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安然倒吸一口冷气,明明紧张的声音都在颤抖,面上却依旧毫不示弱:“华先生这样未免太过可笑。”

“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自然该履行应有的义务!”华天澜沉声道,安然的抗拒反而激发了他的征服欲。

安然心中一痛,这个名义上是什么意思,她心中一清二楚。自己在华天澜心里,也不过是一个泄yu工具。

穆薇,才是华天澜心中最爱的那个女人。

这样的刺激反而让她情绪平静了一些,闭了闭眼,轻声道:“华先生,夜深了,有什么话明天说吧,该睡了。”

既然华天澜把自己扔在床上,不介意自己跟他一起睡,安然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去睡那冰冷的地板。

可是安然这种无所谓的态度,顿时激怒了华天澜。

他猛的捏住安然的下巴,凶狠的吻了上去。说是吻不如说是撕扯,安然很快就闻到了血腥味儿。

一想到医生说的“一个月内再有房事很可能彻底失去做妈妈的权利”,安然再也忍不住,用力咬了华天澜一口。

安然迅速往后挪了挪,拉开二人的距离,脸色泛白:“华先生,你不能碰我。”

华天澜嘴角挂着冷笑,脸上不带丝毫的感情道:“我的妻子,我不能碰?”

安然惊恐的看着华天澜在她视线里慢慢放大的俊颜,拼了命的挣扎着。

这种死都不从的态度,把本来只是想吓唬安然一下的华天澜彻底激怒了……

安然竭尽全力的挣扎着,歇斯底里的嗓子都破音了。

她不能,她绝对不能让华天澜碰自己。

宝贝再快一点啊要断了,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哪怕至少过了这一个月……

她不想丧失做母亲的权利……

安然的哭喊就在他的头顶,可他却无动于衷。

相比于安然的眼泪,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华天澜忍不住有些恼怒的瞪过去,却看到她脸上已经爬满泪水,鼻涕眼泪都糊成了一团,那种凄惨绝望的模样,让华天澜心中都忍不住一动,瞬间不自在起来。

“无趣!”华天澜一把推开安然,随手穿上睡衣站起来,冷冷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安然逃过一劫,身上都不顾的遮挡,下意识的几乎连滚带爬的挪到距离华天澜最远的斜对角床边上,眼神里除了满满的恐惧还有一丝庆幸。

幸好,逃过一劫,不至于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她……她还有做母亲的机会……

她大口的喘着粗气,缓了好一阵子,才颤抖的抓过来床上的浴袍,包裹在身上。

看着安然反应这么大,华天澜脸色越来越黑,眼神也越发冰冷:“还不快滚?”

安然低头系带子的动作一僵,随即没事儿人一样站起来,浴袍遮盖下的双腿不住的打着哆嗦。

经过衣架时,安然把自己的衣服取下来,当着男人的面一件件的穿好,就走了出去。

关门的声音并不大,但华天澜盯着被关上的门,半晌都没有动弹。

大晚上的,这个女人还能去哪?

肯定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凑合睡一晚,佣人习惯每天早起做早饭,必然会看到。然后,母亲顺理成章的就知道了。

华天澜冷笑一声,这个女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跟自己玩心机。

他站在落地窗前,盯着漆黑的夜看了好久。最后还是转身出门准备把安然抓回来。

母亲当初因为父亲突然去世,悲伤过度,心脏落下了毛病,情绪不能有太大的起伏。所以日常的时候,他跟华少旭都是尽量避免惹母亲生气。

但最近几个月来,因为安然的事情,他没少让母亲生气。

华天澜下了楼,却发现沙发上空空如也,安然不在这里。

一丝惊慌略过心头,很快被更多的烦躁掩埋,

安然一个人坐在老宅花园里的小亭子里,刚刚下过雨,木椅上面湿漉漉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有了一丝丝的凉意。

可是身体的凉意,却比不上心中彻骨的寒意。

华天澜视她如敝屣,看不起她嘲讽她侮辱她,这样轮番的折磨,已经让安然快要陷入精神奔溃的边缘。

可是她却知道自己没得选择,太多羁绊,让她只能忍受这半年的契约。

既然不能抗衡,那她干脆就躲避了。

自己一个人坐在冰冷的木椅上,准备熬过这一晚。

好在刚刚下过雨,蚊子暂时都没有出来活动,一阵凉风吹过,安然忍不住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早知道刚才出来的时候带着毯子就好了,现在回去拿是万万不可能的。

她没有老宅的钥匙,这会敲门肯定会吵醒婆婆他们。

木椅边上有一棵银杏树,树干很粗,两个人都合抱不过来,听说老宅刚建的时候,它就在这里了。

黑漆漆的夜空,风吹过银杏树,银杏叶哗啦啦的响声,很快就让胆子本来就不大的安然,毛骨悚然起来。

她总觉得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身后更是凉飕飕的,好似有人在她脖子上吹凉气。

安然简直吓惨了,踢开脚上的拖鞋,双臂环绕,把头深深的埋了进去,嘴里念叨着什么。

大半夜的,华天澜找人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找,在老宅里黑灯瞎火找了半天,总算找到安然的那一刻,差点没忍住就要开口骂了。

但见她姿势奇怪,似乎很害怕的样子,就放轻脚步,缓缓靠近她,然后便听到她嘴里念念有词道:“各位鬼神大人,请不要伤害我。我没钱,我老公很有钱,你们去找他,好好吓唬一下他,他会给你们很多好处的……”

华天澜听着安然带着颤抖的声音在不停的重复,顿时有些哑然,脸色先是一黑,嘴角却控制不住的微微的上扬。

在这一刻,他竟然感觉安然有一点点的可爱。

可是下一秒他就想起来查到的安然那份资料……

华天澜脸上瞬间恢复了冷漠,伸出手来重重的敲了两下椅子道:“呵,在这里睡然后明早让我妈看到?可怜巴巴的样子得让我妈好不心疼啊。安然,你可真是好心机啊!”

安然这会儿本来就害怕,听到身后突然有人说话,哪儿还顾得上听清楚说的是什么,吓得登时慌不择路,拖鞋都没穿,直接从椅子上蹦了下来。

等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后后,顿时就明白了是谁,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轻声问道:“华先生,你怎么出来了?”

虽然安然因为之前的伤害,此时并不想见到他。但还是不争气的因为他的举动而红了耳尖,所幸天色很暗,看不出来。

有没有可能……他是在……担心她?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华天澜下一句话给打断了,他沉声道:“你还真是不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你以为这样让我妈对我施压,我就会对你好了?”

安然听到华天澜这么说,知道他是误会了自己,有些无力了,她早就该习惯了,毕竟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对象是她,这个男人永远会往最坏的地方揣测她。

但她还是下意识的解释道:“是你说让我……我只是没地方去,所以想在这里凑合一下……”

安然的话让华天澜脸色更加冷硬,他毫不客气的回道:“我让你滚,是滚出华家!”

安然心中苦涩,垂着头没说话。

但睫毛快速的抖动了几下,手紧紧地抓住衣角,身子都有些不稳,感觉头晕眼花随时都可能倒在地上。

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非要对她这么恶毒?

她不奢求什么,只要华天澜能把对穆薇百分之一的好,给她一点点,她就满足了。

可是偏偏这百分之一,华天澜都懒得虚与委蛇。

手握住又松开,松开握住,重复几次后,安然深吸一口气,用最快的语速低声说道:“对不起,我这就走。”

声音中带着一丝哽咽,说完转身就跑。

可还没跑出两步,却被人一把抓住,拽了回来。

安然神色恐慌的看着华天澜,不知道他还想怎么怎么自己。

“我允许你走了?”华天澜冷声道。

安然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自己这会应该怎么回答,才能让华天澜满意。

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除了会引起这个男人的厌恶之外,再没有任何的作用。

她爱他入骨,为他生下兰兰。

可这些话她不能说,无数次的小心翼翼,换来的只能是华天澜一次更甚一次的恶言恶语。

“对不起,华先生,真的对不起……”安然沉默了半天,最后只能道歉。

虽然安然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但还是再次道了歉,希望能华天澜能放她一把。

华天澜凝视了安然良久,这张脸长的如此纯净,为什么做的事却让人如此不齿?

安然淡淡的瞥了一眼华天澜,迅速的从他身边绕过,跑回了华家。

华天澜愣怔了一下,看着这个女人远去的身影,神情有些怪异。

这个女人,总是这么的...倔强,很多时候都会让他生出一肚子火气。

安然在墙角靠着,盖着毯子,睡了一夜。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腰都酸了,感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

床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华天澜已经起床了。

这是他的卧室,什么事他都是自己做,都不给安然一个做妻子应该表现的机会。

安然僵硬的起身,忍着腿麻洗漱了一下才下楼。

李茹雅已经醒了,正坐在客厅喝茶看早间新闻。

看到安然走路的时候腿上怪异的姿势,李茹雅的脸色瞬间变了。

她猛的起身,脸色难看手上动作却十分轻柔的扶上安然,音量因不满瞬间的拔高了几度道:“天澜昨晚是不是又碰你了,他这个畜生怎么能对你这样,明知道你……”

安然眼眶一红,昨晚一幕幕的场景又浮现眼前。受尽心爱男人的百般凌辱都忍过去了,此刻李茹雅的关心和疼爱却让她差点落下泪来。

安然苦苦一笑,抛掉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不合时宜的念头,赶忙柔声安慰起李茹雅来。

“妈,你别这么说天澜,他知道我身子不便,并没有对我……天澜他真的对我很好……我只是自己睡麻了脚而已……”

安然心里一酸,声音也愈发的低沉哽咽。她赶忙的低下头,而李茹雅只当她害羞夫妻之间的事,便欣慰的露出笑容。

李茹雅轻轻拍拍安然的手臂,示意安然坐在沙发上,她对这个乖巧懂事的儿媳妇真是越来越喜欢了。

“安然啊,你身子还没好,好好歇着,妈亲自给你做点有营养的吃的,给你好好补补身体。”

李茹雅说罢向厨房走去,因为自家老二把安然折腾成这副惨样,她这个做婆婆的可是又心疼又愧疚。

安然赶忙跟上,道:“妈,我也略懂一点厨艺,您教我,我做就好了。”

李茹雅刚要出声制止,安然就甜甜一笑撒娇道:“妈,我也是想跟您多学学,以后好做给天澜吃嘛~”

说要学厨艺是假的,怕华天澜跟她发火才是真的。她已经知道自己百般不讨好了,可不敢再被华天澜给安上指使他妈伺候自己的帽子。

李茹雅不知安然心中所想,只当新婚小夫妻恩爱有加,脸上浮起了欣慰的笑容。

厨房里的原料早已经被佣人准备好了,安然做了个简单的中式早餐,正在熬最后的八宝粥。

李茹雅对这个儿媳妇更加喜欢了,长的好看,人还文静懂事,不矫情还会做饭。

对于现在浮躁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是万里挑一了,特别是对比那个做作的戏子。

“然然,你以前在家里也经常做饭吗?”

“嗯,一个人过习惯了,吃喝只能靠自己。”

李茹雅听着安然轻描淡写的说这些话,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