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情真意切

发布时间:2019-08-06 09:1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看着秦斌那么轻松的模样,林美妮小脸蛋上也洋溢着得意的笑容,虽然今天是准备带秦斌来,给他一个下马威的,可是现在看秦斌如此轻松的应对铁牛汹涌澎湃的攻击,心里还是得意洋洋的,毕竟自己的手下也是打败了陈希妍那引以为傲的保镖,让这小妮子以后再在自己面前炫耀呀。

这边的陈希妍俏脸却生出丝丝寒意,虽然铁牛没有被秦斌打倒,但是,看铁牛这种不断攻击都无法击到秦斌分毫的情形,她心里也渐渐明了,铁牛是完全赢不了秦斌的。

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情真意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哼,看你这小妮子得意的样,不就一回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走着瞧。'陈希妍嘟着小嘴瞄了一眼身旁的林美妮,那媚人心动的双眸更是带着淡淡深邃的目光扫视着渐渐走来的秦斌。

其实陈希妍和林美妮这俩小妮子以前的关系并非如今这般水火不相容,在山海市,林家和陈家一直都是世交,也因为这层关系,两个小妮子从小就认识,并且还是亲密无间的好姐妹,从幼儿园到高中,两人都是同一学校。

俩妮子从小就长得漂亮可人,而引起两人矛盾的却正是这一点。

从上学的时候开始,两人都是学校中有名的校花,到了高中,陈希妍和林美妮的美丽就更是让所有人惊为天人,号称山海第二中学高一年级的绝代双骄,不过,也就因为两女太貌美,在山海市第二中学高一也形成了两个护花团体。

而这两个护花团体也经常互相争辩两女到底谁更美,起初林美妮和陈希妍都没有在乎这些流言碎语,关系依旧亲密无间。

可是……

到了高二分班后,林美妮和陈希妍被分到不同班级后,两人的关系也不如之前的亲密无间,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进,再加上各自护花团体的不断争论到底谁才是山海市第二中学的第一校花,两女之间的矛盾也逐渐开始激化。

开始的时候还是经常聚在一起,只是两人之间话语少了点,直到现在的高二下学期,基本上在一起也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各种的比较,各种不示弱。

此时秦斌也走了过来,并没有刻意的跟林美妮说话,而是直接朝着桌椅走去,拿起刚才自己之前脱下的外套。

看着秦斌并没有跟自己多话,林美妮小脸蛋上反而有点挂不住了,有点犹豫的抬头看了一眼秦斌,最终还是没有忍住……

"喂,混蛋,你这什么意思,为什么对他手下留情!"

林美妮不乐意的嘟着小嘴说道,而那俏丽的美目中闪过一缕异样的神色。

"打架很浪费力气的,再说我尽早没吃饱,哎呀……差不多中午了,该回去吃午饭了。"秦斌摸着肚子,答非所问的嬉笑着,随后准备离开。

眼看秦斌准备离开,林美妮最终还是耐不住,娇滴滴的大眼睛闪过一丝坚定。

"什么嘛!你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的跟我打赌说,只要你打赢了他,就让我亲你嘛!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嘛……"林美妮贝齿紧咬一下,抿嘴说道,那表情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话音一落,秦斌的脚步也愕然止住,背对着林美妮的俊脸上,嘴角微微弯起弧度……

"啊?哎呀,你看我这记性,我都把这个赌约给搞忘了……"秦斌摸着脑袋,有点唏嘘的说着。

秦斌话一说出来,顿时,在场的三人,林美妮、陈希妍,包括刚低头走过来的铁牛,脸色的表情都愣住了。

铁牛是满脸惊讶,要知道刚才那个赌约他可是亲耳听秦斌说出来的,而且这小子说的时候还是露出一脸奸笑,没想到这一个屁的功夫,这小子立马就耍赖了。

陈希妍则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林美妮出丑。

而此时,林美妮确实感到自己出丑了,很出丑,混蛋……哼,忘了,居然说忘了,难不成还是本小姐想被你……,哎呀,羞死人了,该死的混蛋,一定是知道我想利用他,他才故意这样报复我,想让我反过来在陈希妍面前丢人。

"混蛋……!"看着秦斌那奸笑的嘴脸,林美妮顿时娇愤不已的低喝道。

"哈哈,就你这脸蛋,送给你我亲,我都不亲,你又没我身边这位美女长得漂亮可人,如果换成边上这位美女,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那头大傻牛放倒,"秦斌挑着眉讥笑的说道。

说完后还不忘对陈希妍抛出个挑逗的眼神,而后者则是十分配合的回以火辣媚惑的眼神,两人的笑容都格外的暧昧。

看到这一幕,林美妮爆发了,居然说她没陈希妍漂亮……

小妮子现在可以说肺都要气炸了,气嘟嘟的林美妮狠狠地跺了跺脚,娇哼一声,甩下一句"你狠",头也不甩的朝着外面走。

看着把林美妮气跑了,秦斌嘴角邪笑的更灿烂,没错,刚才的确是他故意装出来的,为的就是让林美妮丢丑,看她下次还敢不敢再想着点子来坑自己。

晃悠悠的出了体育馆大门,果不其然,秦斌远远地看到林美妮上了奥迪跑车,直接绝尘而去。

小妮子走了,看来只有一个人回去了,不过现在秦斌也并不着急着回去,既然这次来了,他正好可以去看看他在山海市的那些老朋友,顺便再打探打探山海市的势力分布情况。

……

大千世界,势力交错纵横。

山海市,作为华夏数一数二的大城市,国际上著名的大都市,当然隐藏着各种神秘而又强大势力的存在。

在这个缤纷万花的世界上,有超级强者领导的神秘组织,有神秘种族组成的强大工会,有宗教信仰遍及全球的教会,甚至还有隐迹数千年的神秘家族,虽然在现实社会中很少看到有这些人的出现,而每当这些人出现的时候仅仅只是昙花一现,留下的仅仅只是关于他们的传说。

女人的身上穿着兰花纹的薄衫,隐隐可看见里面丰腴的身体,她正是弯着腰,所以屁股正好对着汪洋的。

硕大的屁股在汪洋眼前一晃一晃,让这小流氓心里的异样心思又活跃了起来。

"春萍婶,我来帮你提水吧。"小流氓笑嘻嘻的过去了,这少妇他是认识的,就住在他家的西北方向。因为村里只有这么一口井,所以她洗衣服都是常常来这里来打水。

王春萍听见有人喊她,愣了愣,抬起头才看到那嘴巴上叼着根野草,笑起来活脱脱一个流氓的少年竟是村里有名的捣蛋鬼――汪洋。

她的眼睛中流露着一丝厌恶的情绪,皱着那对好看的眉毛说:"我自己可以的,你去玩罢!"

看到汪洋这小子,王春萍就想起前些日子这小子玩弹弓,差一点就把自己儿子的眼睛给打瞎了,还好偏了一点,却仍旧让儿子在卫生所里缝了八针。

此时看到他凑上来,心里顿时有了火气,"你成天没事干吗?"王春萍饥笑道。

汪洋也不生气,还是一脸笑嘻嘻的,他跑过去和王春平握在一根绳子上,"啪"井上喷起一片水花,一桶水被汪洋提上岸来。

顺便摸了一把王春萍的手,汪洋笑开了花,书中"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讲的大概就是王春萍这样肌肤滑腻的女子吧。

你干什么?"王春萍柳眉倒竖,手急忙从绳子上缩回。

"咚!"刚打上来的一桶水还没落地就一下子撒了一大半,水桶倾斜着倒在王春萍的脚下,正巧不巧的,溅出的水花把她穿着的布鞋给打湿了个透。

汪洋看到王春萍布满怒容的俏脸,伸了伸舌头,挤出一丝笑容:"春萍婶,我可不是故意的,是你没抓稳绳子。"

王春萍被汪洋这句话气的不轻,咆哮道:"你给我滚。"妇人说完,竟抓起了水桶,做势就要把剩下的半桶水往汪洋身上泼。

汪洋撒开腿就跑,一下子跳到了旁边的矮墙上,这小流氓眼睛骨碌碌的转,脸上还带着可恨的笑容,他说道:"春萍婶,不就是摸了下你的了吗?你咋还打人呢?"

王春萍力气小,举着水桶一会儿手就酸了,水也泼不到那墙上去,只能站在上下,咬牙切齿的看着坏笑的汪洋。

"你给我下来,我要好好收拾你这兔崽子。"王春萍简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把水桶立在脚下,喘着气,一双媚眼怒睁着看着汪洋。

"我要是下来就是傻子,你打我怎么办。"汪洋一屁股坐在墙上,摆动着两条腿,很欠揍的对着王春萍示威。

"你这臭流氓有本事一辈子别下来。"王春萍气急败坏的说道,她顺手拿起一个衣架,"呼"的朝汪洋丢去,然而却被那小子侧着身子、歪着脖子给躲过去了。

一会儿的功夫,汪洋在矮墙上就收获颇多:有三个衣架、一双布鞋,布鞋是王春萍实在受不了汪洋的挤眉弄眼,顺手当做武器丢给他的。

王春萍光着脚丫在水泥地上站着,她最后终于不再理汪洋了,而是蹲下身子去洗衣服了。

"春萍婶,你的鞋子好臭哟!"汪洋把鞋子放在鼻子间闻了闻,对着王春萍做了一个捂鼻子的动作。

王春萍顿时火了,叉着腰站起来对墙上的汪洋破口大骂:"既然臭你还握在手上干嘛?还不给老娘丢下来。"

因为是夏天,王春萍穿的是短袖,所以当她叉着腰时,里面的诱人的春光就外泄了。

这让蹲在墙上的汪洋大饱眼福,一对机灵的眼睛一下子看呆了,慢慢的,随着看到的春光,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隙。

汪洋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簇乌黑的毛发,像蜘蛛网一样长在王春萍的腋窝下面,毛发粗壮油亮,却一看就像是没怎么打理而显得杂乱不堪。

"春萍婶,你是不是特别想那个事啊?"汪洋脱口而出。

从小汪洋就听村里的那些大人聊天说:"毛发浓的女人,需求特别大。"他想了想也挺有道理的,这王春萍的男人一年到头都不怎么回家,指不定王春萍都空旷成什么样了。

"你这臭小子说什么?"王春萍丰满的胸脯一抖一抖,怒气难平的骂道,"老娘想不想管你什么鸟事啊!"

"想的话,当然管我的鸟事啊!"汪洋理直气壮的昂起头说,"我可以帮你啊。"

汪洋一边说,脸上还挂着淫荡的笑容,眼睛挑衅似的看着王春萍,手指了指自己的裆部。

"我.....我……"王春萍气的差点叉了气,转而母豹子一样朝着汪洋吼道,"我帮你老妈啊。"

气急的王春萍疯了一样把所有的衣架一股脑都往墙上砸,这下子,含怒出手,一些衣架正好打在了汪洋的脸上、脖子上。

王春萍被汪洋戳中了心事,她恼羞成怒了,确实像汪洋说的一样,她最近越来越想那种事了,但是男人又一年到头不回家,她只好用手或者黄瓜交替解决了,弄得现在家里的垃圾篓里每天都有断了的黄瓜。

汪洋的脖子上被衣架打红了一片,他来不及招架这么多衣架,赶紧从墙上跳下来。

"春萍婶,你的鞋子。"汪洋一边跑,一边把手里的鞋子丢出去。

鞋子化作一道弧线在空中转了两圈,一只落在地上,另一只正巧不巧的插在了王春萍的胸口上。

"臭小子,别跑!站住!"王春萍把落入前襟的鞋子抽了出来,狠狠的丢在地上,光着两只脚、提着棒子追在汪洋屁股后面。

汪洋吓得不轻,一个劲的就知道往前跑,边跑还边大声喊:"不得了了,春萍婶子打死人了。"

正好在这个时候,俏生生的常小玲骑着自行车从他身旁经过,看到汪洋狼狈的样子后,手捏着刹车停了下来。

常小玲眼睛亮晶晶的盯着汪洋,疑惑的问道:"汪洋哥,你怎么惹到春梅婶子了?"

汪洋现在哪有时间和她多解释,一下子跳上了自行车的后座。

"小玲,快骑。"眼看王春萍杀气腾腾的过来了,汪洋拍了拍常小玲的肩膀,急声催促道。

"噢……"常小玲听话的点了点头,扶紧龙头,纤细的双腿一蹬。

自行车载着常小玲和汪洋,溅起淡淡的灰尘,风一样的和王春萍拉开了距离。

汪洋看王春萍没有追来,松了口气,有些后怕的拍着胸脯,想:"这娘们可真凶悍,看老子以后不把你给骑了。"

常小玲踩着自行车来到了就近的小河旁。此时,微风轻轻的拂过,平静的河面荡漾着一圈圈涟漪。

常小玲把自行车停好,她站在汪洋面前,轻声说:"汪洋哥,你是不是和桂花婶子好了。"

少女的身材十分高挑,站在汪洋身前都快到他耳朵边上了,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十分认真。

一股少女的芬芳在常小玲身上缭绕着,让得汪洋有些陶醉,"这女孩儿,长大了啊!"

汪洋悻悻的摸了摸鼻子,不敢去看女孩清澈的眼睛,他低声说道:"谁跟你说的?"

听到汪洋承认了,常小玲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她没有回答汪洋的话,半蹲着身子,把头埋在膝盖里轻轻抽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