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慢一点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宝贝太大了用力坐下来

发布时间:2019-08-08 09:3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穆梓轩嫌弃的拉开了她,实在是她的衣服太湿了,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身上的休闲衣便已经被她贴过来的身子所打湿。

“切!让我白高兴一场。”欧阳茉儿嘟嘴,就知道他不可能会有这么的好心。

慢一点不要太涨了好深撞开,宝贝太大了用力坐下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如果说你还不想上楼的话,那么我不介意你把这里收拾好了再上去。”穆梓轩的视线一扫,心底有一种暗瘾的疼痛感,这丫头,选哪辆车来洗不好,偏偏选了爷爷的挚爱,也不知道有没有给损坏,否则等他回来非要把他们给办了不可。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有丝暗暗的窃喜,让他主宰自己的婚姻,这就当是自己奉送给他的一个小小的‘孝道’吧!

“我傻了才会继续的留在这里,嫂子,我们走。”欧阳茉儿说着便伸手去拉夏馨菲,可真的是有难同当,有福共享的姑嫂情深。

“你自己上去,她,留下。”穆梓轩的目光清冷的看着夏馨菲,她已经躲避了自己一天了,他倒要看看,她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去。

“为什么啊!”欧阳茉儿后知后觉,不明所以的侧头看他。

“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再不上去我可是要反悔了。”穆梓轩出言恐吓,实在是这丫头太没有眼力见了。

“上就上,嫂子,你小心点,可别被他给欺负了。”欧阳茉儿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可见平常时没少被自己大哥所设计,所以临走前还冲他做了个鬼脸。

穆梓轩一脸的啼笑皆非,自己什么时候就成为了十恶不赦之徒了,竟然让她如此的防备,这还不算,连带着教唆夏馨菲对自己升起戒备之心。

“茉儿,等等我。”夏馨菲看见欧阳茉儿跑掉,心底不禁一阵的慌张,所以抬步便要去追,可是却被穆梓轩的大长手给抓了个正着。

“怎么,还想要继续的躲我吗?”本以为她只是一时之气而已,谁知道人小脾气倒是挺大,一整天不是漠视自己的存在就是躲得无影无踪的。

“谁躲你了。”就算自己真的有躲,她也不会傻得去承认。

“不躲我的话你干嘛跑到茉儿的房间去睡觉。”男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贱骨头,这整天围着你转吧!你嫌烦得慌,可一旦脱离了你的视线之外又开始寻找了起来。

“要你管。”夏馨菲也是有脾气之人,只是很少爆发出来而已。

“不错,进步挺大,敢跟我叫板了。”比起一潭死水的生活模式,他更喜欢这样一种打情骂俏之类的。

“不是你说的吗?我们是两个互不交融的个体,既然这样,又何必互相约束。”夏馨菲难得的咄咄逼人,今晚,就让她继续的做个小透明吧!实在是以她现在的狼狈不堪而言,真的是很不适合站在这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我想,有一个问题你一直都没有弄明白,那就是自主权完全的掌握在我的手里。”穆梓轩话音刚落,便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离开,以免他们的争执声过大引来父母的关注。

“我总算是听出来了,也就是说,这场游戏的开始跟结束都有你说了算,而我,只要像个傀儡般配合你的一切行动即可。”夏馨菲被动的由他牵着上楼,嘴角是难掩的轻蔑之意。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理解的话,我不反对。”穆梓轩脚步都不曾停顿一下,直直的把她牵进了卧室。

“什么叫做我这样理解,你的意思明明就是这样。”夏馨菲发现,在穆梓轩的面前,自己的好文采丝毫发挥不出来,只能争死理的在那几句话上打转。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一会儿再来讨论,现在你给我洗澡去。”穆梓轩连正眼也不敢看一下夏馨菲,就怕自己会升起什么邪恶的思想来。

听他这么的一提,夏馨菲才注意到自己忽略了最为重要的问题,所以惊叫一声后快速的跑进了浴室,但没几秒又犹如旋风般的卷了起来,原来是忘记拿衣服了。

穆梓轩从头至尾完全的呆愣状,第一次发现女人的爆发力是如此的让人生畏,竟然能在短时间内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一丝的拖沓。

不过那丫头的身材果真不错,虽然只是轻瞥了一眼而已,但以他千帆过尽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属于什么杯型的,就是不知道手感怎么样而已。

呸!他这是在想什么呢?不是一直都在极力的排斥她的吗?这会儿怎么就对她的身材感兴趣起来了呢?

 夏馨菲在浴室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本以为穆梓轩已经睡了呢?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还安好的坐在椅子上,真如他所说的那样,已经作好了要跟自己详谈的准备。

之前曾放下豪言,只要他一天不跟自己道歉,她就一日不跟他共处一室,到头来才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却特么的骨感,只要他勾一勾手指,自己就会很没底气的任由他宰割,连个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坐吧!”伸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大床,以此证明他刚刚所说的并不只是空话而已。

“我的头发还没有干呢?”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夏馨菲的内心潜意识的在逃避,就害怕他会说出些什么类似于让自己离开的话来,毕竟这是她的死穴。

穆梓轩皱眉的看了她一眼,脸上已然有了不耐之色,但还是拿起了一旁的干净毛巾,给她递了过去,并不觉得这头发未干跟自己下面要说的话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夏馨菲慢悠悠的擦着头发,摆明了就是想要逃避,不曾想到的是,手里的毛巾快速的被抢了过去,随之温热的气息也在自己的耳畔响起。

“按你这样的擦法,今晚都别想干了。”穆梓轩依仗着身高的优势,不用她坐下来,也能轻易的帮她擦到头发。

突来的幸福太过于的贸然,让她一时之间忘记了该有的反应,就连呼吸都跟着停顿了几秒,就怕这样的一种关怀,只不过是自己一时之间的错觉而已。

爱一个人总是那么的患得患失,所以异常的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更在意他眼里的自己是好或坏。

她喜欢这样的一种被宠爱的感觉,就算他的温柔只是在透过指尖在传递,她也能感受得到他对自己的那一份久违了的怜惜。

曾经,他对自己也有过由衷的喜欢,但就像他所说的那样,只是单纯的把她给当作妹妹来看待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任何感情。

怪自己太贪心了吗?所以才会发展到那一份兄妹的情谊也跟着失去,但她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那一颗想要奔向他的心。

“谢谢!”一声浅微的低咛,如果不细听,还真的让人误以为只是自己幻听了而已,但就算这样,还是让穆梓轩给捕捉到了,可见他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对她毫不在意,否则又怎会时刻的觉察到关于她的动静呢?

“什么?”听到了是一回事,但有的时候就是要适当的装糊涂。

“没事,你,常常给女孩子擦头发吗?”那娴熟的动作,还真的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嗯!”自己的母亲跟妹妹不知道算不算。

夏馨菲的心随之一沉,但很快的便就释然了,像他那么优秀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女人呢?

“你介意。”她的沉默让他皱眉。手上的动作也不再似刚才般流畅。

“我能介意吗?”夏馨菲转过了身,仰头的看向他,目光里有着一份稀祈。

“其实你有那个权利。”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魅惑中带着几分的嘲弄。

“但要看你愿不愿意给我履行是吗?”太清楚他的腹黑程度有多么的深沉了,所以她不会幼稚到以为他会真的愿意让自己去管他的事情。

“夏馨菲,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一般都不喜欢太过于聪明的女人。”她洞悉了自己所有的小心思,如若不是因为对自己太了解,那么就是她心机太重。

“可我的聪明总会在你的面前变得无所遁形。”自己的那一点小计谋,也只能在别人的面前班门弄斧一下,换到了他身上就立马的相形见绌。

这个男人,优秀得让人心生嫉妒,却又不得不卑微的抬头仰望,他可以冷酷宛如撒旦,也可以温柔似早晨的阳光,或许正因为如此,自己才会遗失在他所撒开的光晕里面而不能自拔。

“那为何还要像飞蛾扑火般的靠上来。”只要是有点想法的人,都不会任由着自己犯错,而她却明知道会万劫不复也要纵身一跃。

“谁知道呢?估计是那个瞬间被门给挤了呗!”夏馨菲好像不是很想谈这件事情,因为这对她来说,很可能是永生的一种痛,所以她不想让人随时都有践踏自己的机会。

“好了,睡吧!”穆梓轩收起毛巾,难得的温柔。“可你不是说要跟我讨论的吗?”夏馨菲很喜欢今晚的他,不自觉的在语气上加了撒娇的成分。

“已经讨论完了啊!”刚还夸她聪明呢?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就现形了。

“呃!完了吗?”夏馨菲一脸的茫然,那傻白甜的样子让穆梓轩不自觉的吞咽了下口水,目光紧锁在她粉嫩的红唇之上,大有一亲芳泽的冲动,但良好的自控能力让他很快的回过神来,借口说还有份文件要批阅而落荒而逃。

这可一点也不像自己,什么时候听说过穆梓轩会在一个女人的面前自乱过阵脚过了,他一向不都是运筹帷幄惯了的男人吗?可为何却偏偏对她动了邪恶的念想了呢?

对于他的举动,夏馨菲很是疑惑,他这是怎么了,自己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就算是要去批阅文件,也不用这么的急切吧!就好像晚那么的几秒便会损失好几个亿似的严重。

穆梓轩说是去批阅文件,确切的来说是在逃避,逃避自己那想要靠近她的心,所以平生第一次,他没有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迎面而上,而是选择了自己最为不齿的落跑。

此时此刻,他的心是纠结的,一方面,他越来越难控制自己对夏馨菲的那一份关注,另一方面,他一直都在抵触着这一桩被设计的婚姻。

他也很艳羡父母的爱情,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欧阳瑞西,而他也不可能会成为穆季云,所以他不愿用上自己的整个人生去赌一场还没有开始的恋爱。

或许没有爷爷奶奶的介入,让他们以一种平常心去接触,去相处,说不定会给现有的格局更好一点,毕竟这样一来的话,他也不用时刻的谨记着自己的婚姻所存在着的那一种欺骗,也就是说,夏馨菲只不过是成为了自己想要发泄心底郁闷的出气口而已,而最大的原因,是出在了他的心理上,骄傲如他,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成为别人手中的那一个毫无主张的傀儡。

夜,在摇曳着它的特有色彩,带领着迷茫的人群慢慢的进入梦乡,而在这一方的夜空,星光依然璀璨不眠,只因为还有一人依然在灯光下举步不前,找不到他所想要的方向。

 黎明不会因为你还没有做好准备而迟到,地球更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停止了转动,所以在新的一天,生活还需继续。

可能是因为前一晚弄湿衣服着凉了的缘故,所以一大早的夏馨菲便感觉到了全身无力,但她还是坚持的起床上班去了。

“对不起!请等一等。”刚进入公司,便看见了有一部电梯正好要上去,因为时间的原因,她也顾不得矜持的大喊出声。

温顾安本来是不想等的,但看了对方一眼之后还是选择了按停一下。

“谢谢!”夏馨菲小跑着进来,连头都没有抬便一个劲的开始道谢。

“不客气!”语气带着一丝的倨傲,不像是一般员工的那一种口吻。

直到此时,夏馨菲才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说不上绝对的帅气,但却透着一股子的男性特有魅力,是那一种让人看了就无法抗拒的类型。

而也就是她的这一猛抬头,让本来就昏沉的脑子一阵的眩晕,人也随之的往旁靠去。

“小姐,请自重。”温顾安有着小小的愠怒,看似那么优雅漂亮的一个女人,没想到举止竟然如此之轻浮。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今天刚好的有些不舒服。”面对对方的奚落,夏馨菲满脸的尴尬之色,脸颊不自觉间染上了淡淡的红晕,给上过妆还要来得迷人。

温顾安冷哼了声,心底已然对她升起了一股强烈的轻视,因为这样投怀送抱的女人,是他所最为不耻的。

空气凝重得让夏馨菲感觉到了一阵的窒息,头也跟着加剧了疼痛感,幸好的是自己办公室的楼层刚好的到了,所以礼貌的颔首表示了下抱歉,这才快步的走了出去。

一脱离那沉闷的狭小空间,夏馨菲终于如释重负的轻舒了口气,这人究竟是谁啊!气场那么的迫人,尤其是他那犀利无比的眼神,差点没有把自己给吓晕。

“总裁,早上好!”温顾安一上到顶层,他的秘书便快步的迎了上前。

“早,给我一杯咖啡。”温顾安一边说一边推门走进了总裁室。

“是。”秘书领命而去,只是在离去前偷瞄了他一眼,觉得自家总裁今天的心情貌似很不佳。

那个女人,应该是自己杂志社的员工吧!所以才会佯装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要脸的倒贴于自己,而他温顾安并不是一个草包,所以又岂能被她轻易的给撩拨了去心神。

接管‘都市星闻’并非他所愿,实在是他特别的厌烦这样的一种挖人隐私的勾当,但父命难违,在子承父业那根深蒂固的思想之下,他不得不勉为其难的回来坐镇,可并不表示着他会随波逐流,由此而变成一个油头滑面的花花公子哥。

门口传来了几声轻微的叩门声,很快的,秘书那姣好的身影也随之的出现。

“总裁,你的咖啡。”秘书Coco是由老总裁一手提拨起来的,因此很会察言观色。

“放那吧!”温顾安冷睨了她一眼,修长的双手继续的在桌上那一大沓的文件中翻找着。

“好,那没事我就先出去了。”Coco的眼神虽然呈现出只有看见猎物之时才会有的贪婪感,但她的表现却是恰到好处,进退得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