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风流在乡村男女强吻摸下面,岳双腿之间 淫乱男女

发布时间:2019-07-27 09:4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宁菲欣看了一眼还睡在沙发上打呼噜的姚新远,故意对陆雴霄道:“表叔的这个要求,未免太过了吧?”

听到她又叫自己表叔,陆雴霄脸Se冷了一份,严肃道:“愿赌F输!你是想自己乖乖接受惩罚,还是我强迫你接受惩罚?”

他这话的潜在意思分明是:你是想自己乖乖被我睡,还是被我强行睡?

这个混蛋,是非要睡她不可吗?

想到下午时候都那么惊险,晚上去陆雴霄房间,不是等着被他吃G抹净吗?

乔希想了想,看向他:“如果我再赢你一次,是不是就可以要求你收回这个惩罚?”

闻言,陆雴霄却把手一摊,站起身来:“我不玩了!”

“啊?”

“记得晚上来我房间,我等着!”

陆雴霄看了她一眼,随即就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乔希:“……”

她还没见过又人耍赖耍得这么明目张胆的人。

好歹是堂堂的大总裁啊,翻云覆雨的人物啊,怎么这样不要脸?

桌上,唐景天用同情的目光看了乔希一眼,问道:“还玩吗?”

“不玩了!”

乔希也把手一摊,气鼓鼓地走到一边。

徐可心连忙放下手中的纸条,跟上去:“小乔,我怎么感觉你又被我坑了一次?原本我是想玩这个游戏来惩罚那些臭男人的,谁知道居然让你被陆总给惩罚了,你要是不开心就拿我出气吧?”

风流在乡村男女强吻摸下面,岳双腿之间 淫乱男女-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乔希怎么可能真的拿她出气?

只是无奈地摇摇头道:“算了,怪我自己技不如人!”

“那你怎么办?真的要去你陆总的房间吗?他会不会欺负你啊?”

“不知道!”乔希摇头。

“应该不会吧!你不是说他都不理你了吗?”徐可心猜测道,“他应该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的吧?”

说真的,乔希一点搞不懂陆雴霄。

既然不想理她,何必要追到机场把她抓回来?

他都扔掉了自己送他的领带,把她送给了别的男人,现在又何必还要来招惹她呢?

那个男人到底还能有多矛盾啊?

乔希心情不好,脑子也不清醒,就一个人在庄园外面走了走。

只是……她发现身后一直有个黑影在跟着她。

nv孩G脆转过身,朝那个黑影走过去:“沈少谦,你跟着我到底想G嘛?”

被她发现,那个站在树后的男人稍稍有些窘迫,不过口气依然居高临下:“这院子是你家的吗?我随便走走凭什么就说我跟着你?”

“那你慢慢走吧,我回去了!”

乔希懒得跟那男人理论,就想往回走,这时候沈少谦又拦在她面前。

“你真的跟了姚新远?”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是因为那天晚上你跟我发生了关系,才会被送给那个男人的吗?”沈少谦问她,“那天晚上你之所以会出现在我的房间……是被下了Y?”

“是啊,不然我瞎了眼才会跟你睡!“乔希愤愤地说道。

原本沈少谦还有些自责,想着要不要告诉她真相。

但是听到nv孩这个嫌弃的口气,瞬间火了,一把抓住她的手:“什么叫瞎了眼才会跟我睡?本少爷身高186,英俊腿长还有腹肌,那方面尺寸也是得天独厚,多少nv人排着队想爬上我的床,怎么跟我睡了就这么委屈你?”

“那麻烦你别让那些排队的nv人等久了,赶快去临幸她们,用你的雨露滋润万物吧。千万别再跟我这种狐狸精扯上关系,小心侧漏啊!”

乔希只想快点摆脱他,但是nv孩YY怪气的语气却让沈少谦拧紧眉头,抓着她的手越发钳紧:“乔希,你这么看不上我是不是还惦记着陆少?那个男人可是你姐夫,而且你现在还跟了他表侄。他都把你送给别的男人了,你怎么还那么下J,不知廉耻地去G引他?”

“你都说了我下J,我还怎么可能知道廉耻呢?要不你告诉我那两个字应该怎么写?”

“你……”

乔希没P没脸起来,也是让沈少谦完全不知道怎么招架。

他说她下J、不知廉耻,她倒还反以为荣了!

看着nv孩那张刁钻又X感的嘴唇,沈少谦突然心中一痒,想要堵住它。

刚才在游戏间看到陆少吻她吻得津津有味,他突然也想尝尝这丫头是什么滋味了!

是不是真有什么*的味道能让人一尝上瘾,所以让陆雴霄都能沉醉其中。

想到这里,沈少谦突然俯下头要去吻她,然而还没碰到,就被那nv孩扇了一巴掌。

“你脑子有病啊?知道我下J还想亲我,那你不是比我更下J?”

打完之后,乔希还狠狠踩了他一脚,然后那个男人吃痛惊讶之际,连忙挣脱开他钳制自己的手,快速逃离到离他十米之外的安全距离。

然后再对着他做个鄙夷的鬼脸,转身往庄园大门跑去。

沈少谦在身后怔怔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手里没抓着她之后,心里就有一块地方空的难受。

他也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有病,才会对这样一个nv人纠缠不休。

可他就是心里不舒F,尤其是知道今晚乔希要去陆少的房间,想到他们孤男寡nv之间会发生些什么……

他忍不住对那个nv孩的背影吼道:“陆少有很严重的洁癖,你已经被我睡过,他绝对不会再要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闻言,乔希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继续快步跑回去。

死心吗?早在看到自己心意躺在垃圾桶的那一刻开始,她对陆雴霄就早死心了!

现在,她巴不得陆雴霄不碰她,甚至离自己越远越好。

回去之后,乔希还是往姚新远的那个房间走去。

想了想,这件事必须跟那个男人说一声。

她可不想真的沦为赔了侄子又G引表叔的狐狸精。

而且姚新远应该不至于那么怂,亲眼看着他表叔给自己戴绿帽子,却什么都不做吧!

那个男人说不定还有底气跟他表叔理论呢?或者让陆雴霄考虑到亲戚关系,不好意思让她去他房间了!

这样的侥幸,在乔希回到房间后看到里面的男人是唐景天时,瞬间被浇灭。

“你怎么会在这里?”nv孩奇怪地看着他。

“这里现在是我的房间了!”唐景天道。

“那姚新远呢?”

“刚才你走了之后,姚新远醒了,闹着不F气要跟陆少继续玩牌。结果他赌输了,现在被罚去莲花湖中心的小岛运藕!而且那湖边的小船碰巧坏了,所以他今晚是回不来的。”

“什么?”

“还有差点忘了告诉你,可心今晚跟雪儿一个房间,少谦跟他未婚Q一间,你是要跟我睡要是跟陆少睡?”

闻言,乔希的内心J乎是崩溃的!

她才不信是什么小船碰巧坏了,这分明就是陆雴霄安排好的嘛。将她所有后路都给断了,

她怎么觉得从提议来这个度假庄园开始,自己就好像走入了唐景天和陆雴霄他们故意安排好的套?

nv孩心里不舒F,也不肯就这样妥协,G脆对唐景天道:“那我跟你一个房间!”

“你还是放过我吧。”那男人面Se惶恐道,“陆少要是知道你跟我睡,不得扒了我的P啊?”

“我跟沈少谦和姚新远都睡过,也没看他们被扒P啊,你怕什么?”

闻言,唐景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别贬低自己,不然其他人也会看轻你!”

“你们现在不都觉得我是水X杨花、人尽可夫?这还不够轻?”

“起M我没有,我相信你不是个随便的nv孩!但是我也要提醒你一句,陆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千方百计得到,你是怎么都躲不开的。不如抓住这个机会,说不定这是你跟他的转机!”唐景天若有深意地提醒她道。

闻言,乔希却冷哼一声:“转机吗?不需要了!从我被他抓回来送给他侄子开始,我就跟他就不再有退路了!去湖心岛的船已经还有吧?”

乔希说完不等唐景天的回复,就已经转身下楼。

她已经想好了,她就算现在去找姚新远在湖心岛那边喂蚊子,也比在这儿喂陆雴霄好。

然而,nv孩刚走到楼下,就遇到看到陆雴霄那个黑面煞神从门口进来。

那男人好像是刚刚出去了一趟,全身带着森冷的肃杀之气,差点吓了乔希一跳。

“你刚才去哪儿了?”

“你刚才去哪儿了?”

两人突然异口同声问出同一个问题。

乔希反应过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你该不会是刚刚出去找我了吧?”

难道是这个男人料到她想跑,所以准备把她抓回来吗?

那自己现在的处境,算不算被他逮个正着?

看出乔希想躲着他,陆雴霄脸Se一寒,三步并作两步朝nv孩走过来。

在她面前一个蹲身,就将人抗在肩上,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陆雴霄,你放我下来!”

nv孩在男人的背上挣扎不休,就被气氛的陆雴霄狠狠拍了一下PG。

“我给你的惩罚还没执行就想跑,谁给你的胆子?”

“你玩游戏的时候就耍赖,我凭什么不可以跑?这不公平!”

“男人跟nv人之间,本来就没有公平!你注定要被我压!”

乔希被陆雴霄扛回房间,扔在床上。

nv孩连忙蜷紧双腿,警惕地看着他。

原本那男人要对她做什么,谁知道陆雴霄只是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轻轻挽起nv孩的腿,给她查看伤势。

乔希腿上的淤青,是今天才进泥坑里的时候被石头磕着的。没想到这个男人还记得,并且从chou屉里拿出一管Y膏,轻轻给她抹上。

nv孩被他这动作惊得一个怔忪,一时忘记了反抗。

男人的手心很烫,指腹上微微带着薄茧,所以当他的手指划过nv孩腿上细腻的肌肤时,摩擦唤起了nv孩肌肤的微微紧缩和颤抖。

乔希微微蜷紧自己的手,不自在地想缩回自己的腿,但却被那男人按着不许动。

“我自己来,不用你帮我!”

听到nv孩这样说,那个男人也没有反应。

反正他就一只手按着nv孩的脚踝,一只手继续给她涂抹散瘀的Y,就算乔希自己把Y膏拿在手上,也还是拗不过他。

终于,Y膏抹完了!

男人的手心离开,乔希就原本腿上热热的温度迅速下降,似乎有些贪念他给的那样温柔呵护。

“去洗个澡,再睡觉!”陆雴霄用命令的口吻道。

乔希想起他之前说,男人看到洗过澡的nv孩都会爆发兽X,哪里还敢去洗澡?

“我不ai洗澡!”乔希故意道,“你要是受不了,就把我撵出去呗!”

陆雴霄看了一眼她腿上的淤青,刚抹了Y膏,的确是不好洗澡。

再加上傍晚的时候她已经洗过一次,也没什么好洗的。

男人不再强迫她,从自己行李箱里拿了一件自己的睡袍,递给她:“换上吧!”

闻言,乔希没接。

nv孩两只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食指扣着食指,左右望了这个房间一眼,终于还是忍不住道:“陆雴霄,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是叫我表叔吗?现在怎么又直呼我名字了?”那个男人问她。

“你要是觉得长夜寂寞,那就去叫个小姐陪你,或者重新找个禁l。就凭你们陆家在南城的地位,只要你一开口,会有千千万万的nv孩等着你挑选,你何必总跟我过不去?!”

听到她这样说,陆雴霄的脸Se也严肃下来:“如果我只要你呢?”

“你如果非我不可,当初就不会把我送给姚新远了!”乔希道,“既然当初嫌弃我被沈少谦碰过,你现在就不该这么饥不择食!”

闻言,陆雴霄拧紧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