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共妻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

发布时间:2019-07-29 19:0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五年以前傅司衍还是浮生院的常客,那时候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容颜清冷的姑娘,可是如今时隔多年再次来这里却是孤身一人。

“小魏,调酒。”

酒保应声后就开始准备,酒一杯一杯的喝下去,思绪也渐渐浑浊起来。

“傅少,你今天怎么一个人来啊。”小魏趁着人少的间隙,怕他喝多了酒就在一旁问着。

“……”傅司衍揉着眉心,没有说话,而这时却有一个女声替他回答。

“因为我今天有点事,所以就迟到了。”

小魏听到声音抬眸望去,看到的事周梦兮优雅得体的笑容。

他不禁有些错愕,因为眼前的女人和梁宛薇的眉眼有几分相似。

“你好,我是司衍的未婚妻,今天有劳你在这里照顾他了。”周梦兮反客为主,不等小魏说话,就已经来到了傅司衍的身旁。

“你本来胃就不好,怎么还来这边买醉?有什么伤心烦恼的事儿和我说不就行了。”

酒保在旁边默默观察,傅司衍新的红颜知己,纵然像她可却终究不是,眼前的女人笑容里就透露着一种尖酸刻薄的感觉。

傅司衍有些迷糊,听见声音望去却看不清来人是谁,再加上酒精的作用,让他对眼前的一切都失了分寸。

满脑子里都是梁宛薇的脸,以及她对自己的排斥。

大概他们永远都不能再回到从前了。

他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语气难过,“薇薇……”

男人眼中存在的冷冽已然不在,难得没有冰冷的伪装,可却是因为阴差阳错才会暴露成这副样子给自己看。

周梦兮已然气得浑身发抖,傅司衍认错了自己,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忘记那个贱人!

“司衍,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到底是谁。”

她的语气很急切,就这样俯下身躯追问,可是男人早就已经醉得失去了神智。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共妻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周梦兮无奈,却在下一秒忽然想起了李淑媛给自己出的主意,原本她一直在等待时机,今天就是下手的好日子。

如果在一直耽搁,说不准还会出什么样的变故,梁宛薇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再加上傅司衍本来对她就怀有旧情,如果一直放任自流,岂不是所有都功亏一篑了。

她深吸一口气,又拿出了一小叠现金,将那包药递给了小魏。

“把这个加到他的酒里面。”周梦兮俨然是吩咐的语气,傅司衍昏睡,她也没有装作温润的必要了。

“这是什么。”以前毕竟相识,落井下石的事儿,他可从来不做。

她见此,又拿出了一些现金,“小哥,现在挣钱都不容易,只要按我说的做不会出事的,再说我是他的未婚妻,瞧见司衍喝醉了酒,就想给他喝一些解酒的东西而已。”

“喝点果汁也会解酒。”小魏仍旧不为所动。

周梦兮面子有些挂不住,环顾一下四周,随即无比得意地警告道:“行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废什么话,你如果不想干,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这家酒吧里呆不下去。”

小魏在一瞬间认清了这女人的嘴脸,也不由的为傅司衍暗捏一把汗。

权益之计,他将药粉接过,而周梦兮则是眼都不眨的紧紧的盯着他的动作,唯恐出了差错。

就在这时,傅司衍那边却突然有了动静,可能是躺着的姿势不舒服将桌上的酒盏掀到了地上。

周梦兮急忙跑到他身边收拾,而小魏也趁这时将药粉调包。

当初梁宛薇和傅司衍帮过自己几次,浮生院这份工作才得以保留,背信弃义的事儿他不做,而且万一这包药粉有什么问题,这责任他可担当不起。

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好一切,他将调好的酒递给了周梦兮。

确保万无一失,她接过酒杯不紧不慢地将酒喂给了傅司衍。

小魏眼睁睁地望着她将傅司衍架着出了门又驱车离去。

他高悬起的心也渐渐放下。小魏在酒里面悄悄放了解酒药,不求别的,只希望可以帮助到傅司衍早点清醒过来。

周梦兮暂时得逞,她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就带着傅司衍来到酒店。

虽然昏睡着,但自己也可以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只要脱了衣服和他同躺在一张床上她就不信傅司衍会不认账。

想到这里,她有些得意,但殊不知解酒药已经起了作用。

睡梦中的傅司衍只知道身边的女人一直撕扯着他的衣裳。

这让他很不舒服,直接抬手将他的手甩到一边。

男人并不怜香惜玉,直接打到了她的脸,周梦兮满心的热情瞬间偃旗息鼓。

可怜自己计划周密,可傅司衍根本不买账。

周梦兮也不泄气,还是不懈的把他的长裤脱下衬衫也扯下来。

趁着他昏睡,赶紧把头发弄乱,装作一副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

这样发生关系的一切就被坐实,现在安心等待他醒过来就好。

该做的都做了,难道还怕他不认账!

梁宛薇,这一次你还拿什么跟我斗?

就在这时,周梦兮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

急忙拿起手机来到浴室。

电话被接通,电话那头男人的语气明显很冷漠。

“有事?”

“当然。”周梦兮的态度并不好,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梁宛薇还是贼心不死,一直勾引司衍,难道你一直坐视不管吗?”

“哦?周小姐是不是说错了人,一直贼心不死,兴风作浪的人是你不是吗。”

周梦兮被这一席话呛的瞬间哑口无言。

对面的男声再次响起:“宛薇加入傅氏集团,你没必要处处打压,现在她由特助转变为实习生的身份也吃尽苦头。周小姐不需要欺人太甚。”

“怎么?我欺负她,你心疼了?”周梦兮话里带上了恨意。

为什么身边的男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跪倒在梁宛薇的石榴裙下?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魅力?

而此时,傅司衍的意识也渐渐清晰起来,刚好听到浴室里有什么声音,还是个女人的声音。

傅司衍走过去,透过浴室的玻璃门,就看到周梦兮正在那里打电话。

“周梦兮?”

周梦兮回头,看见傅司衍顿时慌了神,手机失手掉在了地上,今天晚上可是她精心设计的局,现在……

她马上换了一副嘴脸,从浴室里走出来,忘了自己还没挂断的电话。

“司衍,你,你怎么醒了?”

“怎么,我不该醒吗?”傅司衍周身寒霜。

周梦兮一双眸子里透漏着算计,这一瞬间全被傅司衍看在眼里。

她轻轻撩了撩自己凌乱的头发,定了定神,随后巧笑倩兮的上前一把拉住傅司衍的胳膊。

“司衍,昨晚,你在酒吧里喝多了,我本来想要送你回家,但是,你拉着我不肯放手,非要来酒店,我只好带你来了。”

说着,周梦兮掉下几颗眼泪来。

“然后,然后你就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我真的没想这样的。”周梦兮突然掩面痛哭起来。

但是落在傅司衍的眼里,这个女人还真是……他虽然喝醉酒,但是发生什么没发生什么,他可一清二楚。

眼前这个女人,是打定主意要演戏下去了。

看着眼前男人越来越冷的眸子,周梦兮有些慌了:“司衍,你不信我吗?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骗没骗过,当然你自己最清楚。”

“你,你什么意思?”周梦兮松开手,后退了半步。

“没什么,你费尽心机,不就是想嫁给我吗?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听到这话,周梦兮又惊又喜,她处心积虑,就是为了傅司衍这句话啊!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傅司衍轻轻眯起眼睛,周梦兮却全然没有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眸子中的危险气息。

梁宛薇终于清醒过来,睁开眼眸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竟然如此熟悉。

傅家……

她脑海中的回忆渐渐翻涌,但奇怪的是这卧室里的布置格局以及装修风格都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和五年以前一个样子。

傅司衍当初应该是很痛恶自己的吧,难道不应该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去吗?

自己原本在公司的浴室洗澡的,怎么突然来到傅家,迷茫之中她急忙的看自己身上一眼,果然,衣服也被人换成睡衣。

她深吸了一口气,想趁着傅司衍不在,赶紧离开。

来到衣柜前,发现只有风格极为简约的几件衣服,梁宛薇拿出一件衬衫和短裤,虽然有些宽大,但将衣角打结系于腰间,就显得好看许多。

及腰的长发简单的梳理披于背后,除了面色有些虚弱,其他与和往常别无二致。

她打开卧室的门,顺着楼梯来到客厅,本想离开,可是却发现傅司衍的母亲就端坐于客厅的沙发上。

傅母昨天知道自己儿子把她又带回来,但却不动声色,今天她就是趁着傅司衍不在,想会会这个女人。

“梁宛薇,好久不见。”傅母的脸色却冰冷的如同冰块一般。

梁宛薇硬着头皮走过去,却还没等站定,就听到对方继续开口:“真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和五年前一样不要脸。”

“什么?”她显然没想到扑头盖脸的竟然又是羞辱。

“听不懂我话里的意思吗?当初你背着司衍出轨还对你的妹妹大打出手,司衍可是被你坑害苦了,终于下定决心跟你签离婚协议,原本可以摆脱你这尊瘟神,却不曾想你竟然还敢回来!”

傅母说这番话的时候满脸不屑,“不过司衍可以鬼迷心窍,我的眼睛可明亮的很,你呀,毕竟不是名门大户里的名媛,骨子里流的都是下贱的血,还坐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做女人还是要知羞识趣得好!”

最后一句话说完,傅母将一杯水尽数泼到女人身上!

梁宛薇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在多少年前就已经麻木的心,此刻也泛不起多少涟漪,这是她以前的婆婆,可多年未见还是这样嗤之以鼻。

“您多虑了,我对傅家从来没有任何兴趣。”

“呵,即使有兴趣你也进不了傅家,不会下蛋的鸡而已,你以为司衍会因为你错了一次,就还会错第二次吗!”傅母说的话极为难听。

梁宛薇看着对方冷笑。

如果老太太知道她已经为傅司衍生了一个现在已经五岁大的儿子,脸上的得意笑容,会不会顿时僵住。

可是逞一时之勇有什么乐趣,如果傅司衍知道小宝是他的儿子,肯定会把孩子夺走。

孩子如果落入这样的家庭,由傅母这样的奶奶教导,恐怕生性不论多么良善也会培养成为薄情寡义之徒。

梁宛薇想到这里,心里无比清冷。

“没错,我就是生不出孩子,我就是不能为傅家传宗接代,可是我和傅司衍离婚绝对不是因为这种事,伯母,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您这样的婆婆真是极品,即便是周梦兮嫁到傅家,不出一个月也会原形毕露。”

说完,她不等傅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

身上的衣服全部湿透,而且她还算是大病初愈,就在梁宛薇强撑着意志打开门的一刹那,周梦兮笑靥如花地挽着傅司衍的臂弯,两人一起进了门。

见到梁宛薇,傅司衍愣了一下,随后淡定开口:“醒了?”

“嗯。”梁宛薇应了,脸上没什么表情。

“姐姐,你怎么穿着司衍的衣服呀?”周梦兮在旁边忍不住开口,“姐姐难道不知道司衍是有洁癖的,从来不喜欢别人动他的衣服。”

宛薇冷笑,顺着她的话茬往下接:“是吗,真不好意思,因为昨晚衣服都落在傅总的办公室里了,还要感谢傅总昨天把我从浴室里抱出来,要不然我可能会溺水的。”

她脸上的笑容同样得体,不同于周梦兮的娇柔做作,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淡定从容。

既然想刁难,那她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周梦兮在场,不如把实情全部公之于众。

梁宛薇原本不屑于使用这些手段,可她就是见不得眼前女人得意洋洋的模样。

傅司衍此刻的目光仍旧在梁宛薇的身上,这样的场景再加上她的一句话,顿时让周梦兮淡定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