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呜呜小妖精自己动坐下去~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无奈你不懂爱

发布时间:2019-08-06 09:0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顺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我看见了那个人的脸庞,顿时笑了,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午求我的食堂的工人宋光。

秦哥看着我:“这可如何是好?”

我拿出手机,打开相机,把宋光拍了下来,照片很是清晰,一看就知道是宋光。

呜呜小妖精自己动坐下去~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无奈你不懂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宋光把秦哥手机屏幕按灭,踹进自己的裤兜,把接梯靠在一棵树上。

然后,宋光开始爬上树。

我和秦哥都诧异,宋光这小子,天都这么晚,他在女生宿舍爬这么高做什么?

宋光爬上树梢,摸索着自己的裤兜,紧接着,竟然掏出一个微型摄像头,很迷你,很小巧。

我见状,嘴角露出冷笑,原来宋光这小子还想要履行自己上午的想法,拍这些女生,做成片子,然后拿出去卖钱。

真是猥琐。我拿出手机,把宋光安装摄像头这一幕也拍摄下来。

嘴角上扬,发出冷笑。

秦哥有些茫然,不明白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便问道:“陈诚,你拍这小子干什么?”

我笑了笑:“秦哥,你明天就知道了。”

秦哥看着我,那眼神明显不相信我。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秦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骗你的,明天我一定把你的手机拿回来了。”

秦哥一听我说这话,舒出一口气,点了点头。

——

我和秦哥分别之后,我回到家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可能心里惦记着手机这件事情。

我坐了起来,给宋光打了个电话过去。

宋光这家伙之前说要跟我和秦哥一起合作偷拍的时候,很不要脸地把他手机号码存在了我手机里。

电话一通,这小子立马回到:“谁啊?”

“是我,陈诚。”

“哦,陈诚啊,我现在已经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宋光的语气里充斥着亢奋,哪有一点疲惫的意思。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顿了顿,故意说道:“对了宋光,我问你个事,秦哥手机掉了,你看见没有?”

宋光一听我说这话,明显愣了一下,紧接着喊到:“什么手机?我不知道啊,就这样吧,抓紧回去睡觉吧,我都困死了。”

我是故意问宋光的,为的是给他敲个警钟,让他自觉把手机送还给秦哥。

宋光这小子,希望你明天早上能把手机还给秦哥,要不然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唉,这一晚上,秦哥一定是会难以入睡。

——

我这一觉睡到天亮,第二天的我见到秦哥的时候,发现他眼睛通红,整个人都有些狼狈。

说实话,看着秦哥这个样子,有些心疼他。

于是我走出保安室,又给宋光打了个电话。

结果宋光一接听电话后,语气很是不好地说,“陈诚,你怎么回事,我说了没捡到什么手机,你别再骚扰我了!”

我见状,不禁牙气的直痒痒,这个宋光,真是不到棺材不落泪。

我发个消息给宋光:“把秦哥的手机换回来。”

没过一会儿,宋光回复:“什么手机?我不知道啊。”

我看见宋光这么回复,脸上的表情都僵了,直接把昨晚他拿着秦哥手机的照片,发给了他。

宋光顿时炸了,用着生气的语气回我:“你跟踪我?!”

“手机还我,照片删除。”我说。

宋光发来一个冷笑的表情:“陈诚,你狠!好,手机还你,照片给我删除了,一会儿我去学校门口给你还手机。”

宋光啊宋光,你要是敢玩什么花样,我就把另一张照片公布于众。

我听着宋光说这话,拳头顿时攥了起来,浑身气的颤抖起来。

妈的,这个小子竟然坑老子!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张夕颜见我良久不开口,于是声调调高了不少:“喂,我问你话呢。”

我讪讪的看着宋光:“你瞎说什么啊,我哪有什么证据?”

宋光一听这话,佯装思考的模样:“你不是在女生宿舍楼的后面,捡到一部手机嘛,而且你刚刚还跟我说,你带在身上的啊。”

张夕颜一听我说这话,愣了一下,直接逼近我的身体,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他说的都是真的?”

我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说道:“我要是有证据就拿给你了,毕竟我不像当盗贼的嫌疑人啊。”

张夕颜不相信我说的话,柳眉轻挑:“希望你没有骗我,你要是骗我,我就能让你在这个学校里待不下去哦。”

说完,张夕颜转身离开。

宋光见张夕颜并没有深究的意思,拳头顿时握紧,有些遗憾的模样。

我看着张夕颜的倩影,越想宋光刚刚说的话就生气。

待她离开之后,我直接撞在宋光的的身上,眼睛狠狠地盯着他:“妈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却见宋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小子,告诉你,不要欺人太甚,要不然我宋光也不是吃素的,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也踹鹰。”

我一把抓住宋光的衣领:“你他妈有病吧,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宋光勾起一抹冷笑,甩开我的手,说道:“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我就是看你不爽,我就是要整你,哦不对,你好像就是那个盗贼吧?”

说着,宋光竟然丧心病狂的笑了起来。

我盯着宋光,没想到这个小逼崽子竟然是这一副德行。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盗贼,可你自己就是!你说张夕颜要是知道你就是那个盗贼,嘴脸表情是有多丰富多彩?”宋光的脸上露出笑容,看起来很是欠揍。

“你可以试试看,看咱俩谁先身败名裂。”我不怕宋光的威胁,眼睛直勾勾盯着他,丝毫不惧。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他,他越是得寸进尺。

我眼睛盯着宋光,眼神里充斥着久违的杀气。

宋光手插裤兜里:“我现在没有证据揭穿你,自然没有人会相信我,等到我有证据揭穿你了,我一定让你求我!”

说完,宋光哈哈大笑,转身离开。

而我拳头紧握,竟然你执意如此,那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我拿出手机,登上了学校的贴吧,然后把宋光昨晚偷偷摸摸安装摄像头的照片,贴在贴吧上,上面附上一段消息:偷内衣盗贼水落石出。

发完,我便心想:“宋光,这次就算你来求我,我也不会心慈手软了。”

想罢,我看着陆陆续续来学校的学生,脸上露出一抹惬意。

已经开始上课了,学校的大门关死了。

刘芳想要爬起来,但是越是慌乱越是爬不起来,每次都刚撑起身体又跌了回去,感受到她身体的软绵不断的撞击着自己的脸颊,甚至有一次他软绵上顶端的那个正好划过他的唇瓣。

刘芳一时间没忍住,直接呻吟了一声,顿时变得手脚发软。

“我扶你起来。”

赵诚好半天回过神来,看到她又羞又恼,想着毕竟是个大姑娘,更何况他刚才也不是故意要占别人便宜的。

“看你这脚好像扭伤的挺严重,我把你送回去吧!”

刘芳抬头看了他一眼,紧接着眼眶一红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下来。

看到这种情况,他顿时有些慌了,“小芳你怎么了?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保证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都已经这样了,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呀?我妈要是知道了肯定打死我。”

刘芳委屈的站在那里哭哭啼啼,村子里面来来往往的人大家都相互认识,看到这种情况都好奇的围过来询问,赵诚是一个头两个大,哪里还有刚才的那些欲望,我想着怎么能够把这位姑奶奶给哄好。

“别哭了呀!”

“不哭也行,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行,别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刘芳这才抿着嘴巴微微笑了一下,至于刚才围过来的几个大爷,刘芳也三言两语的说自己没事,是因为脚扭着了太疼所以才哭的,大家听到这话才散开。

等到人走了,刘芳才想起刚才的事情,“你刚才说的话还算数不,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的。”

“我答应了的事情肯定算数,你说吧!”

“你能不能娶我?”

赵诚愣住,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开口,“啊?你,你说让我娶你!”

“恩!”刘芳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温柔,赵诚这时候确实有些摸不着头脑,两个人虽然都在一个村子里面,他也曾经想过娶刘芳,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只是个穷鬼,哪里能够拿得出十万块钱的彩礼钱。

“可是我拿不出那么多的彩礼钱,而且刘阿婆肯定不会同意的。”

刘芳听到这话眼眶一红,再一次的小声啜泣,“我妈说了,隔壁村的王瘸子前一段时间来给他那个儿子说项,说是想要娶我。我不想嫁给他那个儿子,他那个儿子长得丑也就算了,听说还有打女人的习惯,前两个老婆都是受不了跑了的。”

刘芳一想到自己的命运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之所以选择赵诚是因为早就在心里面有微微的喜欢,更何况赵诚一起村子里的其他人老实许多,长得也好看很多。

竟然有这事?!

“赵诚哥,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帮我,我妈不会问你要彩礼钱的,到时候我就表现一心跟了你,我妈最多骂你一顿,这样一来他也就不会逼着我嫁给王瘸子的儿子了。”

赵诚现在有点赶鸭子上架,刘阿婆的脾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架住的,毕竟刘阿婆除了这一个女儿之外,可还有两个地痞无赖一般的儿子。

要不然就刘芳这长相和条件,早就有无数的人想跟她相亲了。

“可是……”

“赵诚哥,就算是我求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

刘芳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哭得不能自已,胸脯的柔软正好压在他的胸口,赵诚一时间感觉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好,我答应你。”

说完,他自己忍不住先问了一下,不过想想已经答应了自然不能后悔,“那我先送你回去,然后我回家拿钱买点礼品再上你们家拜访。”

“不行不行,我听说今天下午那个王瘸子还会过来,你要是现在不跟我走,到时候等这件事情定下来了就来不及了,我不要什么礼品。”

赵诚一时间耐不住他的软磨硬泡,还是决定先跟他回去看看情况再说,一路上背着她往村东头那边走。

刘芳还是个爱玩爱闹的年纪,趴在他的背上喋喋不休,胸口的柔软正好挤压在他的后背,那种触感让他走路的时候都带着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好不容易这一路的挨到了她家,刚把人放下来,从屋子里面就急急忙忙的冲出来一个人,还没到跟前就开始嚷嚷着。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小畜生,这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打我妹妹的主意!”

刘老二穿着一件汗衫,圾拉着拖鞋就赶了出来,瘦得一阵风都能吹倒,伸手就对赵诚推了一把。结果人没推动,自己反而后退了两步差点摔一个跟头。

赵诚一脸无奈,刘老二似乎是觉得丢了面子,嚷嚷着要打人,但是却不敢再动手了,赵诚长得人高马大,人家比起他们来虽然有点白净,但是眯起眼睛的时候却给人一种凶煞的感觉。

“你,你对我妹妹做什么了?我告诉你,我妹妹的清白可不能够被你这种小无赖给毁了。”

“哥,你胡说什么呢,我脚扭伤了,人家送我回来的?更何况赵诚哥这次来我们家还有一件事情要跟咱妈商量,咱妈在不在屋子里?”

赵诚感觉头疼,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刘芳一直紧紧的抓着她手臂,就怕他这个时候溜了。

同是一个村子里面的,隔壁村的那个王瘸子和他那个儿子是什么德行,大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简直就是个火坑,疼孩子都不愿意把女儿嫁过去。

就算他今天不管这事,好歹也得劝劝那刘阿婆。

“我在这儿呢!”刘阿婆听到动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满脸的心疼。

“哎呦,娘的心肝肉。你没事吧!”说完看了一眼刘芳,“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给老娘滚过来。”

等到刘芳走过去,就忍不住的伸手掐着她的手臂,“早就跟你说过,女孩子就应该注意一点,别整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相处,你说别人是好心送你回来,怎么不知道别人会不会另有所图。”

“妈,疼!”

“刘阿婆,我这次来没什么别的意思,一是送你女儿回来,另外一个是听说你要把你女儿嫁给隔壁王瘸子的儿子?”

刘阿婆听到这话狠狠的瞪了一眼刘芳,然后拉耸着眼皮,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是又怎么样?跟你小子有什么关系!”

“原本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我现在要娶她。你知不知道王瘸子在外面的名声不太好,他那个儿子名声就更加糟糕了,你就把女儿嫁过去,岂不是往火坑里推。”

“妈,我不想嫁给那个王大傻!妈,我喜欢赵诚哥。”

刘芳连忙的表示自己的态度,可是这话一出来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刘二婆立刻脸色一变,气势汹汹的瞪了两个人一眼。

“好啊,我说你今天怎么好心的送我女儿回来,原来是看她年纪小不懂事,就刻意的哄骗她对不对,就你这癞蛤蟆竟然还想吃我女儿的天鹅肉,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身的穷酸气能娶我女儿吗?”

刘阿婆此时就像是被点燃的炮仗,骂人的词一溜串的从嘴巴里面说了出来,“就你这无父无母的小野种,想娶我女儿也行,你要是能拿出十万块钱来,你无论是什么德行,我也让我女儿嫁给你。”

赵诚听了这话瞬间也有些火了,他从小无父无母,最讨厌有人拿这点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