轻声叫了起来。

“唔……嗯”曼雪脸上不禁升起红霞,嗫嚅的发出模煳的鼻音,这个男人太有手段了,对付女人那叫一个驾轻就熟,她是抵挡不住了,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她也没想抵挡得住,刚才只是一个女人本能地男人的反应罢了,柔顺的任二彪子除去她的衣衫,他紧紧握住丰盈的女人部位搓了几下,曼雪贝齿紧咬**,娇躯簌簌发抖。

二彪子一笑,更用力揉弄热呼呼**的那一块心头肉了,曼雪娇羞的闭上双眼,任由他干什么去好了,只是嘴上道:“好了,好了,你脱就你脱好了,轻着点,别给我弄坏了。”

二彪子嘿笑着道:“放心好了,我最擅长脱女人衣服了。”

要说二彪子还不是吹牛,他经手的女人多了去了,有一些还就是强上的,这强着上的女人自然不愿意让他脱掉衣服,她们反而是拼命地保护自己的衣服不被二彪子给脱掉,正是在这种脱与被脱的考验之下,二彪子脱女人衣服的速度大涨,从一开始只能破坏性地脱掉,就是他脱下来之后,衣服裤子什么的基本都是已经报废掉的,用大力给她撕坏了,不就给脱掉了吗,后面二彪子这个经验多了,有一句话说得好啊,熟能生巧,自然是慢慢地就不用撕坏脱掉了。

此时曼雪身上除了一条丁字小裤裤基本也就是光光如也了,一身白花花的肉证明了一个道理,女人白那绝对是一白遮白丑,更何况曼雪还是那种不丑更美的女人呢,二彪子呼吸急促,鼻息粗沉,粗大的火热巨物也硬硬地顶在曼雪起伏收缩的光润小腹上,歇斯底里地摩擦着。

因为二彪子身上就有那么一条围巾围着,这个时候自然是脱得方便了,已经刚才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到一边的地方了,如今一切就绪,直接就可以出发了。

二彪子的嘴印到曼雪柔软的唇上,堵住诱人的樱桃小嘴,曼雪吐出香滑舌尖与二彪子狂乱的**,发出吸着津液的啧啧声,檀口突然发热涌出大量玉津,灌入他嘴里,修长的女人腿紧夹着他的左手,潺潺的水透过丁字小裤裤流出来,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让二彪子摸着很舒服。伸手将丁字小裤裤往上提,肥厚的花瓣翻出来紧紧嵌住狭长的布条,丁字小裤裤陷入花房中间,暗沉的唇瓣上芳草修剪整齐只留短短的毛根,二彪子再也顾不得许多了,伸手抓住小裤裤往下拉到女人小腿的部位。

含着二彪子的舌头,曼雪如饥似渴地吸着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他口腔中,舌头上的津液。

二彪子被她激烈的湿润小口吸得勾得心跳加速,血脉喷张,心旌摇荡,天火高涨,昂扬狰狞,战斗力指数直线飙升。

就在这个时候,曼雪清晰感觉到二彪子不知何时解下她丁字小裤裤的束缚,然后火热一根巨大东西直接就顶在自己湿润的沟壑溪口,轻轻摩擦。

“啊!二彪子,二彪子……”

曼雪娇呼一声,知道那个事情终于要来了,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过那种事情,但此时的心中还是非常非常期待的,因为只有在二彪子身上,她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女人的滋味,这是她这么多年的人生经历中头一次体验到的,所以她才会听到二彪子来了之后就直接匆匆地赶来了,她真的很怀念怀念那种滋味,而现在她就要再尝试一把女人的滋味,心中没来由得有些兴奋起来了,来吧,来吧,让暴风雨来得再猛烈一些吧!

只见二彪子直接一个挺动腰身,贯体而入,猛地进入到她身体最娇嫩滑腻,最幽深火热之处。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啊!

彪子则感觉通体舒畅,快乐的感觉如潮,势如破竹,战无不胜,酣畅淋漓,纵横驰骋,在他**的律动下,曼雪也是快乐的感觉不断,顶点高峰迭起。

“啊……啊……”

曼雪柔若无骨的**如风中柳絮,急舞劲飘,丰润白腻,肥美雪白的翘腚频频耸挺,高高撅起,迎合二彪子的重撞猛击。

她珠圆玉润,**修长的雪腻双腿微微发颤发抖,千娇百媚,清秀美丽的绯红玉靥娇艳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春情浪荡。

“好二彪子……你好厉害……曼雪姐我,我,我……我要……要飞了……”

曼雪柔软湿润的美丽芳唇微微张开,娇喘吁吁,**连连,最后到不可控制的的**起来:“啊……就是这样……好二彪子……快……”

而就在这个时候,似乎顺应潮流的是下面就是天雷勾动地火,然后白色岩浆喷涌而出,席卷一切黑色森林啊,红色山口啊,完整这是这种战斗的最后结果,一般都是这个样子的。

但是,就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刻,门咣铛一声被人从外面狠狠地踹开,一声暴喝,“二彪子,曼雪,你们干的好事!”

“啊!”

“啊!”

两声惊呼,这一次不但曼雪这个女人惊呼起来,就是身经百战,神经比较大条的二彪子也惊呼起来,因为这个时候是最为关键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神经最为绷紧的时候,达到最高之点,马上就要放松下来,所以人的精神处于上面。

而这一吓,两个人都是浑身一哆嗦,二彪子只感觉自己的火热似乎一下子都给吓得凉了好几度,膨胀最大之点似乎一下子收缩了好几个点,不由心中大怒,怪不得有人会说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吓人是会把人吓得以后都不敢用的,这个时候出来吓人的人是最混蛋的人,以前还没有体会,现在是体会正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