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美熟妇的花芯 乡村欲望,顶级做爰片撞的你舒服吗宝贝

发布时间:2019-07-31 10:2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半梦半醉之间,她来回晃动着小脑袋,似乎摆脱不掉脸颊上的刺痛感。可是一阵清凉的东西很快便敷在她的脸颊上,还有温润的手指帮她涂抹开来。

滋润而舒爽的感觉,令她焦躁的情绪得到了缓解。

她果然不哭了,看似是睡着了,可是每隔一分钟,还是会哽咽着,再说上一两句委屈的梦话。

掀开大床另一侧的被子,一具高大健美的身躯躺在她的身侧,有力的双臂将她娇柔的身子轻柔纳入怀中。

他的唇抵着她的额头。

每当她不安地开始哽咽,他温柔的不可思议的声音就会飘荡在整间卧室里,驱走她所有的不安。

“呜呜~我讨厌大叔,居然睡了别的女人,坏死了,太伤我的心了~”

“没有,没有的事情,真的没有,乖~!”

“呜呜~他有别的女人,好多好多女人,都跟他睡过的~呜呜~”

美熟妇的花芯 乡村欲望,顶级做爰片撞的你舒服吗宝贝-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真的从来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不哭了,乖~!”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光里,女人不停地啼哭、委屈,男人不断地安抚、温柔。

慕天星渐渐停止了哽咽,睡得越来越甜。

凌冽安抚她的时候,大手会沿着她姣好的后背线条缓缓向上,轻拍着,温润的唇也会不断在她的额头上一下下轻啄着,孜孜不倦。

曲诗文给慕天星擦完身子后,便给她换了这身睡衣,却没有给她穿内衣。

凌冽现在搂着这具又软又香的小身子,真是想摸哪里都方便。

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之间的体温越升越高,他温润的唇渐渐火热起来,顺着她的额头一路游走到她的红唇。

整个身躯都覆盖在她身上。

直到——

她忽然嘤咛出声,开口便是:“呜呜~讨厌大叔,还是小龙哥好~”

凌冽瞬间顿住了所有的动作!

她又道:“刚才抱我的哥哥长得也好帅!”

凌冽:“……”

“才不要!”

慕天星看见凌冽出来,心口一下子就疼了起来!

所有不好的记忆都排山倒海般席卷了过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我不要了!被你碰过的东西我都不要了!身份证不要了!钱包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一看见他那张脸就疼,一想到曲诗文那句“女上男下”她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歇斯底里地对着凌冽吼完,她咬牙道:“我不要嫁给你!我讨厌你!你好脏!”

凌冽忽而开口,迎上慕天星愤怒的小脸,神色淡然:“被我碰过的东西你都不要,包括你吗?”

“什么?”

慕天星愣住,他到底在说什么?

凌冽推着轮椅朝她逼近,来到她面前后,缓声道:“我碰过你,不是吗?”

众人绝倒!

卓然先是不可思议地看了眼曲诗文,曲诗文也一脸愕然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啊!

而卓希则是涨红了脸,下意识脱口而出:“那这婚更不能退了!没准小小少爷现在就在慕小姐的肚子里!”

轰!

慕天星的大脑被炸的一片焦糊!

她瞪着凌冽的眼神更凶了,他就不能不要说这么有歧义的话吗?!

而凌冽略带责备地看了眼卓希,回眸的一瞬瞥见慕天星饱满的胸口,耳根微微一红:“只是、没有那个程度而已。”

“你闭嘴!”慕天星要疯了:“我现在不想跟你讲话!”

凌冽却不以为然地摇头:“可是你的清誉已经被我毁了,我要负责的。”

“你够了!”

“昨晚没有给你穿内衣,之后,我们躺在一张床上。”

“闭嘴!”

“你很香,很软,左胸上有一粒小红痣,很小很小,不过很精致,也很漂亮。”

“啊~!”

“我说的不对?”

“凌冽!我要杀了你~!”

慕天星疯狂地扑向凌冽,双手套住了他的脖子刚要用力掐下去,曲诗文一把抱住她的腰肢往后死命地拖!

卓然上前奋力去掰开她的手指!

卓希拉着凌冽的轮椅也往后用力拖!

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想让这对冤家分开!

“慕小姐!冷静!”

“慕小姐,别激动,这不是开玩笑的!”

“慕小姐,其中必然有误会,我们有话慢慢说!”

偏偏,轮椅上的男人还很欠扁地继续刺激她:“你觉得孟小龙好,或者觉得昨晚从酒吧抱你回来的哥哥好,或者觉得全世界的男人都比我好,也是没有用的。”

慕天星:“放开我!我今天就算不掐死他!也要咬死他!”

卓然:“四少,别说了!”

凌冽:“这辈子除了我,没人敢要你了。”

慕天星:“凌冽,你去死!去死!”

卓希:“四少,先别说了!”

凌冽:“谁敢要你,我就把这粒小红痣的事情说给谁听!”

曲诗文:“四少,闭嘴!你够了!”

全世界安静——

半晌,还是慕天星打破了沉寂,一脸崇拜地看着曲诗文:“阿诗姐,你好酷哦~!”

曲诗文无奈地耸了耸肩。

迎着数道或犀利或震惊的目光,她无奈地开口:“我、我也是不希望你们继续争吵下去,而且,四少,恕我直言,您这样跟一个小姑娘过不去真的有失风度!在您眼中慕小姐是个小女人,可是在很多人眼中她不过还是个孩子呢。”

凌冽的大手绕到脖子后面,从她的掌心里接过了她的鞋子。

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条纯黑色的真丝手帕,细心地捧起她的小脚,一点点帮她擦拭着脚底的灰尘,再帮她把鞋子穿好。

慕天星的小脸已经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

双脚的鞋子穿好后,她的双臂依旧圈着凌冽的脖子,小脸整个儿全都贴在他的胸口上,小身子往他怀里缩了又缩,似乎怕自己从他腿上掉下去,又恨不能整个人都藏到他怀里去。

瞧着她这副小模样,凌冽漆黑的瞳牵起一丝涟漪,层层叠叠溢满了温柔,就这样一圈圈在眸子里晕染开来。

他微微俯首,唇轻触着她的头顶。

鼻尖轻嗅到的,是跟他身上散发的一样的洗发水的香气。

这是他唯一喜欢的味道,清冷中透着淡淡的紫薇花香,好比喜欢上了一个人,却外冷内热的感觉。

这一停,就停了好一会儿。

凌冽没有开口,慕天星也没有别的动作。

仿佛他的怀抱就是她依靠的港湾,温暖而安定。

直到卓希忍不住轻笑出声:“慕小姐,您的鞋子已经穿好了。”

慕天星这才尴尬地抬起头,本想朝着卓希的方向看过去,却不想撞上了凌冽那一汪如海浪般辽阔深邃的眼神。

差一点就溺死在这样的眼神里回不了神,她不自在地错开眼,干咳了两声,缓缓收回自己的小胳膊,从他身上下来后,有些难为情却不甘放弃地伸出手去:“我来吧。”

卓希瞧了眼凌冽,见凌冽没有拒绝的意思,便开心地退在一边:“好。”

卓然的嘴角也渐渐勾了起来。

这一刻,看着慕天星谨慎而认真地推着凌冽前行,这样的画面,太过美好,令卓家兄弟都忍不住替他俩开心。

慕天星没再开口说让凌冽带她一起去的话。

凌冽也没有再说让慕天星留下的话。

就这样上了车,任由卓然将车驶上了高速匝道,前往郊区的墓园。

墓园门口的花店里,慕天星亲自下去挑了一束香槟色的郁金香,卓然付了钱。

从店里出来,她便将手里的花束自然地放在了凌冽的腿上。

阳光下,她笑的比花还美,绕过轮椅继续推着他,前行在墓园的小道上。

不许片刻后,卓希便领着他们精准地找到了凌冽母亲的墓。

慕天星瞧着照片,照片上的女人很年轻,也很漂亮,却距离传说中的风华绝代还有些距离。这个女人似乎少了一种气质,一种可以孕育出凌冽这样、有着与生俱来华贵感的孩子的气质。

她不由挑眉。

尽管不会看相,但女人的第六感却告诉她,这个女人是个善良软弱的人,或者是个逆来顺受的人。

“这是你母亲?”

她困惑地开口。

凌冽却是点了点头。

她侧目,瞧着凌冽望向石碑的眼眸如此眷念深情,不由想起曲诗文说过的话,凌冽的命是他母亲救的。

阳光渐暖地洒在他身上,可是此时此刻,她眼中最为耀眼的光芒却是他。

花束跟香槟都摆上了,卓然卓希分别守在左右两边安静地等待。

慕天星从轮椅后面走到了凌冽的身侧,对着照片上的女人鞠了一躬:“阿姨,我叫慕天星,今天是您的忌日,我跟凌冽一起过来看您。”

她说完,便拉起他的一只大手,紧紧握着,安静地陪着他。

恍惚之间,她也会想,如果时光能够就此停止的话,她跟凌冽就这样和谐地作伴,也挺温暖。

可是这样的想法不过刹那就被自己否决了。

见她不语,凌冽的食指在她粉红色的小掌心里细细婆娑起来。

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跟他瞳孔中的温柔一般层层叠叠漾开到她心底,无声的勾引。

慕天星抿了抿唇,微微错开眼不去看他,刚要开口说点什么,身侧的男人却是又道:“想好了再答!要去吗?”

重复的提问,高调的提示,她一下子就懂了。

他若不想要自己跟着,便会直接吩咐卓然把她相送会酒店再说。既然开口问了她,那便是将选择的权力交给她。

甚至,他还提醒她,去吃这顿饭的本身有着特别的意义!

看似尊重她的决定不予干涉,他却还小心翼翼地透着期盼,到现在还不肯放开她的手。

慕天星忽然想笑,因为觉得很开心。

以前他总是将自己捆在身边,她想要逃,现在他给自己选择的机会,她却希望他能霸道的挽留。

她耳根处被他灼灼的目光烧红了,眼如秋波般晶莹透亮,一整张脸都含着少女情窦初开的灵韵,微微开口:“这样、这样空着手去不大好吧?听说你一年才过来一次,我们买点礼物去好不好?”

慕天星的声音越说越小,可是身侧男子嘴角噙着的弧度却是越弯越大。

大手用力收紧,仿佛全世界的幸福与光明都纳入其中。

“好!想买什么?都听你的!”

凌冽话音刚落,卓然便下意识看了眼时间,十点四十五分,去市区买点东西还是来得及的。

卓希也在前面傻笑起来,却笑着笑着酸了鼻子,莫名想哭。

卓然察觉到弟弟的异样,白了他一眼:没出息!

卓希却回瞪了哥哥一眼,那眼神,无声地控诉着:我就没出息没出息没出息,那又怎样?四少身边总算是有了个可心的人儿了!还是四少自己喜欢的!

大掌中的小手忽然抽走!

凌冽猛然侧目瞧着她,就连瞳孔都缩了缩!

而小丫头只是掏出了手机,有模有样地开始搜索着什么信息。

他眯了眯眼,便瞧见她灵巧的指尖打出一行字:第一次去公婆家买什么礼物比较好?

许是太过投入地关注搜索的结果,以至于她忘记了将手机侧过去,而只是侧过了自己的脑袋,掩耳盗铃般以为,凌冽看不见自己的正脸,便也看不见手机上的内容了。

却偏偏,一道幽幽的声音自身侧掠了过来:“原来你这么想嫁我,早知今日,一早你还别扭什么呢?不是瞎折腾吗?”

她轻嗤,不理。

他又道:“你啊,就算是翻天的猴子,也逃不出我如来佛的手掌心。喜欢我就直说,我又不是那么不好亲近的人。”

慕天星终于磨牙霍霍地扬起脑袋觑着他!

丫丫的!

“谁说我喜欢你了?谁说我想嫁你了?谁瞎折腾了?你说谁呢!”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姑娘对男人表白也是很常见的。”

“哈!我对你表白?我什么时候对你表白过了?”慕天星小脸通红,捏紧了手机收好,又道:“大叔,我看你年纪不大,怎么都开始幻听了?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听力?”

“恼羞成怒了?明明就是喜欢我,还死鸭子嘴硬!”

“你丫的!到底谁喜欢谁,我们心知肚明!”

“瞧你这副粗鲁的样子,这辈子除了我,还有谁敢娶你?”

一来二去,凌冽的声音始终气定神闲,悠然中透着欠扁的味道;慕天星的声调却是越来越高,火焰也是越来越浓。

争执之下,慕天星也是豁出去了,这男人简直太过自大,盯着他大喝一声:“爱慕本小姐的男人多了去了!想娶本小姐的男人更是从宁国都排队排到中国去了!你以为天下就你一个人了?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小龙哥还在家里等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