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情乱山野风流寡妇 做爱故事,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7-31 10:2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老板张叔有一个闺女,名叫张婷婷,那张的真叫一个小家碧玉,清纯可人,是胖子最喜欢的类型。

不过人家那可是名牌大学就读的高材生,而胖子只不过是一个高中毕业的学渣。

真不是周阳打击胖子的自信心,而是因为这事真的没戏!

光是张叔那一关,胖子估计就过不了!

毕竟一个这么好的闺女,换谁来也不肯嫁给胖子这个没钱没车没长相没存款的人啊!

胖子在听完周阳的话之后,脸上神情也是有些萎靡,看的出来他是真心喜欢婷婷的!

不过真心喜欢那又如何呢?

情乱山野风流寡妇 做爱故事,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这人间自有真情在,想要结婚得实在啊!

何为实在,那必须是钱呐!

周阳就是一个很实在的人,一句话真是深深的戳痛了胖子那可小心脏啊!

见一旁的胖子在自怜自爱,周阳也觉得不能让他在这么意志消沉下去了,于是便出言鼓励:“好了,别一副死了爹妈的样子,这没钱咱就去找,我就不相信咱两这辈子都是这种样子!”

这话也就是现在的周阳能够说说,要是换做以往,他可是没脾气说出这番豪言壮语来的。

他这番底气,完全就是李婉莹那月薪一万的工作给的!

胖子也是知道周阳的为人的,见他此刻说法的方式跟以往有些不一样,心中难免狐疑,问:“兄弟,看你这样子难不成还真是找到路子了?”

周阳一副高人做派的点了点头:“那是自然,不然的话我约你出来干嘛?”

“赶紧说说啊!”胖子赶紧正色问到。

“昨天我去李婉莹家吃了顿饭……”

周阳才刚刚说到这里,就被胖子给打断了。

“等等,你说啥?”

周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胖子,高声喝道:“我说我去李婉莹家里吃饭!”

胖子闻言,挤眉弄眼的就朝周阳凑了过去,“兄弟,这不是你的作风啊,难不成你真痛改前非了,为了自己的前途舍弃了自己的贞操?”

“滚你妹的!”周阳没好气的踢了胖子一脚,解释:“我这是去她家吃饭呢,别用你那龌龊的心思去定义我的举动!”

“哦原来如此,没关系咱慢慢来嘛,第一次吃吃饭,第二次亲亲嘴,这第三次嘛!”

胖子说到这里,便顿住不语了,一个劲的冲周阳挑眉毛,那样子说多无耻就有多无耻!

“我说你到底还想不想听了!”周阳被胖子搞得恼火不已,大有老子不说了的意思!

胖子见状,赶紧满脸歉然,收敛神色不在胡闹了:“别别,你这故事肯定精彩极了,我洗耳恭听!”

见胖子不在比比了,周阳才缓缓的说起了事儿来。

“昨天吃饭的事情不提也罢,我今天要跟你说的是李婉莹给我安排的新工作!”

“新工作?”胖子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搞不清楚周阳的新工作跟吃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想到这里,胖子不由的在心中腹诽了一番周阳,觉得多半是他这个兄弟趁着吃饭的工作跟李婉莹摸摸搞搞了一番,牺牲了一点儿色相,从而换来了一个工作!

一旁的周阳哪里能够知道胖子那龌龊不堪的思想,他沉吟了片刻过后,就将昨晚李婉莹交代的工作对胖子说了出来。

胖子听完周阳的交代后,满脸的不敢置信,瞠目结舌道:“你是说以后你就帮李婉莹收租了,每个月他还给你一万块钱,还有五险一金?”

李婉莹是谁,胖子是知道的,而且有关李婉莹很多的风流韵事周阳都是从胖子嘴中得知的。

但这种女人在胖子眼中显然是不会这么不图回报的去帮一个人,所以胖子现在越发的肯定周阳和李婉莹有一腿儿了!

周阳被胖子的眼神看的浑身难受,有些语气不善的说:“你这是什么眼神?”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李婉莹好上了!”

胖子说罢,不等周阳开口阐述,接着又说。

“兄弟,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李婉莹这种女人虽然名声不太好,但绝对是你走向人生巅峰的捷径,你权当大家是相互利用的就好,双方各取所需这不是其乐融融么,而且真算起来,你才是真正最受益的哪一方呢,人财两得美滋滋啊!”

胖子的说教听的周阳脑中是嗡嗡作响,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交上了这么一个不着四六的兄弟,这说话还真是天马行空呢!

周阳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冲一旁还准备侃侃而谈的胖子大吼:“我说你能不能别胡乱猜测啊,我很李婉莹之间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些事儿!”

听到这里,胖子也知道确实是他自己想的太多了,不够事情并没有按照他预料中的发现发展,胖子还是有些失落的。

于是,他便恨恨的看着周阳,说到。

“我倒是很赞成你跟她有点事儿!”

周阳不像就这个问题在跟胖子谈论下去,便直接了当的说出了他此行的目的来。

“别说这些了,反正你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我看不如我们两个人平凡这一万块,你五千我五千,大家划区域收租!”

胖子听到这里,已是满脸的感动,望着周阳唤了一声:“兄弟!”

都说患难才见真情,他跟周阳两个人的感情无需赘述,那都是一路走来的生死兄弟,但饶是如此,胖子依旧被周阳今天的举动给感动了个不轻。

周阳有些受不了胖子直勾勾看向自己,恨不得以身相许的目光。满脸不屑的说:“你能不能别跟个娘们一样的望着我,我这浑身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胖子丝毫没有因为被周阳给嫌弃了而有多悲愤。

他转而哈哈一笑,朗声说:“哈哈,没说的,兄弟今天这午饭兄弟我请了,就前几天那叫自助,咱今天去干它个痛快!”

“那必须的!”

周阳点了点头,这顿饭合该是胖子请客。

毕竟他可是分了五千块给胖子啊,还是每个月,不过周阳也觉得无所谓,他是那种属于可以为了兄弟赴汤蹈火的人,区区一点儿身外之物,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吝啬的。

周阳的性格,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那般,对敌人如狂风骤雨一般凌冽,对自己人他就如同春风化雨一般的温润。

当然这是武侠小说中的描述,真要在现实中来看,他就是那种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的人。

一路无话,两人又来了哪天吃过的自助餐厅,反正都是不限量的,周阳也顾不得跟胖子客气什么了,转身就去搜寻美食去了。

跟周阳的饿死鬼投胎不同,胖子这两天正在减肥,所以他并没有去那吃的,反而是拿了些酒水过来,准备和周阳好好的干一杯!

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胖子对周阳说到。

“兄弟,虽然你跟李婉莹并没有什么猫腻,但作为你的好兄弟,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次的机会咱一定不能错过,能过攀上李婉莹这种女人,咱一定要施展浑身解数在她身上挖掘到发家致富的法门来!”

“胖子,我说怎么什么话从你的嘴巴里面除了都变了味啊,你想让我们依靠李婉莹的身家和资源发财你就明说嘛,何必说的那么让人遐想连篇呢!”

周阳有些不满的看着胖子,真不知道他这个兄弟这嘴巴是跟谁学的,怎么一股子淫荡的味道!

“呵呵,习惯了,没办法!”胖子讪讪一笑,接着说:“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话里面的意思,那咱们可要合计一个方法出来,比几个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啊!”

周阳见胖子说的如此郑重其事,他心中还是开始盘算了起来。

胖子话糙理不糙,说的还是十分的有道理的,周阳也深知,像他这种出生农村的人,一辈子也很难遇上一个这样的机会,如果在不为所动的话,周阳觉得有点对不起老天爷的安排!

不过想来想去,他也没想出一个好的可行方案来,毕竟他一没技术,二没人缘的,就算是抱着李婉莹这条金大腿,周阳也是一筹莫展!

半晌过后,胖子问了一旁愁眉苦脸的周阳一句:“你想到了什么好点子没有?”

“你看我脸上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吗?”周阳指了指自己的脸。

“不像!”胖子直言不讳。

周阳无语:“那你还问个屁啊!”

胖子讪讪的解释道:“我这不是学神探狄仁杰里面的剧情么,甭管知道不知道,先问上一句元芳你怎么看,这才能显得我高深莫测嘛!”

周阳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胖子一句:“我去你二大爷!”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有心情开玩笑,真不知道该说他神经大条呢,还是心宽体胖!”周阳心中满是不忿的这般想到。

胖子是个遇事儿就把周阳当主心骨的人,当然了,只要周阳一声令下,胖子也不会去管那么多,一个劲的就横冲直撞,连个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其实他俩的分工合作非常的明确,周阳负责出主意,胖子负责冲锋陷阵,这很有古代刑拘打仗的作风。

周阳是统领大军的将军,而胖子则是尽忠职守的士兵。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炊,将军不打没兵仗。周阳这会儿事一头午会,全无主意。

毕竟刚刚才接手李婉莹的工作,饶是周阳满腔热血,也根本无从下手,不知道该如何借助李婉莹这道东风,去发家致富。

周阳喝了一口酒,决定暂时把这主意放一放,从长计议。

便对胖子说:“这事儿,咱先等等在说,我现在哪里能想得出来在这里面摸索赚钱的门道啊!”

胖子闻言,也点了点头:“嗯,那就先得过且过一阵吧,反正每个月有五千块,也饿不死咱两了,我现在就是有一点担心李婉莹那边!”

说到这里时,胖子有些担忧得看周阳。

“担心她什么?”周阳没有听懂胖子的意思,问了一句。

“这工作可是她安排给你的,但是你现在又划分一块给我,到时候她这个大老板会不会不高兴啊!”

这就是胖子所想的,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工作是李婉莹指名道姓给周阳的,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这是李婉莹想要趁机拉近跟周阳的关系呢!

胖子觉得自己就这么横插一脚进来的话,会不会因此而惹怒李婉莹,从而导致周阳最后也自身难保。

相比起胖子的忧心忡忡来,周阳倒显得有些云淡风轻,他无所谓的说:“原来是这事儿啊,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反正我有没有多要她一分钱,到时会就算被她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其实还有一点儿周阳并没有对胖子明说,自从昨夜的一番接触来看,周阳认为李婉莹绝对不是那种如此小肚鸡肠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反正直觉就是那么告诉他的。

直接这种东西都是很虚无缥缈的,有时候准有时候又不准,但是周阳的直觉在待人接物这一块,还从来没有看走眼过!

胖子原本脸色担忧的表情,也被周阳的一番话给尽数消解了。

就像周阳说的那般,他确实没有从李婉莹哪里拿一分钱,他的钱都是周阳从自己那一份里面分出来的吗,相当于胖子成了周阳的员工了!

不过在转念一想,胖子觉得而又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帮李婉莹收租那可是要涉及到钱的啊,李婉莹能过放心周阳那是因为芳心暗许,但自己的话,李婉莹就不一定能过放心了!

于是,胖子便对周阳说:“小阳,可这毕竟是涉及到钱的工作啊!”

周阳听罢,不假思索道:“你是我的兄弟,我还能不放心你么,你虽然嘴巴是贱了一点儿,但却从来干过偷偷摸摸的事情,别在跟我叽叽歪歪的了!”

虽然胖子从外表上看就是一个不老实安分的人,但人不可貌相,胖子可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不偷不抢,除了原来沾上了赌瘾之外,从品格方面看,挑不出半点儿毛病来。

见周阳都这般说了,胖子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当即不再多想,说:“行,那这是就这么说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