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宝贝再快一点别停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安然知道自己冲动搞砸了一切,没有这五十万的手术费,她都不敢想弟弟即将面临的后果。如果这个男人能借给她钱……

这个想法一出现,安然就自嘲的摇摇头。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已经救了她一次了,自己未免太过贪心。绝境面前,竟然这么异想天开。

“给她钱。”华天澜淡淡的说道。

安然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身边的华少旭小声抗议:“二哥,这个女人是特殊了点,但是傻子才会花五十万去睡她,你要是喜欢,这边恰好有对姐妹花……”

“妈还不知道你出来。”华天澜轻飘飘一句话让华少旭顺利闭嘴。

他无奈的从钱包里抽出来支票,唰唰几笔,递给了安然。

安然愣了一会儿,快速的接过来,手抖的她险些看不清楚支票上的数字。

弟弟的救命钱,竟然真的有了?

“等一下……”看到华天澜转身就要走,安然赶忙追了过去。

华天澜停步,微微侧头。安然低头嗫嚅道:“先生,我不能白拿钱……”

“所以呢?”华天澜面色依旧冷淡,唇角却挂上了一丝兴趣。

华天澜的注视让安然的脸上爬满红晕,但她还是鼓足勇气仰起脸来,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声音分外坚定:“请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这钱我一定会还……”

她话还没说完,却被华天澜打断道:“先欠着吧!”

说完,径直上了电梯,只留下安然呆呆的看着男人离开的方向。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宝贝再快一点别停-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出电梯后华少旭就忍不住抱怨:“二哥,就算是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我零花钱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是跟二哥要的。

华天澜脚步微顿。

他认识安然,当年的Z市第一千金,自然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他也并不在意。

可是刚才安然抬头看他时的眼睛,是这个充斥着金钱和欲望的社会中少见的纯净,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保下了她。

华天澜缓缓闭上眼睛,再睁开是已经一片清明。他一巴掌拍在华少旭的头上:“有时间多来下公司,要是让妈知道了你整天混迹这里……”

华少旭脑海中浮现出了母老虎的身影,顿时感觉身上凉飕飕的,赶忙说是。

因为华天澜的出面,暮色并没有为难安然,往日里趾高气扬的经理甚至毕恭毕敬的把安然送了出来。

安然受宠若惊,赶紧打车回家换了个衣服,就赶往医院。

她做这事是完全保密的,如果让弟弟知道,他死都不会同意的。

交了手术费,医生立刻进行了手术。

安然第一次体会到了如坐针毡的滋味。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门一开,她猛的站起来,医生说了一句手术成功,她才如释重负的瘫在椅子上。

第二天一早安浩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姐姐趴在他手边睡着。

眉头紧皱,头发有些凌乱,他轻轻的把姐姐的头发捋好。

没想到安然忽的坐起来,挂着大大的黑眼圈惊喜道:‘小浩,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安浩笑了笑,少年的笑容纯净而又阳光:“姐,我没事儿,不舒服我会按铃的。你工作很忙,就别管我了。”

安然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心里有些苦涩。她已经把工作辞掉了,暮色的事很快就会传出去,而她工作的地方最看重声誉。

安浩看姐姐不说话,顿时明白了什么:“姐,你不会辞职了吧?你赶紧和领导道歉,回去上班吧!或者我去跟你领导解释……”

看着弟弟焦急的模样,安然连忙打起精神道:“放心,工作我怎么会辞掉呢?待遇那么好。我只是请了几天假而已。你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我想多照顾你几天。”

安浩这才长舒一口气,表情却有点低落:“姐,谢谢你,是我拖累了你……”

“说什么呢?姐姐照顾弟弟天经地义的,以后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可就打你屁股了!”安然假装生气的瞪他。

安浩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姐,我都长大了,以后不要打我……’

“大了也是我弟弟,不听话就要打!”安然直接打断,装作恶狠狠的威胁道。

姐弟俩对视,接着莞尔一笑,这样轻松愉悦的场景,在安浩检查出白血病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去问下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

安然刚起身,却被安浩拉住了胳膊,他小声道:“姐,医生跟我说手术费需要五十万,你是不是去安家了……”

安然摇了摇头道:“放心吧,那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地方。”

安浩有些诧异道:“那钱是哪来的?”

“有个男人说我长得好看,给我的!”

安然笑着回答,不理安浩后面的话,直接掐死了话题。

安浩的身体恢复的有些慢,几次检查后,医生把安然单独叫了出去,给了张检查单。

安然疑惑的低头一看,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医生,手术不是很成功吗?怎么会这样?”

医生满怀歉意很无奈的道:“手术是成功的,可患者出现了严重的急性排斥反应,保守估计还剩三个月……如果有条件的话,就去国外看看吧!”

安然惶恐的倚在病房门前,脑海里一片空白。

三个月,只剩三个月……

而安浩什么都不知道,顺利出院在家休养。只是莫名要吃很多药,让他很不喜欢。

安然找了份设计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时不时的接点私活补贴家用。

这天晚上她买了鲤鱼,准备给安浩做他最喜欢吃的水煮鱼。

可刚到楼下,就看到一辆奥迪r8停在门口。

这个车牌号她认识,是安浩的亲生母亲张雅。

当初安然母亲还在的时候,张雅是她最好的闺蜜。

可是有一天,张雅突然怀孕了,孩子不是未婚夫的。

她偷偷生下孩子就嫁入豪门,孩子扔给了安然的母亲抚养。前几个月还偶尔来看看,后来干脆就消失了。

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贵妇人,安然表情有些僵硬:“阿姨好……”

“安然,小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张雅面露责备的开口。

安然苦笑,解释道:“阿姨,你觉得如果小浩知道是你出的医药费,他还会做手术吗?”

这一句话堵得张雅哑口无言,调整片刻后才说道:“我这次过来,是准备带走小浩的。当年的事情我错的太离谱了,我必须要补偿他。现在我们在国外的基业没有继承人,我会用干儿子的身份带小浩回去。学校我都安排好了,他在那肯定会过的很好的。”

张雅说完后有些紧张,其实她很怕安然会拒绝。如果安然不点头,安浩是百分百不会跟她走的。

安然想了想,从包里把那张检查单递给了张雅,说道:“阿姨,小浩手术失败了,我一直瞒着他。你带他去国外,先把病治好吧!”

张雅一看,脸色登的变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她赶忙点头,立刻打电话给助手安排相关事项。

安然这算是变相同意了,两人约好了明早她来接。

晚饭时安浩心情颇好的跟安然说着刚看的漫威电影,安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嗯嗯着点头敷衍。安浩见状也渐渐没了说话的欲望,一顿饭吃的很是沉闷。

吃完饭,安浩刚要起身收拾碗筷,就被安然拦下了。

“小浩,我联系了张阿姨,她明早来接你,你跟她走吧!”

安浩立刻明白安然今天不对劲儿的原因了,脾气马上上来了:“她小时候抛弃我,我生病也不管我。现在却让我跟她走,不可能!姐,我不走,咱们风雨同舟,一起奋斗!”

安然一直低着头,生怕眼眶里的泪水让安浩发现,克制着哭腔道:“小浩,你走吧!你对我来说就是个拖油瓶,你病怏怏的拖累我找不到男友,也不能安心工作。我真的累了……”

安浩死死的盯着安然,脸上一会青一会白,整个人不可抑制的抖着,猛的起身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推了下去,大吼道:“我不走!”就冲进了卧室。

只有去了国外,依靠先进的医术,才能救回安浩的命。

安浩说不走,最后还是走了,只给安然发了条短信。

“姐,我不想再拖累你。”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支票,五十万,张雅留下的。

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安然的眼泪顺着面庞止不住的滑落,她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安然一向不爱交际,也不知道华少是谁,只能傻乎乎的每天晚上守在暮色门口,想等到那个男人。

她知道对于那个男人来说那钱不算什么,可是她有借必还,这是原则。

然而半个月过去了,那男人都始终没有出现过。

周六加完班,同事约着一起去吃饭,吃完饭非要去k歌。

安然喜欢安静,可是也熬不住同事的热情,就一起去了。

只是没想到,同事们竟然选了暮色。

包间太吵,安然晚饭又喝了点酒,头晕脑胀的,就想出去透个气。

结果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上了五楼。

这是她卖自己第一次的地方,也是在这里,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房门突然打开,一双手猛的伸了出来,一把抓住安然的胳膊,拽了进来!

安然吓得闭着眼失声尖叫,满脑子都是胖男人的身影,拼死挣扎抵抗!

可是依旧如同被拎小鸡仔儿一般,直接扔到了大床上,重重的压下,炙热的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迎面扑来。

“抱歉,帮我一次,我会给钱……”

低沉悦耳又有些熟悉的声音,让正死命抵着男人胸口的安然一愣,猛地睁眼:

怎么会是他!

“先生,别这样,我不是……”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堵住了嘴。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

清晨的阳光顺着窗帘缝隙洒落在安然脸上,她难受的皱眉,长睫抖动,缓缓睁开了眼睛。

强忍着浑身酸痛想要起身,可是却一个不稳,险些从床上翻下来。

她抬头,恰好看到那张英气又不失俊美的脸,近在咫尺。

伸手想要抚上男人的脸,手却悬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

她曾无数次想过跟这个男人再次见面的场景,唯独不包括昨晚那种。

这样的男人,不是她可以奢求的。

他和她注定是两条平行线,这辈子都没有相交的可能……

床上的暗红血迹异常的刺眼,安然愣愣的看了半晌,红着眼眶,拿出那张支票,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样,他们就两清了。

刚转过走廊,安然就跟一个行色匆匆的女人擦身而过。

女人个子很高,用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可是安然还是莫名的觉得眼熟。

只是二人都忘了一点,走廊后面,只有一个房间。

穆薇一早就得到了消息,昨晚华天澜没有回家休息。

她迅速发动身边的关系线,当得知华天澜在暮色开了房的时候,险些咬碎了牙!

为了榜上华天澜这条大腿,她费尽财力物力,甚至数次“牺牲”自己,制造出各种与华天澜“偶遇”的机会。好不容易才硬生生挤进了华天澜的生活,成了他的“绯闻女友”。

结果,自己盯了许久还没来得及下口的肥肉,就这么被别的女人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