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上大学的时候顾安童为人低调,很少表现自己显赫的家世,而江暖家里条件不大好,领着贫困助学金。到大三的时候,江暖忽然间疏远了她。

有一次顾安童私底下听见江暖跟别人讨论她,说她太虚伪,喜欢装模作样,明明是个大小姐,非要放下身段看别人的笑话,还说她跟顾安童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那时候顾安童就想,她和江暖的确不是一路人……

毕业后又过了一年,江暖忽然间再联系了顾安童,还为当初大学的事情向她道歉。

虽然明知道江暖接近她是有目的的,但是顾安童念在两人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还是帮了她不少忙。

想不到司岳云居然会为了江暖而放弃她,居然会为了江暖!

顾安童怎么都想不透江暖是怎么吸引到司岳云的,但是她一直都知道江暖是个很有野心的女人。因为自小的家庭关系,江暖对于名利的追求远胜于其他,她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着司岳云的都难说。

正想着,顾安童的手机响了,是她的另外一个好友陆雨琳打来的,"早知道你今天要丢戒指选男人,我哥哥肯定去参加婚礼。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顾安童苦笑,没有应声。

陆雨琳又道:"反正你和司振玄也是形式主义,要不然你和司家说说,嫁到我们陆家来,我哥哥铁定疼你,他平时就对你那么好。"

顾安童叹了口气,"雨琳,哪能那么胡闹呢。"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说结婚我哥的心都碎成渣了哦……"

陆雨琳的兄长陆启岩因为顾安童与司岳云结婚的事情太过伤心,所以婚礼当天没有去现场观礼,也错过了那么混乱的场面。

"这种事情,也得看缘分是不是。"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是是是。"陆雨琳笑嘻嘻的回答:"我才不同情他呢,他要是运气好说不定今天就把你娶回去了。"

顾安童翻了下身,感觉和陆雨琳说完话后心情好了许多,"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先睡了啊。"

"哎呀,我都快忘记今晚是你和司振玄的新婚夜了。最后再问一句,那个江暖,你真打算放过她么?"

顾安童看了眼窗外清幽的明月,微微苦笑了下,这哪里是什么新婚夜,"以我对江暖的了解,她明天一定会跟司岳云来司家的。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什么见招拆招!安童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再傻了,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她敢抢你老公就敢抢你别的东西,你对她可千万别嘴软手软。"陆雨琳的话就跟连珠炮一样。

顾安通握紧手机,声音柔软,语气却坚定,"你放心好了,我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

她今天当场砸下戒指,就意味着她和江暖、司岳云之间再无转圜的余地。

打完电话之后,顾安童有些苦恼地回到被窝,心里还惦记着明上午叫司振玄起床的事,怕错过时间,她这一晚上睡得都不怎么踏实,以至于她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脑袋懵懵的,好像踩在云端上。

书房也是中式风格,却又不会显得老气与古板,顾安童蹑手蹑脚的走到后屋,有点无措地站在床边。

司振玄睡着之后,收敛了浑身的严肃和冷意,看起来比白天的样子温和了许多。书桌上放着许多资料,看来他真的工作到很晚。

顾安童深吸了口气,戳了戳司振玄放在薄被外的胳膊,"喂,司……早上了,快起来。"

等了一会儿,司振玄没有反应,顾安童只好又挪近了点,结果这回她还没来得及伸手,一只强健有力的手臂突然拽住她猛地一拉,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她就陷进了柔软的床上。

司振玄并没有醒,居然还伸手将她圈在怀里,顾安童侧头就撞到司振玄的颈窝,登时一僵。

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这么亲密,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连大气都不敢出, "起……起床了司大哥……"

脑子里还挂念着自己的任务,顾安童伸手往右边摸索,一探手又不知道摸到了哪里,顿时间浑身一紧,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顾安童睁开眼正好撞上一双黑色的眸子,语无伦次的解释,"刚才我、我照着你的要求过来喊、喊你……然后你一抓就抓着我……"

"唔,我以为你是蒙蒙。"司振玄随口解释了句,"抱歉。"

萌萌是谁?难不成是司振玄在司家的女人?像他们这样的公子哥如果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被当面这样说,顾安童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司振玄越过顾安童去拿手机,赤.裸的上身正好落在她的眼底,他扫了眼顾安童,唇畔勾起一丝难得的笑意,"看来你很喜欢我的床。"

"我、我不是。"顾安童猛地回过神来,慌张地起身。

就在这时,一只银色虎斑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轻轻"喵"了两声,径直跳上了床,一脸撒娇意味的在司振玄身边转悠。

司振玄摸了摸虎斑猫圆圆的头,不忘给顾安童介绍,"蒙蒙,这是顾阿姨。"

顾安童一脸惊奇的看着这只猫, "这是蒙蒙?"

蒙蒙的脸圆乎乎的,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毛茸茸圆滚滚可爱极了,顾安童忍不住伸手轻轻碰了下蒙蒙的头,它一点也不抗拒,反而咕噜着在她的手心里来回蹭。

她还以为蒙蒙是个女人,想不到居然是只猫……

也不晓得为什么,她居然觉得心里舒服了些,抱着蒙蒙偷偷亲了一口,笑着抚摸它绒绒的毛,"萌萌真萌。"

正在穿衣服的司振玄顿了顿,"蒙蒙是公猫,蒙古的蒙。"

顾安童小脸一红,把蒙蒙抱在怀里,小声嘟囔,"反正挺萌的……"

司振玄衬衣纽扣正扣到一半,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扭头就又撑在床上,身子悬在顾安童的面前,"对了,你刚才喊我什么?"

他衣服的扣子还没扣完整,顾安童正好瞥见他那精致性感的锁骨,顿时脑子一团乱麻,"刚才?司……司大哥?"

恢复清醒的司振玄脸上没有一丝暖意,"如果你想让其他人觉得你过的不幸福,你可以继续这么喊。"

顾安童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司振玄刮了下她的鼻子,"叫振玄吧。"

让她喊老公也不实际,两人之间的感情确实没到那个地步。

鼻子被刮的有点疼,顾安童愣愣地看着他,脑子有点发懵。

蒙蒙很不满自己做了夹心饼干,喵喵叫唤了声,就在这么微妙的时刻,门外闯进来一个佣人,"大少大少,二少回来了,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在书房里争起来,你去……"

女佣人的声音在小书房外戛然而止,因为她正好看见这异常暧昧的一幕。

这新婚夫妻还真是有情调,大晚上的不睡卧房,跑到书房来睡,女佣人讪笑着说,"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了,大少你要不要去过去看一眼?"

"嗯。"司振玄顺势就在顾安童的唇上啄了下,"你慢点收拾,不急。"

顾安童呆呆的看着他迅速穿好衣服,离开书房,蒙蒙忽然喵呜了声,把她瞬间惊醒。

她一把捂住嘴,刚才司振玄做了什么?当着那佣人的面亲了她一下?是要在那些外人面前表现两个人的亲密程度么?可就算他们现在是夫妻名义,也不能这么唐突啊……

哎呀呀,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司岳云来了,而且在书房里跟自己的父母吵架,她居然还在这里纠结一个早安吻的问题。

顾安童赶到书房的时候,司振玄还没有进去,他似乎在等她。她气喘吁吁的站在他身边,小声问:"吵得很厉害?"

能不厉害吗?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的声音。

司振玄还没有说话,就听魏玉兰的怒吼声从书房传出来,"我跟你说了几遍,振玄不是司家人,他只是我们收养的一个孤儿,他不能娶顾安童你懂不懂?"

顾安童顿时傻了眼,她从来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听见司家的内幕,她刚想避开却被司振玄抓住了手。

书房里还是乱糟糟的争吵声,但魏玉兰的那句话还在她脑子里回荡,如果司振玄不是司岳云真正的大哥,那司振玄娶她,实际上也是在给他自己在司家奠定更稳定的基石。

其他的她暂时还不明白,可显然,司家还是希望司岳云能娶她。

司顾两家的联姻当然重要,不然顾安童也不可能不管陆启岩的想法。

司振玄面色淡然,仿佛并没有听到魏玉兰的话一般,他松开了她的手,"你今天还有机会选择。"

说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司振玄这句话让顾安童很不舒服,刚好她又听见江暖娇滴滴的声音从书房传来,"伯父伯母,你们也别逼岳云了,木已成舟,我们今天其实是来找安童的。"

顾安童深吸了口气,果然江暖也来了,不过正好,如果江暖不来她反而会有些遗憾。

旁侧的女佣人小声的问:"少夫人,您要不要先去用个早饭。"

"不了。"

顾安童来之前太过匆忙,并没有仔细打扮自己,显得有些憔悴,可即便如此,她身上那份与生俱来的雍容气质也让她看起来极为出众。

她挺起胸膛,推开了书房的门,唇畔带着浅淡的笑意,"大家都在这里呢?爸,妈,早上好。"

众人一脸惊异的看着她,顾安童刻意没有去看司岳云与江暖,而是径直走到司振玄的面前,坐到他身边,也学着他刚才所为,亲密的挽住他的臂弯。

这个举动令司家父母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就在刚才,司振玄还在和自己的弟弟司岳云商量,如果司岳云愿意,他还是能娶回顾安童。正如司家父母所说,他不是司家的亲子,昨天所为是应急,但也的确不妥。

司振玄说得很有道理,司岳云不禁有点动摇,如果不是江暖刚刚横插一句,恐怕他都要同意回司家了。

可他们没料到的是,顾安童会是这种态度。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司汉祥干咳了声,"咳。安童啊……昨天晚上睡的好不好?"

顾安童懒懒的拂了下长发,柔声回答,"哪里能睡好,毕竟是新婚夜,昨天晚上振玄一整晚都不让我睡好,爸爸您看我这眼圈都是黑的。"

司振玄略有点意外的瞥了眼顾安童,虽然明知道她在胡说,但他也没有出声反对,而是静静的看着这女人演戏。

司汉祥和魏玉兰互相望了眼对方,他们原本的如意算盘无法奏效了,这司振玄口中说得好听,居然背地里已经跟顾安童生米煮成熟饭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