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翁熄系小说人说,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发布时间:2019-07-31 10:1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苏雅非常迷惘,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玉想了一会儿,却安慰的搂住了她,温柔的说道,“别害怕,那个变态也许还会出手的,这次的证据拿不出手,下次也许可以呢,到时候我们就能报警了!”

这样说着,小玉捧起苏雅的凄然无助的俏脸,在她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她的嘴唇,很柔软,而且很烫,烫的苏雅的心猛地抖了一下。

这个时候,窗外的明月升起来了,那冰冷苍白的月光照在她们的身上,却好像有了温度,时间也仿佛要定格了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深深的印刻在了苏雅的心底,好像留下了一个钢印一样,怎么也挥之不去,很多时候,苏雅都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这一幕来,脸上微微一笑。

翁熄系小说人说,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小玉身上好像有一种让苏雅安心,让苏雅快乐的力量。

紧紧握住小玉白皙的手,苏雅忽然感觉那变态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了,自己的心安定了很多,也不知道小玉说了什么,苏雅忽然绽放出了如同雨过天晴一般的笑,那笑容像彩虹一样美。

苏雅觉得自己不该笑的,因为这一刻,那变态也许在某处盯着自己,她还和老公吵架了,王大铁那个没心没肺,没有良心的东西,居然都没有来找她,这男人现在喝了酒,肯定自己呼呼大睡了吧。

一声轻响,小玉打开了浴室的灯,率先走了进去。

苏雅害羞的站在那毛玻璃的门口,看着浴室里小玉窈窕的影子,弯下腰来,开始脱衣服,同时她脱衣服时候,一股窸窸窣窣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苏雅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揪住了,脸蛋像充血了一样,特别羞囧。

真的要和小玉姐一起洗澡吗?

苏雅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看过她身子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除了老公王大铁,恐怕也就只有上次轻薄她的赵明老师了吧。

他们都是男人,和女人一起洗澡,苏雅从来没有过,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此刻简直比在男人面前,还要让她难为情。

很快,浴室里就传出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紧接着小玉那迷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小雅,你快进来呀,还站在外面干什么,你不会还在害羞吧?”

小玉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调侃。

苏雅更慌了,她紧紧捏着自己的衣角,嘴里胡乱解释了起来,“我哪里有害羞,人家只是……我这就进来!”

“好啊,你快来吧,水温我都调好了!”

小玉说着,一只沾着水的藕臂,已经从浴室里面伸了出来,朝她晃啊晃的,她的皮肤白的耀眼,不知道为什么,苏雅内心竟然更有一些胆怯了起来。

不过,苏雅也知道,今天似乎不进去是不行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自己的傲然,终于跨出了一步,将那白嫩嫩的玉足踩进了浴室里面去。

进了浴室,一股温暖的水汽顿时扑面而来,这水汽弥漫下,浴室昏黄的光也显得格外神秘、魅惑起来。

“来啊,一起……”

小玉又在催促她了,声音里带着一丝调戏,像是个坏女人,也像个坏男人。

苏雅低头一看,小玉早已经钻进了浴池里面了,热水淹没了她动人的娇躯,看不到那些要命的地方,但也正是因为这样,那若隐若现才越发的动人。

“你还紧紧捏着自己的衣服干什么,快脱了,到水里来呀!”

小玉好像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苏雅的脸顿时一片酡红,只觉得自己好奇怪,好奇怪啊,分明没有喝酒,但是苏雅却感觉她好像已经醉了,身子热热的,脑袋也热热,那水汽里面好像有种让她迷乱的感觉。

苏雅快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眼底只有小玉那张娇笑、坏笑的、灿烂的、嗔怪的、迷人的,美丽的脸。

她不知道自己的衣服是怎么样脱下的,只记得自己的确钻进了浴池里。

那浴池特别的狭小,和两个人只能你靠着我,我挤着你,相互艰难的洗着,那画面想来一定是香艳无比,让人喷血……

苏雅记得小玉好像说了很多话,又好像什么话也没说,那一会儿时间好像特别长,又特别短。

直到洗完澡,苏雅整个脑袋都是蒙的。

“这浴室里太热了,水汽腾腾,蒸的我头都晕了。”

苏雅非常怀疑,那个偷拍自己的变态,就是商场里的某个工作人员。

虽然大家还是笑着和她打着招呼,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苏雅却总觉得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有些异样,有那么一些瞬间,晃眼看过去,苏雅甚至觉得每一个人都不再是人类了,而是披着人的面容、皮囊的狰狞怪兽。

他们对着自己微微的笑着,用那善良的皮囊,但是内心深处的怪兽却想着要怎么样,怎么样把自己一口一口的吃掉。

又或者,苏雅感觉商场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变,只有自己成了一个另类,人们依旧是那样谈笑风生,冷漠无情,她心底的毒草和野兽却开始疯长。

那些毒草,叫做欲望,那些野兽叫做恐惧,叫做罪恶和自责。

“愣着干什么,你看看这地面多脏,还不快扫一扫拖一拖?”

商场那个管事的老女人,指着苏雅尖声喊道。

苏雅被这熟悉的尖利呵斥惊醒,努力摇了摇头,她深吸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苍白冰凉的脸,让自己从胡思乱想之中恢复过来。

苏雅拿起拖把来,开始每天毫无变化的,单调枯燥的工作。

苏雅非常卖力的拖地、扫地,不一会儿她那娇俏动人的脸蛋,就布满了汗珠,剧烈的劳动,就像生活的重担,压制了苏雅的思考,让她没空胡思乱想,也没空去恐惧害怕。

这往日令她感到厌烦的工作,这一刻竟然给了苏雅一丝安心的感觉。

不过,很快,劳动的时间就结束了,商场里的客人开始逐渐多了起来,苏雅必须站在柜台前,带着职业的微笑,回应客人们的询问。

一边做着这些事,苏雅却很是心不在焉,她一直在努力观察四周路过的工作人员,想从他们平淡无奇的脸上,看出惊奇的东西来。

她想找到那个变态。

但是很快,苏雅就意外的发现,她没能看出什么和变态有用的消息,倒是发现了许多让她感到痛苦和恶心的东西。

不少女人看向她的眼神,不是嫉妒就是淡漠,而那些男人们,多半会偷偷的瞄上她几眼,眼神里偶尔闪过的欲望,让她心惊胆战。

难道商场里的每个男人,都是变态吗?

这件事情,会不会是他们合伙一起干的呢?

苏雅脑海里开始有了些疯狂的推测,让她忍不住嘲笑起自己来。

最近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让苏雅平静的生活变得怪异了起来,她的神经开始变得异常的敏感脆弱,一些稀奇古怪的思想开始冒头,曾经经历过的许多痛苦,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也开始一遍遍的浮现出来。

比如,她的那个闺蜜,晓红的事情,最近总是一次次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苏雅赤足站在萋萋草地上,透过茂密树叶间的缝隙,透过树荫中的阳光,透过潮湿难闻的空气,看到了那令人面红耳赤,触目惊心的一幕。

她看到晓红白花花的身子,被好几个男人围住了,他们仿佛一头头狂乱的野兽,在晓红脆弱的身体上肆意的破坏着,可是晓红居然并不觉得痛苦,居然还发出了嫣然的娇笑,仿佛在享受着什么。

这让那群男人更加疯狂了,比野兽更野蛮,更粗暴。

忽然间,那群男人似乎听到了草丛后的急促呼吸声,猛地将头全都转了过来,苏雅惊的尖叫。

苏雅心底忽然感觉非常非常的害怕,但是奇怪的是,她不是怕那些男人,而是怕晓红,晓红为什么那么妖娆?为什么穿的那么少?

晓红就仿佛一个艳鬼,疯狂的攫住了苏雅的心。

苏雅究竟在怕什么呢?

她害怕自己成为了晓红。

分明在现实里,晓红才是受害的那个人,可是当年在村子里,大家都用厌恶嫌弃甚至是某种怪异的兴奋眼光,看着晓红,偷偷的议论着她,好像犯错的是她一样。

苏雅很害怕自己会成为另一个晓红,成为大家的笑柄和谈资。

“铃铃铃!”

苏雅猛地从奇怪的梦境里惊醒了过来,她紧缩了身子,发现薄薄的衣衫还遮蔽着自己娇俏动人的身躯,顿时松了口气,再低头一看,手机正不停的响着。

是小玉姐打来的。

苏雅忽然感觉轻松了很多,那些噩梦也瞬间被抛到了脑后,赶紧接听电话之后,小玉那温柔动听的嗓音很快飘进了她的耳朵,像春风一样,撩动着她的耳膜,带来温暖和新生。

“小雅,你今天怎么样,在商场里没遇到那个变态吧?”小玉关心的问道。

苏雅点了点头,非常感动,要知道,她昨天晚上一天没有回家,她老公王大铁到现在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反倒是小玉,居然对自己这么贴心,苏雅真的感觉小玉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没有,今天我都没有去我们这一层的那间厕所。”

苏雅心有余悸的说道。

“那就好,不过我也感觉那个变态今天应该不会来骚扰你了,因为……”小玉姐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她才继续说道,“因为我今天也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储存卡,里面是我昨天在你们商场上厕所留下的视频……”

苏雅一听,只感觉整个心都一揪,特别特别的愧疚和难受。

本来那个变态是盯着自己的,可是没想到恰好昨天小玉姐也来了商场就在她之前上了厕所,现在小玉姐居然也被偷拍了。

苏雅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心情无比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