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不要了我不要了好累小喜,入室强奷系列小说探索极点的爱

发布时间:2019-08-06 09:1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随着城市的发展,经济中心慢慢往东边转移。这边儿反而成了娇郊区,也因为这个原因,很多传统的行业和习俗都在这边保存了下来。

其中,以古玩街最为著名。

古玩街里还有某些老字号的店面,这些店面虽小,古色古香,里面确实有一些货真价实的东西。但是,若要没有圈内人的引荐,恐怕连这些好东西的影子都看不到。

不要了我不要了好累小喜,入室强奷系列小说探索极点的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时间还早,傅秀蓉就带着莫凡就在条大名鼎鼎的古玩街上逛逛。

刚才买衣服傅秀蓉抢着给钱,莫凡自然不愿意,于是动用了颜如霜给的十万块。

这‘未婚妻’无端给了自己这么一份厚礼,来而不往非礼也,莫凡正好琢磨着买点什么礼物回送给她,不然老是觉得欠了她点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

傅秀蓉在前头吱吱渣渣给莫凡讲解着江海市这边的风土人情,莫凡边听边留意着两边摊子上的货物。

街头行人络绎不绝。

每天来这边淘宝的人可真不少,大多数是怀着发财大梦而来,希望在大海流沙般的赝品中,找出点什么被埋没的真品,当然如果没有洞若观火的鉴赏眼力,往往会赔得扑街。

和那些专业人士不同,莫凡虽然对古玩方面认识不多,但他只需将灵气运转到双目,就能看到一丝端倪。

真正的古董文物上会有一丝氤氲的灵气,而那些赝品则是没有。灵气越是通透纯净,证明古董的价值越高。

不过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

莫凡也是抱着捡漏的心态,一路仔细在地摊搜寻着,要是运气好的话,捡个宝贝送给颜如霜就再好不过了。

然而,这一路走下来,街道两侧地摊中琳琅满目摆放着的,居然全部都是假货,没有一件是真品!

这些商人心可真够黑的啊,一件真货都没有!这些东西一定是他们自己造假出来的!

想到这里,莫凡便觉得索然无味,正准备打道回府。

不料,傅秀蓉鼓掌给他介绍风土人情,转身处,却是碰上了迎面而来的人。

“哎呀!”

那人大呼小叫一声,张嘴就骂:“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带眼睛还是怎么着?撞坏了我的宝贝,你赔得起吗!?”

好歹是个女生啊,他骂骂咧咧的,中气十足,一点都不像被撞到的样子。

其实,傅秀蓉并没有撞到他。在两人即将碰到的瞬间,莫凡就眼明手快,拉开了傅秀蓉。

这一手快捷而隐秘,不是个中高手绝对看不出门道。

跟这人一同过来的老人,却是个练家子,有点诧异地打量这莫凡,赞叹道:“小兄弟,这一手功夫可真俊儿,没个十几年的寒暑苦练,可没有这般身手啊。”

莫凡没有想到这老人竟有如此眼力,有点惊讶抱拳道:“献丑了,让行家见笑了。”

莫凡看老人的衣着气度,巍然如岳,俨然一方人物,却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有傅宗南那般的圆滑,一下子对他也有些好感。

令莫凡不解的是,那量小蛮横的男人怎么会和这老人走在一起。

不得不说,莫凡还是有点眼力的。

这老者的确是财富权势威震一方的人物,只是他一向为人低调,名声不显,平时就好玩点儿古董玉器什么的。

这中年男人得知老人手中有个宝贝,而他手上正好有一批高仿的玉器赝品需要找个‘肥羊’出手,便托了关系,约出这老人准备换宝。

以假还真,以贱还贵,何乐而不为?

再者,古玩这一行,玩的就是眼力。眼力差,被人骗了,那叫“打了眼”。按照行规,事后是不准找店家麻烦的,所以这男人才敢光天化日肆无忌惮,在大街上约见老者。

莫凡也没想着和这权贵老人有什么交集,晚上还要陪虾叔他们吃饭呢,随口道:“老先生,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既然如此,那就有缘再会了。”老人虽然有点失望,但是萍水相逢的,也不好拦着人家。

一老一少正要告别,那中年男人确实不依不挠,拉扯着傅秀蓉:“这样就想走了?撞了人道歉都不说一句,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吧?”

傅秀蓉是那种乖乖女的温和性格,突然面对这咄咄逼人的男人,便有些委屈了。

“明明是你撞上来的,却颠倒黑白,你这东西就算摔了也是咎由自取!”傅秀蓉气鼓鼓道。

莫凡微怒,挡在她的身前,笑道:“那你想怎么样?”

“知道这东西多少钱吗?”

男人扬了扬手里一个小玉炉,“要是不小心摔坏了,你就是卖房卖身都赔不起!”

莫凡挑挑眉,微笑道:“哦,你倒拿出来看看,算是给我们这些乡巴佬开开眼界。”

被莫凡这么一捧,男人便有些飘飘然,得意道:“那是,我就发个善心让你见识见识!”

说着他将一个小型玉炉拿了出来,道:“看仔细了,这是明朝的青玉狮子香炉,做工精巧,玉质一流,前不久,有个拍卖行正好卖出了一个类似的玉炉,价格是两百万,我这个至少值五百万!”

那是一个座三足的火钵形的香炉,盖子上雕了一只蹲着的威武狮子,两侧把手仿龙头所造,也叫双龙耳。

啧啧,就这么个小玉炉能值五百万?

莫凡心中存疑,但见老者眼睛发亮,钟爱之情溢于言表,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只不过,当莫凡开启天灵诀的时候,却看到这所谓青玉狮子香炉根本没什么灵气。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这玩意儿是个假货!

只是这赝品造得比较逼真,若非专业人士拿专业的工具来看,根本看不出来什么,所以即便浸淫此道多年的老者也看不出端倪。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本来莫凡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可这男人实在太嚣张了,就连医生姐姐都欺负,这就让莫凡看不下去了。

“哦,是吗?这么值钱呀?可我看你这玩意儿,最多指五十块!”

“什么?”男人愣一下,大怒。

“因为这是个假货!”

此话一出,老者也有点怀疑地看着男人。

男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要不是金主在旁边看着,他便要上去给点颜色这小子看看了!

“好啊,你说它是假的,那倒是出个所以然来。不然你就是血口喷人!”男人怒道,看这穷酸小子也只是门外汉,断然不会懂得此中门道。

“可以,本来我给人看古董是要收鉴定费的,不过我今天心情好,就不收你钱了。”莫凡淡淡笑道,示意男人把东西拿过来。

“好,有言在先,你要是说不出个门道来,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男人透露着一股迷之自信,众目睽睽,他也不怕莫凡敢动什么手脚。

你这种无良奸商,既然碰到了,那就给你个教训!

莫凡心中暗道,接过那青玉狮子香炉,装模作样地翻看着。手中潜运灵气,一股虚无气息悄无声息地渗入了香炉的内部。

只不过片刻时间,香炉的内部就发生了变化,剔透的玉质渐渐露出原型……

“看完了,据我鉴定,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假货赝品!”莫凡一脸认真道,将玉炉给老者看了一遍。

老者看了青玉内里的玉质变化成浑浊一片,心知上当了,冷声道:“熊老板,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老夫诚心诚意地想和你做买卖,没想到你却拿个假东西来骗我!今天要不是这小兄弟,我手里的宝贝岂不是要被你骗走了!?”

男人也急了,这东西虽然是假的,可是做工绝对可以以假乱真,他来前。

我有点蒙,但直觉已经告诉自己陈寿干的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事儿,也难怪他会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来……我想到了昨晚的场景,心跳加快。

“你可别跟我装傻,就是让女学生去做援交呗,自己从中间赚点黑心钱。”娟姐说得平淡,“你要真着急要钱,这是最快的渠道。”

“娟姐,你别那我开玩笑了,我是有家庭的人,不可能出卖身体……”

“别误会,我是让你给人当奶妈不是要做到底。这有钱人怪癖多,有些就喜欢喝人奶,回味婴儿时期,咱们都称这个是奶油,好东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可我……”

“我这儿正好有个客户着急要人,你就当帮帮我,刚好你还能拿钱,两全其美。”娟姐趁热打铁道。

“可这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我这不好交代。”我有些犹豫,迟迟不敢答应下来。

“放心,你只需要过去把人喂饱了,拿钱就行。不会被发现。咱就这么说好了,我把房间号和时间发给你,回头你直接过去。”

说完,娟姐挂断电话,把地址发了过来。

我一看竟然就是今天下午在和悦酒店,刚好今天老公说他要去跑工程,晚上会晚点回来。纠结很久之后,我还是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出门,来到了和悦酒店2303。

第一个“奶油”客户是一位姓李的老板,大概四十来岁,一开门就盯着我胸部看。

“奶妈?”李先生问我。

“嗯。”我被他炽热的视线看得不好意思,低着头。

“快,快进来吧。”

他抓着我胳膊把我拉了进去,视线依旧热切地落在我身上,尽管我低着头,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略带饥渴的目光...

“你到床上坐会儿,我想洗个澡,或者你要洗吗?”

“不、我不用!”我吓得赶紧摇头,这点防备心必须要有。

“没事,别担心,我会遵守规则,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只是我这刚从外地回来,浑身都是灰尘,必须冲个澡才能舒服。”李先生笑笑道。

“那您去洗吧。”

李先生进去之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看一盘即将开动的美味晚餐。

我没想到还要耽误时间,又不好意思阻拦,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上,不敢坐得太上去。浴室传来水声,透过毛玻璃门我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影子,一想到这是个陌生人在自己一墙之隔的地方什么都没穿,我的心脏就咚咚跳个不停。

“可以开始了。”十来分钟之后,李先生裹着浴袍出来,胸口敞开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两千块钱。

把钱收下,我知道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能得罪了娟姐的老客户,但羞耻感让我无法轻易敞开心扉,解开内衣的动作也慢得可怜。

“我来帮你脱。”看我拖拖拉拉,李先生直接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说着,他掀开我的衣服,露出被内衣包裹着的丰满,因为涨奶,我那儿比以前大了不少,胸罩显得有点勒,那一抹浑圆被挤在布料包裹的外面。那一瞬间,李先生的眼神变了,贪婪地盯着那里看。

他像是在抚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隔着内衣将大手覆盖在我的浑圆上轻轻揉弄。

“嗯……”

意识到自己发出闷哼,我赶紧捂住嘴。

“看来你也很喜欢被我揉。”

李先生一笑,我不争气地红了脸,耳根子都在发热,小声否认道:“我没有。”

对方看破不说破,在隔着揉了几下后终于把手伸进去,那瞬间,粗暴的触感引得我浑身一颤,差点没忍住又叫出来。

那里太敏感了,只要被人一碰,就会流出黏黏的汁液。

李先生似乎挺惊喜,故意把手抬到我眼前,晃了晃上头白花花的东西,略带得意道:“你看看,这是你的奶,我刚碰你一下,就弄得满手都是,你尝尝味道。”

我害羞地偏过头道:“太腥了。”

看我不肯,李先生自己把掌心的奶给舔掉,略带兴奋道:“怎么会,明明是香甜的味道。”

此时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浑身僵硬在床上,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内心早已崩溃时:他怎么可以这么享受地吃我的奶?

不等我反应,李先生再次俯身在我身上耕耘,粗糙的大手覆盖在我那儿,弄地我浑身发热,只能紧紧地抓着床单。

“别弄了……”我有气无力道。

“我这是给你疏通,待会儿喝起来才畅快。别怕。”李先生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语气贪婪地赞叹,“你的胸长得真好看,我搞这么多次,都没搞到这么漂亮的,光是弄一弄就流出来了,还沾得我满手都是。”

根本承受不住触感和语言的双重刺激,我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嗓音,身体却越发骚动,随着李先生的动作,我夹紧了双腿,胸膛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起,像是想要摆脱这份刺激,又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他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