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抵达花心啊烫 岳双腿之间,求求你不要再往里面塞东西了

发布时间:2019-07-29 18:5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姜琳不是小说中的那种绝色美女,不过长得绝不难看,白皙的瓜子脸,弯弯的眉,五官长得十分端正,大概一米六三左右的高度。她的身材属于比较丰满那种,最能吸引男人眼光的是她白皙的肤色和浑圆的臀部,夏天的时候她喜欢穿紧身的筒裙,既衬出她比较高挑的身材,又把臀部诱人的线条展露无遗。从小就喜欢成熟型女人的我自然很快就被她吸引住了。

她是我们部门的一个小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很快就熟了起来,在大学里和同学吹牛、扯淡的性格谈吐和与办公室里那群老头们与众不同的气质(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使得我们这两个办公室里最年轻的人走得比较近。

我们的关系有了飞跃发展是在三个月之后,一天下班后她很晚都还没走,我一般是办公室里最后走的,所以我就问她为什么还不回家,一开始她笑了笑没说话,后来经不住我的追问,道出了原因:和老公吵架了。

她说好烦问我能不能陪她到外面走走,我当然一口答应了。因为怕人见到了误会,我说去公园里面走走,她也没反对,于是我们就趁着夜色走进了公园的大门。这个公园自打我念高中之后就再没进过,我们在小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边走我一边开解她,在我的几番幽默之下她终于露出了笑容。

本来我还想有近一步的行动,可是她还是很保守,随后的几天,我们一直相安无事,只是眉宇间的眼神交流。直到有一天姜琳请我去她家修电脑……在那个时候电脑还是个稀罕事物,由于我在大学里面学过一些电脑,加上自己也比较喜欢玩,在单位里面谁的电脑出了点什么问题都找我帮忙看。

下班后我和她来到她家里,本来我还心存着一丝期望,谁知道进门后发现她丈夫也在家。她丈夫热情的把我迎进去,带我到客厅里看他们家的电脑,她就进房间去换了衣服。他们家的电脑主要是用来炒股用的,也没有什么大问题,我把操作系统重装了一次。

抵达花心啊烫 岳双腿之间,求求你不要再往里面塞东西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走进她家的主人房,她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正面对的墙上挂着她和她老公的大幅结婚照片,照片上的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半露出雪白圆润的肩膀,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我看得不禁呆了。

工作中的姜琳和她在床上的温柔可人的表现相差甚远。在工作中,她不苟言笑,做事认真,是一个干练,思维清晰,处事果断的女人。我不止一次听到部门里的那些婆娘们在背后说她是个不好惹的女人。我心理暗笑,不知道算不算一种事业上的成功呢。

如今的我跟姜琳都已经有了各自的家室,但是我们任然心照不宣的保持着这种关系。我迷恋于姜琳的肉体,同样的她也迷恋于我的肉体,我们都只是彼此在家庭之外的心照不宣。

不得不承认,司徒紫薇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那种似有若无的女人味,是流金岁月在身上的沉淀。大浪淘沙,剩下的都是最宝贵的东西。据说,她曾是某富商的情妇。富商离不了婚,于是司徒紫薇提出结束这种纠结情缘。她十指不沾阳春水,没有所谓的经济收入。坐吃山空,她却还能勉强维持。

我对这种有故事的女人,有着强烈的好奇心理。搬到司徒紫薇的隔壁,我这个邻居有着近水楼台之便。时常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可惜她家的窗帘永远低垂。连恍恍惚惚的影子,也不能朦朦胧胧的看见。真的郁闷,怎样才能搭上关系?司徒紫薇如此冷漠,我总是跟在她的身后却不好意思说话。

那天,司徒紫薇拎着水果袅娜出现在长廊尽头。我不失时机的迎面走去,就算不能认识混个脸熟也行。这时,袋子突然裂开。苹果滚得满地都是,她穿着紧身旗袍根本蹲都蹲不下去。这不是我大献殷勤的绝佳机会吗?虽然我的动作有些笨拙,但是却意外得到司徒紫薇的关注。“你好,我叫林子轩。”

“你什么时候住在这里的?”司徒紫薇在明知故问。搬来那天,我就见过她。我的家具,很不小心将她的丝绸裙子勾出一个小洞洞。她极其生气,却不想与我一般见识:“我的衣服很贵的,你赔得起吗?”几千块钱的名牌裙子,等于两个月的全部收入。我很郁闷,有钱人与穷鬼真够泾渭分明的。

家里有个男人,做什么都很方便。几次简单的招呼之后,司徒紫薇开始请我帮忙。换换电灯泡,修修晒衣架。孤男寡女,单独相处。她偶尔说着黄色笑话,撩得我心猿意马。但她又在欲火焚身的瞬间,及时刹车。我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她家。不敢有任何莽撞的行为,唐突佳人如何是好呢?

换了工作,早出晚归是我的生活状态。没有我时刻出现,司徒紫薇也不太适应。偶尔会送来美味营养的汤水,又或者当时得令的水果。她诚意的说:“远亲不如近邻。”我刚想说感激的话,她马上制止:“别误会,我对小弟弟没有兴趣。”她趴在我的身上,眼神如此暧昧。我伸手过去,她却赶紧跳开。

我决定向司徒紫薇表白,成抑或不成也总算死得甘心。她出去应酬,大半夜才踉踉跄跄的回家。看到我在等着,她笑靥如花:“子轩,扶我一把。”她几乎倒在我的怀里,这般娇弱无力的可怜楚楚。“我们可以发展吗?”她愣了一下,紧紧将我抱住。她是寂寞的,需要温暖。她不说,我怎会不明白呢?

我大胆的试探,伸手在司徒紫薇的前胸游移。如果她不拒绝,那就继续下一步行动。如果她拒绝,我就马上住手。司徒紫薇竟然没有反感,甚至做出我自己认为的某种配合。我扶着她走进她的屋子,走上她的床。我刚想迫不及待的解除衣服,司徒紫薇的声音这么近、那么远:“谢谢,你还是回去吧!”“我……”司徒紫薇果断的将我赶出她家。女人心,海底针。只玩暧昧吗?郁闷……

说实话我不甘心,但我确实也没什么办法,我仿佛被她耍了,这让我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无奈。这让我意识到你永远也不要去猜一个女人的想法,也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心思。虽然我没有将她得到,但她的身影还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