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宝贝慢慢来我无耻地被打开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江流走后,春桃慌乱的拿出手机,赶紧给华芷和华琳打电话,希望三小姐和四小姐一起来想想办法。

江流直接将谢东阳拎到一个偏僻的楼道里,这里四下无人,安静的很。

“接着你之前没说完的话。”

“没什么。”谢东阳显然自己也知道刚才冲动了。

“谢东阳,你要是男人,你就把话说完。”

“江流,你这么逼我,对你也没好处,你何必自找苦吃?”

“呵呵,听起来,你貌似知道一点什么?”江流眼带笑意,可分明杀气极重,真的恨不得当场撕了谢家人。

华笙出事后,江流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已经将怒气全部转移到谢家人身上,尤其是谢东瑶。

为了她一个人,弄的华笙现在生死不明。

如果华笙不出手,那谢东瑶死了虽然可惜,可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啊。

江流一直恨自己,为什么没阻止华笙去破那个什么狗屁血咒,他真的好恨。

“我确实知道你一些黑料……当然,其实我觉得,或者说,我从你的表情里看到,你貌似自己都不记得了……听说你五年前坠崖后,失忆后,忘记了那一年发生的事情?”

“是,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些跟阿笙有什么关系?”

江流气的不是谢东阳爆料他过往,而是他把华笙牵扯进来。

“当然跟华笙有关,华笙选择了你,相信你,在你身边,让你做了她的丈夫,可你呢?你就真的那么干净吗?别自欺欺人了,不仅是你,你父母也都不干净,你不如回去问问他们,当年你出手,他们做了什么,掩埋了什么真相,也许你自己问清楚后,比我告诉你,还要震惊。我相信华笙就算醒来,知道这些,她也不会原谅你,因为她是那么的善良,而你们江家……草菅人命,一手遮天,而你江流根本就不配拥有她,不配。”

谢东阳不清楚当年那件事的始末,但是确实陆陆续续的查到,江家人做了手脚,就是不想江流想起当年的事情。

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宝贝慢慢来我无耻地被打开-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而那个卓雅,根据很多人回忆,最大的可能就是已经死了。

但是可笑的是,这样一个在江流生命里出现过的女人,他一点都不记得。

谢东阳觉得,不管他是真的失忆,还是装的,都太过薄情了,这样的他,配不上那样好的华笙。

所以谢东阳刚刚在病房里,才脑子一混,说了那句混蛋的话,说要江流和华笙离婚,他愿意娶植物人状态的华笙。

“好,我自己起问,但我若知道你是故意捏造诬陷我的,谢东阳,你就死定了。”

江流冷着脸说完,直接转身……

他先回了病房,安静的看了华笙一小会,随后消失在了医院。

今晚,注定是个难眠之夜,跟华笙有关的所有人,都无法安稳入睡。

江流听了谢东阳那些话后,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父母,包括他之前总是梦到的那个女人,还有他的破碎记忆。

江流开车飞驰在午夜的公路上,直接朝着江家老宅而去,他要寻一个关于自己的真相。

江流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开车回的老宅了,回去的时候,父母都已歇下。

他们并不知道华笙出事,所以看到江流半夜突然回来,很是意外。

江家夫妇穿着奢华的真丝睡袍,双双起身,江流的父亲带上银丝边眼镜,气场十足。

“儿子,这么晚了,你怎么回来了?”

江流半路上是有怒气的,本想直接开口质问,跟父母好好理论一番。

可到底是自己亲生父母,这些年父母待他恩重如山,悉心栽培,江流也和父母关系很好,始终不忍心用不敬的口气对她们。

“爸妈,我最近老是头疼,然后……老是能听见一个女人说话。”

“儿子,你可别吓唬妈妈。”

江夫人以为儿子是撞邪了,赶紧过来,摸了摸江流额头,然后看看儿子的瞳孔。

“妈,我只是做梦梦到的,就是一个女人对我说我,我不记得她了,她很伤心啊……什么的,我总觉得那女人是我很熟悉的人,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可她看着我的眼神分明那么哀怨,我想了想,只有五年前我坠崖那次,失去过记忆,我想问问,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人?”

江流的父母听完,很是紧张的对望了一眼,看他们的眼神,江流就知道,肯定有事瞒着他。

也许,谢东阳所言非虚……

“没有啊,儿子,做梦怎么会当真呢?”

“妈,这不是普通的做梦,我梦到很多次了,而且每次都头很疼,我总觉得很多事要浮出水面的感觉,你们若是有事瞒着我,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早晚会自己想起来。”

江夫人一脸恐慌,没有主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丈夫。

“别乱想了,没事,你估计是最近工作压力大,休息不好了,有空开点安神补脑的药。”

到底是大人物,有格局有魄力,江流的父亲依旧不肯透漏半个字。

不过江流也改变了主意,不打算逼问他们了,打算自己去查,暗暗的去查,这样的话,也不会打草惊蛇。

“那好吧,那估计是我想多了,爸妈你们是我的亲生父母,我知道你们做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但是我长大了,我是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的思维逻辑和独立人格,我希望更多的是你们能尊重我,而不是私下替我做决定。”

“这话说的,你当初在谢家婚礼上,劫了人家的未婚妻,我和你妈不是也默认了吗?”江父言词之间有些委屈。

“是,爸妈一直很懂我,也很包容我,那行,早点睡吧,我还有事。”

江流笑了笑,然后勉强支撑转身走出了老宅。

“是不是儿子感觉到了什么啊,老公……要不然我们就……。”

“不能告诉儿子,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那件事一旦说了,江流会有抹不去的心理压力,我不希望他过的那么压抑。”江父语重深长的说,江夫人微微叹息,也没多言。

江流出来后,直接联络了自己人,去仔仔细细的调查,他相信,谢东阳能查到的,他也一定能。

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天已经有些亮了。

华琳已经回家了,华芷还在,她在陪护病床上睡着了,春桃和银杏都没睡,坐在病床前一直看着华笙。

“姑爷,您回来了?”春桃和银杏起身。

“她有要醒来的痕迹吗?”江流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春桃和银杏都红肿着眼睛,摇摇头。

“谢东阳呢?”

江流以为他走了,哪知道他竟然还在。

“他在走廊尽头那边抽烟,他妹妹好像是有些低血糖,被他送回去了。”

江流只是黑着脸听着,什么都没说。

一夜之间,家里天翻地覆,华笙一个大活人,就那么眼睁着在他的注视下,变成植物人了,到现在江流还觉得是大梦一场。

“你俩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照顾阿笙。”

“不用,姑爷,我们不累。”

“去吧,我陪她说说话。”

江流说完,春桃和银杏只的点点头,暂时进了旁边的陪护房间内,和华芷一起先休息。

江流看着华笙苍白的脸,心疼不已。

他伸出手,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掌心。

“骗子,欺骗了我好几个月感情,让我对你动心,你却……。”

“总之,你必须醒来,不然不管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不会放过你。”江流一字一句,声音沙哑无比。

华笙因为帮谢东瑶逃过一劫,将自己置于险境,让所有人担心,江流心里苦楚。

而另个一边,华琳回到家后,跟白浩也说起了此事,白浩一开始真的不信,可后来结合上一次华笙让他延迟出门,后来他同事出事,他又有些半信半疑。

“老公,我五妹很可怜,她自小就不被我父母喜欢,送去了山上养大,这些年没什么亲情,好不容易有江流宠她,如今却……总之,我要你努力去破案,抓住那个变态杀手,为民除害,也让我五妹安心。”

华琳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只能督促白浩去抓那个变态杀人犯,白浩点头,“我一定尽力,等我忙完我去医院看看华笙,说起来,我们俩一直承着她的恩情。”

谢东阳在医院抽了一夜的烟,不过一直没有去病房,因为他不想面对江流。

如今华笙出事,两个男人之间关系已经降低到了冰点……

谢东阳怪江流有前女友事件黑料,江流怨华笙是因为救谢家人才会至此。

两个王者之间,大战一触即发。

清晨六点半,华芷醒来,从里面的房间出来,看见江流一夜未合眼,一直坐着静静的看华笙。

手也一直握着华笙的手,看到这画面,华芷很心酸。

“江流,我五妹她……吉人自有天相,你别太过担心。”

“没事,你们去忙吧,阿笙我来照顾。”

“我已经联络了国外的几个朋友,帮我找最厉害的医生,只要能救五妹,我们就是倾家荡产也行。”华芷很喜欢华笙,所以如今看五妹这样,真是一门心思,想出一点力。

“恩,谢谢你帮忙。”江流的口气始终淡淡的,他对任何人的话,都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他心里,如今只有华笙,只要华笙能醒来,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医院里的华笙,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无声无息,就跟童话故事里的睡美人一样。

可是睡美人只要王子一个吻就醒了,可华笙并不会,江流知道,她也许永远都不会醒来。

事实上,华笙确实自己也没想到会困住了,她之前也做好了遭反噬的准备。

她以为会在她破解血咒后,让她大病一场什么的。

哪里知道,直接就没让她走出梦境之门,就差那么一点点。

华笙被阻隔在这个荒无人烟的虚拟之境,在这里,人是没有任何痛苦的,也没有任何情绪。

感觉不到温度变化,感觉不到冷热交替,更是不会觉得饿和困,灵魂被困在这里,属于另一种永生。

不老不死不灭,但……也永远都没有自由,会一直孤独下去……

华笙微微叹息,坐在梦境之门的入口。

“差那么一点点……看来都是命运安排,江流……对不起了,我可能……没办法和你见面了。”

华笙有些惋惜,她这一生,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人,想着郁他共度余生。

可意外就这么突然的来了,如果没有救谢东瑶呢?

虽然她会相安无事 ,可谢家会失去一个宝贝女儿,一条鲜活的生命就那么没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谢东瑶本身养寿未尽,是该活到80岁的,寿终正寝。

可因为意外的被邪教的人下了血咒,所以才会凝结了那么多的霉运之气,差点枉死。

如果谢东瑶真的是注定要死,那华笙就不插手了,可她是被人陷害的,而且还是那么恶毒的手法,她怎能旁观?

虽说她一直以来无欲无求,是个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也没有那种救世人于水火的思想觉悟和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