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一夜残欢_最新小说,混乱家庭小女生轻轻唤我

发布时间:2019-08-08 09:3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夏馨菲死死的拽住车门,虽然说在来的路上她已经适应了身上的穿着,可那是在无人的情况之下,现在让她展示于众人眼前,说什么她都做不到。

“真的不下吗?那我可让人把车门给卸下来了。”欧阳茉儿说着便掏出了手机,像是真的一样。

一夜残欢_最新小说,混乱家庭小女生轻轻唤我-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停!我下还不行吗?你就别糟蹋这么好的车了。”夏馨菲一点也不怀疑她会这么做,因为这丫头猖狂起来的时候那就是一个死变态。

“早这么识相不就得了。”欧阳茉儿潇洒的收起了手机,可是把夏馨菲给吃得死死的。

“不知道警察局受不受理这种变相的绑架方式。”夏馨菲扭扭捏捏的下车,两手不停的扯着身上的衣服跟裙子,恨不得它们能看在自己这么有诚意的份上能长长那么的一点点。

“想都不要想,走吧!我亲爱的嫂子。”欧阳茉儿挽起夏馨菲的手臂,很是自信的轻抬起下巴,那高挑的身材跟酷帅的打扮看在别人的眼里完全就像是电影里面走出来的女特工般帅气逼人。

“欧阳茉儿,你算是招惹到我了。”夏馨菲咬牙切齿的伸手捏了下她腰间的肉,自知你越是别扭就越容易引入注目的道理,所以她也跟欧阳茉儿似的轻抬起下巴,依然是一副女神般不可侵犯的样子,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不如来得干脆点,就当是允许自己偶尔的一次放纵好了,反正到头来谁也不认识谁。

“啊!疼,肯定淤青了,可真狠。”欧阳茉儿完全没有想到夏馨菲会来这一招,所以疼得撕牙咧齿的娇嗔了她一眼。

“再狠也没有你狠,竟然逼良为娼,我要打110报警。”夏馨菲恐吓她,自是知道她不可能会害怕,但她还是气不过被那丫头给硬生生地拉到了这里来。

“可别说了,再说下去我都要十恶不赦了。”欧阳茉儿算是服了她,看看大街上的年轻妹子,哪个不是穿得那么的清凉啊!

“噗嗤!要放在古代,你就是那一个老鸨了。”夏馨菲被她逗得乐了起来,倒也没有刚才的那般抗拒了。

“好啊!你竟然取笑我,看回去后我怎么的收拾你。”欧阳茉儿在她的咯吱窝上搔了下痒,满面笑容地相携着走了进去。

本来热闹吵杂的场面因为两人的现身而瞬间的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目光都同时的锁定在她们的身上,一个恬静性感,一个火辣妖娆,可站在一起却没有半丝的违和感,所以惊愕过后响起了一阵阵的尖叫跟起哄的声音。

夏馨菲本来已经放开了的,可是这会儿却突然的紧张了起来,毕竟她可从来都没有试过被那么多人给当作猴子般来看,所以拉着欧阳茉儿的手本能地紧了紧,眼底更是流露出那么的一抹慌乱来,实在是因为那些男人的目光太过于的恐怖了,就好像恨不得直接的跑过来把她们的衣服给撕碎般恶俗。

“没事,看就看呗,反正又摸不着。”欧阳茉儿倒是好像很享受这样的一种目光,反正她从小到大都自带焦点,就跟她的父亲穆公子一样,想要低调一点都不可能。

“你骗我,不是说没有人会注意到我们的吗?”小声的在她的耳畔咬牙切齿着,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直接的掐死她算了。

“呵呵!失策。”欧阳茉儿讪笑,无畏别人的目光,直接的牵着夏馨菲找了张无人的桌子坐下,很快的,便有男人跃跃欲试的走了上前搭讪,但都被欧阳茉儿给打发了,因为她今天是带着任务而来的。

目光四处的在打量着,寻找着今晚任务的目标人物,小巧的脸上灿笑嫣然,可夺人的星眸却无比的认真。

“小姐,我们一起喝一杯怎么样。”一个男人不请自便的在她们的桌子坐了下来,还把他拿过来的酒摆放在了桌子之上,随后自认很帅气地翘起了二郎腿,目光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她们的身上来回地扫视着,说不出的猥琐感。

“等你死了,或许我会考虑一下。”在外人的面前,欧阳茉儿就是这么的彪悍,没有半点小公主的那一种可爱气息。

“你怎么说话呢?”男人被气得放下了二郎腿,旋即又释然的笑了笑,“看在你是美女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

  “识相的话就马上离开,你不是我们的菜。”欧阳茉儿的眼眸微眯,危险地狠瞪了他一眼,可不能因为这个死色狼而坏了自己的计划。

“别这么的不给面子嘛!你看,我的兄弟都在那看着呢?你们要是不喝的话我会下不了台的。”男人一改刚才的劲帅路线,开始小声的恳求了起来。

“你们打赌,关我们什么事,说到这个,我都还没有向你们追要义务费呢?竟然把我们给当作了赌注。”欧阳茉儿就算在说着话的时候也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就怕会错过任何的有用信息。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杯酒你们不喝也得喝。”男人见软的不行,直接的便来硬的,就不信自己会收服不了一个小丫头片子。

夏馨菲有些担心的看向欧阳茉儿,就怕一会儿她会忍不住脾气跟人开打了起来,要真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闹大了,虽然说她刚才一直都恐吓着欧阳茉儿要报警抓她,但可不代表着她是真的喜欢到那样的一种地方去喝茶。

“就喝一杯是吗?好,但有必要的说明一下,我这不是因为怕了你,而是不想自己的身边停留着一只讨人厌的苍蝇。”欧阳茉儿说着拿过了他带过来的听装啤酒,拉开拉环毫不犹豫的喝了个一干二净,让夏馨菲想要阻止都来不及,这丫头,这可是酒,她以为是水呢?仰头就是一大瓶的。

“美女果然够豪爽,这性格我喜欢。”男人拍手叫好,这是面子跟里子都给得够够的了。

“那么,现在,你,可以滚了。”欧阳茉儿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着,随之媚眼一瞪,直射对方的心窝子而去。

“好,好,美女再见!”男人估计是真的跟好友在打赌,所以现今如愿赶紧的起身告退,可别看这姑娘长得漂亮,但同时的气场也异常的吓人。

“真是的,什么样的人都有。”欧阳茉儿撇了撇嘴,最讨厌的便是这一类型的男人,自以为自己魅力爆表,却不知道low到了极点。

“茉儿,我看我们还是走吧!你看,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又吵又闹。”夏馨菲觉得,一旦欧阳茉儿喝了这一杯,那么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别的人效颦这一出,而她又怎么可能喝得过来。

“别急,我们这才刚来呢?”欧阳茉儿拒绝,她的任务可还没有完成,不能就这么的给放弃了。

“可这里真的是好乱。”夏馨菲说话间,身边又多了个不请自便坐下的男人,而且目标很明确,直接的锁定了她。

“美女,要不要跟哥来玩个比较刺激的啊!”男人一开口就是满嘴的淫秽之语,听着让人很是不舒服。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夏馨菲不像欧阳茉儿那般的强悍,所以拒绝之语不够掷地有声。

“别装了,来这里的可都不是什么纯情之人。”男人说着便伸手想要搂住夏馨菲,完全没有注意到欧阳茉儿那升起来的怒气。

“信不信我下一秒钟就可以让你很爽。”如果不是因为要隐瞒身份,她早就把他给打成猪头了。

“真的,大爷我要的就是爽,听你的意思,你们是想要一起上不成。”男人一听欧阳茉儿的话瞬间便眉飞色舞起来,可见他彻底的误解了她的真正意思。

“滚,否则怎么死的都不懂。”欧阳茉儿说着侧身,同时的,一把小巧的匕首也不着痕迹的顶住了对方的身侧,把人吓得脸色骤然的煞白了起来。

“是,是,我马上便滚。”男人恨不得自己的脚底能生风,这女人实在是太恐怖了,果然,愈是漂亮的东西也就愈是有毒,就像那美丽的罂粟花般让人又爱又恨。

“茉儿,你对他做了什么啊!”夏馨菲很好奇,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瞬间的表现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来。

“我就告诉他,我们其实是人妖。”欧阳茉儿妩媚的一笑,这女人,绝对属于妖精类型的,如果说哪天她爱上了个男人,那么绝对会是轰轰烈烈的那一种类型。

“呃!”夏馨菲惊呆,原来这也行啊!

“你坐一下,我去去就来。”欧阳茉儿的眉角上扬,猎物出现,她该有所行动了。

“啊!就留我一个人呀!你快点回来。”看着她快速的闪身进入热舞的人群中,夏馨菲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怕会再有别的男人跑上前来搭讪。

忐忑不安的眼神四处的打量着,就是不习惯身处在这样的一种充满了糜烂气息的环境当中,在这里,随处可见激吻的男女和大尺度的放纵方式,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所为之厌恶的存在。

“哟!这不是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吗?原来,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一种人啊!”郑韵怡一身的妖娆妆容,穿着更是大胆而出位,如此一看,夏馨菲的短裤跟露脐装简直是保守得过分。

“郑韵怡,你怎么会在这。”夏馨菲皱眉,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就连下了班也不放过自己,真的是够够的了。

“如果说我不在这里的话,又怎么知道你会是这样的一种人呢?我就说了,你夏馨菲怎么开得起那么昂贵的名车,原来真的是出来干这个的啊!怎么,一人独坐,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号美女坐在这,就没有人问津吗?”郑韵怡笑得一脸的得意,原来也不是所有男人都会买她夏馨菲的账啊!

“注意你的言辞,就算我坐在这里,也并不代表着什么,就如同你一样,如果说我是出来卖的话,那么你呢?不也是这样的吗?所以说,在侮辱我的同时,其实也是在侮辱你自己。”夏馨菲就不明白了,同是女人,怎么就一定要把人往那么恶俗的地方去想呢?

“我可跟你不一样,毕竟我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女神,所以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郑韵怡媚笑如丝,今天让自己看到了这一幕,回头看她还怎么的在公司继续的佯装纯情下去。

这是自己所不懂的一种感觉,是甜蜜,是苦涩,抑或是两者参半,反正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毕竟感官上所带来的那一种舒畅淋漓的情潮已完全的把他给淹没,让他完全的了没有了自控的能力,只想着跟她一起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直到永远……

夏馨菲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原本还剑拔弩张的两人,会在下一刻如此的贴近,恨不得要把对方给揉进自己的身体般急切而又充满怯意。

吻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美好的一种表达方式,它可以让人身处于春的柔美,夏的炙热,秋的浪漫,冬的唯美之中,是那么的让人为之欲罢不能,身陷其中而流连忘返。

爱情,有的时候真的可以用玄幻来形容,因为你永远也无法预测到下一秒它将会是如何的一种走向,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你认定目标,坚定的向着它的终点奔跑而去,那么结果都不会太差就对了。

激情之后,所要面对的总是尴尬,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可还是会让夏馨菲感到脸红心跳,所以整个人都缩到被子里,连看一眼穆梓轩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害羞了。”好笑的轻捏了下她的脸,随之旁若无人般站了起来,这样的举动,让夏馨菲看了狠狠的倒吸了口冷气,可某人却丝毫不介意的进入了浴室。

真是的,刚刚他们不是在吵架然后再升级到大打出手的吗?可为何到了最后却变成了滚床单了呢?这究竟是哪里不对,她怎么就一点也理不顺呢?直到现在都还处于无限循环的迷茫之中。

冰凉的水柱无情的喷洒在穆梓轩的身上,此时的他,眼眸紧闭,并没有像夏馨菲那样在为刚才所发生的激情而困扰,他所想的是另一件事情,那就是究竟是谁打了她。

而让他更为奇怪的是,以夏馨菲柔道高手的身份,不应该会轻易的被人打了去才怪,除非对方是比她还要厉害的人。

或许大家都以为夏馨菲是一个娇弱的美丽花瓶,其实不然,她不但具备了国际一流的柔道术,还领略到了不少跆拳道的精华所在,所以说能把她给打了的人,身手肯定也很了得才对。

只是这一个人会是谁呢?从她脸上的指甲痕来看,对方很明显就是一个女的,但苦于她不肯告知,所以他也就只有在这瞎想的份。

洗完了澡,他并没有马上的出去,而是给浴缸注满了水,然后滴了几滴纾解疲惫感的精油下去,这才在腰间围了条浴巾走了出来,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夏馨菲好像已经睡了过去。“馨菲,来,先泡个澡再睡,这样会舒服点。”弯腰的轻摇了她一下,刚刚才做过剧烈的运动,身上肯定都是黏黏的汗。

“嗯!好。”迷迷糊糊的应了声,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算了,我直接的抱你进去吧!”无奈的一笑,刚要开始行动,夏馨菲听到他的这一句话之后,就算有再大的瞌睡虫都被惊醒了,所以瞬间的睁开了眼眸。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直接的用被单裹住自己的身子,开玩笑,由他抱进去,她的脸可要往哪儿放啊!虽然说他们再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过了,但那完全不一样好不好。

穆梓轩勾唇而笑,伸手接住了她因为酸软而差点摔倒的身子,才放手刚走了两步,又踩到了过长的被单,在即将跟地板来个亲密的接吻之时,被穆梓轩给适时的捞了回来。

“小心点,你这是在表演特技吗?”看着她身上那零落的草莓印,属于男人的自豪感让他瞬间的自我膨胀了起来。

“我……”夏馨菲拽着被单,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

这一次,穆梓轩连征求她的意见都不曾,直接的把她给抱了起来,径自的走进了浴室。

“好了,快放我下来。”夏馨菲毕竟脸皮薄,所以又怎么会好意思当着他的面宽衣解带的呢?

“别给我睡着了知道吗?”穆梓轩不放心的叮嘱了声,就怕她会在泡澡的时候给睡了过去。

“嗯!只是人家还没有拿睡衣呢?”夏馨菲抿着唇,很是为难的看着他。

“我一会给你拿,放心洗吧!”答应得很是爽快,只是当他拉开夏馨菲那摆放贴身衣物的柜子之时,他瞬间傻眼了,这里面那么多,他该给她拿那一种类型的啊!是蕾丝的,还是冰丝的,又或者是纯棉的呢?

最终,他还是挑了一款自己喜欢的,虽然说那是她在穿,可是看的人是自己不是,所以理当是自己优先才对。

夏馨菲的睡衣都很讲究,同时的也很漂亮,在追求着舒服感的同时还追求着高品质的要求,这样的一种生活态度可是跟一个人的审美观和时尚感有着很大联系。

随便的给她拿了一套,反正都是很不错的款式,其实他是很佩服夏馨菲的,毕竟一个女人,能像她那般把人生过得如此优雅的可并不多见。

算好了时间敲了敲浴室的门,很快的,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随之的,一只白皙的小手也跟着伸了出来,在接到衣服的时候又瞬间的缩了进去,关门落锁,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这样的灵敏度,让穆梓轩看了都为之咂舌不已。

夏馨菲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想象着他给自己拿衣服之时的神情,没来由的又一阵脸红,现在的他们,真的是跟普通的夫妻没有什么差别,就好像他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自己的存在般,不再提出要跟自己解除婚约的话来。

扭捏了许久,才从浴室里出来,而奇怪的是穆梓轩并不在房内,当她正在为此而疑惑之时,他却从门外走了进来,估计刚刚是去书房了吧!

“过来坐下。”随手的拿起了桌上的小药瓶,还记得她一开始是想着要擦药的,只是后来发展成为了床上运动而已。

“我自己擦就成。”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她还是乖巧的坐了下去,很好的演绎了女人说不要就是要的经典理论来。

“以后别那么傻,人家打了你一巴掌,你要双倍的奉还,这才是身为我穆梓轩的女人该有的态度。”小心的给她擦着药,很难想象,像他这么的一个霸气凛然的大男人,也会有如此温柔似水的时候。

“你这是在教唆我使用暴力去解决事情吗?”这可不是一个好公民该有的想法。

“对待暴力行为,就得回以暴力才行,否则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这样的话就会还有下一次。”他不是一个赞成以暴制暴的人,但前提是别人在没有冒犯到他的情况之下。

“你就不担心我打不过人家吗?”夏馨菲的目光凝视着他,这样低垂着眼帘的他,看似是那么的温情脉脉,虽然只是自己的错觉,但她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梦想成真。