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诱惑人的好嫂子,翁熄系小说人说情乱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晚上,即将八点。

慕微澜被洗干净送进别墅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

屋子里静的能听见墙上的秒钟走动。

不知过了多久,门忽然被打开,黑暗中,走进来一个男人,周围黑的连男人身形都看不见,她想抱紧自己,身子却被一只大手握住,抛上大床。

“一千万,口气不小。”

男人冰冷讥诮的声音在静谧的空气中响起,刺的慕微澜心口鲜血淋漓。

她紧紧闭上眼睛,咬着唇瓣颤声道:“要做就快点做,别废话!”

男人似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欺身而上……

痛……!

慕微澜死死咬住唇瓣,仰头,眼泪从眼角簌簌滑落,缓缓闭上双眼……

只要熬过今晚,慕氏企业就有救了,父亲就不用因为还不起债务去坐牢了……

她强忍着疼痛,攀上男人的脖子,凑上香软红唇,用青涩而勾人的声音撩拨他:“要我,狠狠的……”

男人抵在她耳边森寒开口:“别后悔。”

……

一整夜,慕微澜差点死过去,浑身酸痛不堪,像散架一般,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诱惑人的好嫂子,翁熄系小说人说情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窗帘外的阳光明晃晃的闪过她的眼睛,昨晚的男人早已离开,别墅里的佣人推门进来,公式化的冷声开口:“在你怀上孩子之前,先生每晚都会来,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没怀孕,就收拾包袱走人。”

慕微澜捏紧拳头,她一定会怀上孩子的,一定会的。

整整七夜,不死不休的强欢,犹如置身于地狱,生不如死……

一个月后,她被检测出已孕。

“一千万,我们先生已经命人打入了那个账户,从现在起,你就开始安心养胎吧!”

慕微澜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激动的抓住佣人的手,“我想给我爸爸打个电话,问个平安,我想问他有没有收到那一千万,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保证,什么都不说!我保证……求你了……”

许是中年女佣人见她实在可怜,眉心皱了下,有些动容,“你想说什么,我可以帮你发条短信给他。但是,仅此一次!”

……

十个月后,慕微澜躺在别墅产床上,大汗淋漓。

一道道刺耳的叫声穿破屋子,女医生从容镇静的站在一边催产,“用力点,再用力点,孩子头快出来了!”

慕微澜咬紧牙关,在最后一个用力中,终于诞下婴儿。

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女医生动作迅速的将婴儿放进保温箱中,“立刻带走。”

躺在床上下身一片血水的慕微澜,小脸上眼泪和汗水交织,虚弱开口:“请让我看孩子一眼……”

可她的请求,根本无济于事,孩子被装在保温箱里很快被人抱走。

她甚至,连她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别墅外,一辆黑色奢华的限量版迈巴赫。

车上的男人瞧着保温箱里皱巴巴还带着血水的小婴儿,眉心微皱。

“傅总,这孩子像您。”

男人声音清冷低沉,“……你哪里看出像了?去医院。”

“是。”

产床上,慕微澜跌跌撞撞的爬起来,望向窗外,留给她的,却只是一个黑色车影。

……

在生完孩子的第二天,慕微澜甚至没来得及休养,便匆匆赶回了慕家。

慕微澜站在门外,想了好几个关于这消失十月的理由,深呼吸了下,正想抬手摁响门铃,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她轻轻推门进去,客厅里没有人。

奇怪,家里没人吗?就算爸爸去上班了,可是沈阿姨和婉约应该在家。

她正打算往楼上走去时,楼上长廊里闪过两道熟悉的身影——

男人的大手在女人挺翘的臀上調情的掐了一把,女人攥着拳头在他胸膛捶了下,娇嗔着道:“讨厌,你什么时候娶我嘛!你不会还想着那个慕微澜吧?她一声不吭的消失了十个月……”

“我怎么可能想着她?当初我跟她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她是慕家的千金,她跟你比起来,实在太无趣。”男人低头覆在女人耳廓边,暧昧的道,“尤其是在床上,她哪有你花样多。”

女人千娇百媚的往男人怀里瘫软,“哼,你害的人家到现在腿还酸着呢。”

楼下,慕微澜小脸血色瞬间褪去,目光愤恨凄冷的盯着楼上光明正大偷.情的一男一女。

这正对着她后妈的女儿说着荤.话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慕微澜的男朋友简哲。

她不过是消失了十个月,她这个好男朋友,竟然跟她的好妹妹沈婉约勾搭在一起!

……

开在前面的婚车里,慕微澜跟两个孩子坐在一起,傅寒铮也坐在她身边。

但因为两个小花童在,所以慕微澜和傅寒铮在车上也没有什么交流。

小糖豆穿着白色的蕾丝小礼服,像个城堡里的小公主,眨巴着水漉漉的大眼看着慕微澜夸赞道:“慕慕,你今天好漂亮!是全场最漂亮的人!”

慕微澜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说:“比糖豆都漂亮吗?”

小糖豆天真无邪的摇摇头,“那不行,我最好看!除了我,慕慕最好看!”

顾廷川坐在一边穿着黑色小西装,脖子上系着一个红色蝴蝶领结,看着小糖豆说:“傅默橙你脸皮真厚!”

两个小家伙在一边逗着嘴,傅寒铮和慕微澜的目光,无意间交汇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眼底皆是浅浅笑意。

在孩子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戴着婚戒的两只手,悄悄的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

很快,到了悦榕庄酒店。

今天,悦榕庄酒店没有任何客人,整所酒店都成了傅寒铮和慕微澜的结婚用地。

宾客坐了一席又一席。

傅寒铮和慕微澜,一桌桌去敬酒。

但慕微澜穿着行走困难的婚纱和高跟鞋,走了没几步差点跌倒,傅寒铮眼疾手快的托住了她的身子,怕她再摔跤,大手直接搂住了她的腰,低头在她耳边轻声询问:“能坚持吗?”

慕微澜点点头,弯着唇角说:“没关系。”

今天结婚,这么多宾客,总亏是要累上一天的。

傅寒铮有些心疼,说:“那晚上我们好好休息。”

明明是一句特别正经的话,可慕微澜却下意识的给想歪了,白皙小脸绯红,连忙将目光挪到了别处,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袖,说:“我们快过去敬酒吧,还有很多桌呢。”

晚上好好休息……今晚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新婚夜,傅寒铮真的会放过她吗?

他昨晚不是还说,新婚夜要好好收拾她。

慕微澜浑身有些发热,往他怀里更加依偎了点。

傅寒铮似乎是感觉到了,那只搂着她腰的手臂,又收紧了几分。

一桌桌敬完酒后,慕微澜微醺,虽然傅寒铮给她的那瓶酒里,特意偷偷掺了百分之七八十的水,但她脚底下还是有些轻飘飘的了。

今天结婚,她脚上穿的高跟鞋,虽然是高定,比一般商场里买的高跟鞋要舒服,但细高跟毕竟不如平底鞋舒服,何况又是新鞋,脚后跟似乎是被磨破了,火辣辣的疼。

她刚坐回主桌,傅寒铮就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声,之后,傅寒铮带着她离开了一会儿。

离开宴席后,傅寒铮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慕微澜似是没料到,低呼了一声,“干吗……去哪里?”

“去休息室,先帮你处理一下脚上的伤。”

“可是我们是新郎新娘,离开不太好吧,他们要是找我们怎么办?”

傅寒铮向来就不是顾忌别人的人,“我们很快就回去,不会有人找我们的。”

到了休息室里,傅寒铮将慕微澜放到床边上坐着,单膝跪地,抬起她的脚,脱掉了她脚上高跟鞋。

脱下来时,皮鞋与脚部摩擦,慕微澜微微吃痛。

傅寒铮皱了下眉头,说:“早知道你直接穿平底鞋就好了,反正婚纱裙摆这么长,也没人看得见。”

慕微澜嘟囔着道:“那怎么行,不穿高跟鞋的话,站在你身边显得太矮了,别人会说不般配的。”

傅寒铮起身,一边取出医药箱,一边说:“我觉得配就行了。”

慕微澜双手撑着床,看着他,问:“对了,吃过中午的婚宴,我们是回家,还是继续留在酒店?”

“我们和宾客都留在酒店,下午叶希和陆喜宝会陪你去总统套房,会有宾客过去看你要喜糖,不过这个不用烦,叶希和陆喜宝还有禾穗都会帮着你处理的。”

“那你呢?”

傅寒铮握着她雪白的脚丫子,一边给她处理磨破的脚伤,一边说:“我要陪着宾客,如果下午时间空的话,我会去找你。”

“那么多宾客,好多我都认不过来,有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要不要紧?”

“没关系,你只要笑着对他们点点头就可以了,新娘本来就可以不说话。”

说完,傅寒铮抬眸,狡黠的冲她笑了下。

慕微澜被逗笑了,“那宾客真问我什么,我难道要装哑巴。”

说完,慕微澜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她尴尬的抱着肚子。

傅寒铮皱眉,“怎么没吃东西?”

“怎么吃,我不仅饿,我还渴,可我不敢吃,也不敢喝水,穿着婚纱又不能上洗手间。”

“你从早晨到现在没吃没喝?”

“早晨吃了半个三明治,然后就什么也没吃了。”

傅寒铮直接打了个电话给徐坤:“端一份饭菜和茶水到一楼的休息室来。”

慕微澜爱吃那些小点心和甜食,傅寒铮特意嘱咐道:“再拿些小点心过来。”

挂掉电话后,傅寒铮望着她脚后跟磨的鲜血淋漓的样子,有些心疼,“待会儿午宴结束,去了房间后,你把鞋换了,到时候你坐在床上,婚纱盖着,也没人看见你婚纱底下穿着拖鞋。”

慕微澜想想那画面就觉得好笑,婚纱配一次性拖鞋,也真是画风奇特。

等徐坤送饭菜过来的时候,傅寒铮已经帮慕微澜处理好了脚伤。

“BOSS,太太,你们还有什么需要尽管打电话给我。”

傅寒铮颔首,“你先出去吧。”

“好。”

等徐坤离开后,慕微澜直接把双腿放到了床上,光着脚盘着双腿,看着眼前的食物,食指大动。

她真的是饿极了。

慕微澜吃了好几块甜点,满足极了,觉得没那么饿的时候,便不再吃了。

傅寒铮看着她那渴望的目光,又把食物递了过来,“想吃的话,就多吃点吧,真想上洗手间,就把婚纱换了吧,晚上反正要穿晚礼服出来敬酒。”

“那我再吃一点。就吃一点。”

慕微澜手指爬了过去,拿起刀叉,又吃了许多意面和水果,将空虚的胃填饱后,两人才出了休息室,重新回了主会场。

中午的婚宴,一直吃到了下午两点多,慕微澜才能脱身离开,傅寒铮将房卡交给了她,伴娘团和两个小花童陪着慕微澜上了楼。

到了总统套房里,慕微澜端坐在大床上。

禾穗见她绷直了背,有些累的样子,问:“微澜,你要不要现在就把婚纱给换了,穿礼服可能要好受些。”

小糖豆嘟着小嘴贴心的问:“慕慕你很累吗?我帮你捶捶背。爷爷累的时候,我也是这样给他捶背的。”

小家伙爬到了床上,跪在她身后,两只小拳头帮她捶着肩膀和背。

她的心软成一滩水,将小糖豆从背后拉到怀里抱着说:“我不累,糖豆今天也累了吧,起的这么早,还跑前跑后的。穗子,你拿点喜糖过来给两个孩子吃,两个孩子今天肯定累坏了。”

禾穗笑着说:“好。”

禾穗拿了两盒巧克力过来,小糖豆和顾廷川坐在新娘身边,小手打开巧克力盒子,看着里面造型精致的巧克力块,大眼眯了眯,吃的牙齿上黑乎乎的,两个小家伙在慕微澜身边嬉闹着。

“等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我再换礼服吧,到时候造型师再过来帮我做下头发,刚好吃晚宴。”

“也好。”

禾穗忽然上午新娘捧花的时候,笑着问叶希和陆喜宝:“希希,喜宝,你俩上午可是接到了新娘捧花的人,是不是得发表点获奖感言?”

陆喜宝不经逗,微微红了脸,支吾着想把这个话题绕过去:“什么、什么获奖感言……”

禾穗笑盈盈的望着她:“比如说,什么时候跟你家江医生结婚呀?”

陆喜宝坐在那儿,小脸红透,小手揪着裙摆攥啊攥的,“这……这我怎么知道。”

总不能叫她一个女孩去求婚吧。

说话间,叶希找了个借口说:“我那个有点闷,想去外面吹吹风。”

等叶希出去后,就对慕微澜和禾穗说:“你们两作为已婚人士,就不要再狂催婚我们这种未婚人士了,亚历山大。”

慕微澜有些担心的说:“喜宝,你去看看希希,我怕她不高兴了。”

禾穗:“你去吧,微澜这边我来帮忙发喜糖什么的。”

陆喜宝点了头,出去找了一圈叶希,在这层楼的露天阳台上,找了叶希,叶希趴在栏杆边,看着附近的风景,喝着一瓶碳酸饮料。

陆喜宝故意说:“微澜和穗子真是的,她们自己结婚了,就要拉着身边人也赶快结婚。我还没单身够呢。”

叶希笑了笑,“我没生气,也没不高兴。这是很寻常的话题。你不用担心我。”

陆喜宝趴在栏杆上,歪着头望着叶希,说:“我不会说什么大道理,也不怎么会安慰人,但我知道,人生在世数十载,就是图个开心而已,如果在那个人身边不开心,那就离开,如果真的相爱,那就爱。”

“大道理我都懂,但依旧过不了自己心里的这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