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你的太很紧了岳,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云琛抬头便看到小女人清清爽爽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块白嫩可口的豆腐。

云琛抬眼看了看她,削薄的唇角,不觉划过一抹满意的笑。

明媚皮肤是少有的白皙,五官属于那种耐看性,一打眼,并不是特别出众,但越看,越有味道。

睡衣有些宽大,云琛目光从明媚锁骨划过,又不动声色的收回。

“睡觉吧。”云琛伸手将笔记本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上,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床,示意明媚过去躺好。

明媚固执的抱紧单薄的浴衣,充耳不闻的站在那,动都没动。

上他的床睡?开玩笑的吧?万一他大半夜没忍住吃了她怎么办?她可没那么心大。

再说,真上了云琛的床,她怎么对得起欧亚?

见女人站着不动,云琛的声线渐冷:“过来。”

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不容人置喙的寒冷,明媚小腿哆嗦了一下,拼了老命的站在那里坚持:“那个,我今晚睡这里就行。”

她颤颤巍巍的指了指旁边的贵妃椅,跟云琛“客气”道。

“过来。”

云琛渐冷的脸色,已经在严重警告她,他不想再说第三遍。

明媚纠结的看着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执拗:“姐夫,我睡这里。”

明媚喜欢的人是欧亚,不是云琛,她有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不可能和云琛靠的那么近。

直接抱紧身上唯一的浴衣,明媚果断躺在了那张贵妃椅上,因为不敢看云琛那骇人的目光,她又连忙翻转了个身子,将后背留给床上的男人。

可,即便是背对着他,但男人那道足以穿透一切的森然目光,却依然逼迫的明媚坐卧不安。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恐怖啊,她今晚还能睡个安稳觉不了?

你的太很紧了岳,太粗太硬不行快退出去bl-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一条羊绒毯子突然轻轻丢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盖在明媚的身上。

明媚微微一愣,连忙扭头看了身后的云琛一眼,却刚好看到他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的身影。

默默的看了这个男人一会儿,明媚不禁失笑。

她一直觉得他是个很冷漠的男人,杀伐果断,从不留情,可是如今看来,他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

盯着云琛坚实挺阔的后背,明媚好半天才缓缓闭上眼睛。

她是真的困急了,一个哈欠打下来,也就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半夜突然睡得冷了,明媚全身打了个哆嗦,忍不住抱着身上的毯子将身子弓的像个虾米。

她正要打算蜷缩起来取暖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臂,慢慢伸到她的身下,突然将她从贵妃椅上抱了起来。

犹如从万丈寒冰瞬间跌入温暖的棉花里,明媚突然感觉身上暖暖的,好舒服。

“嗯……”

觉得睡得暖了,明媚嘤咛一声,忍不住翻了个身,习惯性的搂住身边人继续睡觉,顺便将一条小腿搭在这个特大号的抱枕上。

凌乱的发丝蹭的云琛下巴有些痒,云琛睁开眼,低头看了看那蹭进自己怀里的小脑袋,眼底划过一抹温柔的光。

他没有搂着人睡觉的习惯,但这女人躲在他怀里的感觉,他不讨厌。

低头望着怀里睡的跟个猫儿似的女人,云琛眼眸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他轻轻起身,拿了枕头旁的手机,转身从卧室退了出去。

“查清楚了吗?”云琛站在寂静的走廊里,声音暗沉的问电话里的江晟道。

“查清楚了大少爷,明心交代,送给老爷子的玉佩的确是她父亲伪造的,目的也不过是贪恋老爷子当初许下的那个婚事罢了,至于那块真的玉佩,她也不知道在那里,不过肯定是在明媚小姐手里无疑。”

云琛皱了皱眉头,突然开口吩咐江晟道:“去查一下明媚的身世。”

欺骗云家的代价没有人可以承受,除非明皓城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不得已偷梁换柱。

“是,我这就去查。”江晟闻言,连忙答应道。

想了想,云琛突然又沉声吩咐江晟道:“这块玉佩有蹊跷,你一起查一下。”

为了得到这块玉佩,老爷子不惜以云家权势为利益,发下话来,谁娶了拥有玉佩的明家女儿,他就把权利交给谁,而明家的女儿只要嫁过来,就必然是云家的当家主母,这么至高无上的利益,如果不是特殊理由,没道理明皓城要让明心顶替明媚。

老爷子也好,明皓城也罢,两人似乎都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手,而这个秘密的关键,就在那块龙型玉佩上。

思及此,云琛望了一眼卧室的方向。

床上的女人依旧睡的非常踏实,之前还闹腾的那么厉害,一转眼就比睡在自己家里还要舒坦。

这女人睡姿简直没眼看,他才出去一下,整个大床,已经被她横着占满了,连给他睡觉的余地都没有留下,还真是……

无奈的叹了口气,云琛弯腰将横着睡的明媚打横抱了起来,然后放平躺好,明媚似乎感觉到有人抱她,嫣红的唇边轻轻开启,竟然发出一丝勾人的娇媚嘤咛。

云琛身体一僵,抱住明媚身子的手臂,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他低头望着怀里女人那诱人的唇瓣,眼底微光闪动,忍不住低头吻了吻那香甜诱人的嘴唇。

很甜,很美,是他喜欢的味道。

唇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这女人,他要定了!

清晨,一段突兀的铃声响起,明媚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在响,习惯性的抓了过来,然后划开。

“大少爷,玉佩的事我查到了一些线索。”

电话里,江晟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把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明媚吓了一跳。

她竟然拿了云琛的手机,而且,为啥她会跑到了云琛的床上?

正在洗手间洗漱的云琛听到卧室有动静,便打开门看了一眼,刚好看到明媚尴尬的拿着他的手机不知所措。

“那个,我不知道……我以为手机是我的……”明媚看到他正冷漠的看着自己,连忙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云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拿了手机便出去了。

他一走,明媚连忙也下床收拾自己,下床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的贵妃椅,这才慢慢回忆起昨晚睡的冷了,被云琛抱回床上的事。

那一刻,她突然对这个冷漠的男人,有点心生感激。

之前,她是因为讨厌明心,所以会连带云琛也一起躲着,而且,这男人是出了名的霸道专制,不好接触,就连姐姐这个未婚妻,他也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可昨晚他的表现,又让明媚觉得,这男人应该是外冷内热型的。

但是一想到昨晚在柜子里看到的明心睡衣,明媚的心里又忍不住犯膈应,俩人果然还是发生过那种关系的吧,不然为什么他的卧室会有明心的睡衣?

哎,她这脑袋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明心之前和云琛有婚约,既然如此,发生那种事是肯定的吧。

人家两厢情愿,她又在这瞎讨厌什么,云琛又不是她什么人。

云琛接了电话回来,看了已经收拾利落的明媚一眼,淡淡开口道:“等下我让江晟去学校给你取消住宿,以后你住我这里。”

他说这话时,是不容人置喙的命令,而非商量。

明媚一下子就急了,瞪着眼抵抗道:“凭什么!”

开国际玩笑吧?她又不是他什么人,他凭什么关着他,他这是赤裸裸的侵犯人权好吧?

云琛冷眼扫了她一眼,赫然伸手,一把捏住她小巧细致的下巴:“不同意?”

他强大摄人的气场,直接逼的明媚说话都不利落了:“姐,姐夫,我还在上学。”

“你以为你是小学生?”

他一句话,直接怼的她无话可说,好吧,她已经是大二了,学校根本不会管她住在那里。

可是……

“你是我姐夫,我住你这不合适。”犹豫了很久,明媚才咬着嘴唇跟云琛抗议道。

“既然你这么在意这层关系,那就换个身份。”

他唇角滑过一抹玩味的笑,看的明媚全身都不好了起来:“昨晚的话我可不是随便说说,你自己考虑清楚。”

嗯?他什么意思?

昨晚,昨晚他说什么了吗?怎么她不记得了?

“那个,姐夫你昨晚说了什么,我不记得了,不过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

不记得了还知道跟他说有男朋友不合适?云琛眼神微微一眯,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邪肆。

“算了,既然不想住,我不勉强你,吃个早饭,我让人送你回学校。”

眼底闪过一抹深邃的光,云琛收了手指,缓缓开口道。

“真,真的?”

明媚几乎是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直把眼前男人的脸,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怎么他说的话,她总觉得有些不可信呢?

“不信?那就当我没说。”

“啊,那个,没有没有。”明媚反应贼快,连忙摆手示意道。

说话间,她人已经打开门快速的溜了出去:“我,我这就下去吃饭!”

望着女人快速消失的身影,云琛眼底那纠缠的光,却是越发的明显。

想溜?我云琛想娶的女人,还没有能逃得掉的。

下楼吃早饭的时候,明媚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悄悄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欧亚发来的短信:“明媚,我回来了,等下去学校找你。”

看到这条短信后,明媚手指明显僵了一下,去学校找她,可她人还在云顶别墅啊。

她想了一下,连忙快速的发出了几个字给欧亚:“我现在在梁陌陌家,待会儿你去那里找我。”

不能让欧亚知道她在云顶别墅过夜的事,不然她非死定了不可。

“有事?”

云琛见她只顾低头摆弄手机,似乎有重要的事,便开口问道。

明媚连忙一边迅速删掉欧亚和她的短信内容,一边敷衍云琛道:“没有,梁陌陌问我昨晚去哪了。”

“吃饭不要玩手机,有事待会儿去学校谈。”云琛睨她一眼,语气严苛的像个家长。

“知,知道了。”

明媚汗了汗,一脸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管的太严了吧?这要和他生活在一起,得多憋屈?

真纳闷明心千方百计想要嫁的男人,有什么好的,除了长了一张好看皮囊,就剩下花不完的钱了。

至于灵魂嘛,一点都不有趣。

“那个,我吃饱了。”

因为急着见欧亚,明媚也没什么心思吃饭,连忙往嘴里塞了几口面包,就要站起来离开。

哪知道她一下子吃的急了,突然就很没出息的打起嗝来,一声接着一声,别提多难看了。

云琛抬头看她一眼,顺便将面前的牛奶递过去,示意她喝下去:“没出息,吃个早餐也能把你弄成这样。”

明媚打嗝难受的要死,也没心思管他都骂了自己些什么,连忙抓了他手里的牛奶,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谢,谢谢。”

明媚放下杯子跟云琛道谢的时候,突然瞥见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笑的玩味。

她愣了愣,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握着的杯子,这才恍然大悟,她,她居然喝了他剩下的牛奶?

天哪,她居然和别的男人公用一个杯子,还喝了他剩下的牛奶,可怜她连吻都没和欧亚接过,居然后云琛间接接吻了!

哎,不对啊?牛奶是云琛递给她了,也就是说,丫故意的!

“怕什么,吻都接过了?还在意这个?”看到她一脸崩溃的等着自己,云琛不自觉想逗她。

明媚抓狂的瞪着他:“废话,要你喝我剩下的试试?”

云琛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二话没说,突然抓起她剩下一半的牛奶,一口喝下去。

他喝牛奶的动作,自然中带着一丝享受,看的明媚眼睛都直了。

他,他居然就这么把自己剩下的东西都喝了,而且一点都不嫌弃?

放下杯子的那一瞬间,他抬眼轻轻扫过明媚那嫣红的唇瓣,想起昨晚的香甜,他勾唇浅笑:“你的口水我都尝过,何况一杯小小的牛奶?”

“……”

明媚脸涨得通红,觉得再和他纠缠下去,她得疯了。

这混蛋脑袋有问题吧,他俩什么时候接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