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性感老师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发布时间:2019-07-31 10:1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程伟强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偷偷地看着杨佳宜。

杨佳宜的衣服已经被完全淋湿,紧紧的贴在身上。那湿衣服几乎是半透明的,里面黑色的内衣,还有裤子里面的蕾丝轮廓,都隐约可见。

那若隐若现的风景,竟然比不穿衣服,更加的诱惑,程伟强看着,身体里邪火顿时窜了上来,他也很快撑起了帐篷。

更让程伟强受不了的是,杨佳宜以为程伟强睡着了,也不避讳,直接就把湿衣服脱掉,晾在了一边。

看着杨佳宜那光洁的身子,程伟强几乎要爆了。

可是让程伟强更受不了的,还在后面。

杨佳宜把那湿漉漉的小衣脱掉之后,却尴尬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性感老师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最后杨佳宜咬了咬牙,保持真空状态,伸手拉过床单,裹住了身子。

真空啊,老天,真的是真空啊!

程伟强觉得自己的鼻血都快要流出来了。

他的那里,已经伟岸的无以复加。

正在这时,杨佳宜看着程伟强穿着湿漉漉的裤衩,直接躺在床上。

她皱了皱眉头,伸手把程伟强晃醒。

“强子,不要穿着湿衣服睡觉,来,我帮你脱下来。”

杨佳宜说完,伸手就把程伟强的裤衩脱了下来。

“啪”的一下,解脱出来的小程伟强,竟然直接打到了杨佳宜的手臂上。

当杨佳宜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她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她就搞不明白了,这几天强子的反应,怎么越来越大。

她想给程伟强再找个干衣服,可是这里却根本没有。

杨佳宜正在睡梦中,却突然被人抱住,她条件反射般的尖叫一声,猛地一抬腿,就蹬了出去。

她抬腿的时候,那膝盖正好顶到程伟强的裆部,程伟强疼的差一点闭过气去。

杨佳宜一看,竟然是程伟强,她惊呼了一声,“强子,你干什么?”

程伟强都疼死了,他强忍着痛苦,看着杨佳宜,一脸恐惧的喊着,“嫂子,有鬼要来吃我,我害怕。”

程伟强浑身颤抖着说道。

看到程伟强那可怜人的样子,杨佳宜赶紧裹住身子,然后把程伟强搂在了怀里,柔声安慰,“没事,嫂子在呢!”

程伟强的身子,逐渐停止了颤抖。

被杨佳宜顶那一下,让程伟强的邪火,一下子没有了踪影。

他心里哀嚎,干这事,风险怎么也这么大?

第二天早上,王小翠早早过来,看着杨佳宜说道,“嫂子,我和强子去割些青草回来,切碎了好喂鸭苗。”

杨佳宜点了点头,“好吧,你们去吧,我把鸭舍的鸭粪清理一下,围到桃树下面。”

王小翠伸手拉住程伟强,笑着说道,“强子,我们捉蛐蛐去。”

“哦,捉蛐蛐去咯。”程伟强拍着手,一脸高兴的跟着王小翠,朝山脚走去。

两个人来到了没人的地方,王小翠上来就抱住了程伟强,一只手按到了程伟强的胸上,嘴里还急促的喊道,“乖,都想死我了,都想死我了啊……”

王小翠说着,那粉嘟嘟的嘴巴,直接就朝程伟强的嘴巴吻了过去。

程伟强赶紧摇头,躲过了王小翠的嘴巴,慌乱的说道,“翠嫂子,不要这样,我现在和你这样,总觉得对不起嫂子。”

王小翠一听,她怔怔的看着程伟强,突然笑了,“强子,你要是听我的话,我帮你说成你和你嫂子的好事,怎么样?”

程伟强看着王小翠瞪着眼睛说道,“翠嫂子,你以为我现在还是傻子啊,你怎么可能帮我促成我和我嫂子事情。”

“不信拉倒。”王小翠说完,落寞的转身,拿起镰刀开始割草。

王小翠弯着腰,那圆鼓鼓的后面,正对着程伟强。

一想到上一次那美妙的感觉,程伟强一下子有了反应,他嘿嘿笑了笑,直接来到了王小翠后面,朝那缝隙蹭了蹭。

王小翠的身体,一下子颤抖起来。

那滋味,太舒服了啊!

“你不是不理我了嘛,一边玩去。”王小翠强忍着心里的冲动,气呼呼的说道。

“嘿嘿,谁说不理你了呢?”程伟强说着,直接把王小翠的裤子拔下来,然后脱下自己的裤衩,从后面直接就摁了进去。

“大魔鬼,我要消灭你。”程伟强再也忍不住,他抡起扁担,朝着陈大彪的后背就是一家伙。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蹦了起来。

当他转身看到是程伟强时,暴跳如雷,“么的,又是你这个傻蛋坏我好事,今天我非弄死你不可。”

说完,陈大彪躲开了程伟强砸下来的扁担,猛地抱住程伟强,就把他按到了地上。

他抡起拳头,就朝程伟强砸去,可是他还没有砸住程伟强,脑袋就挨了一下。

陈大彪抬起头一看,鼻子都歪了。

因为打他的人,竟然是王小翠。

陈大彪怒火中烧,从程伟强身上起来,冲到王小翠面前,伸手揪住了她的头发,就要朝墙上撞,嘴里还骂着,“你这个贱人,竟然帮助别人对付我,我今天非撞死你不可。”

王小翠的头,被撞到了墙上,被撞出来一个洞,那殷红的鲜血,哗的一下,就涌了出来。

王小翠的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

可是陈大彪还没放手,又准备把王小翠朝墙上撞。

正在这时,程伟强手里的扁担,又砸了下来,要不是陈大彪偏一下脑袋,程伟强非给他开瓢不可。

他转身一看,程伟强就像疯了一样,抡起扁担又砸了过来,嘴里喊着,“我要消灭你这个魔鬼。”

看程伟强玩命的样子,陈大彪也怕了,他松开了王小翠,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傻蛋你等着,我非宰了你不可。王小翠你给我听着,那瓜棚也是我的,你以后敢住,我打断你的腿。”

这时候,杨佳宜从棚子里跑了出来,看到坐在地上,头上还在流血的王小翠,惊叫了一声,赶紧去棚子里找到消炎药粉,又拿了一些布给王小翠包上。

王小翠猛地搂住杨佳宜,失声痛哭起来。

杨佳宜搂着王小翠,也流下了眼泪。

程伟强在后面看着,不禁怒火中烧。

这个杂碎,不但想欺负杨佳宜,并且还把王小翠撞成这样,他真该死。

程伟强心里暗自咬牙,“陈大彪啊陈大彪,你等着我。”

晚上的时候,杨佳宜从家里拿了一些木板,还有塑料布,搭了一个简易棚子。

王小翠无处可去,所以杨佳宜决定,让王小翠和自己一起住到棚子里。

那程伟强就只能再搭个棚子了。

程伟强一听,一下子明白了,这两个人,竟然有一腿。

程伟强想了想,又朝左右看了看,发觉没人过来,他直接顺着旁边一颗大树,爬了上去。

从那里,可以清楚地看到红莲家。

他顺着红莲家的窗户看去,房间里面,陈大彪把红莲的双腿架在肩膀上,正在凶猛的撞击着,还传来诱人的声音,其中夹杂着红莲的娇呼,“啊,嗯,真舒服,你快点,乖,再快点……”

看着两个人战斗,程伟强的心里,也是一阵燥热,可是他迅速压住了那种冲动,因为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程伟强拿出了王小翠的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对着那里面,就拍摄了起来。

……

二十分钟左右,两个人终于结束了战斗,舒服的躺到了一起。

程伟强从树上下来,转身朝村外的鸭棚赶去。

有这个视频,就够陈大彪喝一壶了。

程伟强清楚,红莲的老公二愣,是一个凶悍又聪明的人,他在家里的时候,红莲绝对不敢红杏出墙,可是二愣迫于生活,去了南方打工,一去就是半年。

这红莲在家里饥渴难耐,又被陈大彪一勾,俩人就缠到了一起,给二楞戴了一顶翠绿色帽子。

“嘿嘿,要是二愣收到这段视频,那二愣会是什么反应呢?”程伟强冷笑起来。

他回到了鸭棚,又看了看鸭苗,一切正常,这才躺到了简易棚下,呼呼睡去。

第二天上午,程伟强和王小翠去割青草,程伟强就把陈大彪那个视频,调出来给王小翠看。

王小翠一看,脸色慢慢变得铁青。

程伟强看着王小翠问道,“翠嫂子,我给你看这个的目的,就是想让你认清楚陈大彪的真实面目。”

王小翠咬着牙说道,“我早就听说过他和红莲有染,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他这样伤我的心,并且昨天还打我,我现在,算是对他彻底失望了。”

程伟强点了点头,“那好,翠嫂子,接下来,我就准备收拾这个杂碎,我告诉你,你要……”

王小翠点了点头,“好,回去我就去镇上。”

两个人背着青草,回到了鸭棚,把青草用铡刀铡碎,然后把杨佳宜捡过来的青桃混在一起,倒进了池塘里。

那些鸭苗都过来抢食,程伟强发现,那些鸭苗,特别爱吃那些桃子。

王小翠去了镇上,买了一张新电话卡,然后装进自己的手机里面,直接把程伟强拍摄的视频,给二愣发了过去。

做好了这些事情,王小翠直接把那张电话卡扔了,然后朝桃花坞赶去。

……

二愣在南方打工,每天都在加班,他只想着,赚多一点钱,让红莲过上幸福的生活。

他每天最大的幸福,就是回到宿舍后,打开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红莲的照片。

一想到还有个人,在远方牵挂着自己,二愣的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这天晚上,他回到宿舍,又打开了手机,那手机上,显示有一个视频。

他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他有些疑惑,这谁发的视频啊?

他也没有多想,直接就点开了那个视频。

可是当二愣看到那个视频的时候,如遭雷击。

那视频上,正是红莲和陈大彪翻云覆雨的情形。

看到红莲在陈大彪的身下荡笑的样子,二愣不禁怒火中烧。

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赚钱,想要让她幸福的生活,没想到她倒是在家幸福生活,却是和别人幸福生活去了,完全没有了自己什么事情。

那一刻,他对红莲的爱,一下子变成了刻骨仇恨。

他决定回去,收拾这对贱人。

二愣给工友说了一声,当天晚上,就搭车赶到了火车站,坐上了赶往南省的火车。

一天一夜之后,二愣就回到了南省,然后租了一辆车,朝着桃花坞赶去。

要是以往,打死他他都不舍得这样浪费钱,可是今天他豁出去了,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快见到那对奸夫淫妇。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二愣已经到了桃花镇,他去百货超市,买了一把崭新的镰刀,塞进了包里,然后又去铁匠铺,让铁匠给自己做了一件东西。

他一直挨到天黑,这才悄悄回到了村子,来到了自己家。

他掏出钥匙,悄悄打开了门,蹑手蹑脚的拎着镰刀,就进了院子。

他已经决定了,如果今天陈大彪在自己家里,他非砍死他不可,就算是赌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是一个男人,怎么能忍受被戴上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