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强势锁婚 傅少的哑巴新娘,你的太很紧了岳 翁熄合集

发布时间:2019-07-31 09:2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柳翠儿听到这话娇羞的点了点头,那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的头埋进自己的胸里面。

高顺很是温柔的用棉布给柳翠儿擦洗着,没擦洗一次柳翠儿便感觉到一阵温热酥酥麻麻的从下面传来。

那种不一样的刺激让柳翠儿有些难以自持,毕竟她昨天才刚经历过那种事情,而且一次便经历了那么多次飞上云端的感觉,现在再次面对高顺,尤其是下面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她有些心猿意马以来。

高顺没擦洗一次便观察一下,当柳翠儿的呼吸变的粗重起来的时候,高顺忽然明白过来。

“你等一下,我出一下很快就回来。”

看着高顺离去的背影,柳翠儿心中一阵失落,不由的她轻轻的拿起面部自己擦洗起来。

高顺来到外面的柳树旁边,一只手按在柳树上,然后意念一动他便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的生命能量传递到他的身体内,随着能量的入体高顺感觉丹田的那个池塘又大了起来。

感受到柳树的生命能量在消逝,高顺便快速收手,然后直接回到屋内。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高顺惊呆了,只见柳翠儿那双迷离的双眼微微眯着,嘴中发出让人热血澎湃的轻哼之音,脸颊也是红彤彤的犹如苹果一样。

强势锁婚 傅少的哑巴新娘,你的太很紧了岳 翁熄合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再看柳翠儿的动作,高顺便知道怎么回事了。

“翠儿,你这是在干嘛?”

听到高顺的声音,柳翠儿也是吓了一跳,她以为高顺出去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没想到高顺会这么快便回来了,看到高顺那眼神当中的炙热,柳翠儿也是羞的满脸通红,她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幕会被高顺看到。

“没事,我就是不想麻烦你,自己洗一下。”

柳翠儿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是越说越没有底气,同时她也是把双腿紧紧的夹了起来。

“翠儿,咱俩都已经在一起了你还跟我不好意思的吗?快点分开让我给你治疗一下,很快的。”

“不要,我不要,好丢人的。”昨天虽然那么放的开吗,那是因为高顺神志已经不清醒了,可是今天却不一样,尤其是面对高顺那炙热的眼神,想到跟高顺在一起时高顺的那家伙的壮大模样,她便感觉实在是太丢人了。

高顺看到柳翠儿那低头含胸的样子,笑着走上前轻轻的把柳翠儿的双腿给分开,尽管已经不是一次触碰到柳翠儿这双腿的肌肤,但每一次都让高顺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柳翠儿虽然害羞,但是却心中又十分期待,就是这样一种矛盾心理下她的双腿便已经被慢慢给打开了。

看着那私密之处又被柳翠儿之前的擦洗给弄的有些发炎,高顺不由的有些嗔怪道:“你看看,都发炎了,你还不让我给你治疗。”

“我自己又看不到。”柳翠儿听到这话十分委屈的反驳着,但是心里却是甜甜的。

高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意念一动,丹田的那一潭绿色的池水便沿着他的经脉直接到了他的指尖。

轻轻的把指尖按在那伤口之处,指尖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柳翠儿那是感受到了一股清凉的感觉,十分舒服,那种舒服让她忽然想到了冰 火两重天的冰,凉凉的,酥酥的却是舒服的让人浑身颤抖。

“嗯,老公,我感觉那里有些痒痒的了,是不是要好了?”

看着柳翠儿那再次迷离的双眼,同时眼神当中的那一丝渴望之色,高顺怎么会不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嗯,外面的撕裂伤口已经好了,接下来我要治疗你的里面部分,我怕昨天给你带来的伤害太大,你忍一下,很快就好了。”

“嗯。”

这一声轻轻的呢喃之音,便瞬间点燃了高顺那心中的火焰,只是现在他却知道不是放火的时候。

高顺的手指之上散发着绿色的微芒,缓缓的沿着那私密的路线进入进去。

柳翠儿十分紧张,当感受到那阵阵清凉朝着四周散去的时候她居然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满足,而且异常的舒服,本来今天一天强忍着的疼痛跟疲惫随着那清凉的感觉居然一扫而空。

高顺却是另一种感觉,他只是一根手指进入便感觉被牢牢的吸住一样,他很难想象昨天是如何跟柳翠儿在一起的,柳翠儿究竟为他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大的牺牲才承受的住他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发泄。

“嗯……,老公……”

听着柳翠儿那从琼鼻当中发出的呢喃之音,感受到手指上传来阵阵的温热,高顺怎么会不知道现在柳翠儿想要的是什么呢。

“嗯,翠儿,我这就来了。”

说完这话,高顺便直接温柔的把手指抽了出来,然后直接把柳翠儿抱了起来缓缓的放在被褥之上。

感受着高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阳刚气息,柳翠儿紧紧的搂着高顺的脖子,同时把头深深的埋进高顺的怀里,即是娇羞又是期待的躺了下去。

高顺这一次很温柔的慢慢的用舌尖撬开了柳翠儿的香唇,然后一路不断的游走,知道柳翠儿轻声呢喃的道:“老公,快点吧,我有些等不急了。”

听着柳翠儿那娇羞当中带着妩媚的催促声音,高顺也是早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直接慢慢的跟柳翠儿结合在了一起。

月光缓缓升起,伴随着柳翠儿一声声嘹亮的凤鸣之音高顺也是虎躯一震。

这一夜,二人水的格外香甜,第二天一大早,高顺便再次生龙活虎起来,柳翠儿也是感受到那股炙热,娇羞的任由高顺摆布。

大山里清晨的空气格外新鲜,柳翠儿则是瘫软在木床上慵懒的不想起床,看着柳翠儿那慵懒的模样,高顺笑着拍了一下那露在外面的翘臀,换来的是柳翠儿的医生娇呼。

“我把早饭做好就去咱家的果园看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成熟的桃子给你带回来一些。”

“不用,我很快就起来的,我来做早餐就好,你忙你的。”

尽管有些慵懒,但是柳翠儿还是不想让高顺累着。

高顺笑着道:“我可是比你轻松多了,你可是承受了我很大的力,好好休息吧,晚上我可是还想的。”

听了这话,柳翠儿娇羞的低着头不说话了。

看着柳翠儿那娇羞的模样,高顺直接捧着对方那美丽的脸蛋轻轻的吻了一下那鲜艳的红唇。

“好了,我去做早餐了,你好好休息。”

看着高顺忙碌的身影,柳翠儿心里不由的感觉这样跟高顺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做完早餐,高顺便直接准备去果园看一下,山水村的土地全都是山领地,想要种稻子根本不可能,唯一选择的便是麦子跟花生玉米之类的。

高顺之前不想种地,但是却不能看着地荒着于是便全部栽上了桃子,苹果,石榴这些树种,为的便是省事。

别人种桃子苹果都要修剪,但是高顺却是很好修剪,即使如此高顺家的这些果树的长势也是很好。

“听说了没,李美凤要嫁给段德的儿子了,以后这可是要麻雀变凤凰了。”

“你这话就不对了,咱村除了高顺家的柳翠儿有几个能比地上人家李美凤漂亮的,人家本来就是有本钱在那里,你没看李美凤那个大腚子,又翘又圆绝对是生儿子的料。”

“李婶,美凤姐什么时候要嫁人了?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高顺听到李美凤要嫁给段德的儿子段飞的时候心里便已经有种不妙的感觉了。

“昨天的事情啊,昨天段德带人去提的亲。”

听到这话,高顺心中一阵疼痛,直接奔着李美凤的家中快步走去。

走到李美凤的家门口,高顺便听到了李美凤的哭泣声音。

“妈,我不嫁给段飞,你这是把女儿往死里逼啊。”

“哎,妈也知道段飞人不咋地,可是你弟弟那个不成器的东西欠了人家十万块钱啊,你让我跟你爸怎么还?还不上人家可是要杀了你弟弟的,难道你忍心看着你弟弟被人杀了。”

蹲在门口的李大海狠狠的抽着手里的烟袋锅子,那紧锁的眉头让人一看便知道他是在挣扎着,李大海的心里也是十分难过,昨天已经答应了段德,如果出尔反尔那么他那不成器的儿子也绝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大伯,美凤姐在家吗?”

对于忽然进来的高顺李大海并没有多么在意,毕竟高顺跟李美凤从小玩到大,而且以前他离家跟高顺的父母也是关系很铁,原本他还想把李美凤嫁给高顺的,只是因为高顺的父母从人贩子手中买了柳翠儿然后快速的定下亲事让他心里很是生气。

但是昨天晚上李美凤的一番话却是让他知道这么多年误会了高顺的父母,原来人家一直是不想连累他家的闺女而已。

“哎,在屋里呢,你进去看一下吧,也许你能帮忙劝一下。”

高顺听了这话二话没说便快步走进了屋内,而李美凤跟母亲也是在听到高顺到来的那一刻不想继续争吵下去。

高顺一进门便看倒李美凤那梨花带雨的模样,那两眼的泪水也是止不住的往下滴落。

“凤姐。”

听到这一声凤姐,李美凤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戚直接扑进了高顺的怀里。

“顺子,姐要嫁人了,可是姐要嫁的却不是心里想嫁的那个人啊。”

在看到高顺那一刻,李美凤便已经有些坑止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若不是母亲在一旁,李美凤恨不得立刻告诉高顺她想嫁的人是谁。

高顺怎么会不明白李美凤的意思呢,他也不想让李美凤嫁给段飞,可是李美凤的父母都同意了他总不能去抢亲或者毁坏人家的亲事吧?那样可就真得跟段德不死不休了,虽然他不害怕段德,可是如果这样做了他根本不占理,最关键的是家里的柳翠儿根本不知道他跟李美凤的事情。

“姐,我知道,我知道。”

高顺紧紧的楼着李美凤,感受着李美凤那伤心的颤抖,他的心也是犹如刀割一样难受,谁能忍受自己的跟别人?而且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嫁给别人?

李美凤本以为高顺会说出他不让她嫁的话,或者一点挽留的话,哪怕是一点点那么她也不会嫁给段飞的,但是除了“我知道”三个字之外却没有其他了。

看到自己的女儿紧紧的抱着高顺,王芳心里也是难过不已,若不是她昨天晚上听到李美凤说的高顺又天萎之症,她也是不会让高顺这样抱着自己的女儿的。

“嘿嘿,老丈人,阿凤在家吗?今天我准备带她去城里转转。”

听到这个声音,王芳想让李美凤松开高顺,但是李美凤却是死死的搂着对方。

“你个死丫头,你想害死你弟啊,快松开。”

王芳焦急的声音也是惊动了李大海跟段飞。

感受到李美凤那不舍之意,高顺心里也是一团怒火在燃烧,一个女人都可以如此了,他一个男人何必畏首畏尾,当即也是紧紧的把李美凤搂在了怀里。

“高顺,你放开我媳妇。”

段飞看到高顺跟李美凤搂在一起的样子眼珠子立马便红了起来。

“李大海,你看看你闺女,居然当着我的面给我戴绿帽,这事你说该怎么办?”

李大海看着高顺跟李美凤紧紧搂在一起的样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倒是也想李美凤能嫁给高顺,最起码他是从小边看着高顺长大的,高顺什么秉性他还是了解的,至于段飞那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流氓,混混。

可是想到那十万块钱,李大海还是一咬牙走上前抬手就要给李美凤一巴掌,但是却被高顺拦住了。

“大伯,美凤姐拿钱我出,美凤姐喜欢我,我也喜欢美凤姐,所以我是不会看着美凤姐嫁给段飞的。”

高顺的这话让李大海一愣,但是他已经答应人家了,这婚怎么可能是说退就退的那么简单?

“高顺,你是诚心跟我过不去对吧?你想替她还钱可以,十五万,拿出十五万我立刻把李虎那小王八犊子给放出来,没有十五万要吗她嫁给我,要么她弟弟死无全尸,而且我如果发现她的身子不是清白之身,嘿嘿,以后有你们好受。”

段飞那狰狞的样子看的李大海心里发毛,但即使如此他还是硬着头皮道:“小飞,之前不是十万吗?怎么才一天就变成十五万了?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嘿嘿,你跟我说过分?你个老东西敢跟我说过分?之前你答应把你女儿嫁给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你现在退婚就不过分了?我段飞的脸面在山水村就值五万?五万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明天我要见到现钱,一天不给便多加一万,三天不给就替你儿子收尸吧。”

说完这话,段飞便直接看向高顺。

高顺也是没有想到段飞会如此行事,不过这山水村怎么说也是段家一家独大,今天他要是把段飞给惹急了以后他可能真得会遇到很多麻烦。

“高顺,你不是要替你怀里的女人还钱吗?现在拿钱出来吧。”

段飞抽着烟,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的看着高顺,他已经想好了,等高顺把钱拿出来之后他要让高顺人财两空,想想高顺家里还有一个含苞未放的柳翠儿,段飞心里便是一阵激动。

关于高家五年前他爸就想铲除了,不过对于高顺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天萎,碰不了女人所以才会留他一命,但是今天居然敢跟他抢女人,这简直就是触碰了他的怒鳞。

若不是怕引起高顺的怀疑,他现在都想问一下高顺就是怀里搂着一个美人能吃的下吗?

“好,你在这里等着,我回家取钱。”

高顺不想跟段飞过多的废话,既然已经决定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只是他也不傻,知道段飞是什么人。

柳翠儿吃完早餐便开始整理家里的药材,同时准备看一下那些中医的医典之类的。

“翠儿,咱家的存单你放在哪里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翠儿看着高顺焦急的样子,便知道有大事情发生,不然高顺不会这么着急。

“美凤姐的弟弟欠了段飞的钱,如果拿不出钱就让美凤姐嫁给他,而且段飞的意思是美凤姐不嫁就要杀了李虎那小子,所以我感觉救人要紧,就回来先拿钱了。”

对于李美凤柳翠儿是知道的,而且每次李美凤来找高顺的时候,她都能从李美凤的眉目之间看到李美凤看向高顺的眼神里带着那股爱意是那么的炙热,不过高顺却是没有任何知觉而已。

柳翠儿不知道的是高顺怎么会不知道,只是那个时候他有天萎之症,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如装作不知道,这样二人都不用那么尴尬,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李美凤已经彻底是他高顺的女人,所以他也不可能看着李美凤嫁人。

“李虎欠了人家多少钱啊?”

“十五万。”

高顺在说出十五万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没底的,家里有多少钱他还是知道的,而且存单一直都是他保管着,后来他逐渐爱上了眼前的女人之后便放心大胆的交出了手中的大权,不过十五万却是他所有的家底了,包括他父母留下的一些东西加起来。

十五万一般家庭还真的拿不出来这个钱,但是高家以前可是山水村的首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谁都懂,段德也知道,所以这几年一直隐忍不动高顺,就是因为高家在村里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他能当上村上当初也是高家帮忙抬了一手,只是后来他开始不满足了而已。

柳翠儿也没有想到高顺这一开口便是十五万,十五万那可是所有的家当了。

“我这就去给你拿,救人要紧。”

说完柳翠儿便走进屋内,从一本药典当中拿了出来五张存单,这五张存单都是数值两万的。

高顺也是没有想到柳翠儿连埋怨都没有埋怨便直接拿了出来,这让高顺心中莫名的感动不已。

“翠儿,你放心吧,这钱咱们花出去很快便能赚回来的。”

柳翠儿听了高顺这话,知道高顺是在安慰自己,用手轻轻的把发丝放到耳朵后面,很是温柔的道:“好了,你跟美凤姐的感情那么深,只要这钱能帮她渡过难关别说十万,就是二十万又能怎么样?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人活着还害怕没钱吗?不用跟我说那些客气的话,你可是我的老公,我们之间没必要那么客气的。”

听了柳翠儿这一番话,高顺一愣,紧接着便是上前一把把柳翠儿搂在了怀里然后热烈的吻向了那鲜艳的红唇。

一番激烈的热吻之后,高顺很是自信的道:“翠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骗你的,等我处理完这事情便开始我们的赚钱大计。”

“行了,你快去吧,早点把麻烦解决掉。”

高顺走后,柳翠儿心中却是一阵失落,刚才被高顺搂在怀里的那一刻,她清晰的闻到了高顺身上的那股香味,女人的天生第六感很敏锐,其实女人的鼻子也是很敏锐的,高顺身上的那股香味是李美凤的。

不用说,柳翠儿也知道高顺一定是抱过李美凤了,看高顺那火急火燎的样子,柳翠儿便知道高顺之前不是不喜欢李美凤,而是一直压抑着自己的那种喜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