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一个吸上一个添下爱意渐浓愁离人

发布时间:2019-08-06 09:1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赵雨蝶见到我流鼻血,她先是愣了下,侧头瞥着我,禁不住的笑了出声:“原来你还是个处男啊……”

“谁说的……”我支支吾吾的叫道:“我不是……”

被人说是处男,总感觉到会被瞧不起的。

像我同学他们,早就摆脱处男这标志了。

一个在上面添一个在下面吸,一个吸上一个添下爱意渐浓愁离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赵雨蝶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她捂着小嘴轻笑,低声说:“处男挺好的啊……”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赵雨蝶眼中看到了一抹怪异的神情,似乎有点儿像伤心的那种。

我一愣,很是诧异。

不过,她很快就掩饰住情绪,侧头盯着我开口说:“你知道震动棒是干嘛用的吗?”

听到这一问话,我点头应道:“知道。”

赵雨蝶的双腿,微微的摩擦着,神秘的地带,仿佛都呈现在我的眼神那样,带给人一种感官上的刺激,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就这样横在了我的眼前。

不是说我胆子小,没有见过世面,眼前的情况。特么哪个男人忍得住啊。

除非,他妈的根本就不是男人。

前不久的时候,我特么以为自己是能在梦里水乡跟罗姐一起翻云覆雨,摆脱处男之身的。谁知道,事情被甩了一通。

而现在的情况,完全是在我意料之外的。

赵雨蝶她根本就清楚到自己需要男人,很需要男人的那种,也就是没有男人活不下去的那一种。

赵雨蝶的手放在我的嘴唇上轻轻的摩擦着,那个力道,让我浑身一怔。

她的小手,温柔如春风,舒服我颤抖了几下身子。

那动作,实在是勾人心魂。

男人嘛?大多数都是属于一种比较让人惊讶的存在,分分钟都想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怎么在女人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

一会儿的时间里头,我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在一块,神经紧张兮兮,一想到马上就能把赵雨蝶压在身下,心情那是无比的兴奋。

我整个脑子里,就只剩下赵雨蝶那修长的大长腿,在朝着我慢慢的张开来,只听她低声喃喃的询问道:“你告诉我啊,我不知道震动棒是怎么用的?你要不要教教我啊……”

那一张性感的红唇,在我眼前挪动着,像是在朝着我招手似的,让我上前品尝品尝去。

我伸出手想要行动的时候,赵雨蝶却摇了摇脑袋,轻轻的开口说:“你先告诉我怎么用震动棒先……”

我吞了吞口水,呼吸急促,艰难的从嘴里吐出来:“你要我示范给你看吗?”

听到这一番话,赵雨蝶点了点脑袋,额头的长发,落在了红唇上,模样甚是蛊惑人心。

我兴奋的点头:“你先把衣服脱了……”

我的话一落地,赵雨蝶伸手,轻轻的放在了吊带上,拉着那一根细小的吊带,慢慢的往下拉。

那一刻,我眼睛都直了,直勾勾的望着她的动作,无比期盼着那只手是我的,那样一来,我就能体会到脱女人衣服的感觉。

赵雨蝶的动作撩人,不知道她给我下了什么蛊惑,总是按耐不住想要动手。

身体的渴望,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渴望女人,渴望摆脱处男的标志。

吊带那是缓慢的往下滑动着,一双勾人魂魄的眸子皎洁的转了转,落在了我的手上,我疑惑不解的开口:“怎么不脱了?”

赵雨蝶只是溜转着眼珠子,视线落在了地上对放着的盒子上,我立马就回神过来,开口问她是不是拿震动棒?

赵雨蝶那个小骚货听了,点了点脑袋。

我依依不舍的从沙发上起身,把那装有货物的盒子拿了过来,三两下就拆开了,里头装着的正是刺激性的情趣玩意儿,都是女人用的,是空虚寂寞的那种女人。

震动棒,那是充好电,打开开关就可以按摩用的。

根据说明书上所说的,能给女人带来似仙感觉,也就是在浪的边缘上徘徊着。

我拿着那个震动棒,心里想着,等会儿就能看到赵雨蝶变成那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浪乱样子。

一想到这里头,我就浑身上下的细胞都活跃起来,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就集中在某一个地方,撑得紧绷紧绷的。

“是这样用的……”我转动着震动棒,找到了开关,打开了,发出震动的频率,快而猛的在我手上震动着。

“你给你女朋友用过吗?”她张开红唇,轻声的问道。

我闻言,摇了摇脑袋,说自己没有女朋友。

赵雨蝶一听,脸上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眸子里闪动着渴望的神情,整个人的模样,倒是看起来浪乱至极。

没有女朋友,但是有老婆。

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特么是李二蛋。

等我睡了她后,若是发现睡她的人是她瞧不起的农村人,不知道她脸上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模样?

当然,现在是不可能会知道的。

我吞了几下口水,眼神死死的瞅着坐在沙发上的赵雨蝶,她面色潮红,嘴角抹出一丝醉人的微笑来,她低垂着脑袋,低声的开口说:“帅哥,你把它拿过来……”

我坐在沙发上,用消毒水清洗了一遍那个震动棒,全程的目光都是紧紧的随之赵雨蝶这个女人。

她修长的双腿,时不时的夹紧了,眼神迷离,小嘴微张,舌头伸出来,轻轻的舔着诱人的红唇。

那一举一动,让我心魂尽失。

妈的,这女人分明就是在勾我。

要是今晚上不是我来送货物的话,她就准备勾别的男人了。

一想到这里,我浑身怒火,脸色微变,紧紧的咬着牙齿。

消毒好震动棒后,赵雨蝶从我手上拿过了那个震动棒,还有意无意的用指甲刮着我的手心。

这勾人的手段,还真是得心应手的。

只是短短的时间里,让我欲火更上一层楼。

我操,忍不住了。

我猛的就朝着赵雨蝶扑过去,将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炙热如铁的顶住了她双腿间。

我吐了一口凉气,开口说道:“玩什么震动棒呢,还不如玩我好一点。”

大堂里,气氛暧日未。

然而,刚把赵雨蝶压在身下,她面色猛的一沉,小脸上闪过了浓重的嫌弃之色,眸子里头瞬间就染满了怒气。

赵雨蝶浑身上下散发着阴沉的气息,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那样,冷冷的盯着我,嘴唇溢出来一个阴沉的字:“滚……”

下一秒,她伸手就将我推倒在一旁,恶狠狠的目光,瞪着我,眼中的厌恶之色,越发的浓重,仿佛我像瘟疫似的那样。

我张开嘴巴问她怎么了?

刚刚明明还好好的,怎么转眼间就变了个样呢?

她刚刚还在勾引我,这会儿就变了个人?

这他妈的,让我满脸懵逼。

本来就好好的,特么就成了一个特殊的地带了。

赵雨蝶从沙发上站起来,冷若冰霜的眸子里头,带着一抹浓重的厌恶之色,看着我的时候,仿佛我就是路边的垃圾那样。

因为赵雨蝶那浑身不可近的气势,吓得我双腿很不争气的发抖了,身子颤抖了下,连忙就怒道:“贱女人,刚刚还勾引我……现在就想装清纯了……”

下一秒,我伸手一把就将她按倒在沙发上,伸手就覆上那没有任何包裹的雪峰,隔着吊带睡裙使劲的揉捏这,满脸愤怒的骂道:“大半夜的买这种情趣玩意儿,不就是勾引我啊,缺男人的话,我现在就满足你……”

如果不是因为赵雨蝶那个眼神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如此激动呢?

转眼间的事情,分分钟就让我想起我结婚那天晚上,被踢出新房,那侮辱我的话,跟眼神,那是同出一撤的。

赵雨蝶面色猛地一沉,眸子里头的厌恶之色只增不减,浓烈到让我愤怒至极,胸口里头膨胀着的怒火,就快要爆发了。

凭什么要用看瘟疫那样的眼神看着我,凭什么?

农村来的人,就不是人了吗?

如果有选择的话,谁他妈的愿意出生在农村里头啊?

然而,出生是谁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我面色扭曲到了极点,脸上的愤怒显露无疑,把这一半个月以来累积的耻辱,一下子就对着赵雨蝶撒去 。

要不是这个女人的话,我用得着如此低声下气的吗?

赵雨蝶扭动着身子,眼中的怒气越来越高,她伸手使劲的推着我,嘴里骂道:“就凭你,还能满足得了我啊,开什么狗屁玩笑。”

这话,顿时间就激怒了我。

我伸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怒道:“满不满足得了你的话,马上就知道了。”

那会儿的时候,赵雨蝶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而是扭动着身子,抵抗着我。

见此抵抗,我咬着牙,伸手就去扯那细小的吊带裙睡裙。

“嘶啦......”那细小的吊带睡裙,随之而滑落,露出了雪白的香肩,若隐若现的雪峰,在我视野里晃动着。

赵雨蝶见此,她一手推着我,一手去遮挡胸前的光景,眸子上终是露出了惊恐之色,颤抖着身子,嘴里喊着:“你不要碰我......”

见到这一幕,我呼吸急促,眼中燃烧起的火苗是越来越旺盛,神经绷紧到了极点。

这女人虽然是扯着睡裙遮挡着雪圆,可那地方大的完全就遮挡不住啊。

我吞咽了下口水,不由觉得下腹部一紧,窜起的渴望,更是浓厚了。

如果不发泄的话,我真的会被憋死的。

今晚上,说什么都要睡了这个赵雨蝶这个贱女人的。

“不要碰。”我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盯着她的眼神,觉得无比的解气,要不是长期被她欺压的话,我也不会暴怒的。

累积的怒气,一旦是找到缺口的话,那肯定是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她是我的老婆,我有资格碰她。

我绝不允许有任何男人碰我的女人了。

还想去找野男人,那是不存在的。

不管她买多少情趣玩意儿,我都不管,只要我操到这个女人。

赵雨蝶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嘴里害怕的喊着说道:“求求你了,不要碰我。”

她使劲的挣扎着,似乎是真的恐惧。

我当时就疑惑了,这个女人刚才还如此大胆的勾引男人,不就是想让男人压在身下吗?现在倒是装得一副清纯的模样来。

赵雨蝶都跟野男人玩过那么多次了,让我玩下,就不可以吗?

越是装得清纯,我越是喜欢。

“穿成这个样子在男人面前,还让男人进你家来,你分明就是想男人了。”我讥讽得笑着,尽可能得羞辱她。

我说过,之前所受到得耻辱,我一一都会从她身上拿回来的。

“不是的,我没有要勾引你的意思。”她摇晃着脑袋解释着,声音里头布满了恐惧之色。

我闻言,当然是不会相信这个女人。

我随手就抓起桌面上的震动棒,放在她眼前晃动着,讥讽的笑着说:“你看看这是什么玩意儿,你不是很喜欢买这种东西吗?你说你不浪乱吗?”

此时此刻,我更享受的是赵雨蝶脸上的神情,那般的害怕,那么的恐惧,像是天仿佛是要塌下来那样。

一直以来,赵雨蝶在我面前都是一副趾高气扬,高贵冷艳,不客侵犯的样子,而现在呢,就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

原来,她也是会害怕的。

害怕这情绪,出现在赵雨蝶的脸上,那是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抽了一口凉气,满脸讥讽的望着身下的女人,她脸上的畏惧之色,让我心里疼惜了下。

不知道为何?

看到赵雨蝶害怕的样子,我本该是高兴的,然而,我心里却有些疼惜之色。

她先前那般羞辱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她活该。

想到被她羞辱的场景,我咬牙切齿,二话不说就撕开了她身上的吊带睡裙,哗啦一声,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了空气中。

当时,我正想提枪上膛的时候,身下的女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惊得我满脸懵逼。

躺在沙发上的女人,身上一半肌肤是露在空气中,蜷缩着身子,惊骇不已的哭泣着,脸上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似的,不停的流着。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一个疼惜。

看看,我都干了些什么?

赵雨蝶害怕成那个样子,哭得手足无措的。

我他妈的真有本事啊,欺负个女人成这个样子。

即便她怎么羞辱我,我也不能强迫她的。

摆脱处男之身,老子就是去找外头找女人,也不会强迫赵雨蝶的。

要不是赵雨蝶的话,我奶奶估计已经死了。

我怎么能这样对待她的呢?

想到这里,我立马伸手给了一巴掌自己。

哭得梨花带雨的赵雨蝶,全然没有了之前的冷静形象。

我从赵雨蝶身上爬下来,一双眸子布满了后悔的神情,头也不敢抬的喊了一句:“我不会碰你的,你别哭了……”

这话压根儿就没有用处。

赵雨蝶的哭声越来越大声,我想过去安慰她,谁知道刚一伸手,赵雨蝶惊恐万状的往后缩着身子。

见此,我挫败的低下了脑袋来,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她把我当成了那种人。

说实话,是我自己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