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真切堂妹做爱故事~姨姨堂妹上了我那颗心还在

发布时间:2019-08-06 09:1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擦掉眼泪把门打开。

“大柱,呜呜...我...我不想活了,呜呜...”王雪紧紧的抱着王大柱,不停的哭泣,眼泪不停的流落在王大柱的肩膀上面。

王大柱顿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王雪竟然穿的是一套很薄的睡衣,那软绵绵的感觉靠在胸口上面,似乎睡衣里面好像并没有佩戴原本应该佩戴的东西。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想得太多,还以为是王雪真的被那该死的强子给弄了。

真切堂妹做爱故事~姨姨堂妹上了我那颗心还在-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一把推开王雪,王大柱,喝问道:“王雪,到底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强子那王八蛋又来了。”

王雪摇了摇头,说道:“他,他没有来。”

“呼!”

王大柱这才朝着留海吐了口气,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

接着将王雪扶到床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开水,接着问道:“王雪,叔叔去哪里了,怎么没有在家里,你一个人在家真的很危险。”

王雪喝了口水,哽咽道:“老爹跑路了。”

“什么!”

王大柱一阵愕然。

听完王雪的叙述之后,王大柱这才知道,前几天的时候王雪的老爹王宝庆被人骗到山上去赌钱,刚开始的时候赢了不少,可后来竟然输个精光。不但把家里的钱全部输了,还借了强子一万块的高利贷。

王宝庆没办法还债,竟然什么都没交代,连夜出走,没有了一点音讯。

强子找到了王雪,想要逼迫王雪去镇上卖,来偿还债务,王雪宁死不从。强子看到王雪长得漂亮就想要来硬的...

听到这里,王雪已经泪如雨下。

“王八蛋!”王大柱右手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面,咆哮道:“王雪,你别怕,有哥在,晾他狗ri的强子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可,可我老爹欠下的高利贷咋办,钱一天不还,他们就会找我麻烦,我总不能每天都跟着你屁股后面跑。”

王大柱把心一横,再次说道:“不就是一万块吗,我帮你还了。”

“你!”王雪愕然的望着王大柱,咬着下唇说道:“大柱,你哪里来这么多钱,不是一千块是一万块,你自己都穷得叮当响,手机都还是快砖头,哪里弄得到这么多钱,你可别做傻事。”

“放心吧,我不会去偷也不会去抢,我有办法就是了,你先睡觉吧,今天我就在隔壁房间睡觉,明天哥自然会给你讨回公道。”

说完,王大柱走向王宝庆的房间,可惜王宝强临走的时候连被子都带走了。王大柱不得不回到王雪的房间,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睡了下。

望着地板上面躺着的王大柱,王雪心中一阵欣慰,暗自庆幸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好堂哥。

第二天,王大柱还在睡梦当中,就听到院子里面传来一阵阵吆喝的声音。

“王雪,给老子滚出来,你老爹跑路了,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赶紧出来给你老爹还债...”

王雪吓得满脸苍白,赶紧下床摇着王大柱的肩膀。

“大柱哥,他们来了,咋办啊?”

“别怕,你在房间待着,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出去,我去跟他们交涉。”

王大柱安慰几句之后冲出房间来到小院。

院子里面,张强子和张德彪满脸猖狂,各自叼着香烟,满脸奸笑。

突然看到王大柱从房间里面跑了出来,两个人顿时吓得满脸铁青,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嘴中的香烟都掉落在地上。

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都声音颤抖的说道。

“乖乖,大白天,见鬼了吗?”

“这家伙昨天不是被摔死了吗,怎么还,还活着。”

王大柱根本没跟他们废话,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的他,快步冲到他们面前。

“啊...”

伴随着拳脚击打在他们身上的声音,强子两人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感受到身体的疼痛,他们才确信,眼前的王大柱根本不是什么鬼魂,而是活生生的人。

“王八蛋,欺负我堂妹,偷袭我,丢我下山崖,老子今天弄死你们...”

王大柱一边咆哮一边不停的挥动拳头。

张德彪原本还想要反击,反而被王大柱打的牙齿都掉了好几颗。

一番暴打之后,张德彪这才明白昨天的时候,强子为什么要不要命的跑。

“别打了,大柱,求你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大柱,是我错了,王雪老爹的钱我们只收本金,不要利息,一份利息都不要。”

两人不停的抱着脑袋苦苦哀求。

王大柱这才停手,朝着地面吐了一口唾沫,吼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把之前的借条给老子撕了,重新写一个,钱算老子头上,一个月之内,老子把钱还给你,要是再来找我堂妹麻烦,老子让你们两个变成太监。”

闻言,两个家伙赶紧捂着自己的裤裆。

他们也是流氓混混,见过横的,却没见过像王大柱这么横的,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动手。

尤其是强子,更加不敢怠慢,赶紧把之前的借条给撕裂,重写写了一章条子,递到王大柱面前,要王大柱签字。

王大柱哪里会跟他签字,朝着纸条吐了口唾沫,骂道:“趁着老子没改变主意,赶紧给老子滚蛋。”

两个家伙不得不连滚带爬的跑出院子。

王雪在房间里面,透过玻璃望着这一幕幕,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大柱动起手来,比流氓更加流氓。

看到他们离开之后,王雪这才跑出房间,一把扑到在王大柱的怀里。

“大柱哥,谢谢你,谢谢你。”

“行了,别动不动就抱着我,被人看到多尴尬。”

王雪尴尬的松开怀抱,羞答之着脑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这真的是忍不住了,才会大白天的自己动手来解决。

陈其华感受着肖莹莹那纤细的腰肢扭动的幅度 和频率越来越大,感觉时机成熟,当即开始宽衣解带。

肖莹莹此时沉迷着在这无与伦比的舒服之中,想要更加舒服一点,让自己再踏上一个快乐的巅峰,但是却看到陈其华早就把头抬了起来了,同时看到陈其华的裤子已经脱了。

肖莹莹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心里是既害怕又期待,紧张的看着他,气喘吁吁道:“不,小华,我是你嫂子,你不能……”

还没说完,陈其华就激动的开口了,“嫂子,我知道我哥不在了,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本来就不容易,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和孩子吧,我会好好待你和孩子的,我一直都喜欢你,而且……嫂子你难道不想要吗?”

陈其华说着,双手大胆的在肖莹莹身上游走了起来,他这一碰让肖莹莹身上的那股感觉顿时变得强烈的不行,肖莹莹心头那阵渴望如狂风般席卷而来。

心里本就喜欢陈其华,听到陈其华这么说,还有身体里的想要,肖莹莹怎么拒绝的了,“嗯……”

得到了嫂子的允许,陈其华把嫂子那纤纤玉手放到了自己那。

肖莹莹感觉那比锅里刚出锅的烙饼还要烫,轻嗔的白了他一眼。

陈其华把肖莹莹放倒在床上,毫不犹豫的就把嘴巴贴了上去,这双手也没闲着。

“嗯……”肖莹莹像是被电击了似的,白藕般的手臂环住了陈其华的脖子。

“哇!”正当陈其华要开始的时候,隔壁屋子里传来了孩子啼哭不止的声音。

孩子的哭声也让肖莹莹一扫身体里的那想法,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来了,赶忙推开自己身上的陈其华,说道:“你快起来,孩子哭了,我得去看看去。”

“嫂子,可是我难受啊。”陈其华都要哭出来了,这关键时刻小侄女就出幺蛾子了呢?

“难受也得忍着,难道你就让她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自己在那哭吗?”肖莹莹说着就推开了自己身上的陈其华,走到隔壁屋子里去。

肖莹莹抱起摇篮里的孩子,喂养了起来,这孩子明显是饿了 ,一有吃的了,立刻就不哭了。

陈其华也穿好了裤子走了过去了,看肖莹莹正在那喂着孩子露出的那一大片雪白,看的陈其华花了眼,身体里的那团火也仍在燃烧着,走了过去,那手也搂住了肖莹莹的细腰,吞了吞口水嘿嘿的笑着,说道:“嫂子,你不让我吃了,让我也喝一点行不?”

“小华,你不要再这样了,我可是你嫂子,你要是这样,被别人知道,咱们在村子里可没法做人了。”肖莹莹快速的把陈其华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了,拿开的瞬间,心里竟然感觉有些空荡,就跟晚上只能听着隔壁那婆娘的叫声一样空着。

“嫂子,你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陈其华还是有些不甘心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这女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被他这么一说,肖莹莹的脸立刻红了起来,清醒自己没有和他突破最后那道防线,哪怕心里喜欢陈其华,但是要让自己现在和她突破最后那道防线,她心里一时还是接受不了的。

毕竟自己比他大了四五岁,还生过孩子结过婚,不管是年龄还是伦理都有一个巨大的代沟,可是想得到刚才陈其华说也喜欢自己,会对自己和孩子好,心里却也有些割舍不了。

“刚才的事情你就当做是一场梦吧,你走吧,这个事情就当做是我们之间都有一个秘密吧,你回去吧。”肖莹莹像是下定了决心了似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有啥需要都可以过去找我,那我先回去了。”看肖莹莹态度坚决,也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了,反正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再进一步的交流也绝对是迟早的事情了,起码确定了嫂子心里肯定也是有些喜欢他的。

而且刚刚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了,还有个白梅香给自己解决呢,不急在一时,也不再强求什么。

看着陈其华离开的背影,肖莹莹心里竟然也有了不舍,怀里的孩子也再次睡着了安静了下来,身体里的那股想法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明明很想要,可是那两道坎她怎么迈的过去?

“哟,婶子啊,你这是干啥去了?”

陈其华从肖莹莹家出来没一会,就看到村长老婆王凤娟也迎头走了过来,赶忙走了上去打招呼,村长的婆娘可得罪不起。

“呀,是小华啊,我刚从地里回来。”王凤娟笑道。

王凤娟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是村长二婚娶的女人,娘家是镇子上的,也是镇上出了名的美人,打扮的都比村子里的这些小娘们时髦多了,鹅脸蛋柳叶眉,那双媚眼眨几下,男人的魂都得被勾了去,因为常年不用干活,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可是也是个出了名的势利眼,眼高过顶,从不拿正眼瞧过人。

“我家猪圈明天上梁,记得来喝两杯啊,大家伙一起热闹热闹。”在转身要离开了的时候的时候,王凤娟忽然回过头来对陈其华喊了话了。

盖个猪圈都要请客,还上梁,尼玛,猪上个啥子梁,不就是想收礼了吗,这一年来他们家就闹了十几回,芝麻点事都请客收礼的了。

今天上瓦明天弄狗窝的,就他们家事多,三岔村是出了名的贫困村,没什么油水,他们可不得想尽办法的捞油水,大家都心知肚明,村长请客,也没谁敢不去的,谁去了也得随个三五十块。

虽然陈其华心里骂娘,但是嘴巴上还是连连答应,嫂子家的鱼塘和明年他们两家的低保还要村长帮申请的呢,要是得罪了村长了,什么都别想了。

回到家里陈其华开门做了会生意,天刚一黑,煮了点吃了点,想着白梅香那可人的身子,就朝着范大志家去。

到了范大志家,白梅香正在洗澡,范大志让陈其华在库房那等着。

确定范大志走了以后,陈其华再次撬开那块砖头,朝着屋子里看了起来。

屋子里,白梅香拿着一条毛巾在擦着头发呢,身体也跟着有节奏的动着。

看的陈其华血液沸腾口干舌燥的,恨不得现在就跑进屋里好好的折腾这娘们。

没一会,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三角裤的范大志也走进了屋子里,走到床边从背后抱住白梅香:“老婆,昨晚我厉害吗?我现在又想要了。”

“当然厉害……人家现在也想…”白梅香羞答答的点了点头,昨晚那满足的滋味,她真的死都忘不了了,她本来还担心范大志又跟之前那样十天半个月不碰她,她该怎么办呢,“以前也没见你这样,这两天你这是怎么了啊?”

“就是最近没那么多事了,感觉自己身体也好多了。”范大志嘿嘿的笑着说道,说着范大志就开始重复起自己昨晚的动作,手在白梅香身上一路点火。

白梅香倒是无比的投入,双手死死的勾着范大志的腰,脸上也很快泛红,嘴里发出着无比好听的声音。

这时候,范大志又拿出那块黑布对白梅香说道:“老婆,咱们继续玩昨晚的那个游戏好不好?”

“又要让人家戴眼罩?”白梅香诧异道。

范大志 连连点头,循循善诱道:“老婆,可能我这就是昨天受了刺激了,才能把你杀的片甲不留的,要是不玩这游戏,我就感觉少了点什么,感觉就撑不起来。”

“哎,真不知道你 这是什么毛病。”白梅香叹了口气,虽然嘴巴上这么说,手还是拿过那块黑布,蒙上自己的眼睛,说道:“最好你还是要像昨天那样让老娘满意,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范大志连连点头,说道:“当然,当然,你放心。对了,我再去一下厕所,免得一会弄着的时候尿急了就不好了。”

“就你事多,快去吧。”

范大志来到院子,冲着陈其华招了招手。

陈其华心里早就等不及了,看范大志招手,立刻轻手轻脚的从库房里跑了出来了。

还是像昨天的那样,一进屋子里就看到白梅香跪着在床上。

陈其华的手熟练的动了起来.

被他这么的一抓着,白梅香那身体立刻就绷紧了,很快就开始轻吟了起来。

陈其华把鼻子凑到白梅香的肩膀那贪婪的闻着着属于她的味道,手也开始向着身体其他部分滑动了起来。

随着陈其华一系列大胆的动作,白梅香的身体状态也从紧绷着逐渐开始有变化,滚烫起来,陈其华在白梅香的后背上亲吻了起来,一点点的向下。

白梅香的也不断的发出悦耳的声音,十分享受着被亲吻着后背的感觉,陈其华的亲吻也变得用力了起来。

白梅香以前可没经历过这样的刺激,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就在陈其华感觉是时候准备开始的时候,白梅香开口说话了:“老公,我们再来玩点小游戏好不好,保证更兴奋。”

她的声音很小,带着点乞求,陈其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怎么没想到白梅香竟然开始说话了。

范大志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可看白梅香没有要摘下眼罩的意思,也放心了许多,说道:“你想玩什么游戏?”

白梅香娇羞无比的说道:“人家听王杏儿说她和她们家男人每次办的时候,都会用嘴。”说到这,白梅香的声音小了下来,蚊子般大小的声音说道:“我想试试嘛...”

白梅香竟然要口,陈其华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了,却故作一脸为难的样子看着范大志。

范大志看了一下白梅香的那里,当即皱起了眉头,一直在农村没接受过什么教育的他听老一辈人说过女人那里是脏的,让他亲女人的那里,他怎么下的了嘴?

“那是她男人不行了才要用嘴,我这东西都已经可以让你上天了,还用的着用嘴吗?”范大志说道。

“我都答应你的要求了,我就是这么一点要求,你都不答应我,那我也不答应你这么玩了。”白梅香赌气道,说着就要把蒙着自己眼睛的黑布给揭开。

范大志见状,急忙拉住白梅香,“行了,行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嗯,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白梅香娇羞无比道,说着身子抬了起来。

陈其华拍了一下,身子往白梅香后面凑了过去,心一下子就心猿意马了起来了。

眼前美景让陈其华忍不住想要仔细欣赏一番,喘息间,火热的气息扑打在了上面,让白梅香嘴巴里轻哼了起来,腰肢也跟着扭动了起来。

闻着白梅香那身上的幽香,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洗身子的,这么香,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

此时,白梅香的口中发出乞求,“老公,求你……”

一听白梅香的哀求,陈其华不再犹豫,身子一动……

白梅香的身体瞬间就跟贴了发条一样,连轻哼都是颤抖着的了,看得出来她对此极其享受。

“老公,真舒服。”

看着白梅香那娇羞的漂亮脸蛋儿,和悦耳的声音,陈其华也愈发的吻的用力起来,并不时的来撩一下。

“啊……老公,你真是要办死我啊。”

白梅香感觉整个人都仿佛在云端之中,这欲仙欲死的滋味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

很快,白梅香就不行了。

陈其华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迫不及待想要扑上去。

陈其华的身体站了起来,解开裤子,准备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谁知这时候,跪着的白梅香忽然转过身来了,陈其华的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起来,转头一看,范大志人影都不见了。

陈其华心里紧张的不行,不由得后退了一点,生怕靠的太近让她发现了什么,范大志也不在,自己应付不了她。

正当陈其华不知所措着的时候,只听白梅香开口说道:“老公,既然你今天这么体贴人家了,那人家今天也体贴 体贴你。”

体贴?怎么体贴?陈其华紧张到了嗓子眼了,连那都泄气了点。

只见蒙着黑布的白梅香伸出那纤纤玉手来,凭着感觉,那玉手一碰,嘴也摸索着凑了上来了,缓缓的张开,就……

温暖包围着的感觉再次传来,陈其华舒服的快要哼出声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媳妇在伺候自己。

一瞬间,陈其华感觉全身的血液快速的冲击着,刚才因为紧张而有些泄气的东西也超越自我,膨胀到了极点。

一瞬间,陈其华全身都遍布着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云端之中,正当陈其华沉浸在这无比的温柔之中的时候,白梅香透不过起来,忍不住咳嗽了起来,还把蒙着眼睛的那块黑布扯开了。

四目相对,刚才还意乱情迷的两个人都惊慌无比的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