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乱辈真实故事一辈子,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见你已是百年身

发布时间:2019-08-06 09:1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原本只是报着试一试的心态,都没想过她会答应。

洗漱过后,我们睡在了同一张床上,邹软为了防止我做出什么不轨的事,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可就只有一床被子,她把自己圈在里面,我就没得盖了,我假装很冷的缩成一团,她看到我这样,不得不松开裹着的被子让我进来。

进了被子后,我身体一暖,再闻到邹软身上好闻的味道,不由得一阵激动,手伸了过去。

乱辈真实故事一辈子,快穿之情欲羞耻(h)冉冉见你已是百年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黑暗中,我不知道邹软脸红了没有,不动我能感觉到她身体很热,这是动情的表情。

我哪里还能忍得住,整个身体贴了过去,而这个时候邹软突然开口。

“阿林,你喜欢我吗?”

“喜欢,太、太喜欢了!”

……

第二天上午,我刚到休息室,陆明就凑过来小声的问我投资美容会所的事考虑得怎么样。

我白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邹软把钱借给了我。

昨天晚上邹软给我的银行卡里正好有八万块,能参上一股。

他笑了笑说,这是真爱啊,让我好好把握,并让我晚上跟他一起请他好朋友吴哥吃饭,多喝上几杯,把入股的事定下来。

上了几个钟后,就到了下班时间,我发现陆明不在休息室,正想给他打电话,发现他在后门口一脸焦急的接着电话。

“吴哥,我们不是讲好的吗?我们钱都筹齐了。”

“你在迎宾饭店,好、好,我马上来。”

陆明挂了电话后,看到我,立刻拉着我招了辆出租车。

上了车后,我连忙问他。

“学长,没出什么事吧?”

“妈的!”陆明骂了一句,“有人出高价想抢我们的入股机会。”

说到这里,陆明十分焦躁,还握了握拳头,想要打人一般。

“小江。”他突然问我,“你现在最多能立刻拿出多少钱来?”

“十万!”

邹软给了我八万块,这半个月,我被曹磊、萧雅他们轮番点名出去服务,虽然服务都没做成,但他们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都给了我钱,还不少。

“那行,我这里最多能拿出十四万,应该够了。”

陆明咬了咬牙,似乎想用钱来砸。

如果是好的投资机会,确实可能会有很多人想要插上一脚,那就只能价高者得了,在钱面前,交情又算得了什么。

一小会之后,我们来到迎宾酒店,陆明带着我快步来到二楼的一个包间。

包间里坐了两男一女,三人相谈甚欢,正热烈的讨论着入股的事,我和陆明闯进去后,他们仨一下齐刷刷的转头看了过来。

 “阿明,你来了!”一个三十大几、眼睛有些小的男人站了起来,“快,过来坐。”

他应该就是吴刚,陆明嘴里的吴哥,也就是这次入股美容会所牵线搭桥的人。

陆明带着我坐到吴刚左手边,脸上的怒容一变,面带笑容的问。

“吴哥,这两位是?”

“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

吴刚把桌上剩下的一男一女介绍了一番。

坐在主座、戴着一条大金链子的高瘦年轻人叫熊哲,是这次入股美容会所的最大金主;

另外一个女人叫高艳,长相普通,不过那一对飞扬跋扈的双峰让人过目不忘,她就是想高价抢走我们入股机会的人。

她也知道我们过来想干嘛,在吴刚把话刚一说完,她就用充满魅惑的声音说。

“吴哥,就按我们刚才商量的,九万一股定了?”

陆明听了之后,自然急了,连忙抢道。

“我们也出九万,吴哥,我们可是干这行的,投资成功的话,人也会跟着过去,到时候还能带去不少熟客。”

“你——”高艳看了看陆明,显然她并不是按摩师,“我出十万!

……

没一会,入股的价格就被陆明叫到了十二万,还被高艳逼得加上了附带的条件——现在就能把钱打到吴刚手上。

原本八万一股的价格变成了十二万,涨了一半,高艳不知道是手上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还是感觉价格太高,没有再叫,一脸不爽的瞪着我俩。

陆明把投资的机会重新抢了回来,自然非常高兴,让吴刚等一小会,就小声的问我,我的十万块能不能现在到位。

我看到他一脸激动的样子,点了点头,可这样的条件,让我感觉不太对。

虽然他跟吴刚是朋友,可二十四万就这样打过去什么东西也看不到,是不是风险太大!

今天早上陆明看我同意入股后,就把具体的事情提了两句。

有一个生意不错的美容会所想转让,熊哲认识那个老板,想把那个店盘下来,可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现钱,就打电话给吴刚,当时陆明就在旁边,听说了这事,自然也想投资。

不过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那家经营不错的美容会所叫什么名字,在哪里。

陆明看我点头,想让我把钱转给吴刚,他也掏出了手机,不过我并没有立刻这么做,而是开口小声的问。

“吴哥,这次我们要投资的是哪家美容会所?”

吴刚还没说话,一旁的高艳就插了一句。

“吴哥,他们不信你,我能立刻把钱打到你卡上。”

陆明连忙拉了拉我,让我快点把钱转过去,机会难得,并且向吴刚要起卡号来。

吴刚并没有报卡号,而是自信满满的看了看我,说:“我知道这位小兄弟担心什么,我们这次要投资的是水梦会所,在我们区的中山路那边。”

“吴哥,我们只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你的卡号是多少?小林!”

一旁的陆明连忙打圆场,再要起卡号来,还唤了我一声,意思是让我不要再问了,打钱就行。

我被他一唤,从愣神中反应过来,看了看吴刚,再看了看高艳和熊哲。

水梦会所!

跟萧雅让我打理的会所一个名字,地方也一样,这他妈是个骗局。

陆明已经划开手机,正在给吴刚转账,我连忙手一伸,打断了他。

“小江,你干嘛?”

被我打断,他很不耐烦的瞪着我。

我知道他现在着了魔,跟他解释没用,可他是我学长,不能看着他往火炕里跳,只得把这事给捅破。

“吴哥!”我看着吴刚,“这个水梦会所是不是在中山路12号?”

吴刚听我这么一问,惊了一下,不过立刻很好的掩饰了过去,点了点头。

陆明看我居然知道水梦会所的具体位置,把我的手推开后,没有再继续打钱,而是一脸疑惑的看了看我。

“吴哥!”我连忙又问,“我怎么听说那个会所好像不卖了?”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而且之前已经见过一次了,可现在看到王小兰的姿势,我仍是无法自拔。

真的太诱人了,王小兰的姿势简直让我欲罢不能,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的朝那里涌去,我能感觉到衣服都被撑了起来,憋得难受。

咕咚……

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强忍着体内的躁动,缓缓的来到了床边。

“刘叔,你开始吧。”王小兰紧闭着双眼,脸颊红到了脖子根,她紧咬着下唇,娇羞的说道。

既然王小兰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拿着针管慢慢的蹲在了床边,看着近在眼前的美妙,脑海里早已是一片空白。

我颤抖着伸出左手,放在了王小兰的左腿上,在触碰到那柔嫩肌肤的瞬间,我只感觉体内的那股泻火再也无法压制了,那里很争气的起了反应。

王小兰也是微微一颤,但却并没有阻止我的动作,而是主动分开了一些,留给了我操作的空间。

对于王小兰的主动,我内心异常激动与喜悦,看来她的确对我放松了警惕,不再如之前那般防备我了。

“刘叔?”就在这时,王小兰忽然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哎,我刚刚看了一下,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我一下子清醒过来,连忙咬了咬舌尖,有些尴尬的说道。

说完之后,不待王小兰再开口,我直接推动针管,开始为王小兰清洗伤口。

伤口的确已经开始愈合了,有我的药膏在,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再有个四五天,应该就能完全愈合了,到时候只要不再弄破伤口,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双氧水落在伤口上,顿时起了一层白色的小泡泡,我一边强忍着冲动,一边用力推动针管,现在视觉上的盛宴已经无法满足我了。

“嗯!”或许是力道有些大了的缘故,王小兰竟扭动了一下身子,嘴里发出了一道诱人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刚出口就戛然而止,显然王小兰意识到了这声音的羞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不过这声音对我来说太刺激了,我忍不住再次加大了力道。

“啊!”王小兰的身体太敏感了,随着我加大力道,她再次忍不住发出了那种声音。

可惜针管太小了,能装的双氧水有限,我有些惋惜的将手中的针管丢在了一旁,然后扯下了一团药棉,说道:“小兰,你忍着点,我帮你擦干净伤口。”

王小兰没有说话,这就代表着默许了,我心中激动无比,颤抖着将药棉按在了伤口上。

“嗯……”在我触碰到伤口的时候,王小兰如同触电了一般,猛地夹紧了双腿,身体也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的手被紧紧的夹住,感受着手上传来的细腻与柔嫩,全身的血液都颤抖起来了,哪里还有半点理智,手不听使唤的捏着药棉按揉了起来。

“嗯哼……”王小兰脸色潮红,在我的挑拨下,她开始不断的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诱人的哼吟。

这个时候,我内心很纠结,明知道跟王小兰是不可能的,可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

“刘汉仓,你就是个混蛋!”我暗骂了自己一句,可手上却再次加了两分力道。

听着王小兰那诱人的哼吟,再加上眼前这令人兴奋的风景,我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躁动了,另一只手放肆的顺着柔嫩的肌肤朝上面滑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王小兰浑身一颤,猛地睁开了眼睛,双手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紧咬着下唇摇了摇头,说道:“刘,刘叔,不要。”

她一脸的娇羞之色,脸上带着潮红,眼中还残留着些许迷离,但很快就被坚定所取代了。

见王小兰的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我心中一惊,连忙将手抽了出来,有些不死心的说道:“那个,小兰你把腿松开,叔给你上药。”

王小兰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她似乎对我又产生了防备,不过很快她脸上的迟疑就变成了娇羞。

我将手抽出来,把药棉丢在了地上,然后拿起了木箱里的药膏,在手指上挤了一小块。

“刘叔,你轻点。”看到我往手指上挤了一点药膏,王小兰的脸色再次通红起来,娇羞着闭上了眼睛。

这次我没有再放肆,而是老老实实的在伤口上涂抹起来,我知道不能再像刚才那样放肆了,我可不想让王小兰讨厌我。

可能是我的力道太轻的缘故,王小兰没有再发出之前那种诱人的声音,在将伤口完全涂抹了药膏之后,我有些遗憾的看了王小兰一眼。

然而当我看到王小兰的样子时,却是愣了一下,只见她满脸潮红,就连脖子根都变成了潮红之色,双手紧紧的攥着床单,虽说没有发出声响,可其脸上的享受之意却很是明显。

还真是能忍啊!我在内心暗自想着,王小兰分明是已经有了感觉,可却紧咬着嘴唇不发出声响。

“小兰,这里有些深,你忍着点。”我试探性的解释了一句,手底下稍稍用了点力。

王小兰紧咬着嘴唇,仍是一脸潮红,并没有阻止我的意思,这让我内心更加激动了,明明知道不能再放肆了,可心里却始终有个声音,一直诱惑我继续用力。

在心底那个声音的催促与诱惑之下,我咽了口唾沫,缓缓的加大了力道。

“啊!!!”随着我逐渐加重力度,王小兰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般抽搐了起来,之前积压的所有情绪全都在这一刻释放了出来,嘴里更是发出了一连串无比诱人的哼吟。

听到这哼吟声,刚刚恢复的理智,再次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

“老刘啊老刘,你怎么能对小兰做出这种事?”我一边在心中暗自愧疚,但手底下的动作却丝毫没减。

很快我就把持不住了,而王小兰也适时的抓住了我的胳膊,眼中尽是意乱情迷,唇齿之间发出诱人声音的同时,不停的喘着粗气。

“小兰,我进来了。”我红着眼睛,喉咙里如同着火了般炙热。

手指不由自主的前进探索,最后索性直接滑了进去,王小兰的身体剧烈的扭动着,双手紧紧的攥着床单,并没有阻止我的放肆。

见王小兰没有阻止我的意思,我更加放肆了,手上的力道不断加大,体内的血液仿佛要沸腾了一般,疯狂的朝那里涌去。

“啊!!!”在我卖力的挑拨下,王小兰猛地夹紧了我的手腕,浑身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嘴里更是传出带着享受之意的喘息。

温热传来,王小兰的身体紧紧绷直,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我知道她已经彻底沦陷了,再也忍受不住体内的躁动,喘着粗气自语道:“管不了那么多了!”

说完之后,也不管王小兰同不同意,我直接反身爬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