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情乱山野,啊不好大好舒好深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慕微澜微微蹙眉,如实说:“从一开始你跟祁彦礼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你们不合适,我说不上为什么,但也许这就是我作为旁观者的直觉。因为祁彦礼对乔桑的感情太深了,导致了祁彦礼对除了乔桑以外的外界一切都漠不关心。果果,你是走不进他心里的,你跟他,时间不对,情境不对,人也不对,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对你动心的。”

叶果双眸微微泛红,声音也有些哽咽,“可……可是微澜,我这一次,好像真的是栽在他手里了,他明明没有为我做过什么事情,我却始终放不下他,这一次跟我以前谈的那些恋爱通通不一样。我当时跟他分手后,我也以为我只是会难过一时,等出去旅游散散心,我就不会那么难过了,可是过去这么久了,我依旧忍不住的打听他的消息,哪怕是他跟乔桑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密切的关注着他。”

“果果,我能理解你,但是……”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犯贱,甚至是个神经病?可是爱情就是这样不讲道理啊,我也不想爱上他,我知道对于祁彦礼来说,我甚至可能就是个路人甲一样的存在。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去关注他。”

慕微澜伸手只默默的抱住了她,伸手拍了拍她微颤的背脊。

这种时候,朋友的拥抱比奉劝更管用。

“会好的果果,你一定会遇到更好的男人,疼你,爱你,关注你。”

过了没一会儿,傅寒铮回来了,“事情都办好了,待会儿还有医生和护士过来给祁彦礼转病房。”

叶果淡淡开口说:“谢谢小舅。”

“你谢我做什么,虽然我不想说教你,但你跟祁彦礼关系,你自己好好拎清楚。他可能要住院一周以上,这一周时间,难道你要陪在这里照顾他?”

慕微澜私底下伸手扯了扯傅寒铮的衣袖,示意他别再打击叶果了,可傅寒铮这样的男人,比起慕微澜这样感性的女人,自然是不一样的,毕竟本身就是不同的两种物种。

“我……”

情乱山野,啊不好大好舒好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你留在这里照顾可以,但你要想清楚,是以什么身份。祁彦礼的前女友?朋友?还是他的备选女友?”

傅寒铮就差没把“备胎”两个字给说出口了,慕微澜看着叶果的脸色渐渐变白,连忙伸手掐了一把傅寒铮的手。

这男人,会不会安慰人。

叶果情绪有些崩,微微张口说:“我……我会想清楚的。”

“祁彦礼既然没什么问题,那我跟你小舅妈先回去了,你自己开车回家小心。”

叶果:“好。”

慕微澜:“……”

小舅妈?什么小舅妈,好难听。

傅寒铮搂着慕微澜刚出医院,慕微澜就瞪着他。

男人垂眸瞧了她一眼,“一直瞪着你男人做什么,想吃你男人也得等到回家。”

慕微澜呛到:“……”

“你刚才对果果真的好凶,说话好伤人,什么叫果果是祁彦礼的备胎啊。”

“如果我不那么说,那丫头能快刀斩乱麻分清自己的身份吗?她对祁彦礼的感情要是再拖下去,会病入膏肓。”

慕微澜好笑的看着他:“你之前不还对我说,只要给果果塞个美男,她就立刻忘记祁彦礼这回事儿了吗?傅大总裁的判断力出现误差了吧,果果比你想象中要深情。”

傅寒铮没反驳,却是反问了一句:“傅太太,你知道在感情里最可怕的两种感情是哪两种吗?”

“是哪两种?”慕微澜有些好奇。

“浪子动情,渣女玩心。”

慕微澜:“……”

等慕微澜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思索着傅寒铮刚才说的那句话,啧舌:“哪有人说自己外甥女是渣女的?”

傅寒铮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玩了那么多段感情,没一个真心的,全是走过场,这还不算渣?”

慕微澜凑过去,一手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的俊脸问:“你知道果果谈过几段恋爱?”

傅寒铮挑了下眉,“她的感情史,应该不能用几段来描述吧?几十……段?”

慕微澜眨了眨水眸,望着他的眼神,更加不怀好意了,“那……傅先生,你谈过几段恋爱啊?”

像这种送命题……傅寒铮怎么可能会答错。

“你是指发展到什么程度的?如果是到上.床这一步的话,我只谈过你一个。”

慕微澜皱眉:“傅寒铮你太狡猾了。那你这意思就是说,牵手、接吻,只要不到最后一步,其他都不算恋爱关系?”

“牵手的话,跟萧娅有过,接吻的话,傅枭出现的时候,用我的身体跟姚芷月有过。”

慕微澜勾唇笑了笑,笑的一脸灿烂,但语气却阴阳怪气的:“好,很好,撇的很干净。”

黑色世爵开了很长的一段路出去,过了许久,慕微澜靠在副驾驶上都快睡着了,却听见开车的男人淡淡的认真开口说:“用心去爱的,只有一个,走进我心里的,也只有一个。”

慕微澜的睡意,一下子被赶走,特别想听到傅寒铮对她说甜言蜜语,“那个人是谁呀?”

“那个人,现在每天晚上都睡在我怀里。”

忙了半夜,回到家后,慕微澜靠在傅寒铮怀里没多久又开始昏昏欲睡了。

但傅太太还不忘问某男人:“傅寒铮你是浪子吗?”

傅寒铮不以为然:“傅太太,你问一个真正只谈过一次恋爱的男人是不是浪子?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太过分?”

慕微澜嘟囔着:“哪里过分。”

男人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低哑道:“傅太太,你应该觉得傅先生是个纯情男人才对。”

“……”

纯情?纯情……纯情这件事跟傅寒铮有关系吗?

这男人明明就是个老司机!

慕微澜困的眼皮快睁不开了,傅寒铮却拉上被子,在被子里做动作。

被子里,发出惨兮兮的叫声:“傅寒铮……!我不要跟你聊荤的!”

但最后,再多的抗议声,也只剩下呜呜呜的声音。

……

第二天一早,傅寒铮身心舒适的起了床,慕微澜趴在大床上,赖了半天床。

傅寒铮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拍了拍她的背:“今天我们一起去看看祁彦礼。”

慕微澜一脸嫌弃:“祁彦礼那个人一肚子坏水,我不想去看他,你自己去好不好?”

傅寒铮:“……”

……

早餐桌上,慕微澜帮小糖豆剥着鸡蛋,一如既往的将蛋白递给小糖豆吃,自己吃蛋黄。

慕微澜问傅寒铮:“你待会儿真的要去医院看祁彦礼吗?”

“嗯。”

“我不去哦,反正我跟他也没什么交情。”

傅寒铮也不勉强她,她不去关心别的男人,他倒是乐意,当然很同意她的做法。

“对了,你派人去帮祁彦礼找乔桑,有什么消息了吗?”

傅寒铮微微蹙眉:“暂时还没有,不过已经让徐坤派人去乔桑的老家找了,应该能知道点消息。”

慕微澜疑惑道:“你不是说现在的这个乔桑……其实是乔桑的亲妹妹乔洛吗?可是你跟祁彦礼曾经和乔桑这么要好,她有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亲妹妹,为什么都没有跟你们提起过呢?”

“这个还在调查,但肯定是亲妹妹,甚至有可能是双胞胎,否则不会长得这么像。”

慕微澜点点头,又问:“那祁彦礼要是知道乔桑真的早就死了,会不会又来对付你?”

傅寒铮握着刀叉切三明治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抬眸满含笑意的望着对面坐的小女人,“我的心结已经被你打开了,即使祁彦礼再来对付我,我也没什么软肋被他捏在手里了。”

慕微澜有些苦恼的嘀咕着,“话是这么说……但是你要是那个什么第二人格第三人格又被刺激出来,倒霉的可是我跟小糖豆。”

小糖豆正在一边吃着喜欢的烤火腿,听到他们的对话,好奇的睁着乌溜溜的大眼问:“慕慕,第二人格和第三人格是什么?爸爸会变身吗?”

傅寒铮和慕微澜皆是一愣,随即相视一笑。

慕微澜说:“对呀,会像奥特曼那样变身,然后保护我跟小糖豆还有弟弟。”

小糖豆抓着儿童小筷子,激动的说:“爸爸你快变一个让糖豆看看!”

傅寒铮摸了摸小糖豆的小脑袋,说:“只有在你们危险的时候,爸爸才能变身,平时变不了。”

小糖豆眨巴着大眼,奶萌奶萌的说:“爸爸就算不变成奥特曼,在糖豆心里,爸爸也是巨人!”

傅寒铮看着妻子和闺女,心里软成一片。

……

就在傅寒铮打算出门时,慕微澜的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陆喜宝。

慕微澜还以为陆喜宝今天可能是调休什么的,打电话过来是约她一起去逛街的。

“喂,喜宝。”

“微、微澜……江清越被送进急救室了,我很担心,很着急,医生说需要家属过来,可是……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江清越有什么家人……”

慕微澜一怔,“……什么?江医生在急救室?到底怎么回事?”

“江清越早晨忽然晕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送他过来的时候,他几乎已经昏迷不醒了。”

“好,我知道了,你的医院地址微信发给我,我跟寒铮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后,傅寒铮微拧眉:“江清越怎么了?”

“江医生早晨忽然晕倒进急救室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是医生怎么会这么不小心。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吧。兰嫂,你帮我好好看着小糖豆和小盐豆。”

“好的,少奶奶。”

……

到了医院后,只见陆喜宝坐在长廊的座椅上,孤立无助的抱着胳膊。

一看慕微澜来了,陆喜宝起身直接抱住了慕微澜,哽咽着:“微澜,怎么办,江清越的情况好严重,我好害怕。”

“没事的,江清越自己是医生,如果真有什么问题的话,他应该自己会注意的,不会那么严重的,你先别慌。”

陆喜宝眼泪从眼眶涌了出来:“我跟他在一起那么久了,连他有没有家人,家人有哪些,我都不清楚……”

慕微澜看了一眼傅寒铮,傅寒铮自然理解她的意思,但……江清越这家伙没家属啊。

傅寒铮说:“喜宝,如果需要有家属签字之类的,你可以直接代签。”

陆喜宝唇瓣翕张,有些不可置信,“我?可是我跟江清越还没结婚……”

“没关系,我相信在江清越心里,你早就是他的妻子了。”

陆喜宝脑子乱哄哄的,嗡嗡作响,根本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只想着江清越能平安的从抢救室出来。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忽然就晕倒了呢?

没过一会儿,主治医生从抢救室出来,摘掉口罩,走了过来。

“江医生没什么问题,已经转去普通病房了。”

陆喜宝很是疑惑:“可是医生,他怎么会忽然晕倒?而且看起来很严重……这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病人有胃出血,所以暂时性的休克晕倒,但只要进行治疗,问题就不大。”

陆喜宝眉心蹙的更深了,“可是他那样子,像是比胃出血更严重啊……”

“可是该做的检查,我们已经全部做过了,病人的确只是轻微的胃出血。”

陆喜宝也没多想了,只点点头,傅寒铮跟慕微澜陪着陆喜宝去了江清越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