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你的太很紧了岳,跨下新婚美妇换妻小说

发布时间:2019-07-27 09:4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马翠花媚骨横生地娇嗔了二彪子一眼,这小子说话越来越跟村里那些老爷们一样了,什么话都敢往出造,也难怪,这种事情经历得多了,也就对于这种事情没有那么多的神秘感了,“臭小子,这可是办公室,又不是咱们村后山的山坡上,这万一要是进来人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

谁知道马翠花不说这个还好,马翠花一说这个,二彪子顿时就想到了曾经在那李家村后山山坡上发生的事情,山清水秀,四周鸟语花香,山林子的深处,有这么一处向阳的缓坡,长满了茂密的蒿草和矮壮的灌木,从这里可以清楚看清四周围的景象,一眼望去,山连着山,就连远处那小山村也依稀在那隐约可见,而因为有蒿草和灌木的遮挡,不到近处根本看不清坡上的情景。

就是在那个地方,他被那毒马蜂子蛰了,也就是在那个地方,他的人生命运发生了改变了,也不知道是他的幸运啊,还是他的不幸啊!

眼中火热一片更炽烈,二彪子这次不等马翠花去找他了,而是他直接站了起来,饶过大办公桌子,来到马翠花面前,气呼呼地吐着热气道:“翠花啊,怎么着,我说话不好使了呗,刚才进来的时候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我已经吩咐华主任不让闲杂人等进来,在我的地盘上,我说话难道还不好使吗?”

“你要干什么?”马翠花的眼神有些慌张。

“干什么,嘿嘿,当然是要干你了!”二彪子的话粗俗,但是却表明了他的态度,你这个女人是没跑的,看着成熟的女人马翠花整出一副娇羞的少女模样,那股成熟的风情与少女的风情交融在一起,二彪子为之心动不已,这个女人,还让不让人活了,本来没有存心思想把马翠花怎么样,但是现在他却心思已经掩藏不住了。

要知道以前的马翠花美艳是美艳了,总是给人一种俗的美,描眉画目,脸蛋上香粉拍得厚厚的,显得脸蛋那叫一个白,香水简直不要钱的往身上撒,离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香味,大红的嘴唇上口红抹得鲜艳欲滴那个时候的马翠花总是喜欢这样的打扮,,乡野村妇也许有那么一点乡野村妇的俗气质,但却不能不说人家就是有天赋本钱,即便是俗也俗得那么有味道,那个时候的马翠花无疑也是美丽的,只不过装扮上有些让人觉得这个女人是乡下女人出身,可人家这个美丽容貌却是天生的,不分你出身高贵还是贫贱的,但是现在的马翠花也许在城市里呆的时间长了,这个俗气之美去掉不少,反而多了一种妖媚之美。

当马翠花看着眼前这个霸道的男人时,她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

而二彪子看到不一样的马翠花时候同样是心跳加速。

你的太很紧了岳,跨下新婚美妇换妻小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相视一会后,两个人飞蛾扑火般迫不及待的相拥在一起,真的好象就是迫切的不顾一切,两人就是这么迫切。

马翠花是老手,更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她这个年龄绝对已经是如狼似虎了,憋了这么这么长时间,她也是有点憋不住劲,其实这么一搂着二彪子早就心花怒放了,刚才矜持一下只不过是女人都有的小手段吧,既然二彪子采取了主动,那么她被动应战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眉开眼笑的同时,那肉嘟嘟的**的嘴唇“吧”的一声就亲上了二彪子的嘴。

二彪子一开始惊讶了一下,但马上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女人啊女人,女人的心事男人你真的不要去猜啊,两个人有过无数次的经验,几下之后马上就熟路,于是两条如簧的巧舌,围、堵、追、捕、捉,一会游击战一会歼灭战,一会兵临城下一会溃败撤退,混着两人丝丝的口水,玩得不亦乐乎,一阵窒息的热吻席卷后,两人的脸都湿了,虽然那都是对方的口水,但没有丝毫的厌恶,相反,那是他们滔天之火的催化剂,润滑油。

在上面打口水混战的时候,下面也不闲着,两个人也都是老熟人,那还有什么顾忌,一把将她拉过来搂在怀里,双手直接按住那胸前一对女人峰,嘴里含糊不清地道:“翠花啊,来不来!”

马翠花这个时候滔天之火已经被点燃了,她这个年龄的女人火一起那是轻易扑灭不掉的,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同样嘴里含糊不清地道:“来就来,我还怕你不成!”

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二彪子显然对于自己的做法却是非常得意,揉在马翠花的女人峰上感觉这个柔,这个软,不由加大了几分力气,同时,下面两个渴望融合的物件早已勾搭到了一块,马翠花扭动着腰肢,将那肥满凸突的门户隔着裙子摩擦着二彪子下面裤子的那根早已上膛的钢枪。

于是一场隔着衣物的战争逐渐转为肉搏,二彪子的手从衣底探了进去,一步步的往两座高地进攻,翻开那一层意为保护实则装饰的罩罩,直至霸占顶峰,却再也不舍得下来了,揉、捏、旋、转个不停,而马翠花纤纤玉指也绕进二彪子的裤子,握住了那条沉甸甸的一根钢枪,却是发觉自己裙子里小裤裤内的门户早已潮湿。

好不容易吐出了二彪子的大嘴巴,马翠花刚才几乎是没有了力气,没有了氧气,粗喘着气道:“二,二彪子,把门关上,我,我什么都给你。”

很显然,马翠花此时已经进入了状态,此时此刻,她也不去想别的了,还是先自己快乐了要紧。

二彪子这个时候也进入了状态,弓着身子,下面的蠢蠢欲动把裤子顶了一个巨大的突起,这个时候的他自然不愿意去关门,这个样子的他走路也是费劲,哼哧着道:“没事了,刚才我吩咐华主任了,没我的命令,我看谁敢进来的。”

“真的吗?万一要是进来人呢?”马翠花还有点迟疑。

二彪子却打着保票道:“放心好了,环卫局我是一把手,没有人敢说别的。”

马翠花还是有点迟疑,但是二彪子这个时候岂容她再胡思乱想,又把嘴巴凑了上去,又把大手凑了上去,反正就是全方位地进攻手段都使上了。

最后,马翠花果然没有迟疑了,只是红红的**嘤咛地喊着,“彪子哥哥,彪子哥哥,快来咯,人家受不了了……”

多少个夜晚的等待,多少个夜晚的孤枕难眠,现在的马翠花尝试到了二彪子的巨大之后,自然再也不会去尝试原本自己男人卢大炮的渺小,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是一个人过的,她这个年龄,这么长时间没有男人,真的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所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行动就在眼前,让现在的马翠花更加迫不及待了,手一滑,把自己的裙子自动往上一撩,里面风景一亮,拿着二彪子的手就往那肥美之地塞去,来吧,来吧,有个东西来了就好啊!

果然是肥沃的土地水分多,隔着裤衩子就把二彪子的手弄湿了,二彪子不由得嘿然而乐,这还没怎么样呢,彪子哥哥彪子哥哥的就叫上了,等一会儿自己上了手段,只怕马翠花几能飞上天啊!

二彪子已经熟识了女人的奥妙所在,一只魔手贴着裙子,摸到裤衩子上沿着那条肥嫩的细缝一阵来回的律动,碰到顶端那粒黄豆粒的时候总是加大力度的一按,马翠花的身体就发抖,一按一抖,越按越抖,仿佛那是一个开启快乐之源的神奇按钮。

进入了疯狂状态的马翠花一边扭动着,一边解开二彪子的库子,一双如莲花般柔软无骨的巧手熟练的拨弄着二彪子的巨大狰狞可怕恐怖,嘴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闷哼声。

高耸而弹性十足的女人峰,**而圆润的腚子,凸突而肥嫩的门户,修长而肉肉的女人腿,加上美艳绝伦的容颜,这个令无数男人疯狂窒息的躯体,此刻就被二彪子紧紧搂在怀里任由把弄,有的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让人很无奈,有的男人有很多女人,有的男人却没有女人,真的是旱得旱死,涝得涝死啊!“来吧,彪子哥哥,我要做你的女人,狠狠的来吧,人家等不及了。”

马翠花显然已经无法忍耐,说着,转过身去,把腚子向着二彪子眼前摇晃起来,一副你快点来,妹妹等你呢的模样,此时的她已经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此时的她已经忘记了女人应该矜持这一点,此时的她就是一个迫切需要的女人……

门前像下过雨般滑腻腻的,二彪子的大蛇在门口试探了一会,早沾满了女人独有的液体。

前面是无底洞,路道一片沼泽湿漉漉泥泞不堪,两壁紧凑弹压一松一弛,女人这条道上的这种阴雨状况无疑是最适合男人的东西出行了,坚实挺拔的巨大之物在这样的道上来来往往会畅通无阻,而且妙到巅峰**。两个恰到好处的玩艺会不受控制,除了来来往往,还是继续来来往往。

马翠花就是马翠花,如此之庞然大物,一开始只是有点不适的疼痛,但为了后来的享受,咬紧了牙不出声,果然,一阵冲撞之后,那涨满的感觉让她无比的受用。

就在二彪子的局长办公室,连门都不关,一开始是马翠花坐在凳子上,翻开她的裙子,二彪子直接进入,但是这样的方式显然对于双方来说都不是一个好的方式,只一会儿,二彪子就反客为主的自己坐到凳子上,而马翠花则跨坐在他身上,还真别说,这样的方式方法倒是真的不错,让两个人都满意起来,而这样兴奋点也跟着高涨了起来。

二彪子坐镇底下指挥有方,就如一个指挥着千军万马的大元帅一般运筹帷幄,任你奋勇冲杀,我自巍然不动!

而马翠花坐在上面就如一个冲锋陷阵,无往而不利的铁血先锋将军,跨下马,一条兵器**洞闯天下,咬定青山不放松,只把裙子一掀,下面就可以奋勇作战,你猛我更猛,小样,整不死你!

两个人却是就这样较量上了,一个是大元帅,一个是大将军,来了一个帅将大对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

不过到底是元帅比将军大着一个级别呢,你将军再能冲锋陷阵,后面不是有着人家元帅的指挥作战吗,当马翠花冲锋陷阵久攻而不入的时候,也就预示着她的进攻对二彪子是起不到丝毫作用,人家二彪子在底下轻松自若地迎战,任你千般变化,我自风轻云淡。

“啊,我,我摇不动了。”面对二彪子的钢铁防线,折腾了好一阵子的马翠花终于无奈地承认,自己是攻不破了,停下了摇晃的脚步,坐在二彪子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二彪子在下面一只手很是随意地在她后面圆润的美腚上游走,一只手则上去在她那号称李家村第二高峰上流连,这样不管是上还是下都全不耽误,正轻松自如的时候,那知道那边的马翠花却已经自己主动认输了,不由得没好气地哼了一声道:“翠花,不至于吧,这可不是你的战斗力啊,我这还咋地没咋地呢,继续,继续摇起来。”

说着,大手用力地拍了一下她那肥美的腚子,一声脆响,证明了此时二彪子心中的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